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計劃干不上變化,主張各自為戰的十一人方出去,但不多時便狼狽地逃了回來。

葛劍鳴早早將五百人精英隊伍的名單準備好,所以一切動作都很快,但他千萬也料不到,敵方比他們更快!

捨棄了防守而決意進攻,在這群烏合之眾還未形成戰鬥力之前,就將其打散,這絕對是十分高明的手段,但是這十分需要膽魄。

而敵方將領有這樣的膽魄!

一人高騎白馬率領著軍隊二話不說便進行沖陣,破雲弩屬於重型武器,移動速度比較慢,但好在遠程進攻,這一點彌補了缺憾。

之前的十一人玄靈大隊就是在這破雲弩下慘敗,有五人一照面就隕落,還有兩人受了重傷,也就是說只有四人還有戰鬥力。


這是非常慘痛的代價,但是十分值得,因為那四人不再準備單獨作戰,其他原本不屑出手的五人也決定暫時聽從指揮。

唯有血的代價才能令人清醒。

中年軍人已經率軍攻了進來,前方的銘字軍潰散,但是後方依然完好無損,這是反敗為勝的保障。

捨棄原有的計劃,先防禦再說,這是葛劍鳴下的第一道命令。

他要先觀察敵人陣型布置。

破雲弩足足有二十多架,有重甲兵士重重保衛他們的安全,除非玄宗佔據天空優勢,否則極難破開。

不過只要人多,玄靈趁亂偷襲出手,成功的幾率未必不大。

敵人來勢洶洶,這一交手,潰散了近一萬人,其他人均是人心思離,這樣的情況下,若再不拿出一點戰績來鞏固士兵的信心,那麼他們此戰必敗。

五位新晉玄靈已經派出去抵抗那中年軍人的進攻,剩餘九位玄靈則在左翼大軍配合下,正面進攻對方雲弩隊。

只要拿下了雲弩隊,那麼他們此戰必然勝利。

或者取敵將首級,但也沒那麼容易,只要雲弩不破,那麼真的很難威脅到那高騎白馬的中年軍人。

他們沒有破雲弩,因為善提沒讓他們帶出來。

贏得太快,反而會讓軍隊日漸沉淪,這是善提的意見,也是素銘的意見。

他要讓銘字軍真正接受慘痛的血的洗禮,然後迅速成長。

戰爭十分殘酷,不過一個時辰,憑藉著個體的強大實力以及人數上仍然佔據著優勢,雙方終於勉強僵持下來。

在關鍵時刻,葛劍鳴帶人抵擋住了中年軍人的猛烈進攻。

靜幽王軍不愧是悍不畏死,他們個個戰意衝天,甚至帶著強烈的恨意以及必死的意志,他們死了,家人能夠活下來,他們不得不這樣做。

他們就像見了血的野獸,廝殺之後便再也停不下來。

每一人都是一台殺戮機器。

銘字軍只剩下三萬人在苟延殘喘,而對方竟然還有七千人的戰力。

三千人換下了兩萬人,簡直天方夜譚,但是中年軍人做到了。

他重鑄了這支軍隊的戰魂。

但是戰事僵持下來對他們很不利,葛劍鳴已經漸漸佔據了主動。

他們沒有退路,所以一往直前,沒有任何人後退或者敢於後退。

他們還有氣勢,銘字軍已經被震懾,這很好,一鼓作氣繼續戰下去,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銘字軍全軍被圍繞在一種極度凝重的氣氛中,他們不少人心中都充滿了恐懼,但是相比於最開始,這種恐懼已經淡化了許多,因為他們至少還是堅持住了,雖然代價很大。

銘字軍不能退,一退便要崩潰,這是葛劍鳴的堅守的底線,所以戰爭僵持到現在,銘字軍除了最開始的崩潰,之後便一步未退。

唯有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雙方都處在慘烈的交戰之中,流血漂櫓,鮮血染紅了草原,草原上再也難以看到飛揚的塵土,好像天空下了一場滂沱大雨。

腥味瀰漫,一些士兵胃裡翻騰不已,在生死關頭,這種情況無疑是致命,所以他們丟了性命。同伴們踩著他們的屍體繼續前行。

只有前進才能抵消他們心中的恐懼。

這時候中年軍人大吼了一聲:「將士們,給我血戰到底!

