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雙足一頓,轟的一下,高大的身軀拔地而起,瞬間跨越數千米,來到地火莽牛的上空。

“哞!你是什麼東西?膽敢管你牛爺爺的閒事,小心牛爺爺跟你玩命!”

地火莽牛怒吼一聲,低下腦袋,一飛沖天,兩隻巨大的犄角衝前,撞向秦天腹部。

“不自量力!”

秦天不屑的一笑,這頭五階莽牛蘇日安體型龐大,但在他面前卻還不夠看。

他雙手快速的劃過虛空,精準的握住了莽牛的兩隻大角,將其摁下高空,重重的貫在地上。

轟!

一聲巨響。

莽牛的身體與大地狠狠的相接,疼得它連翻白眼。

“哞——混蛋!牛爺爺跟你沒完——”

轟轟轟轟轟——

秦天雙手扳住莽牛,一下又一下的慣在地上,彷彿打地樁一般,每一次都用盡全力,令莽牛血肉飛濺,大地深處發出一聲聲巨烈的震盪,給人十足的震撼。

遠處,楚淺雪和花語都被這一幕驚呆了,怔怔的看着兩個龐然大物較勁。

葉鋒寒三人也都目瞪口呆,一時間竟然忘了反應。

不一會兒的功夫,莽牛便七竅流血,牛角折斷,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哼,一頭蠢牛也敢在小爺面前囂張,真是好笑。”

秦天隨手將莽牛屍體收進戒指中,然後恢復了原本模樣,大步走向楚淺雪兩女。

“呀!他他他——竟然是秦天!”花語驚呼道。

“秦天?哼哼!怪不得聲音如此耳熟!”楚淺雪妙目一亮,哼哼道。

“這個壞傢伙最喜歡裝神弄鬼了!人家還以爲是天神降臨了呢!真是壞死了!”


兩女發現是秦天,在一陣驚訝後都不禁欣喜萬分,快步迎上前去。

但這時,卻有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徹長空。

“站住!交出地火莽牛的屍體!”

葉鋒寒大吼一聲,從小丘後面飛出,擋在秦天的去路上,臉色極爲不善。

秦天腳步一頓,似笑非笑的看着葉鋒寒:“你是何人?又憑什麼讓小爺交出地火莽牛的屍體?”

他不久前見過葉鋒寒,也知道剛纔葉鋒寒三人躲在小丘後面,只是有些吃不準葉鋒寒的意圖。

還沒等葉鋒寒答話,一名少年跳上前來大叫道:

“哼!這是我們問天聖地的聖子葉鋒寒,那頭地火莽牛是我們先發現的,已經被葉師兄所重傷,你這小子只是撿了個大便宜而已!識相的就趕緊將地火莽牛的屍體交出來,不然,別怪老子管殺不管埋!”

“哼!好大的口氣!想搶東西就明說好了,這麼蹩腳的理由還是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秦天譏嘲道。

“大膽!你找死!”

這名少年一向囂張慣了,此刻見秦天陰陽怪氣的不上道,頓時勃然大怒,不由分說的衝上前去,狠狠的一拳轟向秦天的腦袋。

吼!


一頭紅色火狼隨着少年的拳頭撲向秦天,威勢極爲不凡。

這少年身爲靈罡境大圓滿高手,在同階之中罕逢對手,不過,對於秦天他卻不敢大意,一上來就全力以赴。

“嘿嘿,就這點本事也敢亂吠,回去再練個幾年吧!”

秦天擡了擡眼皮,面色絲毫不驚,在對方拳頭轟來的瞬間,他左掌虛揮!

金象破虛掌!

啪啪啪!

一連三道金色的掌影拍入虛空消失不見。

砰!

第一掌擊潰了那少年的攻勢。

砰!

第二掌正中那少年的腹部,將其擊得到射而飛,撞到了一株株枯木,大口吐血不止。


砰!

第三掌擊中了少年的胸口,令他那即將停下的身形,再次加速,一直翻滾出千米之外,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秦天看了看遠那道血肉模糊的人影,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不禁心中暗喜,金象破虛掌果然不凡,威力很強啊!

“混賬!”

“大膽!你竟敢打傷我們問天聖地的人——李剛!”

葉鋒寒和剩下的那名聖地弟子都不禁瞳孔微縮,怒不可遏。

他們渾然沒想到,秦天的手段竟然如此凌厲,僅僅一次交手,便將己方一人徹底打廢了,簡直可惡至極!

葉鋒寒命手下去查看生死未卜的李剛,自己留下來面對秦天,臉上殺機凜冽。

“小子,本聖子不管你是誰,今天,地火莽牛是我的,你的命也是我的!”

葉鋒寒一字一頓的道。

他緩緩蓄勢,身上靈變境後階的強橫威壓漸漸釋放出來,令天地間的空氣都凝滯起來。

“嘿嘿,那就要看你有多大本事了!”

