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過去,托起床上的魂兮,他的臉色慘淡蒼白,看上去煞是嚇人。

烈焰想要幫忙,可是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幫,於是突兀的插進一句,「你要不要喝水?」

花非語和魂兮皆是掃了他一眼,他淡定自若的解釋道,「我看他的唇很白啊,說不定想喝水……」

魂兮淡淡的笑,「謝謝,不用。」

烈焰看著他那張林黛玉似的臉,又想想自己,忍不住感嘆,唉,到底是女媧偏心啊。捏他的時候是不是在走神呢? 烈焰看著他那張林黛玉似的臉,又想想自己,忍不住感嘆,唉,到底是女媧偏心啊。捏他的時候是不是在走神呢?

三個人的空間,但烈焰卻覺得自己有些多餘,花非語不斷的在替他運功療傷,但是烈焰覺得自己只能在旁邊做個沒事人一樣的看著,坐立難安!

看了一會兒,他輕聲說了句,「我先出去幫毒蛇和君無邪了……」

沒人應他,他咬咬唇,最後還是走出去了……

——————————————————————————————————————————

房子外,君無邪和歐陽紫玥仍在廝殺著。

說也詭異,自從花非語進來之後,果真那些陰邪少了不少,難道是因為被花非語強悍的力量所震懾么?

烈焰見他們兩人也殺得七七八八了,就沒再繼續幫忙,坐在一旁的石頭上悶悶不樂!

歐陽紫玥斬殺完畢,一眼就瞥見坐在石頭上如同石猴一樣一動不動的烈焰,她走過去,推搡了一下烈焰!

他沒反應,又推了一下,他沒反應!最後直接把他推倒在地上,他才猛然清醒過來……

「毒蛇……」他渾渾噩噩的,仍像沒睡醒。

「烈焰,你怎麼了?又在為花非語和魂兮的事發愁?」

聽到歐陽紫玥的話,烈焰瞬間就暴走了,「看吧,不是我一個人看出來他們兩有問題,就連你也看出來了,可是他就是什麼也不告訴我!他越是瞞著,我越是愛胡思亂想……怎麼這麼不公平啊……他對我的事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對於他過去的事一無所知,憑什麼呀!這到底是為什麼呀!」

烈焰此刻的吐槽就充分發揮了他的唐僧潛質,啰嗦無比,反覆念叨的就是那麼幾句,「為什麼呀」,歐陽紫玥聽得耳朵都要生繭了!


「打住……」她實在聽不下去了,攔住了烈焰,卻見烈焰眼淚汪汪的樣子,阻止他的心情也沒有了,無奈道,「好吧,我就當你情感的垃圾桶,你想怎麼傾訴就怎麼傾訴吧,只要你心裡舒服……」

烈焰含著淚,搖頭,「不要,我要你做我的愛情軍師,幫我出謀劃策。」

歐陽紫玥點了點頭,興緻盎然,「好啊!」

她原來倒挺喜歡看一些婚姻愛情的節目的,什麼《非誠勿擾》《愛情保衛戰》等等,雖然用到自己身上來,有時候難免有偏頗,但是這種事情本來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要是她能幫上烈焰也好!正好是她小試牛刀的時候了!

「依你看來,怎麼處理和他舊情人的關係呢?」

歐陽紫玥大眼睛轉了轉,當真很認真的想了想,「這種時候最切忌胡亂髮脾氣,要表現的大度,要從別的方向入手。」

烈焰欲哭無淚,「我一開始就把大忌犯了,我已經跟花非語冷戰三天了……」

歐陽紫玥輕咳一聲,「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嗯嗯。」烈焰繼續像只乖乖小兔子一樣,聽她的尊尊教誨! 「嗯嗯。」烈焰繼續像只乖乖小兔子一樣,聽她的尊尊教誨!

