但是這個人還是沒有回答什麼話,仍舊是那一句,「你們現在退回呢,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這位兄弟,就算是要我們回去的話,但是也要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吧,這樣子,我們就算是被你們打敗了的話,我們也是心服口服了。」韓青又問道,在大陸上他還真是沒有見過這個人,心中想到:「難道這個人跟秦銘一樣,都是一個隱士高人?」

「你們現在退回去的話,我們可以饒你們呢不死。」中間的那個人又說了一句,不過說出了這一句話,下面就有沒有了聲音。

「韓青,這些人好像不是人類。」無名聽到那個領頭的人的話說道。那個白衣首領來來回回就是這一句話,是讓人感覺到奇怪。

「不錯,這些人要是人類的話,也是十分古怪的人類,很有可能是某些人專門養的死士。」韓青說道,這個死士可是不得了,死士往往都是從小開始就訓練的,一切終於自己的主人,主人讓他們不動,就算是你用刀殺了他,他也是不會動一下的,而且連眼皮都不會眨一下,而且每一次打鬥的時候都是以命相搏,就算是你們這些人捅了他十好幾刀,但是只要他還有一口氣,那還是會跟你們拚命的,雖然這個死士十分的可怕,但是秦銘還真是從來沒有見過,就是聽說過罷了。

「再給你們一個機會,退回去,我們可以繞你們不死!」那個首領又說了一句。

「我們倒是想退,你讓我們怎麼回去呀,我們的實力根本沒有本事劃開空間。」韓青心中說道。

律師牆角不好撬 ,口中又說了一句:「機會已過,給我殺!」那些白衣士兵聽到這個人的話后全都向著韓青這邊沖了過來,速度極快,他們雙方本就相距的不是很遠只有三十丈左右的距離,所以眨眼之間,那些白衣人就沖了過來,他們的實力倒不是很強,但是悍不畏死,一個地煞之境的高手對上一個煉魂之境的修士,雖然元氣凝聚的劍芒在那個煉魂之境的高手身上捅了幾個窟窿,以為這個人都已經死了,剛剛轉身打算幫幫自己旁邊的兄弟,但是猛然感覺到了胸口一痛,一個劍尖從自己的胸口探了出來,接著這兩個人倒在了地上,現在那個地煞之境的高手可真的是悔死了,要是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他一定要先把那個人大卸八塊才解恨,不過可惜的是時間不可能倒流,現在這個人就只好不甘的去見死神了。

不過在打鬥的時候韓青還發現了一件事情,這些死士竟然沒有鮮血,裡面都是乾癟的肉,這個時候他也明白了,為什麼這些人臉色白的這麼厲害了,沒有了血液這些人當然是臉色蒼白了。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一些事情的時候,現在的主要任務是怎麼才能夠解決這一場劫難,幾千個人對幾萬個人,他們這些人還真是沒有什麼把握,他們是傭兵又不是鐵人,現在別說是剿滅人家這個白衣人了,人家不把自己這一方剿滅那就算是燒高香了。

戰況十分的激烈,雙方的傷亡也是十分的慘重,五個白衣人同時把劍刺進了一個地煞之境高手的身體,那個人身體猛地膨脹了起來,「嘭」的一聲跟那五個白衣人同歸於盡了,但是這一幕沒有影響這些個白衣人,那些白衣人又開始瘋狂的向著自己這一邊進攻,韓青這一邊的人看到這些白衣人就算是死也不放過自己,也都變得有些瘋狂了,只認衣服不認人,只要是看見穿白衣服的就照砍不誤,而且也都是下的狠手,最好一劍就把那些個白衣人的頭給砍掉了,一個人要是沒有了頭的話那還不是必死無疑了。

雖然韓青這一邊的人也變的有些瘋狂了,但是畢竟那些白衣人的人數眾多,他們還是漸漸的落到了下風,人數傷亡的也很是慘重,原本一萬多人的傭兵團,現在已經不足五分之一了,就算是他們現在出去了,也是不能在天級傭兵團站住腳了,畢竟這一次任務損失了他們一多半的精銳力量,沒有十幾年的時間是補充不過來的。