秦天絲毫不懼,凜然以對。

“秦天,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這時,楚淺雪和花語來到了近前,奇怪的看着秦天和葉鋒寒,不知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幾個不開眼的跳樑小醜而已,你們站遠些,等我打發了他們再與你們說話。”秦天頭也不回的笑道。

“秦天?原來你就是秦天!傳言中,青冥石就是在你的手上?”

葉鋒寒突然眼神一眯,上下仔細的打量秦天,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玩味,彷彿鎖定了獵物的猛虎般。


“嘿嘿,要打就快些,只要你能打贏我,一切答案都可揭曉!”秦天不耐煩的冷笑一聲,率先出手了。

以他靈罡境大圓滿的實力,去挑戰靈變境後階的葉鋒寒,那不啻於找死。

所以,他動手的一瞬間,便變幻了混沌不滅體。

轟!

天地轟然一震,一具高達五六十米的金甲巨人再次出現在大地上,虎視鷹揚,不可一世。

毫不遲疑,秦天擡起一隻大腳,似慢實快的踏向葉鋒寒,如山嶽壓頂,勢不可擋。

“你說的很對,只要拿下你,一切答案都將揭曉!”

葉鋒寒冷冷一笑,不閃不避,以手中長劍直刺蒼穹,但見一道黑色蒼龍隨劍而行,迎向秦天的大腳。

轟!轟轟轟——

一連數聲轟鳴聲響起。

大地上風暴涌動,飛沙走石,罡風亂舞。

秦天臉色微微一變,只感到一股巨力自腳下傳來,身不由己的後退幾步才站穩身形,心中多了幾分警惕。

而葉鋒寒卻有些狼狽,他低估了秦天的強橫防禦,兩人罡力碰撞掀起的餘勁風暴,有九成都落在他的身上,將他身上的一襲白衣切割成了條條縷縷,不復先前的英俊瀟灑。

“嘻嘻!”

遠處的花語看到葉鋒寒的叫花子模樣,忍不住輕笑出聲。

“該死!”

葉鋒寒看了看自身,不由的臉色一沉,眼中殺機爆射,低吼道:

“秦天,我葉鋒寒修煉至今,從未一敗,今天也不會是例外!你受死吧——”

話落的瞬間,他雙臂一震,一飛沖天,如蒼龍一般蜿蜒着飛上高空,手中長劍不斷的揮舞,每一劍都不離秦天的腦袋。

秦天也不甘示弱,龐大的身軀卻能靈活的施展武技,拳拳生風,威勢浩蕩,直欲令蒼穹塌陷,虛空破碎。

不過,葉鋒寒的速度更勝一籌,總能堪堪避過拳鋒。

嗤嗤嗤嗤——

一道道黑色的劍氣交織,一股詭異的氣息瀰漫開來,漸漸令秦天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葉鋒寒的劍氣不夠凌厲,也不夠霸道,但卻有着一股詭異的力量,彷彿能直達靈魂深處,令秦天漸漸感到神魂疲憊,思維都開始僵化放慢,彷彿一個十天十夜沒睡覺的凡人一般。

又躲避了幾劍後,秦天已經感到精神有所不支,而葉鋒寒則趁機將長劍刺向他的戰甲縫隙。

鏗鏗鏗鏗!

劍劍到肉,卻彷彿斬在鐵石上,發出鏗鏘之音,未曾破皮半分,不禁令葉鋒寒大爲驚訝。

秦天卻被嚇出了一頭冷汗,若非自己肉身防禦強大,恐怕已經死在葉鋒寒手中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感受到了越來越近的死亡氣息。

“秦天當心!葉鋒寒修煉的是問天聖地的《奪魂劍經》,能夠灼傷神魂,殺人於無形!”

耳畔傳來楚淺雪的提醒,秦天狠狠的打了個寒戰,強自打起精神,龐大的身軀飛速後退。

“奪魂劍經?灼傷神魂?怪不得如此詭異!不好!”

秦天突然注意到,葉鋒寒揮出的黑色劍氣,竟然在空中凝而不散,而且還能來回遊弋,正在逐步構成一個詭異而巨大的黑色骷髏,幾欲吞天噬地。

隱約間,秦天感到自己的靈魂彷彿要離體而去,奔向骷髏的大嘴。

“我擦!這是什麼功法?太他麼的邪門了!”

秦天心中暗驚,同時也後悔沒將輪迴王分身和一衆打手屬下帶來,看樣子今天是難以取勝了。

眼珠一轉,秦天當機立斷,飛速撤身退到楚淺雪和花語身旁,將兩女收進天龍殿。

然後,他趕緊放出風雷戰車,在葉鋒寒追上來之前騰上高空,極速的馳向遠方。

“混蛋!秦天,你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本聖子不會放過你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