「首先啊,第一招就是要去找魂兮,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要從對手出發,和對手打成一片……」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了解他的優點和缺點?」聽著歐陽紫玥的話,烈焰的眼眸徹底黯淡下去,「不用去了解,我都知道,他長得比我漂亮,身材比我好,修為比我高……」

「不會啊,你也有優點啊,是他沒有的……」看著烈焰那麼黯然失色的神情,歐陽紫玥只想著去安慰他,心直口快的一句話就冒了出來了……

烈焰連忙興沖沖的問,「什麼什麼?什麼優點?」

「額……這個嘛……容我想想……」歐陽紫玥糾結許久,卻沒想到這是對烈焰愈發大的傷害。

烈焰瞬間就忍不住哭出聲來,「就是啦!我什麼都比不過他!」

「有了!你最大的優點就是花非語愛你,而他只是個過去式!」

「這也算優點嗎?」烈焰淚眼朦朧的問道。

歐陽紫玥頭皮一陣陣發麻,卻只能硬著頭皮說,「算!當然算,怎麼不算!」

「你要知道,他現在就是跟你爭奪花非語的所有權啊,所以你這可是個最大的優勢。」歐陽紫玥托著腮,點點頭,「不過,你還是得跟他套近乎,並且要在花非語面前表現得很大度,讓他知道你也可以很善待他的朋友,很理解他!」

烈焰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

夜深人靜,烈焰悄悄的溜進了魂兮的房間,花非語尚還在他的床邊守著,他的氣色看上去好了一點點!


他一進門,花非語就感覺到了他的出現,抬眼,瞬間烈焰有種被洞悉的感覺!

他吐吐舌頭,「我是怕你們餓了,所以帶了點吃的來。」

「小二送了很多吃的上來,我們吃的很飽。」

「可是……這是我做了好久做的啊……你不要浪費了我的一番苦心嘛……」烈焰撒嬌道,他可不管魂兮躺在那兒究竟聽不聽得到,反正就是要百般秀恩愛!

魂兮聽了他這句話,果然醒了,看著他端著的托盤,「我吃。」

正說著,他就拿了一塊糕點塞進嘴裡,花非語想說什麼,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他已經開始品味了……

接著魂兮的臉綠了,他想吐,但是當著烈焰的面,他覺得這麼做真是很不禮貌,最後只能硬吞了下去!

「再來一塊。」烈焰殷勤道。

「不必了。」魂兮慌不迭的搖手。

就在這時花非語涼如水的聲音響起,「有喜的時候吃你做的東西,雖然百般花樣,卻是越吐越厲害……」

烈焰一陣跺腳,他怎麼能在敵人面前暴露他的缺點。

但是魂兮的眸子里卻閃過一抹駭然,「我還以為那女娃娃是你們領養的。」

沒想到高貴如斯的花非語居然會為一個人做到這種地步,居然會為了他變成女人,他的眸子里劃過一抹異光! 沒想到高貴如斯的花非語居然會為一個人做到這種地步,居然會為了他變成女人,他的眸子里劃過一抹異光!

烈焰看到他那個神情,陡然間腦子裡的燈泡亮了,是啊,歐陽紫玥說他最大的優點就是有花非語的愛,沒錯呀,這可以成為打擊敵人的關鍵!

他忍不住挽起花非語的胳膊,一副親密無間的樣子!

他這少有的動作卻是讓花非語忍不住挑了挑眉,他的小心思啊……真是一眼就能看透!

「對了,我們家花花對我可好了呢!他對別人都是冷著臉,但是對我,真是什麼話都會說呢……」他回憶起兩人之間親密的種種,臉色潮紅,然後忍不住推搡了花非語一下,「討厭啦……」

花非語似笑非笑,「你又想到什麼了?是不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但是烈焰看著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要幹嘛……忍不住捧著臉,心如鹿撞!

「好了,魂兮還要休息,你先去陪小甜心睡吧。」魂兮偷偷瞥著花非語的側臉,就連他也沒見過他這種樣子,對烈焰完完全全的是呵護,到極致的呵護!

彷彿含在嘴裡怕化了,握在掌心怕飛了……

烈焰卻不願,「小甜心有毒蛇陪著她,你也好久沒休息了,我看著,你睡覺,有什麼事我就立刻叫你!」

花非語笑了笑,卻沒有拒絕!

