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石和靈石相似,不過更加晶瑩剔透,蘇豪只是看了一眼就把豐腴女子給的兩顆仙石收了起來,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研究。

蘇豪轉身對五人說道,「我現在疲憊的很,恐怕無法降服第七重的靈劍了,這樣吧,各位師兄可否在第一重等我,出去前我會去那裡幫你們尋找靈劍,免得你們空手而歸。」

五人心裡不甘心,但也沒什麼辦法,確實如蘇豪所說,第七重的靈劍太難降服,只好退而其次要第一重的靈劍了。

打發走五人後,蘇豪本想靜靜休息一番,卻發現申屠光正在溝通靈劍,心念一動,大聲說道,「哎呀,申屠師兄,好久不見啊。」

申屠光一動不動,絲毫不理會蘇豪,蘇豪不勝其煩說道,「這年頭,像申屠師兄這種長得又帥,氣質又好,修鍊又刻苦的人很少見了,不知師兄現在在溝通的是什麼靈劍,可否讓師弟參考參考,師弟對溝通靈劍也頗有心得。」

申屠光被蘇豪的嘰嘰呱呱搞的心煩鬱悶,轉身陰冷地看著蘇豪說道,「你找死!」

蘇豪作誇張驚恐狀,「申屠師兄,不要啊,人家是清白的啊。」

其他人紛紛看向兩人,柳煙兒看起來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嘴角那絲微不可查的淺笑卻出賣了她的想法。

白衣女子當初截殺蘇豪就是受申屠光所託,她多少知道蘇豪和申屠光之間的恩怨。

一旁的影空則是一臉懵逼,申屠光是什麼人,是可以和柳煙兒比肩的天之驕子,就算他這個玄冰峰親傳在申屠光面前也要矮一截,不是因為實力,而是因為天賦和背景,據說申屠光從試煉谷出來后閉關了一段時間,修為變得更加精深了,有人猜測申屠光已經突破到洗丹境,只是他不顯露,眾人無法確定而已,現在這個小子竟然公然挑釁申屠光,簡直是給自己挖坑跳。

豐腴女子則是好奇地看著蘇豪,這位風回峰的師弟做事風格似乎不喜歡按套路走,煉脈八層的修為不算高,各峰老一點的弟子都有這個水平,風回峰落寞到這種程度也不太可能幫他撐腰,那又是什麼讓他敢當面調戲申屠光呢。

申屠光知道蘇豪的目的,無非是想讓他不能專心溝通靈劍,反正時間也快到了,想要再獲得一把尤其是第七重的靈劍幾乎不可能的了,於是冷笑道,「就讓你再蹦躂一段時間,反正你活不過外門大比。」

申屠光在弈劍門是出了名的心眼小,被一個後輩如此挑釁竟然不反擊,豐腴女子和影空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其實他們哪裡知道申屠光也是被逼無奈,如果不是和柳煙兒協定好,如果不是這個協定雙方的長輩都已經作證,他早就把蘇豪千刀萬剮了,哪能留他到現在噁心自己。

蘇豪眯著眼睛看著離去的申屠光,他的直覺告訴他申屠光現在就像一頭潛伏的雄獅,到那一天肯定會用最兇狠的方式撕碎他,非常危險。

蘇豪估計了一下時間,距離劍冢關閉還剩下半個時辰左右,以他現在萎靡的精神,很難再降服靈劍,於是便想到第八重走一走。

剛踏入第八重的門口,蘇豪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撲面而來,肉體上的感受還可以忍受,最要緊的是精神,這股壓力竟然能直接作用到他的精神海中。

蘇豪一個不注意直接被壓力壓得跪在地上動彈不得,艱難望去,發現第八重只有五把劍,竟然沒有一把是完整的,破損最輕的斷成了兩截,最重的甚至已經裂成碎片,不過後來又被人粘了回來,無數裂痕遍布其中。