吼聲震動了這一方天地,不僅為己方增添了士氣,而且還直接讓銘字軍士氣大跌。

銘字軍開始動搖起來,但就在這時,五名玄靈同時釋放出玄靈威壓,威壓讓整個戰場的士兵都感覺血液凝固。


銘字軍士兵變得隱隱興奮起來,因為他們知道那是他們高層的威壓。

恐懼一掃而空,他們開始鬥志昂揚,而反觀靜幽王軍,一時之間就慌亂起來,雖然不是很明顯,但依然露出了敗象。

中年軍人面色凝重,然還未等他繼續下達命令,一聲興奮地大吼徹底攻破了他軍隊的心理防線。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梁思雨看著掛在牆壁上的大電視,比電影院的電視還要大一些,最後看向了老夫人,「奶奶,那個電視怎麼這麼像電影院的啊?」

「這個屏幕就是電影院的啊,只不過是讓人改裝了,改裝成了電視機,但是電影院播放的電影都會直接連接到這裡,你要是想要看的話,我讓老管家給你將這裡的環境都弄成電影院的。」

梁思雨想到了他想要看的電影《一吻定情》隨後眼巴巴的看著老夫人,「真的可以嗎?我真的可以看?」

「這有什麼問題,你要是想要看,我直接將遙控器拿過來就行了。」說完,老婦人立刻起身來到了小男生的面前直接拿起他面前的遙控器,按了一個鍵,電影便直接出現在屏幕上,隨後選擇了一吻定情,接下來,梁思雨還未回神,電影開始了,家裡也開始暗了起來,明明是白天,陽光充足的時候,就算不開燈,這別墅還是接收了陽光的,前一秒家裡亮堂堂,后一秒,家裡就變成了跟電影院無疑的環境。

她驚喜的神色立刻摸黑來到了沙發坐在小包子言館館的身邊,只見言館館生氣的小臉氣鼓鼓的,但是老夫人安了他的電視也不生氣,反而瞪著自己一言不發。

梁思雨心虛吐了下舌頭,這時,言謙下來了,直接走向了餐桌上,就這樣摸黑吃完了碗中的東西,雖然不喜歡,但還是一一吃完,也借著電影的光看著自己夾著的東西是多麼的讓他討厭,但是一閉眼就全都吃完了。

梁思雨也借著弱弱的光線看著他那邊的情況,看著他全都吃下肚后輕聲嘀咕,「明明就喜歡吃嘛,還發那麼大的脾氣,真是難伺候。」

聲音不大不小,但是在這個寂靜的空間,加上電視上的互動沉默,聲音傳進了每個人的耳中,老夫人剛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言謙卻來到了他的身邊,身上散發的氣息讓她一下子就閉了嘴,而言館館則是偷笑著看向了梁思雨投以一道節哀順變的眼神給她。

梁思雨莫名奇妙,但是那強大的壓迫感直接盯著她的背影,讓她不免打起了哆嗦,堅硬轉頭看著在自己身邊不遠處坐著,嘴角上揚,但眼神卻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面若寒霜卻帶著笑意,但是笑意傳出的訊息是,【你死定了。】

梁思雨尷尬一笑,最後將頭轉回屏幕上,裝出一副專心看電影的情緒,但思緒卻格外的緊繃,在眼前的視線中看完了整部電影,但是卻看不進去,就連最後的甜蜜,他都感受不到,只覺得頭皮發麻,呼吸渾南,電影一結束,立馬起身,「奶奶,我有點事要做,我先回去房間了。」

但是,梁思雨沒走幾步,言謙直接拉過了她的手,隨後用力落下,他整個人坐在言謙的身上,感受著他強大的氣息,超高的顏值愣在原地,但同時,她的心開始砰砰亂跳,結巴開口,「你·····你想要幹什麼?」


「這部電影挺好看的,我想要你陪我重新看一遍,可以嗎?」 「雲弩被攻破了!」


來自後方的聲音不啻於閃電般在靜幽王軍士兵的耳朵里炸響,雲弩隊被攻破,這就意味著他們最後一點倚仗都沒有了。

士兵士氣頓時低落下來,不少人還出現了短暫的愣神,而這一愣神之間,靜幽王軍損失再半,只剩下三千五百多人!

