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萬沒想到,司馬懿竟然如此兇殘!獻祭數萬人,召喚出此等兇器!竟連符龍也是一擊而散!

「周啟!你他媽搞什麼鬼!再不想辦法,老子就要被呂小強給日了!等等,天上那是什麼?」

就在這時,私人頻道里突然傳來了明月空的慘呼!

「你在哪兒?」

「快到曹操軍營了!」

終於來了嗎!周啟目光一亮! 周啟低頭一瞥!

夜空下,只見明月空和老九三人正惶急而逃。

四人身後,呂布單人獨戟,狀如魔神,正帶領張遼和曾經照過面的高順縱馬急追!

七道身影急如星火,距離曹操大營已然不遠!

果然來了!

他等這一刻已經很久!

「往軍營里跑!」

周啟返身撲向司馬懿,於此同時,心念一動,從私人頻道傳聲給明月空。

「你他媽瘋了!」

明月空一聽之下,險些沒一口老血噴將出來!

先前同周啟約定,由他去引來呂布。而行動之前,周啟曾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證過。只要將呂布引來,必然會給他一個驚喜!

如今人是引來了。預想中的驚喜呢?難道真的如同老五所說,這傢伙是想讓自己等人往火坑裡跳?

耳畔,身後馬蹄聲嘚嘚,呂布越追越近,情況已經不由他選擇!

難怪這混蛋會好心白送給自己一沓中級神行符!看來他恐怕是早已預料到了這一點!

我頂你個肺啊!沒見過這麼坑爹的!

賭了!回頭再找這狗日的算賬!

「明少!咱們這是往哪兒跑?」

眼見軍營橫亘於前,老五氣喘吁吁地問了一句。

「軍營,衝進去!」

明月空一咬牙,身形頓時加快,越過了三人,率先衝進了軍營!

「我去!明少這是瘋了!」老五等人眼見他如此,急忙縱身跟上。

還未等四人衝到近前,軍營中呼啦一聲響,大群的士卒迎頭堵了上來!

明月空法杖揮舞,抬手就是一個冰湮之球,當前開路!

巨大的冰封球高速旋轉著飛出,噴吐出無數的利刃。在成片的慘呼聲里,飛進了人群!

「爆!」明月空一聲暴喝!

冰霜飛濺,冰湮之球轟然變成了漫天的冰花!生生在軍營入口出炸出了一個缺口!

「走!」

施法完畢,他腳下絲毫不做停留,當先沖了進去!

四人剛進入軍營,大量的妖兵便吶喊著從四面八方涌至!轉眼便里三層,外三層,前後左右圍了個水泄不通!

「給吾滾開!」

還沒等四人身形站穩,馬蹄聲急響!遠遠自身後傳來了呂布的一聲怒喝!

明月空聞聲回頭一看,只見不遠處,營中尚未熄滅的火光映照下,赤兔馬驟然一個加速,如一道猩紅的電閃在夜空中劃過!

強大的衝擊力將擋在身前的士卒撞的的紛紛飛起。四蹄宛如不沾地面,轉眼衝到了近前!

死!

呂布身上金光一閃!正是無雙武技發動時的前兆!

他雙手握戟奮力一揮!

鬼神驚天斬!

顯然他似已厭倦了這場貓鼠遊戲。再一見面,便施放出了威力絕倫的無雙技,存了速戰速決的念頭!

感受到濃重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

心中暗道一聲不好!明月空剛想捏破剛從紋章里取出的群體傳送捲軸逃命。

就在這時!

隨著頭頂一陣猛惡的風壓傳來!

只見一道戟影捲起一片能量狂潮從天而降!與呂布手中揮出的無雙天龍戟毫無花哨地撞在了一起!

「轟!」狂猛的能量對撞,驚天動地!

「唏律律」一聲馬嘶!赤兔馬前蹄高高揚起!前沖的勢頭戛然而止!

與此同時,一道人影倒退著身形如子彈般從明月空的聲旁飛過,狠狠砸進了大群的妖兵之中!