「怪不得柳師姐他們一直呆在第七重了,不是不想下第八重,而是下來了也扛不住這股龐大的壓力。」蘇豪心想道。

這是精神層面的抗爭,蘇豪洗丹境巔峰的神識在這股龐大的壓力前猶如紙糊,沒撐一會就便已支離破碎,還好這股壓力並不傷害他的精神,有精神的存在,神識又緩緩恢復。

恢復后的神識整整比原來小了三分之一,蘇豪無奈苦笑道,「這回虧大了!」

再呆在這裡已經沒有意義,蘇豪正準備離開,卻突然發現身上的壓力減輕了一分。

「這是怎麼回事?」蘇豪心中疑惑再次查探神識,神識的面積確確實實是比原來減少了三分之一,但是神識似乎比之前凝實了一分,神識強度得到提高,所以他才會感覺到身上的壓力減少了。

「能幫助增強神識強度,好地方啊!」蘇豪驚喜道,隨即有思索道,「雖然能增強神識,但是方法太過爆裂,而且精神的恢復也跟不上,很難達到理想的效果啊。」

想來想去,蘇豪打開劍豪模板,看看在模板中能不能找到解決辦法,卻意外的發現符文也工具欄上已經多出了三個黃色的符文,竟然是印記。

「劍冢也能凝結符文,這回發大了,一定要在這裡插個眼!」蘇豪喃喃道。

按捺住內心的激動,蘇豪打開商店開始物色,他想買幾件法術裝備,法術本身就是通過精神力施放的,法術裝備應該能夠增強或加快回復他的精神力。

LOL中用來恢復法力裝備有好一些,最常用的是【雅典娜的邪惡聖杯】。

【雅典娜的邪惡聖杯】:+40點法術強度。+30點魔法抗性。+20%冷卻縮減。+75%基礎法力回復。唯一被動:將對英雄造成的20%原始傷害儲存為【鮮血充能】,最多可儲存100-250。對友方英雄施放治療或護盾時,會消耗所有的充能來為該英雄提供治療效果,最大治療量為初始效果值。唯一被動—和諧:提供相當於你百分比基礎法力回復加成的百分比基礎生命回復加成。(【鮮血充能】的最大儲存數額基於英雄等級。治療增幅可作用於總治療量)

蘇豪現在不差靈石,賣掉【亡者的板甲后】便毫不猶豫買了一個【雅典娜的邪惡聖杯】,雖然一個AD買AP的裝備有些怪,但是為了提高神識強度,他也不在乎了。

買了聖杯后,蘇豪又賣了【守護天使】,再買了【大天使之杖】,在LOL中可以大幅度提高法力的裝備。

【大天使之杖】:+80點法術強度。+250法力。唯一被動-敬畏:提供法術強度,相當於最大法力值的3%,返還25%的法力花費。唯一被動-法力積攢:你的英雄每次使用技能或花費法力時,你的最大法力值都會提高8(每8秒最多觸發2次)。法力值加成上限為750。一旦法力值加成到達750時,這個物品就會變成【熾天使之擁】。

購買【雅典娜的邪惡聖杯】和【大天使之杖】后,蘇豪立即感覺腦海無比清涼,精神力直接漲了一個大幅度,神識也在快速恢復。

「果然有效。」蘇豪高興道。 劍冢第八重。

蘇豪躺在地面上喘著粗氣,雙眼通紅無比,他已經不記得神識被碾碎多少次了,即使有了【雅典娜的邪惡聖杯】和【大天使之杖】的屬性加持,他的神識在第八重浩瀚的劍意下依然脆弱的像豆腐。

當然,劍意凝神的效果還是十分顯著的,如果說蘇豪之前的神識在這股劍意麵前是一塊水豆腐,那麼現在已經變成干豆腐了。

「我已經到達極限,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否則會被劍意傷害到精神,時間差不多了,該出去了。」蘇豪艱難爬起,丟下一個眼石后便離開了第八重。

劍冢入口,入內選劍的大部分弟子都已經出來,不過因為葬劍峰弟子的阻攔尚未離去。

葬劍峰的武法不修屬性,只練劍意,劍冢的無盡劍意對於葬劍峰人來說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所以才造就了葬劍峰弟子在弈劍門的赫赫威名。

