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呆了。

直到月光仙子的聲音響起。

「兮姐姐,小七的腿受傷了。」白慕一顆心全部撲在小七身上,她壓根沒看到沈玉此刻的神色,她擔心的說道:「剛才船翻的時候,他被木頭壓倒了腿。」

白慕有些自責。

都怪她。

是因為她看到小七把東西給沈玉,她朝小七撲去,小七為了抱住她,才受傷的。

海水是鹹的,浸泡傷口,猶如在傷口上撒鹽。

那種痛楚,是酷刑。

白慕急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把東西給小七拿著,雙手緊緊的圈住小七腰,她的身體也緊密的貼著他。

小七是很痛,但感受到軟綿貼著自己胸口,他意識到是白慕什麼的時候,他娃娃臉漸漸的紅了。

受傷劇痛的腿,似乎也變的沒那麼痛了。

只是他感覺另外一個地方不太對勁。

他的心,熾燙熾燙的。

就好像要燃燒一樣。

梁丘延研最後一個浮上海面,她噴掉口中的海水,大口的喘著氣。

她差點以為自己死在海底下。

幸好,她腰上有這個寶貝。

梁丘延研慶幸自己把東西給搶了過來,她突然想到,蕭兮,小七,沈玉,還有那隻死兔子,他們什麼都沒有,應該都死在海里了吧?

梁丘延研心裡一陣痛快,又想到現在還剩下自己,一個人在這浩瀚無際的海面上,不免又覺得一陣心慌。

忽然。

她看到了幾個人的腦袋,還有小半截上身,也如她一般漂浮在海面上。

她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蕭兮?你居然還沒死?」

梁丘延研驚訝的說道,陰沉的聲音充滿了恨意。


她又看了看另外幾人,小七和沈玉這兩個該死的也還沒死。

還有一個看上去就很討厭的女人,不知道從那兒冒出來的?

蕭兮冷冷一笑:「是的,我死了,誰來給你收屍?」

梁丘延研氣炸了:「蕭兮,你……」

話沒說完,一陣巨大的狂浪,排山倒海般朝幾人滾滾而來。

梁丘延研嚇的倒抽一口涼氣,眼睛驚得像銅鈴一般大,她也沒心思和蕭兮鬥氣了,她飛快的轉身,像落水狗一樣,瘋狂的划著四肢。

沈玉也嚇得不輕。

蕭兮表情很淡定,她譏嘲的看了梁丘延研落荒而逃的背影一眼。

似乎並不擔心被海浪淹沒。

「巨浪來了,快……快跑啊!」沈玉嚇的哆嗦,一陣亂吼。

然而。

就在海浪拍下來的一霎。

金光一閃,一條巨大的黑影彷彿從海底而來,一彎一繞,扛著蕭兮,衝上半空。

沈玉轉身,本該和梁丘延研一般,瘋狂的刨著海水逃命,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掃到,他陡然升空。

「啊~啊~啊~」他叫聲連連,最後坐在了一條很大很黑很恐怖的東西身上。

他雙手死死的抱住那東西的身體,便感覺到手心一陣冰涼和濕滑,彷彿陰暗至極的生物。

他抬眼,看到小七和白慕坐在他前面幾十米處,蕭兮則坐在最高端,彷彿是那東西的頭上。

沈玉顫巍巍的問道:「蕭兮……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虺通體黑色,偌大的身形與這黑夜幾乎融為一體,白慕的原形是兔子,她最害怕的就是這種陰暗又粘濕的龐大軟體生物。

它能一口吞了她。

她害怕的睜大眼睛。

要不是小七從後面抱住她,白慕會嚇得滾下去。

蕭兮雙手抓著小黑的彩金頭冠,聽到沈玉空中凌亂顫抖的聲音。

她笑著說道:「它叫小黑,是只虺,我來天聖之前,在地底下撿到的。」

小黑不滿的在心裡嗷嗷叫了兩聲。

人家不要叫小黑這麼難聽的名字,人家也不是在地底下撿到的。

滔滔海浪拍下來,把拚命狗刨的梁丘延研又拍進海底。

沒有人關心梁丘延研,另一重危險就像蟄伏的野獸,悄然而來。

蕭兮離危險最近,她看到了黑蛟龍,青金色的眼睛陰鷙的盯著蕭兮,彷彿要把蕭兮碎屍萬段,它忽然太高了尾巴,夾著寒冷的夜風,像刀子一樣,破空對著蕭兮頭頂砸下來。

蕭兮神色一變,黑蛟龍的靈力巨大,蕭兮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她甚至忘了身上的寒冷。