看著跟著打拚了多年的傭兵一個個都倒下了,韓青的心裡真是有些心疼,但是現在還不是心疼的時候,要是在不想想辦法的話,恐怕自己這些兄弟就要都死在這裡了。

但是這個辦法也不是說能想出來,就能夠出來的,這個時候韓青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樣,向著剛才說話的那個人沖了過去,周圍有些白衣人向著韓青發動進攻,韓青手中大劍一翻,金色的元氣劍芒爆閃,那幾個人直接被攪成了肉末。

無名看到韓青這個動作之後也跟在她後面沖了上去,他知道韓青這是想要擒賊先擒王,要是先把這個領頭的人殺了,說不定這些白衣人就會慌亂起來,自己這一邊的人傷亡就會少一些,但是這個也就是試一試,要是沒有什麼效果的話,韓青也沒有什麼辦法。

再說了這裡是一片平原,根本就沒有藏身的地方,再說了他們剛剛來到這裡連這裡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就算是真的有藏身之處,他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韓青縱身一跳,一劍就向著這個領頭的人劈了下去,那個人竟然不閃不避,抽出大劍不慌不忙的擋在了自己的頭上,「嘭」的一聲,兩劍打在了一起,因為韓青用的力氣過大,那個人座下的馬,直接就被壓死了,向著前面倒去,那個人一個後空翻就站穩了身形。

要不是雙方現在是敵對狀態的話,韓青看到這個人的一招一定會拍手叫好的。但是現在沒有那個時間,當然了,也沒有那個心情。



韓青後退了幾步,剛剛站穩身形,還沒有等到他進攻,那個人就一劍向著自己砍了過來。韓青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躲避了,也向著那個人砍出了一劍,「鐺」的一聲,兩把劍看到了一起發出了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他們兩個人齊齊的向後都退了兩步,又教了幾次手,「鐺鐺鐺」的砸鐵聲不斷的出現,眨眼的時間雙方已經交手了將近二十招了。


韓青又跟著這個人對了一招,借著劍上的力道向後面退了五六部。還沒有等韓青歇上一會兒,那個人的進攻就又來了,韓青就只好慌忙的抵擋了,他還真沒有想到這個人的腕力竟然會這麼大,現在韓青的手都已經被他給震麻了,但是韓青看到這個人的手好象並沒有什麼變化。心中還真是有些詫異。

又擋了幾下,韓青就有些撐不住了,他知道那個人的實力高強,所以他才會在開始的時候用上全部的實力,爭取把這個人在自己力竭之前殺掉,但是他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能夠這麼不慌不忙的擋下自己的這麼多招,而且還沒有什麼事情。

無名看到韓青被那個人壓著打,知道韓青的力氣快沒有了,殺掉了眼前的三個白衣人向著那個人殺了過去。

那個白衣人向著韓青又劈出了一劍,韓青現在累的氣喘吁吁的,胸口上下的起伏著,顯然是到了極點,看到這個人的一劍,韓青剛剛打算用劍來擋,無名就已經幫他擋住了。無名又和那個黑衣人打在了一起。

看到無名來了,韓青呼出了一口氣,現在韓青的雙手都已經被震麻了,握劍的時候手臂還有些發抖,他甩了甩雙手,有揉捏了幾下,又抓了抓劍柄,長劍一翻向著那個白衣人攻了過去,憑著他們兩個人的攻擊,才勉強跟這個白衣人打了一個平手。不過這個白衣人的力氣很大,一劍就能夠把韓青和無名給震退,雖然現在韓青的手臂還是有些麻,但是有了無名給自己分擔一下,跟剛才一比就顯得輕鬆多了。

韓青這一邊雖然是輕鬆了,但是他們手下的那些傭兵可是不怎麼輕鬆啊,面對著數倍於己的敵人,他們就只能是被動的防禦了,別說進攻了,這個時候能夠把命保住就算是不錯的了。

韓青也注意到了戰場上面的情況,又加大了對這個白衣人的進攻。這個白衣人顯然也是有些發怒了,根本不顧韓青他們的長劍,向著無名劈了過來,這一擊可是十分的兇險,就算是無名和韓青的劍刺中了這個人,但是聽到這個白衣人劍與空氣摩擦產生的呼呼聲,知道這一劍的力道不小。