葬劍峰的人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劍冢的靈劍會被人一舉搬空,看到劍冢入口這數百幾乎人手一把靈劍的各峰弟子,雲霄長老和其他葬劍峰弟子的心情已經無法用滴血來形容了。

見到葬劍峰弟子個個神色如喪考妣,雲霄長老怒吼道,「愣著幹嘛,還不速速通知其他人過來!」

雲霄又轉過頭對各峰弟子說道,「事情查清楚之前,你們誰都不能帶靈劍離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有弟子憤憤不平道,「憑什麼呀,我花靈石買的東西還不能帶走了。」

「這些靈劍本來就是各峰前輩仙逝前放入劍冢的,葬劍峰的人還真把這些靈劍當他們自家的了。」

「葬劍峰的弟子是整個弈劍門擁有靈劍最多的一脈,我早就看不慣他們平時那副得瑟樣了。」

各峰弟子的議論聲音雖小,但還是一字不落地傳入了雲霄的耳中,到最後雲霄的紅臉幾乎變成黑炭臉了,心裡對那個販賣靈劍的人已經痛恨到極點。

葬劍峰的速度很快,沒一會兒整個劍冢廣場就趕來了許多葬劍峰弟子,團團圍住劍冢入口,把各峰弟子嚇得噤若寒蟬。

雲霄沉著臉問道,「販賣靈劍的人出來了沒有?」

有弟子立即回道,「還沒有出來,但是劍冢開啟時間即將結束,應該快出來了。」

「你們記住,此人一出來就給我馬上控制住他,不能讓他逃了。」雲霄冷聲道。

「是,長老!」

劍冢開啟的時間終於走到終點,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入口處漸漸顯出幾人的身影,正是蘇豪和柳煙兒等人。

葬劍峰的弟子早就從其他弟子的口中得知販賣靈劍的人就是蘇豪,並且描繪了蘇豪的相貌特徵,所以這些人一見到蘇豪就指著蘇豪喊道,「就是他!」

蘇豪開始還有些迷糊,不過很快就意識到這些人是沖著自己來的,看樣子絕對不是友好交流的那種,沒有多想就拔出【無盡之刃】沖了上去,被動挨打從來不是他的風格,天王老子來了也一樣干。

葬劍峰弟子所背負的劍匣名為控劍匣,可把劍放在裡面孕養劍意,劍養的越多就說明實力越強大。

葬劍峰弟子劍指一伸,背後的劍匣立即飛出劍器射向蘇豪,一時間劍器漫天,更有劍意縱橫。

蘇豪突然腳步一停,手掌往前一推,一面長寬皆達到五米的風牆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前,正是改版后的【風之障壁】,下一秒數十把飛劍同時被風牆擋下。

葬劍峰弟子劍匣中的劍器可不止一把,蘇豪擋下第一波飛劍后又立即發動第二波飛劍攻擊。

蘇豪身形不動分毫,就在各峰弟子以為蘇豪放棄抵抗的時候,飛劍臨身的剎那,蘇豪的身上瞬間出現一個氣罩,氣罩不但幫助蘇豪擋住了這波攻擊,而且還隨即反彈了三道巨大的弧形風刃,正是改版后的【浪客劍道】。

風刃掠過,許多被掃中的劍器紛紛斷成兩截落在地上,同時許多葬劍峰弟子也吐出了一口鮮血。

葬劍峰的武法雖然修的是劍意,但是葬劍峰弟子想要在煉脈境的時候掌握劍意這種高端的存在,幾乎很難有人做得到,所以現階段他們都是用自己的心神控制劍匣飛劍,心神共通之下,飛劍遭到損害,他們當然也要遭到反噬。

葬劍峰弟子不再用飛劍攻擊,而是把持劍沖向蘇豪。

蘇豪眼睛一眯,「近戰么,正好試試劍豪技能改版后的威力。」

蘇豪腳下一蹬,身形如一道清風向葬劍峰弟子掠去,大概只剩下六米距離的時候果斷使出【踏前斬】+【斬鋼閃】,至少有五六個葬劍峰弟子被環形劍擊中,第一層【旋風烈斬】到手,技能冷卻效果出現。

