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元:「……」他眯眼瞪她,說實話,以這丫頭的性子還真做得出。

陸錦依揚起弧度優美的小下巴。

兩人旁若無人的吵架,當然,在旁人看來更像打情罵俏。

家裡的人都習慣了兩人的相處模式,倒是第一次見到的李明夫婦覺得略驚奇,隨後便相互對視,交換了個了悟的神情,估摸離吃喜糖不久了。

「這樣吧,我也跟著一起去,外圍我也算熟悉,到時候我陪著阿錦在外邊就好了,反正你們打獵也耗不了多長時間,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李荷花笑著建議道。

伍元還是擰著眉,一臉不贊同。

李明便也笑道:「不如我們先陪她們在外圍轉轉,然後再進山裡,反正打獵也要不了多長時間,現在也還早。」

「是啊,有你們在,應該會安全些,小錦沒去過那邊,她想去你就帶她去吧。」伍母也勸著。

倒是陸錦依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覺像又在使小性子似的。

不過她的確很想去看看,對著一座可能藏著許多天然優質食材的寶庫而不去瞧瞧,她著實無法忍。

伍元終於還是敗下陣來,吐了口氣道:「好吧,但是你到時候不要亂跑。」

「不會不會。」陸錦依立刻賣乖討巧保證道。

伍元橫她一眼,一臉無奈。

李明夫婦看著他們互動,抿唇偷笑。

片刻后,四個人便背著背簍,提著籃子出發了。

陸錦依和李荷花走在兩男人後邊,邊走邊聊,從葫蘆山聊到食材,從食材聊到做菜。

前邊,李明和伍元也在說悄悄話。

「阿元,你和夏姑娘什麼時候能成事,哥還等著喝你喜酒呢。」

伍元低咳了聲,略有些不自在,道:「順其自然吧。」

「嘿,別怪哥沒提醒你,你最好儘快把人給定下了,不然等村裡人都認識到她的好,到時候勁敵可就多了。」

李明沒說得很清楚,但伍元卻明白。

別說村裡了,以夏錦的條件,哪怕是嫁入縣城裡富戶也不難。

廚藝好,相貌上佳,性子好,懂事會做人,行事果決,為人爽快大方,可以說完全出得廳堂下得廚房,就像一顆明珠,哪怕現在蒙塵,也早晚會光華灼世。

尤其伍元還知道她是出身高門大戶,今兒看她買筆墨,怕還要添上一項知書達禮。

隨手一道菜就能換回他辛苦存上幾年才能存的錢數,可見她也不需要依靠他人來養。

兩人之間不論從何處看,都相差太遠了,伍元也是怕會限制耽誤了她。

就像他當初說的那句話,他只是個普通的平民百姓,若出了什麼事,恐怕也插不上手。

以夏錦如今的潛力來看,未來成就不會低,若無背景扶持,怕反而會招災惹難,最好還是得尋個能庇護她的靠山。

只是,說實話,他對夏錦也的確有點心思,畢竟她這人,的確少有人能不被她所吸引,何況他們朝夕相對,不動心是不可能的,所以要這般放棄,看她嫁與他人,心裡也著實不願。

所以他說順其自然,也屬無奈,畢竟看夏錦如今對他似並無那方面的感情,若以後兩人能相悅,他自是不會放手,若她無心,那也沒必要強求了。

四人走了一會,就到了山腳下。

陸錦依抬頭看著鬱鬱蔥蔥的樹木,呼吸著山林里清醒的空氣,不由心中一陣激蕩。

她走了沒幾步,突然頓住,蹲下伸手去捏了一撮還帶著些許濕氣的黑土揉搓了下。

土質綿厚,密而不粘,內含許多細小的礦物粒和一些植物根須,帶著清新的土香,並沒有腐臭的味道。

這分明就是上等的黑土,也是最頂級最肥沃的土。

她的呼吸頓時一緊,看著眼前的山簡直就像盜匪看到了一座寶山一般,雙眼放光。

極品,極品啊!