「龍龍,快出來,咬死它。」

對付這種黑蛟龍,真正的金龍是最好的選擇。

這叫克制,就像老鼠遇到貓,天生就會怕貓,從一開始就輸了。


蕭兮不怕黑蛟龍,她有龍龍。

龍龍聽到蕭兮神識傳來的聲音,它沒有出來,還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氣。

「主人,你收了它的內丹,記得給龍龍。」

蕭兮嘴角抽了抽,這龍什麼意思?不打算幫她,叫她一個人戰鬥是吧?

這特么的可是海上,不是陸地。

她連站腳的地方都沒有,怎麼打?

黑蛟龍不會給蕭兮心裡發牢騷的時間,它拍的很精準,這一尾拍到,蕭兮的腦袋不爆掉也會成一塊肉餅。

小黑的腦袋一縮。

蕭兮身體陡然下沉。

它連招呼都沒打,小黑,你這個叛徒。


蕭兮在危險來臨的那一瞬,就凝了氣,她腳尖碰到海面,彷彿蜻蜓點水般,瞬間騰空,連她也驚訝,自己的內力,竟然可以藉助海水的浮力,輕易的飛上半空。

不急多想。

蕭兮嬌小的身影,猶如光影般,與黑蛟龍纏鬥。

沈玉緊緊的抱住小黑的身體,看到蕭兮和黑蛟龍打鬥,他很吃驚,但手心觸及的冰涼,又彷彿在告訴他,小黑是蕭兮契約的靈獸。

虺,修鍊將變成蛟,再變成真正的金龍。

小黑這隻虺,一看就不簡單。

蕭兮能契約它,修為必然在小黑之上,才有契約的資格。

發現這一點后,沈玉更驚訝了,當初,他怎麼會低估了蕭兮的修為?

看來還是他的修為太低了,才會看不透蕭兮的修為。

小七的責任就是保護蕭兮,看到蕭兮和黑蛟龍打了起來,他娃娃臉一片冷然和肅殺,起身要飛去幫蕭兮。 劉衛寧和連凱莎都爭先恐後地要為小姑(妹妹)買單,趙雙燕在一旁聽著不以為然地撇撇嘴,哼!買幾件衣服還要爭來搶去的,真是小家子氣!

連凱琪感動地說道:「嫂子,姐姐,多謝你們啦,我身上有錢的,我今年過年可發了一個大紅包呢!買衣服足夠了!」

連凱琪去年剛大學畢業,在銀行工作,連凱琪家除了她爸連衛國和哥哥連凱華外,其他人的工作都和金融有點關係,媽媽鍾梅是京都人民銀行的副行長,她自己也是在銀行,嫂子劉衛寧和姐姐連凱莎還有姐夫曾陳偉全都是金融界精英,爸爸則是空軍某軍區的副軍長,哥哥連凱華子承父業也在空軍部隊發展,現在是一名上校,

莫莉等她們姑嫂姐妹客氣完了后,從包里拿出了韓簡的,笑眯眯地說道:「你們都不用付錢,易之頭前給了我這卡,說今天一切消費由他買單,還讓我們不要客氣,看中什麼就買什麼,所以咱們今天就可勁地買,把他卡里的錢都花光光!」

「哦耶!咱們今天吃大戶,那我的票票可以省下來了!」連凱琪歡快地跳了起來。

「我們要是把你老公的卡刷爆了,你可別心疼!」高爾雅笑嘻嘻地調侃莫莉。

「不心疼,老公的錢就是要拿來花的!」莫莉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韓簡拿的這張卡只是普通的白金卡,最多也不過透支兩百萬,兩百萬對於現在的莫莉來說真是小意思。