蘇豪用速度躲過幾把劍的攻擊之後,蓄力打出【斬鋼閃】,瞬間擊飛兩個葬劍峰弟子,10%破甲到手,第二層【旋風烈斬】形成,旋風到手。

蘇豪不急著吹出旋風,而是用速度繞著跑,葬劍峰子弟哪裡抓得到蘇豪,紛紛跟在屁股後面追。

見葬劍峰弟子聚成一團,蘇豪突然又翻身打出環形劍,不知道是是不是葬劍峰子弟站位太好的緣故,旋風竟然同時吹起了大部分葬劍峰弟子。

如果有空,蘇豪想好好欣賞這幫人被旋風吹起時的狼狽樣子,但是他還是毫不猶豫地發動了【狂風絕息斬】。

劍氣震蕩,被旋風吹起的一群葬劍峰弟子本來要落下的身形又被【狂風絕息斬】強行留在空中三秒,蘇豪攻擊速度奇快,三秒鐘的時間他打出將近兩百劍。

猶如下餃子一般,被打殘的葬劍峰弟子噗嚕不停落回地面,蘇豪還是留手了,為了不打死這些人,蘇豪的裝備欄除了一把【無盡之刃】就沒有裝備其他裝備了,不過也沒有一個葬劍峰弟子再能站起來。

事情發生的轉變令人目不暇接,各峰弟子本以為蘇豪死定了,誰知他竟然以一人之力打趴了一大幫葬劍峰弟子,兇殘的超乎想象,就連比較了解蘇豪的柳煙兒等人也是滿目不敢置信,這才多長時間,蘇豪怎麼會變得如此厲害。

蘇豪內心十分無奈,無論怎麼樣,他這次算是把葬劍峰得最慘了,鬱悶說道,「現在可以好好說話了吧,誰能告訴我特么發生了什麼?」 「放肆,竟敢在葬劍峰撒野!」人群中讓開一條道路,雲霄緩緩走了出來。

「雲霄長老,你們葬劍峰是什麼意思?」蘇豪強忍怒氣道。

「什麼意思?」雲霄長老怒吼道,「你看看這些人手裡拿的都是什麼,難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嗎?」

蘇豪微微愣了下一下,放眼望去,各峰弟子幾乎人手一把靈劍,數百把靈劍散發出的光暈差點亮瞎了他的眼睛。

蘇豪疑惑道,「難道有什麼問題么?」

「公然販賣劍冢靈劍是對先賢的侮辱!」雲霄激動道,畢竟他所說的規則中並沒有不允許在劍冢販賣靈劍這一條,劍冢靈劍被搬空對葬劍峰的實力造成削弱的事他也不能公然說出,所以只能把這條侮辱先賢的名頭安到蘇豪頭上,反正只要有一個借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抓人了。

「我這是為提高門派新一代年輕弟子的實力而作出的貢獻,你竟然說我侮辱先賢,可笑至極。」蘇豪才不信雲霄的鬼話的,肯定另有他因。

「你還狡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劍冢靈劍牟利。」雲霄冷笑道。

「你又錯了,我是在各位師兄弟的強烈要求下才幫助他們的找靈劍的,但是尋找和降服靈劍頗為費神,是兄弟們憐我辛苦,這才捐了些許的靈石犒勞我,我何錯之有?」蘇豪看向各峰弟子大喊道,「各位,你們說是不是?」

「是!」劍冢廣場頓時想起了整齊的吶喊。

各峰早就看葬劍峰霸著劍冢這個寶藏不順眼了,如果不是掌門柳長風硬是讓葬劍峰分出一些利益,恐怕到現在他們還是乾瞪眼的份,何況現在他們已經把靈劍從劍冢帶出,承認蘇豪錯那不就是承認他們錯么,到手的鴨子極有可能要重新歸還劍冢,這是他們所不願意的。