———————————————————————————————————————

說雖然是說讓花非語睡覺,他看著,他雖然努力撐大眼睛,但是眼皮就是很不爭氣的在打架,一下緊跟著一下!

最後,他還是忍不住靠在花非語的肩膀上睡了過去……房間內響起了他輕微的鼾聲,他的嘴角也流了一串詭異的銀線……

魂兮和花非語還沒有睡。

魂兮看著烈焰突然很不經意的開口,「我記得非語,你以前可是最討厭這種弱小的人了……」

花非語皺了皺眉,「很多事會變。」

一句話將魂兮接下來要說的話全都堵死了!

魂兮臉色很不好看,最後索性攤開來說,「我的意思是,他根本配不上你,你在前進,而他一直在原地踏步,這種萌蠢的人會阻礙你……」

花非語的眼神里已見犀利,「前進又何用,再強大有何用,我現在不是要戰鬥,我站得再高,可身邊沒有了那個陪我一起看風景的人,又有什麼意義?」

魂兮看出花非語的情緒已經非常不對勁了,他不希望兩人的關係就這麼給扯破,所以他很適時的停止了話題。

…………

天亮了……烈焰睜開眼,迷迷瞪瞪的,一眼瞥到一旁的花非語,他的衣服上一灘他口水的痕迹,他瞬間就慌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花非語卻是猛然湊近,幽香逼人,「你怎麼補償我?」

天知道,他一大清早沒睡醒的迷離眼神有多麼誘人。(花花的口味有點重,請大家自帶避雷針!)

烈焰愣了愣,還沒來得及反應……唇就被堵上,花非語的吻可不是那種和風細雨,而是疾風驟雨一般的落了下來! 烈焰愣了愣,還沒來得及反應……唇就被堵上,花非語的吻可不是那種和風細雨,而是疾風驟雨一般的落了下來!

烈焰被吻得大腦一片空白……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床上的魂兮,心裡還在想著他的作戰計劃,要是現在魂兮還是醒著就好了,那麼就可以秀恩愛秀個夠!

可是很可惜……魂兮似乎睡的很沉。

一個morningkiss徹底的讓烈焰清醒了,他看著花非語,又看看床上的魂兮,大腦一熱,突然冒出一個問題來,「花花,要是我和魂兮同時掉進水裡,你會救誰?」

這是愛情界永垂不朽的問題:很多女生都問過類似,我和你的前女友掉進水裡,你會救誰?

烈焰也在期待著花非語的答案,因為這對他很重要!

花非語想也沒想,就立刻答道,「當然救你!」

烈焰的心裡喜滋滋的,甜蜜蜜的,跟充盈著蜂蜜一樣……

但是轉瞬,花非語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將他渾身上下澆的透心涼,「魂兮的水性很好,不用我救!」


正說著,他就站了起來,往外走。

烈焰在他身後追,「花花……你等等我……換個問題來問,如果我跟他同時掉進火坑裡呢?」

他們一走,正在床上躺著的魂兮猛然睜開眼,攤開的手緩緩蓄緊,眼底有不甘閃爍。

———————————————————————————————————

一群人又熱熱鬧鬧的坐在飯桌上,這旅店說大不算大,說小不算小,可一桌子都是俊男美女,就是分外引人關注了!

魂兮也好了很多,然後坐在一旁,很安靜很優雅的吃東西,烈焰坐在花非語的另一側,和魂兮簡直形成鮮明對比!

什麼食不言寢不語,到他那兒都成了白話!

小甜心突然站了起來,眼底淚光閃閃,她似乎有話要說!

她朝著眾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花花爹爹,烈焰爹爹,我很抱歉因為我的事你們鬧彆扭了……今天我要向所有人道歉……」

她將那天遇見那個老婆婆的事全都說了一遍,然後也說到自己鬼迷心竅的事……

「現在我知道自己錯了,我知道愛情這種事是不能強求的,烈焰爹爹追花花爹爹能追上的事只會發生一次……」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魂兮打斷,他指著烈焰一字一頓,「你說是他主動追非語的?」

烈焰在一旁拚命的扯小甜心的袖子,可小甜心有時候也跟他一樣腦袋少根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