韓青和無名當了這麼多年的傭兵了,一聽就知道了,就算是這個人被自己兩個人刺死了,但是他的劍還是會向著自己劈過來的,那個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時間躲避,在聽劍上的聲音,絕對能夠把自己這兩個人砍成兩半的。他們也沒有過多的猶豫當然是自己的姓名重要了,自己兩個人的命就換他一個人的,那也有些太不值了吧。

韓青他們兩個人急忙收回了劍向後退了一步,白衣人的這把劍的劍尖就從兩個人的前面劃了過去,距離自己的衣服就只有半寸,無名和韓青同時呼出了一口氣,心中說道:「好險啊,差點就死了。」

但是還沒有等他們高興,這個人的攻擊就又來了,因為剛才韓青他們兩個人後退,就相當於是讓出了先機,所以雖然他們並沒有死,但是就會被這個白衣人壓著打了。

這個白衣人橫切出一劍,以他們現在的距離,韓青和無名根本就沒有足夠的空間和時間用劍來擋,只好向後翻身打算躲過去,不料這個白衣人劍鋒猛地一轉,自上而下向著兩個人劈了過來,要是這一擊被擊中了的話,他們兩個死的情況會跟剛才差不多,倒是被劈成兩半,不同的是,一個是斜劈成兩半,一個是略微的直了一些。

韓青和無名他們現在身體處於半躺的狀態,身體就是靠著腳在保持著平衡,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辦法避開這一劍。只有用手中的劍來擋了。

韓青也沒有想到這個白衣人的爆發力竟然會這麼強,從這麼近的距離發劍,劍上的力道卻是這麼大,「嘭」的一聲,韓青和無名被這個人的大劍砸在了地上,但是這個人並沒有就此收手,而是蹲下了身體壓了下去,「吱吱」三劍相壓產生的聲音。

韓青倒是還算是輕鬆,因為他是在外面,也就是那個白衣人的劍尖處,力道要不無名那裡要小上許多,韓青現在逃跑的話也是很容易的,雙手一用力,把那個白衣人的長劍向著上面頂上一下,趁著這個機會,韓青就能夠跑出去了,但是韓青也知道要是這樣的話,無名可能就撐不住了。

這個時候韓青腦中閃過了一個念頭,「要是我逃出來之後,隨著向這個白衣人進攻的話,那麼無名的危險不就是解除了嗎?」想到這裡之後,韓青就用盡了全力用劍頂了一下,那把劍果然是上面動了一下,韓青知道時不可失,也沒有顧忌自己的形象在地上打了一個滾躲開了。 韓青猛地出來那個白衣人的劍就向著下面壓去,無名的劍猛地下去了一截,韓青知道現在也不夠再猶豫了,半蹲著身體向著那個白衣人揮出了一劍,要是這一劍砍中的話,這個白衣人就可以去閻王那裡報道了,韓青還真是沒有料到這個白衣人看到自己逃了出去,雖然手中的劍下意識的向著下面了一下,但是他又猛地將劍收回大喝一聲,一腳踹向了這個無名的側腰。


無名剛剛感覺到自己的劍上一輕,還沒有來的及起身,就看到了這個白衣人起腳了,不過可惜的是,他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方法避開,沒有什麼辦法之下只好硬扛下這一腳了。

無名的口中發出了「啊」的一聲慘叫,向著韓青這邊撞了過來,韓青的劍勢剛剛揮到一半就被這個無名給撞了,但是這個無名身上的力道還真是挺大的,竟然把韓青撞的在地上跌跌撞撞的後退了好幾步,因為剛才韓青的姿勢是半蹲著的,卸掉了身上的力道之後,蹲在了地上。

無名可是比韓青要慘多了,那個白衣人的這一腳,直接就把這個無名的腰骨給踢斷了,現在可以說這個無名已經是一個殘廢的人了,雖說是還有一身的功力,但是腰部一下沒有知覺了。

來不及看這個無名的傷勢,那個白衣人的攻擊就又來了,他一個縱身騰空而起在韓青剛剛站穩的時候,向著他們兩個人劈了過來。

無名這個時候也知道自己的傷勢已經沒有什麼辦法醫治了,看到這個白衣人向著自己兩個人劈了過來,他知道憑著自己現在的傷勢是沒有什麼辦法避開的,韓青雖然知道這一擊非同小可,但是也絕對不會丟下無名不管的。