成功借勢的蘇豪把【無盡之刃】抗在肩膀做了一個極為屌的姿勢,此時不裝逼更待何時,別說還真有幾分效果,沒看見許多女弟子看向蘇豪的目光都閃著小星星么。

「你!」雲霄被氣的說不出話,葬劍峰是強大,但是這數百人可背後的各峰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他真的強行收回靈劍,搞不好真的惹怒各峰,如此對葬劍峰同樣沒有好處。

就在場面陷入僵持的時候,一個葬劍峰弟子快速走到雲霄耳邊說道,「雲霄長老,考慮到這件事情比較敏感,峰主和其他長老不方便過來。」

雲霄臉色陰沉道,「那就這樣放他們走了?」

那麼弟子又說道,「峰主說不能落了我們葬劍峰的威名,所以派了五師姐前來解決。」

唯你是圖 總裁說,先婚再愛 雲霄長老點頭道,「這小子的武法有些門道,不過以靈谷的修為應該能輕鬆對付。」

那名弟子說道,「五師姐毒寡婦的外號不是白叫的,定要此人後悔。」

見好就收,蘇豪不欲再刺激葬劍峰的人,大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撤了,告辭。」

「我說過讓你走了么?」聲音不是來自雲霄,而是來自天空。

眾人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全身緊身黑衣的女子踩著一把黑色的劍飛來,修長魔鬼的身材,臉龐雖然俏麗,卻顯得煞氣十足,有成熟風韻糅合其中。

兩把短劍在黑衣女子的手上旋轉飛舞,猶如兩個黑蝴蝶,黑衣女子眼神銳利地盯著蘇豪說道,「想要走出葬劍峰,過了我這關再說!」

蘇豪氣勢狂飆,冷聲道,「看來今天這事不能善了了!」

「蘇豪,認錯吧!此女外號毒寡婦,煉脈巔峰的修為,你打不過的!」一旁的柳煙兒輕聲道。

蘇豪對柳煙兒微微一笑道,「師姐,難道我沒告訴過你我外號叫蜘蛛俠么,什麼毒寡婦的通通靠邊站。」

「蜘蛛俠?」柳煙兒疑惑道,旁邊的豐腴女子和白衣女子也是一臉茫然。

黑衣女子的步法很奇怪,雙腿舞動的十分厲害,身體幾乎要貼到地面了,就像一個快速奔跑的蜘蛛。

「哇,好大,好白!」蘇豪盯著毒寡婦的胸脫口而出道,他這次沒有說謊,黑衣女子胸前的兩坨肉確實很壯觀,又是面對著蘇豪俯身,蘇豪想不看到那道溝也不行。

「你找死!」黑衣女子怒道。

面對煉脈境巔峰的黑衣女子,蘇豪絲毫不敢大意,除了【無盡之刃】,蘇豪又重新購買了【幻影之舞】、【破敗王者之刃】、【守護天使】,還買了【狂戰士脛甲】和【冰霜戰錘】兩件新裝備。

【狂戰士脛甲】:+35%攻擊速度。唯一被動:+45移動速度。

【冰霜戰錘】:+275點最大生命值。+55攻擊。唯一被狂暴:每次普通攻擊後會獲得20移動速度,持續2秒,這個移動效果對遠程英雄減半。唯一主動:在接下來的5秒里,你的普通攻擊將會降少攻擊目標的30%移動速度,並在2.5秒里造成共80點真實傷害(冷卻60秒)。

蘇豪長劍一揮,三道劍光眨眼間就掃向毒寡婦,【破風三殺】在六神裝的加持下快到極致。

黑衣女子嘴角冷笑,手中的兩把短劍的瞬間舞成一團光團,攻擊速度竟然絲毫不差蘇豪,甚至更快上一分,【破風三殺】無功而返。

「按我們就比一比速度!」蘇豪笑道。

溺愛成癮 蘇豪再的是,他這回加上了馭風意境,速度比之前還要快速一倍。次揮劍,六道劍光快速揮出,【破風三殺】二次連放,更重要

「不自量力!」黑衣女子突然把手中兩把短劍往前一扔,兩把黑色短劍在半空急速旋轉,彷彿兩條黑龍,黑龍在半空拖出一條空氣白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在【無盡之刃】上。