鄭晴她們雖然不知道韓簡自身的身家,但是她們都知道**國可是世界排名靠前的富國,身為**國的王子。韓簡哪能差錢?於是她們幾個都紛紛配合著說不僅自己要多買點,還要給家裡公公婆婆老公孩子也買,莫莉均都笑眯眯地點頭,一副你們儘管買的土豪模樣。

趙雙燕見風頭又被莫莉搶走了,心裡真是酸的不行,有心想要學莫莉那樣充大戶,可實在是心疼那錢。她雖然嘴上說的很硬氣。可也只有她自個知道自個家事,她媽媽的美容院一年最多也就掙個五六百萬,可是這五六百萬哪裡會全到她手裡?

她媽媽每個月就給她一萬五零花錢。再加上她自己工資,每個月頂天也就三萬不到,除了她自己和孩子的開銷,還得時不時買些禮物送婆婆。不然她可比沈曼還要不受楊勝男待見,要知道她可是只是生了兩個女兒。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鍾家的媳婦肚子都挺爭氣。生的都是男娃,就她一連串兩個女娃娃,成為了她的硬傷(其實鍾家根本就沒人說她,反倒在男孩眾多的鐘家。她的兩個女兒頗為受寵!)。

看著莫莉被大傢伙捧著的得意樣子(莫莉表示,趙表嫂你可真想多了!),心裡不禁有些埋怨起老公鍾涵新。作為鍾青山的孫子,這麼好的資源不知道利用。就知道縮在學校里做老師(鍾涵新是京都大學的生物學副教授),一年到頭撐死也就三十來萬,人家那些不如鍾家的紅三代背地裡都有副業,一個個腰包不要太鼓!

就是涵堅不也開了公司,錢掙得嘩嘩的,高爾雅那個窮光蛋都鳥槍換大炮,開上了一百多萬的好車,莫莉這個小地方的女人要不是有個好老公,出手就是白金卡,哪能像現在這麼風光?趙雙燕雖然對老公有怨言,不過她倒是真心愛鍾涵新,也就在心裡想了想,不會表現出來。

「莫莉啊,不是表嫂說你,我們女人還是要自強自立,不能全部靠老公,要不然腰板硬不起來!你看像我這樣的,娘家給力,自己又事業有成,在家裡我說話都要硬氣三分!」趙雙燕眉飛色舞地自誇起來。

鄭晴她們都聽得暗暗好笑,就你一個機關小辦事員還敢說事業有成?也不怕閃了舌頭?莫莉笑眯眯地點點頭,「表嫂說的在理,是我的錯,幸好還來得及,呆會買東西表嫂就自己買單吧,免得耽誤表嫂自強自立了!」

說完莫莉就和其他人進了旁邊的女裝品牌店,留下趙雙燕還在那傻眼,她眨了眨眼想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啊!」可是人莫莉早進店了,趙雙燕氣的哼了聲,也一扭一扭地跟了進去。

這家店的衣服都有些偏向嫵媚成熟風,店長是個四十來歲的男人,他一看到黎安安眾人便笑著迎了上來,「鐘太太,您來的正是時候,我們店新到了許多新款,有幾套很適合您穿呢!」

看來黎安安是這裡的常客,她笑著說道:「周經理,今天我主要是陪小姑,你看看有沒有適合我家小姑的衣服?要稍微成熟一點的。」

黎安安用手指了指連凱琪,示意這才是今天的主角,周經理很會說話,「鍾小姐這樣其實也很漂亮了,不過如果您換上我為您推薦的衣服,一定會讓鍾小姐的朋友大吃一驚的!」

周經理一眼就看出小姑娘是想要給身邊男朋友一個驚喜,他打量了連凱琪的身材,從衣架上取下了兩套衣服,遞給連凱琪,示意她去更衣室換上。

周經理拿的衣服一套是黑色連身短裙,一套是卡其色的束腰中長風衣,連凱琪先穿上了黑色連身裙,她有些害羞的走了出來,站在幾位嫂子面前,周經理不愧是服裝業界的精英,挑的衣服很襯凱琪,黑色短裙讓凱琪從可愛的小蘿莉一下子變成了嬌媚的小女人。

劉衛寧笑嘆道:「哎呦,咱家的小凱琪也長成大姑娘了,多漂亮啊!」連凱華和連凱琪差十四歲,劉衛寧嫁進來的時候,連凱琪還只是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劉衛寧亦嫂亦母,和連凱琪的感情很好。

莫莉等人也紛紛誇讚,讓凱琪再把另一套給換上,凱琪被幾位嫂子誇得小臉紅通通的,又是害羞又是興奮,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她可從來都沒有穿過這麼短的裙子,不過嫂子們都說好看,那他應該也會覺得好看的吧?

