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後來幼兒園裡有動員大會,要爸爸媽媽一起去,可是她沒有,小朋友們全都在笑話她。

這件事情容樾澤也知道,他也想過隨便去找一個女人成為小未的母親,但是小未抗拒,那些女人也從來都只是為了容家主母的這個稱謂而已。

後來有了綁架的事,就直接請了私教。

聽到小小以前被綁架過的消息,南覓心裡像被什麼撕扯一樣,讓她有一瞬間覺得喘不過氣來。

「綁架」這個字眼既熟悉又陌生。

她曾經也被綁架過,圖靈就是這樣離開她的。


而小小這麼小的孩子經歷過這麼多,當時的她該有多絕望。

或許是因為感同身受,南覓將小小整個人死死的摟在懷裡。

「阿姨會永遠愛你,只要小小需要阿姨,阿姨一定會出現在你身邊的。」這是她給小小的承諾。

她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去做小小的媽媽,但她希望能一直守護著小小。

小小在南覓臉上輕輕「啵」了一口,奶聲奶氣的說道:「小小現在有覓覓阿姨已經足夠了。」 心底,小小又無聲的說著:如果可以的話,覓覓阿姨成為小小的媽媽就更好了。

「今天老師要給小小講論語啦,等覓覓阿姨回來小小讀給你聽哦。」小小偏著頭看著南覓,眼中隱約帶著自豪。

聽到小小提起論語,南覓著實是嚇了一跳。

驚詫的看了一眼小小,又滿帶疑惑的瞅了一眼容樾澤。

讓她五歲的小小寶貝學論語,容大佬簡直喪心病狂。

兩個人出了一號別墅客廳的門,南覓以為到這她就要和容樾澤分道揚鑣了。

她要去車庫提車,而容樾澤則是等著肖寧或者其他人來接。

可在她去路上的時候,卻發現容樾澤一直在身後跟著。

「三爺今天要自己開車上班?」身為澤曜的大BOSS,容樾澤不去公司才是不合常理。

容樾澤攏了攏袖口,淡淡開口:「不是。」

聽到這一句,南覓還有些奇怪。


不是那你幹嘛還要跟著我,難道真的要看看我是不是會把車庫的車全部開走賣掉?

正當南覓這樣想著,容樾澤的下一句話卻把她雷的外焦里嫩。

「南家和公司順路,我搭個順風車。」

南覓:!!!

別嚇我。

這車還是我向您借的,您還說搭順風車,是不是想折我的壽命?

「是我搭您的順風車才對。」南覓和容樾澤打著哈哈。

想讓容樾澤搭順風車的,在這帝都不是排成了排。

她真榮幸。

南覓在心裡說了一句,就是覺得容樾澤太難纏了。

一到車庫,南覓就相中了一輛奧迪。

因為她的小紅也是一輛奧迪,所以南覓對她選的車更是喜歡。

放眼望去,就她選的這輛車最為顯眼,因為車的顏色……是粉色。

在一眾黑灰銀棕的顏色中格外惹眼。

「三爺,您覺得這輛怎麼樣?」南覓指著那輛小粉說,眸子里滿是對車子的喜愛。


容樾澤按了按眉心,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輛車是去年小小選的,顏色也是小小定的。

當時四歲的小孩子對亮一點的顏色更加感興趣,粉色也更加吸引她。

如果是容樾澤自己,他肯定是不會買下這輛車的,但是自己答應了小小讓她選,容樾澤還是買了下來。

只是買回來之後就一直放在了車庫,根本沒讓它見過光。

如今被南覓看中,真不知道該說是南覓和小未心有靈犀,還是他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看見容樾澤啞然,南覓開口道:「三爺,我們還是換別的車吧。」

雖然她對這輛車真的超喜歡。

小紅和小粉。

小紅第一,小粉第二。

說著,南覓便準備尋找下一個目標。

「不用了,就這輛。」容樾澤說著話,便直接從儲物櫃里拿了小粉的鑰匙,開了鎖交給南覓,然後自己直接坐上了副駕駛。

南覓張著嘴,愣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怎麼就答應了?


怎麼又坐在副駕駛了?

南覓一直都記得,明明之前容樾澤坐的位置都是在後面啊。

搖了搖頭,南覓直接坐上了車,插上鑰匙直接問向容樾澤:「三爺,您趕時間嗎?」 反正南覓是不趕時間的,她巴不得晚一點到南家。

少見南冶一分鐘是一分鐘。

容樾澤看了一眼南覓,最終也只是說了一句:「不急,注意安全,能開多慢開多慢。」他還想和南覓多呆一會呢。

好不容易找到個兩人獨處的機會。

聽到容樾澤的回答,南覓放下心來,然後戴上口罩和墨鏡,出了聖庭。

一輛騷粉色的奧迪在路上以極慢的速度移動著,在湍急的車流里絕對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南覓握著方向盤,心裡絕對是後悔的。

她剛剛就不應該問容樾澤趕不趕時間的,就算她想慢一點見到南冶,但也不應該像現在這樣龜速行駛。

容樾澤說了,要注意安全。

所以她的車速只要超過了30,容樾澤就會提醒她一句,讓她不得不放慢速度。

遇到一個紅燈,南覓將車停下之後,車窗就被旁邊一輛賓士的司機敲了敲。

南覓將車窗打下來,輕瞥了一眼賓士車主。

「喲,妹子你這是剛拿駕照吧,開的這麼穩當,是怕撞到人呢還是被人撞?」賓士車主說話的時候還有些嘲諷的意味。

南覓在心裏面暗戳戳的說著賓士車主。

大爺我連賽車都開過,信不信直接把你的車屁股直接懟到人民廣場去。

你知道我旁邊坐的誰嗎?

