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它顯得更重一些,也更有寒意。

張凡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

這家,有問題。

他走到院門前,輕輕推了推,裏面用門栓閂著,推不動。

他來到院牆邊,輕輕一蹦,便無聲地落在了院內。

張凡情知這家的主人應該有靈氣,只要有細小的聲音,就會被發現,所以,他向院裏跳的時候,提起了周身的古元真氣氣場,帶着氣場落地,跟夜貓子差不多,根本沒有聲音。

落到院裏之後,不敢大意,又是一提真氣,形成了周身的護體氣罩。目前他的護體氣罩雖然還不成熟也不堅固,但可以防住速度不快的暗器。如果此時對方發現了張凡,先行動手發鏢的話,張凡不會中鏢。

他躡手躡腳,提氣無聲,來到窗前。

往裏面一看,屋裏點着一隻瓦數很小的燈泡,床上睡着一個男人,背朝外,看不見臉面,只能聽見微微的喘氣聲。

只見他的頭頂上,環繞着一團重重的黑氣。

張凡馬上辨認出來,這黑氣是一種獸蠱陰氣!

在去年省城的一次偶遇當中,張凡在街上撞見了掃帚仙,當時掃帚仙頭上也有類似的獸盅陰氣。後來張凡向師父請教,師父給他講,這獸蠱陰氣大約屬於重濕陰派妖門的鍊氣,是修鍊者長期接觸異獸、穢物之後,汲取異獸和穢物中的重濕陰氣為己用。

凡煉這種污氣的修者,最後大多被重濕陰氣侵蝕大腦神經,精神會變態,或者嗜殺,或者嗜色,或者嗜財,都是非常極端。掃帚仙應該是屬於嗜財的一類狂變者。

而眼前的獸蠱陰氣,是不是屬於掃帚仙的那種重濕陰氣,還不能下定論,只能說,它很毒很濕。

看來,這人是個妖人巫者無疑。

正在看着,張凡懷裏的鬼星骰忽然跳動起來。

鬼星骨一跳,非鬼即妖。

張凡忙把鬼星骰拿在手裏,暗念了兩遍拘妖大咒。

大咒剛剛念完,無形的巨大法力爆然而起,一道金光從鬼星骰中激射而出!