嘭的一聲后蘇豪連腿數步,【無盡之刃】差點脫手而飛,不是力量太大的緣故,而是有一股刁鑽的旋力作用在他的劍上。

雙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黑衣女子的手中,貼著地面奔跑的黑衣女子交叉舞動斷劍攻擊蘇豪的下三路。

黑衣女子的攻擊角度十分刁鑽,專捉蘇豪的胯下打,蘇豪何曾碰到過這種流氓打法,一時應付的手忙腳亂,稍不注意,大腿根的褲子便被劃開了一道口子,還好他閃躲的快,不然很難保證小蘇豪不不受傷。 蘇豪被毒寡婦的流氓打法搞的不勝其煩,只好用【浮空術】飛半空中,這才讓小蘇豪擺脫了困境。

毒寡婦冷哼一聲,煉脈境巔峰的氣息轟然爆發,背在身後的控劍匣忽然猛烈震動,下一秒激射出數十把手指長的迷你短劍。

蘇豪在半空中狂劈長劍,一道道風刃憑空出現迎向短劍,然而結果卻讓他臉色一沉,風刃在這些迷你短劍前竟然不堪一擊,只是稍微阻擋了一下便被打散。

蘇豪撐起【風之障壁】,短劍連綿不斷打在風牆上,風牆一如既往的堅挺,總算是擋住了這一波攻擊。

站在地面上的毒寡婦五指一抓,無功而返的迷你短劍快速在半空中組成一把黑色長劍,長劍劍擋赫然是一個猙獰的蜘蛛。

有黑光在長劍上瀰漫,下一秒一道巨大的黑色弧光對著蘇豪就是當頭一劈,蘇豪想閃躲,卻被一股力量鎖住,感覺無論如何閃躲都無法躲過。

「這是劍意?」蘇豪驚道。

黑色弧光落在蘇豪身上,首先觸發被動技能【浪客劍道】的氣罩,氣罩被打散,三道巨型風刃風隨即射出,其中兩道沒有打中任何物體,消失在半空,最後一道打中黑色弧光,卻被弧光磨滅。

【浪客劍道】的氣罩消失后,蘇豪身上又撐起【青光盾】,青光盾有蘇豪的馭風意境加持,黑色弧光竟然不能瞬間磨滅,硬是抵擋了一會,趁著這個空隙,蘇豪果斷飛回地面。

毒寡婦早就在下面候著蘇豪,一見蘇豪降落就欺身而來,蘇豪長劍輕舉,【踏前斬】+【斬鋼閃】發動,瞬間和毒寡婦完成了身形對換,【無盡之刃】的劍尖刺在毒寡婦的肩膀上,卻被黑衣卸力,竟然沒有對毒寡婦造成一絲傷害。

「她這身黑衣不簡單,10%的破甲竟然破不了她的防。」蘇豪心裡想道。

頭頂忽然傳來惡風,蘇豪抬頭便看到蜘蛛劍從半空插落,只來得及橫劍一擋,下一秒就被蜘蛛劍打出的巨力壓在地面上,透出的力量直接把蘇豪身下的青石地面壓碎,蘇豪狂吐一口鮮血。

眼看毒寡婦的雙劍又要襲來,蘇豪果斷觸發【破敗王者之刃】的主動技能,瞬間偷取毒寡婦的25%移動速度,並造成100點魔法傷害,不過看其若無其事的樣子,蘇豪就知道這100點魔法傷害沒起什麼作用。

成功減速對方,蘇豪手掌猛地一拍地面,在反力的作用下平挪身軀,這才與毒寡婦拉開距離。

蘇豪調整好身形便持劍攻向毒寡婦,暗中開啟【冰霜戰錘】的主動技能,有寒霜出現,毒寡婦的移動速度立即被減弱,蘇豪蓄力打出【斬鋼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