無名嘆了一口氣,雙手猛地向著地面打了一下,借著這個力道,無名的身體向著空中飛去。方向正好是在空中的那個白衣人,無名正好撞在他的懷中,他緊緊的把那個白衣人給抱住了,有回過頭來看了韓青一眼,身體就開始膨脹了起來。

「不!」韓青喊出了一聲,「嘭」的一聲,無名自曝了,那個白衣人也在無名的自爆產生的威力下灰飛煙滅了,周圍的那些白衣人竟然也消失了。就好像是蒸發了一樣,要不是看到地上這些自己同伴們的屍體,他們還真是以為自己在做夢呢。

知道了自己的團長死了之後,雷血傭兵團剩下的那些傭兵都是抹了抹眼淚,雖然他們的團長現在不在了,但是他們現在還不能夠垮,穩定了一下情緒,一個雷血傭兵團的傭兵向著紫含煙走了過來,對著韓青問道:「韓團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既然無名死了,這裡也就是韓青的地位最大了,有什麼事情當然是要問問她了。

「唉,你們還打不打算闖這個任務了呢?」韓青問了一句。

「闖,當然要闖了,為了這個任務,我們都已經賠上了這麼多兄弟的性命了,就算是我們現在不闖了,地下的那些兄弟也是不會答應的,我們要完成這個神級任務,讓兄弟們在九泉之下能夠安息。」剛剛說話的雷血傭兵團的那個團員說道。

韓青他們傭兵團的這一邊情況也是跟這個雷血傭兵團的情況差不多,都是想要完成這個神級任務,告慰兄弟們的在天之靈。

其實韓青是不想在闖這個任務了,不是這個韓青怕了,而是有些擔心,擔心的是他手下的這些傭兵能不能完成任務,這才剛剛過了三道關卡,這第三道關卡現在還不知道過沒有過去,他們的人數就由一萬多人變成了現在的一千多人,死了將近十分之九啊。

但是這些傭兵既然都不怕了,韓青還怕什麼,闖就闖吧,大不了不就是一個死嗎。

「好,既然大家都想完成這個任務,我們就前進,無論遇到什麼危險,我們都不會在後退一步。」韓青大聲說了一句,「現在有人退出還可以要是晚了的話,就來不及了。」

「就算是現在想要退出的話,也是來不及了,我們就算是想要回去,但是也要知道我們該怎麼走吧,唉,現在只有一條路走到黑了。」那些傭兵心裡說道。口中則是說道:「誓死追隨韓團長,完成任務。」

這個韓青當然也知道這裡面有的人已經退縮了,不過他也知道這些人不知道怎麼回去,就連他也不知道,所以只能是破釜沉舟一條路走到黑了。

韓青帶領這一千多殘兵繼續向著前面走去,也不知道前面還有什麼東西在等著他們。

無欲天和無上天他們那個空間裂痕吸進去之後,就來到了一個山谷之中,這個山谷之中充滿了妖獸。

妖獸,漫山遍野都是妖獸。

這些妖獸的等級還真是不低,雖然沒有達到八階妖獸的境界,但是大多數都是六階妖獸和七階妖獸,還有幾隻八階妖獸,八階妖獸就已經相當於是天陽巔峰的修為了,實力不可小覷。

不過這個無欲天和無上天的人也算是幸運的了,天地元氣在這個地方竟然沒有什麼限制,運用天地元氣發動攻擊,他們的壓力也小了一點,所以他們的傷亡還算是少一些,要不然的話,就這遍山的妖獸他們這些人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話,也是對付不了的。

古月舞動劍訣,凌厲的劍氣環繞過去,二十幾個魔獸倒在了地上。

無上天這一邊一個身著黑衣的少女口中喃喃的念了幾句咒語,身上冒出濃郁的黑光,黑光閃過吞噬奪取了二十幾個妖獸的生命,不過從那二十幾個妖獸的屍體上面又飛出了一些東西,飛進了這個少女的身體裡面。