「卧槽!周啟?」

看清從滿地的屍骸中彈身站起的周啟,明月空瞳孔一縮!這混蛋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得多!模樣雖然狼狽,卻是正面擋下了呂布正面的一擊!

「是你!」

呂布口中一聲咆哮,雙眼死死盯住周啟,慘碧色的目光中隱隱泛起了猩紅!

他永遠不會忘記,虎牢關前此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他的野心和夢想,都隨著那令他屈辱的一拳而粉碎!麾下數萬大軍也在那一場失敗中土崩瓦解,險些令他一蹶不振。

周啟伸手擦去嘴角的血漬。目視呂布,一臉的肅然!

動手之際,他已經用靈覺偵測悄悄查看過。

妖魔化后的呂布比起先前相遇時,強了何止一星半點!力量和體質都突破了200的上限!即便自己先後獲得奇遇屬性暴增,又穿上了四獸吞天鎧,還是無法力敵!

「不錯!我們又見面了!」周啟身形一閃來到了明月空身旁,橫戟於胸,傲然說道。

「哼!當日一拳之辱,今日十倍奉還!能死在吾手中,汝亦可自傲了!」

「呂奉先,汝與此人相識?」

就在這時,司馬懿飛身從空中落下,目光一掃周啟和明月空四人,沉聲問道。

「回司馬大人!此人便是那靖南侯周啟!」呂布雙手持戟,在馬上沖著司馬懿微微一欠身,眼神一刻不離周啟的左右,恨恨地說道。

「難怪!」司馬懿眼中頓時恍然。

仗劍平冀州,一拳敗溫候!

此人可謂是名滿天下!

習練有道術在身,武藝高強,又竊據了江南三州之地,自號太平王。自己本該早就想到是他!

一念到此,司馬懿掐動法訣,抬手將手中羽扇祭在空中,一縷縷藍紫色的霧氣憑空湧現,霎時將整座軍營封鎖。

「今日汝等休想輕易走脫!來人,與我拿下!」

隨司馬懿話音落下。只見圍攏在附近的妖兵一陣喧嘩,從中走出來三道身影。

三人中,一人高倨在馬背上,手持一面巨大的鐵盾。另外兩人的身形特別高壯,腳踏地面,宛如兩座鐵塔!

曹仁!典韋!許褚!

曹操麾下的三員虎將終於出現了!唯獨不見他本人。

注視著許褚,周啟目中幽光一閃。殺死甘寧後接下的任務瞬間印入了腦海。如此一來,正好!

「這就是你的計劃?」明月空目光冷峻地望周圍一掃。沒好氣地問了一句。

「當然!不是!」周啟沉聲應了一句,目視著司馬懿,手指輕輕一彈!

「嗡!」手指彈動的瞬間,天地元氣發出一聲共鳴!

明月空四人只覺眼前一花,只見不遠處,呂布,司馬懿等人紛紛面露驚訝。在原地團團打轉。彷彿看不到自己等人的存在!

「動手!」

周啟一聲令下!

地面黃光閃耀,現出了張定軍、付雲生和趙大明三人的身影。

「大軍,鎧甲穿上,速殺典韋!大明,曹仁歸你!許褚是我的!付哥注意接應!」周啟在團隊頻道里心靈傳音。四獸吞天鎧光芒一閃,下一秒穿在了張定軍的身上。

「明大少,司馬懿就看你的了,記住,時間不多!」說著,周啟呵呵一笑,身形一展撲向了許褚!

「陣法!」明月空臉上恍然大悟。這混蛋究竟還隱藏著多少秘密?

怪不得這傢伙要讓自己將呂布引來曹操大營,原來竟是在這裡布下了陣法!

「上!」

懷著滿肚子的疑惑,明月空法杖一擺。率領三人撲向了司馬懿!

這傢伙確實帶來了驚喜,不枉自己等人花了如此多的時間等候!

司馬懿見到周啟彈動手指的瞬間,便意識到了不妙。還沒等做出反應,眼前頓時幻像叢生。入眼皆是稀奇古怪的人物和景象。

寬闊的街道上,一架架裝有四個輪子的「馬車」自眼前飛馳而過。只見車行,卻不見有拉車的馬兒在前奔跑!偶爾還發出「滴滴」的怪聲!