春心萌動的小姑娘興沖沖地跑回更衣室換上那套風衣,風衣的效果也很好,不同於黑裙的嬌媚,束腰風衣襯得凱琪精明幹練卻又不失女人味,一下子就進化成了嫵媚能幹的女白領。


衣服效果著實不錯,莫莉讓周經理再挑了幾套,外套、衛衣、毛衣、褲子、裙子等等,連凱琪就這樣換了一套又一套,在各種不同的風格中轉換,黎安安幾位就如同最嚴格的裁判,搖頭或是點頭,就連趙雙燕也來了興趣,在一旁不停地插嘴,只不過她的眼光實在是不怎麼樣,大家都否定了她的建議。

最後,在黎安安的拍板下,定下了八套衣服,莫莉她們被剛才凱琪的試穿也勾起了興趣,紛紛取了自己看中的衣服去試穿了,不得不說,這家店的新款真的挺好,莫莉她們穿了效果都挺不錯的,於是莫土豪十分大氣地拿出卡,遞給周經理,吼道:「都買了!」

周經理笑得皺紋都都冒出了好幾根,樂顛顛地去刷卡,心裡計算著這次的提成,越算越激動,就鐘太太她們這一單買賣,他這兩個月的房貸都不用發愁了!

趙雙燕也買了兩條裙子,莫莉去付款的時候,她假裝淡定地玩著手機,眼睛卻不時往莫莉這邊瞟,莫莉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剛才她也就那樣說說,故意氣趙雙燕罷了,哪會真的不替她付錢?那樣豈不是讓鄭晴她們認為自己小肚雞腸?

看到莫莉把她的裙子一起付了帳,趙雙燕暗暗鬆了口氣,這裡的衣服老貴老貴了,兩條裙子就要七八千,讓她自己付錢還真是有點肉疼!(未完待續) 她們一家一家地逛了下去,看見好看的就買下來,不光是逛女裝店,就是男裝店和童裝店也進去買了一些,不過鄭晴等人都很有分寸,每樣都只是略挑了兩件就說什麼也不買了,大家都這樣識趣,讓莫莉覺得很舒服,雖然她是不在乎錢,不過若是真碰上那種沒有眼色,拿別人錢不當錢花的親戚,她也很頭痛的好不好?

連凱琪則表示她已經買了好多衣服,說什麼也不要買了,這換衣服也是個力氣活好不好?剛才她一連換了十幾套衣服,脫了穿,穿了脫,可把她給累壞了。

莫莉也隨她,不買就不買了,那八套衣服夠凱琪穿段時間了,以後還有的是機會,連凱琪就這麼看著幾個嫂子還有她姐姐像花蝴蝶似的,換了一套又一套,然後便是莫表嫂很爽快地掏卡買單,看得她都心疼死了,今天這麼買下來,莫表嫂起碼得花好幾十萬。

終於,大家衣服買過癮了,每人都是大包小包,實在是拿不動了,幾人無法只得跑到停車場把這些袋子存到車子里,接著繼續逛鞋店,先給凱琪各式的高跟中跟皮鞋都買了幾雙,凱琪以前總是踩著運動鞋,這麼穿舒服是舒服了,可實在是太沒女人味了,而且也不好配衣服。

凱琪的挑好了,大家就為自己挑,莫莉為自己、韓簡和小魚都買了些,這次來京都他們明面上都沒有帶多少衣服,正好趁這次機會買一些,免得以後換衣服次數多了引起鍾家人的懷疑。老爺子那裡也買了兩雙正宗手納鞋底布鞋,老爺子年紀大了,穿這種鞋子對身體好。這一下又是大大小小几十個袋子,無奈幾人又跑了趟停車場存東西,莫莉揉了揉有些酸的手,人多逛街熱鬧倒是挺熱鬧,就是不能用空間,累死她了。