這個少女名叫藍心湄,是無上天的聖女,相貌倒是也十分的漂亮,可謂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倒是也真的能夠配上心湄這個名字。果然是能夠迷人心魄,要是這個女子練習媚術的話,絕對會有事倍功半的效果。不過要是有人看這個藍心湄的話,就會發現她身上有一股邪魅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她修鍊的是黑暗系的元氣吧。

無欲天有三個聖女,無上天就有一個,但是她們就是聽說過對方,還真是沒有見過。

她們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笑了一下點了點頭,接著就回到了自己的陣營。雖然他們是多年的大仇敵了,但是現在大敵當前,還是先對付雙方共同的敵人要緊。

「無欲天的聖女古月,我沒有想到還能夠跟她並肩作戰。」藍心湄看了古月一眼說道。

「湄兒,做得不錯,你的武功已經盡得老夫我的真傳了。」一個穿著大斗篷的中年人看到藍心湄剛才的表現點了點頭說道,這個人就是藍心湄的師父,同時也是無上天的大護法,名字叫羅無風。他的功力已經到了造化一重天的境界了。

「都是師父教導有方。」藍心湄笑著說了一句。

「呵呵,師父雖然教得好,但是你要是不認真學習的話,也是達不到今天的這個境界的,我想等到我們回去的時候,你的修為可能就已經突破了天陽一重天達到二重天了。」羅無風說道。

「真的?」這個藍心湄高興的說道。

「呵呵,真的。」羅無風拍了藍心湄的頭一下說道。這個羅無風膝下無兒無女,十五年前在大陸上遊走的時候,撿到了當時只有三歲的藍心湄,他感應之下,發現這個藍心湄竟然是黑暗體質,羅無風感到他們兩個人有緣所以就收她為徒,教她黑暗武技,他們兩個名稱雖然是師徒,但是他們之間的感情卻是情同父女。

「師父,你說我們能完成宗主交給我們的任務嗎?」藍心湄問了羅無風一聲。

「這個我也是不知道,我們來到的這個地方還不知道怎麼能夠走出去呢,還談什麼完成任務。」羅無風嘆了一口氣說道。

「師父,你說誰有可能完成這個任務呢?」藍心湄又問了一聲,「當時破除了無邊花海的,就是我們這四股勢力,那個韓青他們的人數雖然是最多的,但是他們的實力不行,沒有多大的可能完成任務,我們現在被這些妖獸困在了這裡,這麼妖獸什麼時間能夠打完,還不知道,完成任務更是可以說是遙遙無期了。」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秦銘能夠完成這個任務了?」羅無風問了一聲。

「我覺得是,師父你看哈,那個秦銘實力這麼高,身法有這麼好,還有那個什麼雷火結界,人又長的這麼英俊魁梧,那個···。」藍心湄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羅無風打斷了。

「那個你等一下。」羅無風說了一句。

「怎麼了師父?」藍心湄有些疑惑的問了一聲,不知道師父為什麼打算了自己的話。

「我想問一下,那個秦銘他長得英俊魁梧,跟他能不能完成這個任務有什麼關係?」羅無風有些疑惑的問道,「難道那些怪物什麼的,看到他英俊,就不進攻了嗎?」

「額,這個嘛··,這個··。」藍心湄聽到師父的問話臉變得通紅,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 「呵呵,小丫頭臉還紅了,對了我想想你上一次臉紅是什麼時候,那應該是六年之前了,這六年的時間,你的臉可是一次也沒有紅過,我還以為你的臉都已經到了師父我這個厚度了,沒有想到啊。」羅無風嘆了一口氣,六年前藍心湄臉紅是因為,那個第一次來那個東西,至於是什麼東西,我想大家都明白的。那個時候,她正在跟羅無風練習黑暗武技。。


「師父,你討厭!」藍心湄嬌哼了一聲。

「呵呵,湄兒,告訴師父,你是不是看上那個小子了?」羅無風笑著說道。

聽到了師父的話,藍心湄不好意思的扭過了頭去,小聲的說了一句:「我跟他就只見過一次面,那能就喜歡了呢。」

「呵呵,是不是多見幾次就會喜歡了呢。」羅無風開玩笑著說道。

「討厭,師父,你真討厭。」藍心湄對著羅無風嬌嗔著說道。

「不過,我可要告訴你啊,看那個年輕人現在修為,將來一定不是池中之物,日後必定會飛黃騰達,站在大陸頂峰的,身邊的女人自然是也少不了,你可要想清楚啊。」羅無風說道,他倒是沒有把自己的徒弟往火坑裡面推,要是有些勢力小人看到自己的徒弟喜歡一個強者的話,一定會千方百計的把自己的徒弟送給他,他自己就能夠依附著那個強者飛黃騰達了,那些個什麼皇舅啊,什麼的不就是為了用自己的地位把自己的姐姐或者是妹妹送進了皇宮了嗎。