她真的好久沒看到這麼極品的寶山了。

雖然以前回國上山下鄉到處跑,也見過許多品相不錯的山林。

但因為曾經很多山林被當成作戰地,不是被破壞過就是土壤被污染了,總歸差了些。

那時候交通不便,想著每個地方都去一遍也不方便。

等交通方便了,一些頂級的山林不是被開發了就是被納入保護區。

別說進去裡邊找食材了,就是隔著鐵門在外邊瞅一眼都要交門票。

現在讓她猝不及防的,就這麼直接撞進了這麼個上輩子跑遍全世界都沒見著幾個的極品山林,簡直樂傻了。 「怎麼了?」三人見她突然蹲下,不由也停下腳步,見她表情略有異樣,有些疑惑。

伍元走過來,在她身邊蹲下,也看著土,蹙眉道:「這土有什麼問題?」

陸錦依恍然回神,接著抓著伍元的肩膀就搖,一邊驚喜的喊道:「是寶山,寶山啊,這可是一座寶山啊,裡邊一定有很多極品食材!」

伍元被晃得身子一歪,差點兩人一起往後倒,連忙伸手托住她的后腰,兩人站了起來。

陸錦依還朝著葫蘆山望,抓著伍元的手臂就朝前快步走:「快,快走。」

伍元被拉著朝前走了幾步,才停住,把還卯著勁兒朝前沖的陸錦依給拉了回來。

被這麼一扯,她頓時失去平衡,往後退著直接摔進他懷裡。

伍元忙抬手扶住她的手臂。

陸錦依穩住身子,轉過身來怒瞪他:「你幹嘛!」

伍元抬起手指就給了她額頭彈了下,嚴厲道:「是誰之前保證過不亂跑的,這麼快就忘記了?是不是以後都不想來了?」

「我……」陸錦依捂著額頭,才反應過來,頓時耳朵發紅,但還是狡辯道:「我哪有亂跑,我這只是加快了速度而已,而且不還拉著你嗎,又沒有一個人跑了。」

「你還狡辯,你看看你這魂不守舍的樣子,剛剛若身邊沒有其他人你肯定也一個人沖了進去。」伍元聲音也提高了些。

不怪他生氣,這山裡有多危險他自是非常清楚的,而這丫頭素來膽子肥,今天他們在還好,如果哪日她自個耐不住偷跑過來呢,總得給點教訓才行。

陸錦依見伍元竟似真的生氣了,頓時也瞪大眼睛一臉詫異,隨後也沉下臉道:「那只是你假設而已,憑什麼套我身上。」

她夏錦依打小在唐人街混,小時和那些小金毛打架,長大了和大金毛打架,彪悍是出了名的,加上有個混黑的師兄和地位不低的師傅,除了老頭子,她都很多年沒被人給訓過了。

「那你敢保證,你以後不會一個人偷偷過來,冒然進去?」伍元冷笑。

陸錦依張口想回應,但話到嘴邊卻怎麼都說不出,因為她真沒法保證。

這座山對她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伍元看著她這糾結、不甘又委屈的模樣,本虎著的臉也不由微柔看些,深深嘆了口氣,緩下聲音道:「你若真的想,我有時間自然會陪你過來,這山林里到處都是猛獸蟲蛇,你一個小姑娘冒然進去,根本就是送菜的,你是不是嫌你自己命長?」

陸錦依知道他說得在理,只是剛剛被這麼凶,還是讓她面上有些過不去,但也知道對方是因為關心自己,糾結之下,只能抿抿唇,嘀咕道:「說得你好像很老似的,我不過就比你小兩歲。」

這重點抓的,伍元都給她氣笑了,卻又極為無奈。

旁邊李明夫妻兩見他們終於不吵了,便也走上來。

李荷花朝著陸錦依勸道:「阿元說得也沒錯,這山林著實危險,即便是他們會武功的進入了,都無法令人放心,何況你一個不會武功的女子呢。」

「對啊,反正這座山在這裡也不會跑,想來就讓阿元陪著過來就行了。」李明也勸道,一邊伸手拍拍伍元的後背,說:「你也別動氣,好好說話,夏姑娘也不是真不知深淺的人,剛剛不過是衝動了些,你好好提醒便是了。」

陸錦依被說得不好意思起來,抬手搔了搔腮幫子,偷偷斜眼瞅伍元,見他面上已沒了怒色,想了想,便道:「那我想來的話,你真會陪我過來。」

「如果沒事情忙的話。」伍元嘆氣,點頭。

陸錦依點點頭,道:「那行。」抿了抿唇,又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我剛剛衝動了。」

