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著說著,臉上竟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似乎自己真的受了很多苦。

這慕容流雲沒去當演員,真是可惜了。

「對不起,慕容公子,我對你真的沒感覺。你請回吧,別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事已至此,青青索性就攤牌了。

「青青,我會對你好的。你只要做了我女朋友,我馬上送你一套別墅,一輛跑車,我說到做到。」慕容流雲從身上摸出了一個紅色的盒子,「青青,這是一條純金項鏈,只要你答應做我女朋友,它就是你的了。」

那盒子打開了,裡面那條又粗又長的項鏈,放射著金色的光彩。

看來,慕容公子這次是有備而來,非要抱得美人歸才肯罷休。

「我不要你的東西,你還是拿回去吧。」青青看了一看一眼。

「青青,你一定不要拒絕我對你的愛啊,我是真心愛你的,真心的。」慕容流雲見利誘不成,索性來硬的。

他站起身,一把就抓住了青青的雙臂,「青青,答應我吧。」

「你幹什麼?」青青掙扎著,但慕容流雲就好像喝醉酒了一樣,就是抓著她不肯鬆手。

「你給我放開她!」突然,一個人沖了過來,一把就推開了慕容流雲。

他的力氣很大,慕容流雲一個沒留神,倒退幾步,就跌跌撞撞地坐在了地上。

「你,你是什麼人?」慕容流雲抬起頭,看了一下這個推倒他的男人。

只見這個男人個子並不太高,長相不算很英俊但還算五官端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這男人那一雙劍眉,不怒也威,那一對虎目,炯炯有神。

見到這個男人,慕容流雲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不知怎麼的,他感覺這男人身上有一種很強大的力量,令人敬畏的力量。

「丁當?是你?」青青見到丁當衝進來,高興了。

她高興的,當然不是見到丁當而喜悅,而是有人幫自己解圍了而鬆了口氣。

「青青,你不要理他,這傢伙是個瘋子!」丁當抓起青青的手,「我們走吧,別在這裡了,免得他糾纏不清。」

「想走,有那麼容易嗎?」慕容流雲早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小子,你有種,敢搶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丁當轉向青青,「青青,她說你是他的女人,有這回事嗎?」

「他自作多情!」青青乾脆也撕下了面具,「別理他!」

「這位慕容公子,你也聽到了,人家根本不理會你。知趣的,你就給我閃開。好狗還不擋道呢!」丁當揚起了眉毛,狠狠地瞪了慕容流雲一眼。

「混蛋!你敢罵我是狗!」慕容流雲哪裡受得了這口氣啊。他大喝一聲,就朝著丁當砸了一拳過來。

可他哪裡是丁當的對手啊?丁當也不躲閃,就伸出右手,一個擒拿手,就抓住了來拳。

慕容流雲見自己的拳頭被抓,就又伸出另一隻手。

但丁當的動作比他還快,丁當也伸出另一隻手,一左一右,就將慕容流雲的雙拳都給緊緊地攥住了。

接著,他一個用力,慕容流雲的兩個拳頭,被他捏得是嘎巴做響,痛得慕容流雲大叫了起來。

「我讓你這富二代知道一下什麼叫做痛!」丁當也不客氣,飛起一腳,正踢在慕容流雲的小肚子上。

嗖的一聲,慕容流雲整個人就像一個足球,被重重地踢出了門外,一直砸在過道對面的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慕容流雲躺在地上,痛得大叫了起來,「你個小癟三,你敢打我?「

「小癟三?」丁當聽到了這句話,頓時火冒三丈。

剛才,李謀藝導演也是這麼叫他的,這種侮辱性的話語,只能讓他更加憤怒。

丁當騰地就沖了過去,大叫道:「你敢叫我小癟三?看我不把你揍死才怪!」

說著,他捏緊了拳頭,就朝著慕容流雲打了過去。

慕容流雲嚇壞了,趕緊用雙手捂住了臉。

對方的拳頭並沒有砸到他的臉上,時間彷彿被凝固住了。

慕容流雲睜開眼,這麼一看,他總算把已經懸在喉嚨眼的心給放了下來。

只見,丁當那已經打出來的鐵拳,竟然被一個人的手給死死抓住了。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慕容家的保鏢——小德子。

丁當的拳頭被小德子的手給死死攥住了,動彈不得。

他惡狠狠地盯著這個戴墨鏡的男人,但後者卻連氣都不出一口,彷彿連呼吸都沒有。

「混蛋,你這走狗,你也去死!」丁當怒吼一聲,他另一隻沒有被束縛住的手,就朝著對方的面門而去。

這小德子推出一掌,結結實實地擋住了他的拳頭。

兩個人就好像武林高手一樣,拳掌相對,誰也不讓著誰。

丁當有點窩火,此時,他想到了火炎炎的那火焰掌。

哼,你小子,不就是個保鏢嗎?看老子我怎麼用異能來對付你?

丁當本不想顯露自己身上附著的這些神功,可是,在心愛的女人面前,自己要是不亮一亮,那怎麼行呢?只有打敗慕容流雲這個富二代,才能獲取青青小姐的芳心,這一點,丁當是知道的。自己要是在這節骨眼上,連慕容流雲的保鏢都干不過,那不丟人嗎?

想到這,他凝神一運氣,隨即,大喝一聲,那手掌心裡就冒出了熱氣。他的火焰掌就要法攻了。

這火焰掌要是打在一個凡人身上,即使不死,對方也要被燒得去掉一層皮。這是一招非常猛烈的神掌。

此時的丁當,早就失去了冷靜。

動物在兩種情況下最兇殘。一個是在捕食的時候,一個就是在爭奪異性的時候。人也是高等動物,當然也不免俗。

丁當要打敗跟自己搶青青的競爭對手,他就要發狠了。

他現在是神功附體,什麼人能擋得住自己呢?