中飯她們就在商場里隨便吃了自助餐,趙雙燕本來還想去高檔餐廳吃的。被鄭晴一口否決。其他人也都不願意去,於是只得跟著她們一起委屈地吃自助餐,大家都吃得開開心心的。就她一人板著臉坐在位子上用叉子使勁叉著食物,一副誰欠了她錢的模樣,莫莉也不管她,這種人就跟小孩似的。沒人搭理她自己就會好了,果然過了四五分鐘。趙雙燕見沒人理會她,熬不住了,也跟著和大傢伙一起大聲談天說地起來,當然言談中還是以自吹自擂為主。

下午繼續shopping。她們又去買了帽子、絲巾、包包、髮飾等等,連凱琪從頭到腳能想到的基本上都為她買了,看得凱琪心驚肉跳。喊道:「媽呀,這麼多的東西我這輩子都夠用了!」


話音剛落就遭到了劉衛寧的白眼。劉衛寧立時讓連凱琪「呸呸呸」啐了幾口,連聲喊了幾聲「大吉大利」才放過她,連凱琪笑嘻嘻地在劉衛寧背後做了個鬼臉,惹得莫莉等人樂不可吱,這劉衛寧還真把連凱琪當女兒一樣管了。

幾人買買停停,當走到珠寶店樓層時,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走了過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趨勢,趙雙燕忍不住了,「我們去買一些珠寶吧,凱琪買了這麼多衣服,總得弄些首飾搭配搭配?」

今天幾個人里除了凱琪外,就屬趙雙燕買的最多,前前後後加起來都有十幾萬了,不光是為她自己買,還給家裡人也買,就是她娘家的父母和表姐妹的孩子都買了許多,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她表妹的孩子快滿月了,正好可以用來做滿月禮。」

她的這番話惹來了眾人的鄙視,不過見莫莉沒有什麼反應,她們也不好出頭,最主要的是幾件衣服頂天也就是幾萬塊的事,沒那個必要弄出矛盾來,不過正因無人制止她,趙雙燕買得越發上了癮,這不是花自己的錢就是爽,嘗到了甜頭的趙雙燕於是便想著借凱琪的名義給自己添幾件象樣的珠寶首飾。

「表嫂,你自己想要買珠寶可別賴我身上,我家裡的首飾夠戴了!」連凱琪本來見趙雙燕買了那麼多東西就挺氣的,真是拿別人錢不當錢花,莫表嫂好心請客,她倒好比誰都買的歡,現在竟然還妄想買珠寶?最可恨的是還打著給自己買珠寶首飾的借口,真是不要臉!

鄭晴幾人也都皺緊了眉頭,趙雙燕實在是太得寸進尺了,昨天莫莉都已經送了那麼多有錢也買不到的珍珠,竟然還不知足,珠寶可不是衣服,一件就要幾萬到幾十萬幾百萬不等,以趙雙燕這種貪婪的性格,一進去就拿幾十萬的首飾是極有可能做得出來的,到時候可真是丟了她們鍾家媳婦的臉!

趙雙燕被凱琪搶白了一頓,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剛想要破口大罵,鄭晴開口了,「既然凱琪不需要買首飾,那我們就去美髮店!雙燕你要是不想去,就先回家吧!」

鄭晴作為鍾家的長孫媳,她老公鍾涵正是老爺子選中的下一任接班人,她在一幫小媳婦們中還是頗有威信的,如今鄭晴開了口,趙雙燕也不敢再撒潑,使勁瞪了連凱琪一眼,蹬著高跟鞋搶先走了,也虧她穿著這兩寸高的鞋子逛了大半天,現在還能走得這麼虎虎生風!

餘下幾人無奈地笑了笑,碰上這麼個妯娌真是沒辦法,莫莉也覺得好笑,這趙雙燕倒真拿她當冤大頭了,不過幸好鄭晴她們都挺明白事理,讓莫莉十分欣慰,要是碰上一群趙雙燕這樣的親戚,那可真是頭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