金光如劍,長劍如虹,直射上床上躺着的男人。

然後,金光迅即從床上收回,仍然回到了鬼星骰中。

張凡再看時,只見那人頭上的獸蠱陰氣已經不見了,是被金光給吞噬掉,化為虛無。

而與此同時,那人的呼吸聲停止掉。他沒有死,只不過陰氣與金光相撞之時,產生的強大陰氣場,將他的脈博暫時封閉,也就是民間說的「閉氣」了。

閉氣的人,跟死差不多,沒有知覺。

為了確信對方沒有知覺,張凡又伸出小妙手,隔空體脈,從他的脖子上的大動脈上體驗到他沒的脈博了。

張凡放心一笑,然後輕輕一推,把門推開,進到屋子裏。

屋子不大,卻是擺着一個相當大的方形香案,香案上放着香爐,爐內香灰滿滿,插著三支未燃盡的香。

張凡把香爐里的香灰撥一下,吃了一驚,只見香灰下面有一隻銅盒子,上面用蠟封著,打開盒蓋,裏面裝着幾根人的手骨,還有一隻鼻頭軟骨。

張凡點點頭,心想這應該就是蠱毒存放之處了,只是現在它們已經沒有什麼靈氣了,都被剛才的鬼星骰金光給吞噬掉了。

張凡正在看着的時候,忽然從盒子底部冒出一股青煙。

顯然這青煙極有靈氣,它不是像一般的煙霧那樣向空中散去,而是繞着盒子轉着圈圈,一會兒功夫,從圈圈當中,靈氣一動,出現一隻兔子的影像。

。 見此,蘇葉實在是忍不住了,用手就拍了拍妞妞的小屁屁:「你個小屁孩,竟然敢嫌棄自家舅舅了啊,你在這樣以後我再也不讓你看美男。」

蘇葉簡直真的要被忸怩給氣消了,真的是,這孩子精怪得也太過分了,難道是因為喝了空間泉水洗髓的緣故嗎。

被自家娘親打了小屁屁,妞妞表示自己很委屈。

哼,竟然敢威脅她不讓她看美男,等以後她長大了可以自己走路,她想看多少就看多少,哼。

蘇葉還不知道,因為自己的一句威脅,竟然妞妞記在了心裏,導致妞妞今後的撩美男之路,簡直那叫一個精彩。

「姐姐,妞妞她在嫌棄我,嗚嗚~我好想哭。」蘇哲感覺自己被打擊了,簡直就是被妞妞深深的打擊到了,心中一委屈,聲音都帶着哭腔了。

蘇哲畢竟還只是個孩子,任誰被自己的親人嫌棄了都會很受傷的,特別是妞妞還這麼的明顯嫌棄他,反而表現出一副喜歡尹華的樣子,蘇葉不禁的在心中默默的為蘇哲而感到默哀。

要說蘇哲長得也不差,可是相對於尹華來說,蘇哲的顏值就很明顯的被比下去了,如此在妞妞這小花痴的眼中,定是誰帥誰受歡迎了。

「小哲別傷心啊,妞妞她還小,還不懂事呢,她這是第一次見到尹華,心中對尹華有好感是難免的,你作為她的舅舅,可不能吃這個醋哦。」蘇葉安慰著蘇哲說道。

只是那一句妞妞還小還不懂事,怎麼說出來蘇葉自己都感覺不相信呢。

尹華一聽,才驚覺過來蘇哲為何不高興了,不由的有些尷尬,也出聲安慰蘇哲道。「蘇哲,你別傷心,我相信妞妞一定不是故意的,她或許是第一次見我覺得新鮮才這樣的。」

「真的嗎?你沒騙我?」此時的蘇哲就像是一個需要人哄著的孩子,那裏還有之前那一副老成的樣子了。

蘇葉倒是沒想到,蘇哲竟然會為這事而吃醋委屈,而罪魁禍首竟然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簡直就是讓蘇葉既好氣又無奈。

「嗯,我們是朋友,我怎麼會騙你呢。」尹華安慰著蘇哲說道。

聽此,蘇哲終於才破涕為笑。「嗯,我相信你,呵呵。」

看見此,蘇葉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好在這孩子脾氣是來得快,走的也快。

可是此時蘇葉隱隱的有一種擔憂,妞妞才這麼大點就這麼的古靈精怪,要是以後長大點了,會說話會走路了,那豈不是更精怪了。

再看蘇哲的這個樣子,蘇葉有種預感,以後的蘇哲定是只有被妞妞欺負使喚的份,如真的是這樣那可怎麼辦啊。

蘇葉並不知道,自己這一刻的感覺,在多年後,竟然是真的一一靈驗了。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

「嗯,所以你別傷心了。」尹華也笑着說道。

「嗯。」蘇哲一聽,點了點頭應道。

然而,在蘇葉的懷中的妞妞,一邊啃著自己的手指頭,一邊的流着口水。然後竟是翻了個白眼,還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這一幕很巧的就被蘇葉看了去,那一瞬間,蘇葉真的有些相對無語。

妞妞啊,你就算是嫌棄,可下次能別表現得這麼明顯么,你這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蘇哲,真的很傷人自尊的好不好。。 第1678章

秦舒憑一己之力把宮守澤從鬼門關撈了回來。

京都第一醫院派來的救護車沒了用武之地,只好原路返回。

跟車醫生趙靜正給醫院那邊打電話反映情況,正好秦舒和褚臨沉從他們旁邊走過。

她眼裏一亮,拿着手機快步來到秦舒面前,語氣恭敬又有幾分害羞,「元副院長,請等一下。」

「有事?」

「我是京都第一醫院急救科的趙靜,我剛跟梁主任說了您的事情,他非常希望能邀請您到我們醫院做一次醫學方面的交流。」

說完,眼巴巴地看着秦舒。

像京都第一醫院這樣家喻戶曉的大醫院,請國醫院的院士去開座談會是常有的事情,既可以提高本院醫生的專業水平,又能通過這種交流的形式,提升醫院的名氣。

以秦舒副院長的身份,原本應該在邀請列表裏的,只是,在這之前,卻壓根兒沒有醫院來邀請過她。

只因為,她資歷太淺,年紀又輕,專業水準還有待考證。

今天救治宮守澤這件事,經過趙靜傳回醫院裏,這才收到了京都第一醫院的邀請。

「不好意思,我現在沒空。」

趙靜一臉期待卻等來了這麼一句。

她頓時挫敗地嘆了口氣,「那……」

「改天吧。」

卻不想,秦舒的話還沒說完。

這三個字說出來,本以為已經被拒絕的趙靜整個人都呆了。

改天……她這是答應了?!