小德子,你這個小保鏢,竟然敢跟我這異能者較量?真是自不量力!好吧,我就讓你嘗一嘗被火焰掌灼燒的滋味吧!烤乳豬我還沒吃過,可我就要看看烤活人是什麼感覺?去死吧!

不過,這次,丁當是想錯了。

慕容流雲的這個保鏢小德子,可不是一個尋常的主,他,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很快,丁當就會嘗到這個保鏢的苦頭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9章、天外有天:深不可測的保鏢

丁當這火焰掌一打出來,對面的小德子當然也能感受得到這股強烈的能量。

這股能量,就如一團熱氣一樣,順著丁當的掌心,朝著自己而來。

小德子心下一凜,眉頭一皺,趕忙凝神運氣。

丁當正暗自得意,突然,他感到自己的掌心一涼。接著,這掌心裡的熱氣就都消失了,不只是消失,確切地說,是全部都注入到了對方的手心裡去了。

丁當一驚,想抽回手去,但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手就好像觸電一樣,酸麻無力,而整個手掌,順著手臂,乃至於到了全身,一bobo的氣流,都在源源不斷地朝著對方的身上涌了過去,怎麼也不肯回頭。

不到片刻功夫,丁當就好像自己的身子被抽空一樣,渾身的力氣都沒了。他的額頭上,也滲下了冷汗來,他的手也開始哆嗦了起來。


他的對手,小德子,卻還是那麼鎮定,他並沒有打算放手的意思。

「小德子,你幹嗎呢?你攥著他的手幹嗎呀?這又不是跳舞,你趕快打他呀?」正在一邊看熱鬧的慕容流雲反而著急了。


他的這句話,反而救了丁當。

小德子一鬆手,一股力道朝著丁當就反彈了過去。

這股力道,彷彿是一輛汽車,就朝著丁當撞了過來,正撞在他的胸口之上。丁當被這力道給重重地打在心窩上,他就倒了下去。哇的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咦,他倒下了?你個臭小子,竟敢打我,看我不踩死你!」慕容流雲很意外地看到這個剛才還把自己打得滿地找牙的小子,竟然倒下了。

他馬上衝上去,一腳就踢在了丁當的臉上。

端的一腳,丁當的顴骨,就被打得青了起來。

可慕容流雲覺得還是不解氣,就又想踢上一腳,可剛舉起腿,他就停下來了。

原來,青青已經跑過來,抱住了丁當。慕容流雲這一腳要下去,踢到的就不是丁當,而是青青了。

「丁當,你沒事吧?」青青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嘴角還有血跡的丁當,她也緊張了起來,眉頭都緊鎖了。

「青青,你,你不用管我。」丁當打喘著氣,但他的胸腔里,卻有什麼東西在不停地翻滾。

丁當根本沒想到,自己這次竟然敗給了一個不起眼的保鏢。

他抬起了頭,正看到就在他身邊的慕容流雲和他身後的小德子。

慕容流雲朝他倒豎起了拇指,叫囂道:「你這小子,我警告你,不要跟我慕容公子作對。」

他又轉向青青,「青青,我也給你時間好好考慮一下。我慕容流雲想得到的女人,沒有得不到的。哼!」

說著,他扭過頭,就朝著另一邊走了。

「小德子,你還愣著幹嗎?走啊。」走了幾步,慕容流雲見小德子還站著不走,就呵斥道。

「是,公子。」小德子點了點頭,也轉過身去。

不過,轉身的時候,他還看了一下丁當,嘴裡輕輕地說了什麼。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青青是聽不到的,但聽覺超一流的丁當卻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你小子會異能啊?你給我記住,天外有天,異能者可不是到處炫耀自己的功夫的。這次我饒了你,下次你再遇到我,可就沒這麼好運氣了。。」

丁當驚訝地看著小德子遠去的背影。

他到底是什麼人?剛才,他那用出的招數,又是什麼邪功呢?怎麼好像要把我全身的能量都給吸幹了一樣啊?

丁當不得不承認,這天外有天,還確實是這麼個道理。

他打敗了白虎堂的兩個傢伙,打敗了那個計程車司機和他的鬼魂,他甚至還打敗了地府里的豬頭和狗頭鬼差。可是,這次,他竟然輸給了一個小保鏢?真是難以置信,難以置信啊。

丁當也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把那本《金剛經》再看一遍,為什麼「空」會告訴自己,這本金《剛經里》就有修真的要領呢?對了,「空」還說過,那叫「聚魂鈴」的手機是自己的法器,可是,那不就是一部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手機嗎?有什麼神奇的呢?

丁當終於有了一種想要學習的衝動,這只是因為他想要再找那個小德子較量一番,他一定要把這次戰敗的面子給挽回來。

丁當雖然只是一個小屌絲,但他卻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不服輸。

不服輸,是人最可貴的一種精神。人可以暫時差,暫時不成功,但只要他有一顆永不服輸的心,他早晚就會成就自己的宏偉夢想。

「丁當,我來扶你起來吧。」青青伸出手,要拉起丁當。

「不用了。這多不好意思啊。」丁當有點尷尬。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救過我,我現在幫你,也是應該的。」青青嫣然一笑,也不管丁當的反應如何,就將他攙扶了起來。

「青青,不用了,還是我自己走吧。」丁當還是堅持自己走路。

訓練房裡的那些女生都出來了,她們湊在一起,好奇地看著青青與丁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