伍元這會什麼氣都沒了,只剩無奈,當然,還有幾分自己都不自知的寵溺。

他伸手拉過她的手,道:「知道錯就行,走吧,再耽誤下去都天黑了。」

陸錦依被他拉著乖乖跟著走,順口道:「你剛挺凶的。」

伍元道:「那也不看因為什麼。」

陸錦依撇嘴:「我還沒被人這麼教訓過。」

「所以你欠教訓。」

陸錦依:「……」

李明夫妻看著前邊兩小年輕手拉手一邊走一邊鬥嘴,不由都搖頭失笑。

陸錦依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已經把剛剛的事情拋腦後去了,反而所有注意力都在眼前的景色中,眼冒綠光。

「好多野果,給茵茵和小鳴摘一些吃,他們肯定喜歡,啊,對了,還能做果醬!咦?那是,誒,是蘋婆!竟然還有蘋婆,還成熟了,真快。」

衣香 她朝著一顆長滿大紅花的樹跑了過去,彎腰在樹下撿起一顆褐色的果仁。

這果仁外形看著很像栗子,她利索的剝開一點,張口咬。

「喂,你也不看是什麼就亂吃!」伍元立刻伸手搶過來,另一隻手去捏她兩頰,道:「吐出來。」簡直是要被氣死了。

陸錦依用力拉開他的手,怒瞪他道:「你當我傻啊,當然是知道能吃才吃的。」說完抬頭去看滿樹的紅花,臉上又露出喜色,問道:「你會爬樹嗎?」

伍元嘆氣:「可以。」

「吶,你爬上去,摘那些爆開花瓣,能看到裡邊黑色果仁的花丟下來。」

伍元點點頭,解下背簍放下,挽起袖子就開始爬。

「我也來吧。」李明也走向旁邊的另一顆紅花樹。

李荷花抬頭看看上邊,因為兩人爬樹的動靜,樹身輕輕晃動著,一些果仁便也噼噼啪啪的往下掉,她轉頭問道:「這東西真的能吃嗎?」

「能啊,你們沒吃過嗎?」陸錦依點點頭,開始蹲地上撿果仁。

「沒有,這不是花種嗎?倒是有人拿回去種過,不過沒成,而且這花味道也不好。」李荷花抬頭看著垂墜在樹上,有成年人手掌大小的紅花,皺了皺眉,聞著那古怪的花香有些嫌棄。

「那真是可惜了,你們錯過了多少美味。」陸錦依笑道。

這種樹被稱為蘋婆,早年被老頭子帶著回國內到處跑,在南方曾經吃過。 蘋婆一般春季開紅花,到六月左右,紅花里的果子就會被爆熟出來,外形和板栗相似,但口感和味道卻比板栗要更好。