戰場轉息萬變,愣神便是等於將自己的性命交給他人來掌控。

突然一道巨箭從後方射來,箭速極快,快到突破了時間的界限,宛如一抹流光,激射到銘字軍前。

流光自靜幽王軍達銘字軍前方,數百丈的距離,便是眨眼的功夫都不用。數百個士兵被身首異處,身體被從中間截斷,無論是王軍還是銘字軍,統統被這一箭給震懾了。

「雲弩還沒被破!」中年軍人明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卻是毫無辦法,死亡的將士是活不過來的,軍隊慘遭重創的事實也不能改變。

他絕望了,但是他還是要背水一戰。

「將士們,為死去的兄弟報仇!」他高喊道,將手中的長劍揚起,濃郁的光刺目在灼灼日空下。

熱風如浪卷,不少屍體已經散發出淡淡的腐臭味,瀰漫的血腥一刻不曾停止,從前往後,綿延數里,宛如一條血色的絲綢。

「夠了,我們的目的達到了,阻止他們吧。」素銘立於空中悵惘道,因為站得極高,以至於沒人看得見,也沒人知道他們藏在雲層中。

善提自空中降下,宛如天神,玄宗的強大威壓碾軋下來,戰場的格局再次令王軍絕望。

這一次沒人救得了他們,甚至他們連決一死戰的資格也失去了。

「軍師大人,投降吧,再掙紮下去沒有意義。」一位統領哽咽道。

說出這話時,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命運。

哧!一個頭顱掉落下來,中年軍人看都不看一眼,便縱馬繼續沖陣。

善提伸出了一個指頭,粼粼波光宛如一個倒懸的湖泊隔在那疾沖的白馬之前,白馬頓時隱入迷光幻彩的水波中。

「你們的軍師已死,快快投降,否則殺無赦!」善提威嚴的聲音響亮於空中,他浮空很低,所以很多人都能看清楚那張神武的臉。

王軍再沒人敢動,因為他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們的軍師已經憑空消失在那詭異的水波中。

一把大刀掉落下來,隨之千把大刀掉落下來,不滿血腥的草原上,跪到了一片。

還有人沒跪,他們是中年軍人的死黨,他們擁有最忠誠的信念。

他們執著手中的長戟,對著離自己身邊不遠的銘字軍士兵殺去。

但是當他們揮舞著長戟時,他們才發現,手中的長戟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擋住,再也擊不下,他們只能任人宰割。

被攻擊的銘字軍士兵十分憤怒,手中的刀揮動起來,在那些敢於攻擊的頑抗分子身上連砍數十刀,但仍然不解氣,以至於把那些人的頭顱砍了下來。

善提沒有阻止,那些人雖然勇氣與精神十分可嘉,但是既然是敵人,就不應該心慈手軟。

所以他給了所有還在反抗的人一個痛快。

數百條水線憑空出現,以極快的速度洞穿那些反抗者的心臟。


那些人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覺得胸口一痛,一抹血花自心口噴薄而出,兩眼一黑,死得不能再死。

雲弩隊在善提降下時就已經迅速被攻破,所以沒有任何威脅。

將戰利品收繳,把戰場上的屍體埋葬,他們整軍回營。

俘虜三千人,願意回家的放其回家,願意繼續從軍的,素銘照樣會給他們一口飯吃,待遇與其他士兵相同。

銘字軍經歷這一仗,只剩下兩萬人,但剩下來的都是精英,再看時,他們完全改了面貌,精神與之前也大有不同。

褪去了青澀,他們已經迅速成長為一名軍人。

論功行賞,身為此次作戰的總指揮,葛劍鳴得到了一本宗階高級功法,另外還有一把藍色品質的五品宗劍,其他人也獲得了相應的封賞。

「你叫什麼名字?」素銘對著那個死也不肯跪下的中年軍人問道。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中年軍人冷冷道,說完便不再說話。