帝都最大的大佬,不開穩當點出了事你賠得起嗎?

南覓本想回懟一句,卻想著旁邊坐的不是一般人,最終也只能這麼說了一句。

「開車不得注意安全嗎,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車上的其他人著想啊。」她脾氣好她不罵人。

賓士車主聽到卻是不以為意,然後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上的容樾澤。

「我懂我懂,你是怕你旁邊的小白臉出事對吧,長得這麼好的一張臉,真要是蹭到哪了,你這個金主估計也得心疼。」賓士車主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

這麼騷包的顏色,車上坐的又是一個女司機,想都不用想,這車肯定就是這個女的了。

旁邊坐了個男的,一大早上的,說不是從一個門出來的都不信。

兩個人肯定也不是夫妻,不然怎麼可能妻子開自己這麼騷粉的車,而丈夫還安然自得的坐上去,這不是掃了男人的面子嗎?

肯定是這個女的養的小白臉,不敢違抗金主的意思,才坐上去的。

賓士車主一副自己很懂的樣子,覺得自己將事情分析的十分透徹。

南覓聽著賓士車主說的話,火一下就蹭上來了。

什麼小白臉!什麼金主!你是不是瞎!

雖然南覓對容樾澤沒有男女之情,但是在南覓眼裡,容樾澤依舊是身份尊貴,不容得其他人褻瀆。

聽到賓士車主這麼說容樾澤,南覓覺得自己忍不了。

這特么是勞資小小寶貝的爸爸,什麼小白臉,你出軌出多了吧!

剛找個反駁一句,卻被容樾澤拍了拍肩膀,瞬間覺得安心了不少。

「她要是能心疼我一下,這也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好聽的聲音是從容樾澤嘴裡發出來的。

略帶一點威嚴,同時也讓人安心。 南覓驚訝的看著容樾澤,看到的卻是容樾澤眼裡的認真。

賓士車主聽到容樾澤的這句話,眼裡全是不屑。

不就是一個小白臉嗎,在這裝什麼深情,要是他的金主沒錢了,估計第一個跑的就是他。

等到紅燈變綠,賓士車主很自覺的把自己的車窗關上了,只是在關窗之前,南覓清楚的瞧見了他眼中的不屑。

下一秒,賓士車飛馳而去,揚起了一路尾氣。

南覓無可奈何的看了一眼容樾澤,又重新啟動車輛慢慢的在路上行駛著。

「其實你不用跟那個人說話的,都是些心思齷齪的人而已。」南覓有些替容樾澤打抱不平,和那些人說話簡直就是降低了他的身份,像那些嘴上沒個把門的人,就應該教訓一番。

南覓有些憤憤不平,在容樾澤的眼裡卻是另一種可愛。

容樾澤輕笑一聲,隨即薄唇輕啟:「其實我倒希望是你養的小白臉。」

每天能和金主有單獨相處的機會,還能給金主暖床,你說多好。

只可惜了,他不是。

南覓被容樾澤的一句話嚇得不輕。

去當容樾澤的金主,她是錢多的燒還是膽子肥?

看見南覓驚慌失措的表情,容樾澤心裡覺得甜蜜。

她不應該每天心事重重的,她理當每天開心,就像今天這樣。

三十分鐘后,粉色奧迪穩穩噹噹的停在了澤曜門口。

這是南覓有史以來開過的最慢車速。

本應該十分鐘到的,硬是被磨成了三十分鐘。

已經是上班的高峰期了,上班的人也都往公司里走。

粉紅色的奧迪無疑是最顯眼的存在,但由於時間緊促,大部分人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就趕緊進了公司大樓。

「三爺上班愉快。」容樾澤還沒下車,南覓就朝著他揮揮手,她這是講禮貌。

容樾澤微微頷首,但是嘴裡說的還是那四個字:「注意安全。」

聽到這四個字,南覓整個人就跟受了刺激一樣,點頭的頻率瞬間快了不少。

她在車上聽到的最多的就是這四個字,現在對這四個字已經有應激性了,能不注意安全嗎。

容樾澤下了車,南覓又揮了揮手,然後一溜煙就開車跑了。

但速度……的確不快。

容樾澤看見離開的車,嘴角微微上揚,今天的順風車,他搭的很滿意。

一個個趕著上班的人看見粉色奧迪下來的人是他們的BOSS之後,整個人都斯巴達了。

覺得自己真的是瞎了。

剛剛從這麼騷包的車上面下來的真是他們的大老闆?現在路邊笑容還有些蕩漾的也是他們老闆?

開車的人肯定是個女人。

這是所有看到容樾澤的員工的第一反應,不為別的,就因為那輛車是粉色的。

而且有人還親眼看見了,坐在駕駛位上的是一個綁著馬尾的女人,就是帶著口罩和墨鏡不知道長什麼樣。

肖寧知道容樾澤來了之後趕緊下了樓。


早上他都已經把車開到一號別墅外等著三爺了,但三爺又把他打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