只是遺憾的是,後來很多地方被移山建屋,再去的時候這種樹已經沒見著了。

現在能在這裡看到這麼正的蘋婆,也是相當驚喜的收穫。

看著一顆顆蘋婆,她腦海里就已經呈現出百十種煮法了。

摘了一會,陸錦依就喊停了,眾人便開始把果仁從花里摳出來丟筐里,整整大半筐。

三人期間就聽著陸錦依在念菜名和吃法,這會好奇心也被吊了起來,很想知道這種乾巴巴的果仁到底怎麼好吃法。

接著眾人又被指揮摘果子,扒樹皮,扯樹葉,連地上的蘑菇都沒放過,收穫滿滿幾筐才停手。

然後陸錦依和李荷花兩人在樹下一邊收拾摘的東西,一邊等著兩個男人打獵回來。

陸錦依清點著今天收穫的東西,腦中開始歸類並且安排好了菜式。

今兒收穫也著實豐富,除了蘋婆外,還有樹莓、山櫻桃、桃金娘、**果、刺梨、野韭菜、黃荊、木耳、草菇、涼粉子、葛根、肉桂、野花椒等。

這還只是在一片小區域里收穫的,可見這山物產之豐富。

兩人沒等多久,李明和伍元就一隻手提著弓箭柴刀,一隻手提著獵物走出來。

兩人在這裡,他們也不敢走太遠,都是就近見著就打,沒刻意去挑選什麼獵物。

李明手裡提著一隻灰毛野兔,個還挺大,還有一隻果子狸。

伍元手裡則拎著兩隻毛色鮮艷的雉雞和一隻豬貛。

幾個人背著背簍提著筐,上邊滿滿當當的東西,一路上看得人眼熱。

「阿元、阿明你們又去打獵了?喲,看著收穫不小。」

「大牛哥,就打了幾隻山雞野兔而已,順便摘些野草和野果添菜。」李明笑著也和他們打招呼。

「所以說還是會點武功好,不如阿明你教我家那小子幾招。」

「只要肯吃苦那是沒問題的。」

一路招呼打過去,沒一會就到了家門口。

院子門敞開著,裡邊傳來笑聲,聽著不止有伍母他們三人。

果然,一進門就見著村長夫人和隔壁李嬸都在院子裡邊撿豆子邊聊天。

陸錦依今天買了不少不同的豆子,伍母沒事就都拿出來挑揀晾曬,順便再泡一些黃豆,準備明天繼續做豆腐,她看陸錦依似乎挺喜歡吃。

幾人大筐小筐的進來,立刻驚動院子里幾個人。

李嬸立刻就喲了聲,盯著地上的筐瞧:「你們這是都弄了什麼,這麼多?」

幾人和她們打了下招呼,陸錦依笑道:「我沒見著山裡的東西,覺著新奇就隨手帶了,一不小心就全裝滿。」

把上邊幾隻動物拿走,幾人也見著筐里的東西,的確是野果野菜拉拉雜雜什麼都有。

兩個孩子對野果還是挺喜歡的。

陸錦依讓他們去拿個竹籃洗一些山櫻桃和樹莓先給大家吃,其他的都送進廚房。

「要幫忙嗎?」村長夫人問道。

「不用不用,您幾位坐著,我們來就好。」 豪門新妻有點萌 這話是李荷花說的。

村長夫人見廚房小,人多也站不進,就點點頭回去坐著了,就是笑著問陸錦依又想做什麼好吃的了。

陸錦依道:「現在說不清,稍後您便知道了。」

東西飛快被分類好,灶台和地上放得滿滿當當,不需要用上的就先拿到院子里放著。

李明和伍元蹲在廚房外處理那幾隻動物,按照陸錦依的指示割肉切骨。

廚房內,陸錦依和李荷花也熱火朝天開干。

蘋婆被取了一大半出來,分成三份,一份直接上鍋蒸,一份放到鍋子里水煮,一份先放著,然後取出麵粉開始兌油和雞蛋揉。

她今天買了不少麵粉和菜油,又買了不少肥肉,炸了一大碗豬肉油,東西豐富起來,做飯也更加得心應手。

李荷花在旁邊切臘肉。

李明和伍元動作利索的處理好幾隻動物,問還有什麼要做的。

陸錦依就把剩下的一盆蘋婆抱出來給他們,讓他們在上邊劃出一道口子。

這活計簡單,兩人沒一會就做完了,然後被趕去院子里聊天,換兩個小孩進去幫忙,畢竟廚房真的太小了。

這會大鍋里的蘋婆也蒸熟了,陸錦依弄了一大碗讓伍子鳴拿出去給大家先吃。

廚房裡幾個人也嘗了一下。

李荷花一臉佩服的看著陸錦依,道:「你可真行。」

她真沒想到這其貌不揚的花種只是簡單蒸熟而已就這麼好吃,有點像番薯的糯,卻又更加硬實厚重,帶著一種清甜的滋味。

「你就等著繼續佩服我吧,好好學著啊。」陸錦依笑著,最後一句話也不算調侃,是真的讓她學。

外邊很快傳來讚歎聲,顯然對蘋婆相當滿意。

餘下的蒸蘋婆,讓兩個小孩在一邊慢慢剝,她開始處理肉。

天色漸黑,李嬸和村長夫人相繼告辭,當然,帶了不少糖炒和蒸的蘋婆。

陸錦依本想讓村長夫人叫家裡的人也過來一起吃飯,不過被婉拒了。

她想了想,也覺得不太好,便沒再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