一座座房屋如山如岳,高聳雲霄,怕不下百丈高下。比起此時的皇宮,不知要高大多少!

來往的行人,宛如視自己如空氣從身旁穿行而過。男女老幼皆有,面目與尋常所見相同,卻都身著奇裝異服。

尤其是女子,裙角只堪堪遮掩住羞處。將一雙白腿暴露人前。上身更是衣料極少,雙乳隱約可見。

這!

強烈的視覺衝擊,霎時讓司馬懿腦海中一陣迷糊,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所在?

而就在這時,眼前人影一閃,多出了四道身影,正是竊據了遼東的明月空等人。司馬懿面色一凝,心中頓時雪亮。自己這是陷入了那靖南侯周啟的陣法之中了!

「哼!區區幻陣,不足掛齒,待吾破之!」

心中念想過後,司馬懿身形一展,便要騰空而起!

誰知,他腳下方動只感身軀猛地往下一沉,便重重跌倒在了地上!

「欲上而反下,陰陽顛倒!」司馬懿猛吃了一驚。尋常幻陣,哪裡會有此等變化。

而就在他面現驚訝的瞬間。

明月空抬手一記冰湮之球已然飛了出去。同時,老五扣動了加特林機槍的扳機。金屬風暴瞬間襲來!

「不好!」司馬懿身形急閃。誰知他原本打算向右避讓,卻偏偏落在了左面!

就在這時,他只覺後背上傳來一陣劇痛!

總算司馬懿吃過虧之後,明白這陰陽顛倒的道理。危急之中,他腳下向後一退,身形卻向前急閃而出。險險躲過了一刀穿心之厄!

「老九!乾的漂亮!」明月空雙眼一亮!曾經追得自己一路向南狼狽逃竄的強大敵人,竟然戰鬥開始便負了傷。周啟這混蛋的陣法果然好使!

從司馬懿的舉動他也看出了一些門道。確實,留給自己等人的時間不多,如果不能趕在司馬懿等人適應陣法的變化前幹掉他。

或許一切又將重蹈覆轍! 隨著周啟發動陣法,戰鬥瞬間爆發!

軍營入口處,戰場被分成了兩塊。一面是明月空四人對上了司馬懿。另一面則是周啟,張定軍和趙大明,與許褚,典韋和曹仁開始了捉對廝殺!付雲生則按照周啟的安排,遊離於一旁警戒,以防不測。

眼見張定軍撲向典韋,周啟心念一動,暗自撤去了陣法對典韋和曹仁的的影響。

想要獲得覺醒印,一切都得靠他們自己!

張定軍與典韋相遇,猶如火星撞地球。註定是一場狂野的戰鬥。

一個是演義當中,「帳下壯士有典君,提一雙戟八十斤!」濮陽之戰中曾力敵呂布的三國猛將!

一個是野蠻人狂戰士強化,身披「四獸吞天鎧」,習練了莽牛勁功法的狠人!

兩人都是毫無花哨,硬碰硬的打法,剛一懟上,戰鬥瞬間便進入了以命搏命的白熱化。

輪迴巨斧和青銅雙戟一下下大力相撞,聲如打鐵。飛濺的火星足足噴出三尺開外!

升到了頂級的莽牛勁令張定軍只要雙腳和地面接觸,便無視對手30%的力量屬性。加上裝備的提升,在力量上典韋相比也只是稍遜一籌。

兩人你來我往,呼聲震天。周圍數十米內,生人勿近。

「老子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

「老子的大斧……!」

「老子的!」

張定軍戶口開裂,流血不止。口中的爆吼聲卻一聲響過一聲。

很快,他的喊聲已經跟不上他出手的節奏,到得後來,只聞一聲聲如野獸般的咆哮,在叮叮噹噹的金鐵對撞聲中連綿響起。

「我草!這真特么奧特曼打小怪獸。兩個二.逼啊!」趙大明飛身遊走在曹仁身邊,對這樣毫無美感可言的戰鬥吐槽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