「行么?」秦舒確認地問道,語氣謙和,臉上帶着笑意。

趙靜終於回過了神來,忙不迭點頭:「行!謝謝、謝謝您!」

秦舒淡淡一笑,揮手致意后,轉身繼續往外走。

褚臨沉走在她旁邊。

在外人面前,兩人一副認識、卻不相熟的樣子,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元副院長,你是開車來的,還是……」

「打車。」

「哦?現在這附近應該不好打車回城裏,要不坐我的車?正好順路。」

「好,那就多謝了。」

「小事……」

賀斐落後一步,把兩人的客套話一字不差聽進去,硬是憋住了唇角的那一絲笑意。

「臨沉,那你們先走,我車停在外面的。」他說道。

自覺地不去當那個電燈泡,並順手拉住了身旁的老九,給他遞去眼色。

褚臨沉紳士地替秦舒拉開了車門。

「元副院長,請。」

「謝謝。」

等秦舒坐上副駕駛,他繞到另一邊,坐在了駕駛位上。

車子駛離酒店。

在雪山環繞的僻靜公路上行駛,離人群越來越遠。

直到拐過一個彎道。

褚臨沉突然一腳油門,將車子停在相對開闊的路邊。

秦舒疑惑地轉頭,「怎麼、唔……」

所有的尾音,被他突然壓過來的滾燙的唇封鎖住。

人前扮演着紳士風度的男人,此刻像極了脫韁的野馬,無拘無束,在他想念已久的粉嫩唇瓣上肆意馳騁。

吻,越來越深。

他身體的重量也更多壓在了秦舒的身上,一雙手霸道地擒在她纖弱的肩膀上,哪怕她並沒有抗拒他,他也沒有鬆開的跡象。

彷彿,此刻她就是他的掌中之物,只需被他牢牢掌控!

「阿沉,我、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唇齒交纏的間隙,秦舒無奈地說道。

那雙清澈透亮的眸子裏,也有了淡淡的水霧。

看着,十分惹人憐愛! 「今天周末,所以休息!」

傅君年說完,忍不住抬頭往她臉上瞧了瞧。

她身上穿着件淺粉色的敞口家居服,臉上半長的頭髮在腦後扎了個丸子,連劉海也隨意的往頭上一別,看起來慵懶隨意。

洗完臉后,余卿卿沒有化妝,只往臉上拍了些爽膚水,一張素顏看起來略顯憔悴,眼下也帶着淡淡的烏青——

似乎,也跟他夜夜索需過度有關!

傅君年莫名有些拘謹起來,搓了搓手指,然後才問:「等下吃完飯,帶着你出去走走,你想去哪裏玩兒?」

余卿卿原本並不想出去玩兒,也懶得出去,但是轉而一想,留在家裏,就意味着她要面對那隻名叫小糰子的橘貓。

一想到這個,她就覺得還不如出去走走,所以便說:「哪裏都可以,你定把!」

話題又被她給推了回來,傅君年一時間倒不知如何回答。

他平時很少有什麼娛樂時間,雙休日加班已經是家常便飯,偶爾出去玩兒兩次,也是應酬的形式居多,具體玩兒什麼,女人喜歡玩兒什麼,他還真的不太清楚!

原本,他也是擔心餘卿卿每天自己一個人呆在家裏,會呆得抑鬱,所以才想着帶她出去走走。

而且,現在天氣還未轉暖,外面的氣候又干又冷,他還真沒想好去玩兒什麼。

考慮了半晌,才說:「那就陪你一起去看一場畫展吧,看完剛好可以一起吃飯!」

余卿卿點了點頭,說:「也好!」

雖然她現在已經不畫畫了,去看看還是可以的,總好過呆在家裏,跟那隻討厭的橘貓為伴。

早餐后,兩人一起出門。

傅君年還特意將自己的手機關機,今天傅明禮約了唐安暖和唐家人一起吃飯,到時候必然會給他打電話,他懶得去應付他們,索性消失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