「因為靜幽王對你有知遇之恩,所以你就要為他肝腦塗地?」素銘輕笑道,「聽說你是京都陸家的分家,因為一件小事得罪了宗家,所以在帝都時一直備受打壓?」

中年軍人沉默,當年不過是因為喜歡上了宗家的小姐,只是喜歡,並沒有付諸任何行動,卻是受盡了宗家的白眼,以至於儘管修為與天賦出色,卻一直鬱郁不得志。

「我也是分家之人,我是素家的分家,相比於你的遭遇,我想我的仇更大。最疼我的大哥在素家的族比中被人粉碎了腿骨,從此再也不能修鍊。」

中年軍人終於抬頭看向素銘,望著那張極度年輕的臉,他一時有些失神。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也知道將我大哥腿骨打碎的人是誰。」素銘繼續道,靜靜地盯著中年軍人,見其依然沉默不語,素銘繼續自說自話。

「沒錯,是素華夜,凌霄乃至周邊所有國家都公認的第一天才,而我就是要打敗他!」素銘情緒變得高昂,「也許你想不到,兩年前我還是一個三階玄者,但那時我就想將他打敗!。」

「人總是要有追求的,我有追求,所以我走到了現在。你也有你的追求,否則你也不會如此的奮力一搏!你想證明給宗家看,可惜這一次你失敗了,你把這當成了一種恥辱,卻從沒想過,這其實是你的一次機會!」

「你以為你這樣英勇的死去,宗家就會多看你一眼?」

素銘大笑,眼中滿是嘲諷:「別做夢了,他們不會多看你一眼,甚至不記得分家之中還曾經有你這麼一個人,只有你騎著高頭大馬,與他們平起平坐,甚至還高出他們一截的時候,他們才會正視你!」

「夠了!」中年軍人吼道。

「那麼,你想通了嗎?是要就此死去,還是帶著希望讓宗家對你刮目相看?我可以告訴你,你的希望至少有七成,如果你能投入我麾下的話。」

中年軍人已經猶豫不決了,滿臉鬍鬚渣根根豎立,臉色通紅。

「好好想一想吧,好死不如賴活著,更何況你會活的比以前更精彩。你的才能很強,但是受到的局限也很大,缺少功法,缺少際遇,而這一切,我都能給你!」

說完,素銘就要往外走。

「等等!」中年軍人喉嚨有些發乾,但他最終還是說道:「我叫陸子瞻。」

「很好,從今以後你就是銘字軍的軍師了,等下我讓師兄教給你一套陣法,用來操練軍隊。此陣若能大成,便是玄宗,也沒有什麼好懼怕的。」

陸子瞻被震驚了,對方太爽快,竟是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你不怕我反水嗎?」

素銘搖頭:「你不會,即使你這麼做了,我也能直接鎮壓你!」

陸子瞻無奈地笑了笑,確實如此,對方可是有兩位玄宗跟在身邊,想反水,完全沒這可能。

「還有問題嗎?如果沒問題的話,立刻對軍隊進行訓練,我們的時間不多。」

陸子瞻一怔,隨即笑著跟了出去。

在距離廉州還有千里的平遠與凌霄邊界,十多位玄宗強者率領著近二十萬大軍向凌霄進發。

平侯已經向邊軍傳遞了消息,讓那裡的守軍配合平遠的行動。

「查格四人以及死在了廉州,對方很強大。」一位玄宗唏噓道。

一人獨站在眾軍之前,顯然他是這次行動的最高首腦。

「那麼我們直取廉州吧。」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據廉州三五日,危險的感覺日益加重,素銘做事絕不願拖沓,所以他準備離開了。離開前,他帶走了國庫里大部分財物,加起來價值數十億金幣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