「嗯,師父我知道了。」藍心湄點了點頭說道。

「你自已知道就好。」羅無風說了一聲。

現在無欲天和無上天的人聯合在一起,終於是打退了這些妖獸的第一輪進攻,但是這些妖獸好像並沒有放棄,一直觀看這個著,好像打算伺機而動。

危險解除了之後,無欲天和無上天的人就立刻分開了,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陣營,畢竟他們還是多年的仇敵,在敵人的陣營裡面有些不安全。

「終於是把這些魔獸打退了。」秦明蘭看到魔獸退了之後長呼出了一口氣。

「嗯,不過這個才是它們的第一輪進攻,下一輪還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打退呢。」羅冰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一戰我們無欲天的精銳死傷的並不是很多,但是要是這些妖獸多進攻幾次的話,我們恐怕就危險了。」古月凝重的說了一聲。「這些妖獸鋪天蓋地的不知道有多少個,我們要想把它們都殺死的話,有些不太現實,我們要想辦法衝出去。」

「現在這些妖獸里三層外三層的把我們圍在了這裡,就算是我們想要衝出去的話,也是很難的。」秦明蘭說了一聲,「大長老剛才已經派林輪帶人去偵察了,山谷的周圍都是妖獸,少說也有個十萬隻,而且都是六七階魔獸,還有八階魔獸,我們雖然能夠運用天地元氣了,但是這些個妖獸要是發起瘋來的話,恐怕會比天地元氣更加可怕。」

「你剛才說裡面還有八階妖獸,八階妖獸已經能夠言人語了,並且妖獸對空間的天地元素有著天生的感應能力,要是我們釋放大招的話,一定會讓這些妖獸感應到的,要是這些個妖獸同時釋放天地元氣的話,會比我們的更加厲害。」古月說了一聲。

「既然這樣的話,那它們剛才為什麼不像我們運用天地元氣呢?」秦明蘭有些疑惑的問了一聲,一邊的羅冰也是有些疑惑,心中說道:「既然他們的功力已經能夠堪比我們的秘技了,要是它們剛才釋放的話一定會給我們造成不小的傷害的。」

「這個原因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也許是這麼大武技是需要很多的天地元素的,它們也沒有把握能夠一下子就把我們打敗,所以就這麼慢慢的消磨我們的戰鬥力,等到我們的戰鬥力弱小了之後,在群起而攻擊,我們那個時候就招架不住了。」古月說了一句。

「它們是妖獸,又不是人,有這麼深的計謀嗎?」秦明蘭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明蘭,千萬不要輕視自己的對手,那樣的話,你就胡吃虧的,秦銘不就是一個例子嗎?」古月說了一聲。

「對了,古月姐姐你一說這個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羅冰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樣對著古月說了一句。

「什麼事情?」古月問道。

「你還記得我們在無邊花海的時候,攻擊那朵花的時候,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羅冰問了一句。

「你一說這個我倒是想起來了,那個時候好像響過幾聲長嘯的聲音,聲音十分的大,就好像是從我們耳邊一樣。」古月想起了這件事情說了一句。

「對對,我也聽到了。「秦明蘭也差了一句,「我當時還想看看呢,但是那個時候花藤遮天蔽日的,擋住了我們的視線,我們根本就沒有什麼辦法看清楚外面的情況。」

「不錯,當我們眼前視野開闊的時候,那個時候那道空間裂痕就出現了,我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吸到了這裡。」古月說道,「對了,羅冰,你問這個幹什麼?這裡面有什麼古怪的地方嗎?」

「嗯,是有些古怪的地方。」羅冰說了一句。「我們當時進入火神禁區的時候,也沒有聽說過還有什麼人進去過,那聲長嘯是怎麼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