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神情平靜,此刻周身氣勢內斂,目光有如黑淵,身上散發著一股無言之時,此時出現在眾人眼前,盡顯大能強者風範。

「你一身修為不易,又何苦來此自尋死路?」仙道子再次開口,磅礴的靈識已然將前方之人籠罩。

如此同時,四周五宗之人,此刻也是自覺地後退了數十丈之遠,這等強者的較量,遠非他們這些後輩能夠干預的。

就連那雲中子,此時也是不禁後退了數步。

御仙宗門前,氣氛逐漸變得緊張起來。

前方半空,葉飛在看到此人之後,周身氣勢凝聚,眼中的寒意越濃,他身上氣勢不斷攀升,那一身淡袍無風自動。

「長生宗,可還有活口?」葉飛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問道。

半步帝境出手,以他的修為,顯然是無法分辨,長生宗是被盡數屠滅,還是被眼前之人所囚。

二人之間,戰力暫時無法分辨強弱,但硬實力上,仙道子無疑是要強過葉飛許多的,此人乃是實打實的半步帝境強者。

仙道子聞言,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你已經受傷。」

「本尊很好奇,你一個小小界主初期,是何人給你的勇氣,敢站在本尊面前。」仙道子緩緩開口,並未回答眼前的之人的問題。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他身為半帝境強者,一直忍到此刻現身,自然是早有準備。

四道真意之劍,或許界主之列無人能敵,但仙道子則是並不畏懼,他能矗立在宗門之巔這麼多年,手中的底蘊何其豐厚。

前方半空,葉飛此時也不再廢話。

「你看好了。」

「劍,凝!」

話音落下,頓時天地變色,隨著他抬手一揮,方才四把真意靈劍,此刻已然懸立於天際,其內充斥著難掩的毀滅之力。

「斬。」

幾乎是在同時,葉飛指尖隨之點出。

他體內的靈力凝聚,運轉掌控之下,前方半空已然劃出四道流光。

「不朽魔體。」

下一刻,他的身形,隨之化作千丈巨人,此刻已然不在顧忌體內的靈力消耗,嗜血天斧落入掌中,面對半步帝境,他自然不敢有半分怠慢。

真意之劍再前,後方有葉飛手持巨斧,隨之迎面劈來。

前方半空,仙道子目光炯炯,他的身形同樣沒有後退,只見此人大袖一揮,眼前空間一陣扭曲,竟是同樣凝聚出四把白色的靈劍。

彈指間,破空而至。

「砰,哐。」

「哐哐!」

刺耳的碰撞聲傳來,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二人的攻勢,竟是一時間不分上下。

仙道子的白色靈劍,其內蘊藏的力量,竟是不輸葉飛的真意之劍半點,同時他的掌中,出現一塊泛著青光的白玉羅盤。

法訣凝聚,其內有青芒衝天,眾人目光所致,均是覺得耳邊一陣嗡鳴。

「又是一件先天靈寶。」

「御仙宗,洛水盤。」

「此寶,自成空間,傳聞其內裝載著一處實界,可凝聚一界之力,化為攻勢,界主之列扛不住此寶一擊之力……」

雲中子目光凝聚,此刻忍不住低語道。

在他的心中,顯然是不願意看到二人戰到一起的,無論最後誰勝誰負,對於宗門一脈,都無疑是難以彌補的損失。

「小輩,本尊凝一界之力,你可敢試試其威?」仙道子頓住身形,臉上露出不屑之色,手持青色羅盤,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可見那羅盤之上,陣陣凝聚的青光,變得越發的濃郁。 御仙宗山門前。

僅僅過去三息,可見前方仙道子的攻勢,似乎已經凝聚成型,他的目光凝聚,並沒有著急出手,似乎是在等待著前方求饒一般。

身為界主強者,一界之力有多強,可謂是心知肚明。

月好眉彎z 「你若獻出神魂,本尊饒你不死如何?」仙道子緩緩開口,臉上的自信之色見顯。

雲仙宗內,仙道子看到過自己的結局,他並不想與眼前之人死戰到底,若是能讓其臣服,無疑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一旦拚命一戰,他就算是勝了,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聒噪。」

前方葉飛巨大的身形臨近,此刻猛然抬手,嗜血天斧在他的手中,同樣變化的數百倍不止,彷彿此寶本身就是為不朽魔體專門煉製的一般。

魔體成型之後,這天斧在葉飛的手中,使用的極為順手,其威勢已然以先天靈寶。

「砰。」

「轟,轟隆!」

恐怖的爆響聲傳來,反震之力隨之橫掃。

這一斧之下,御仙宗四周,五宗的弟子,以及雲中子等人,此刻被生生震退了數十丈不止,在穩住身形之後,不免心神震撼。

前方半空,仙道子目光一震,此時也被震退了數步。

「果然很強。」

「這樣的力量,防禦,以及四把真意之劍,哪怕是本尊,想要在短時間內勝你,怕是也不太可能。」仙道子面色平靜,此刻緩緩開口道。

他此時踏空而立,臉上的神情從容不迫,彷彿一切都在其意料之中。

話音落下,仙道子忽然上前一步,將手中的青色羅盤緩緩舉起,其內頓時傳來數道龐雜的氣息。

「長生宗小輩的生死,只在本尊一念之間。」仙道子緩緩開口,此刻臉上露出邪意的笑容。

目光所致,可見那青光羅盤之中,長生宗弟子的氣息可清晰感知,應該是被囚禁在其內不假,而且暫時性命無憂。

葉飛此時身形一頓,身上的氣息隨之收斂了不少。

「將他們放出,葉某留你一命。」葉飛聲音低沉,此刻回蕩在四周。

以他的靈識,此刻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長生宗眾人狀態,不光如此,御仙宗的李清明,似乎也被囚禁在那道羅盤之內。

正如仙道子所言,想要殺他們,只在此人的一念之間。

「呵。」

「可笑至極,留本尊一命?你當自己是帝境大能嗎?」

「若非是那衍天境,本尊豈會與你這般廢話!」

仙道子冷笑一聲,他的目光掃向前方之人,眼中的殺機此刻越發的濃郁。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衍天境內,你看到自己道損於御仙宗山門前。」葉飛眼中寒芒微閃,此刻直言開口道。

若非如此,眼前之人半步帝境強者,不可能只是與他簡單交手,便拿出長生宗來威脅,而且五宗齊聚於此,想必也是這個原因。

「閉嘴!」

「小輩,你若再敢出手,本尊保證,長生宗之人,活不過半息之間。」仙道子頓時面色赤紅,眼中泛起難掩的怒意。

此事,無疑是他心中大忌,提起必將惹怒此人。

葉飛見此情景,嘴角劃過一絲淡笑,眼前之人的反應,已然表明了一切,這戰最終的勝利者,顯然是他無疑。

「宿命,如此,前輩又何必逆天而行。」前方遠處,葉飛沒有繼續出手,他來此便是為了長生宗,如今既然確定宗門之人無恙,自然要儘可能地保其周全。

而此刻,他更是立於不敗之地。

「哼,本尊先殺了你,此劫可破之。」仙道子冷哼一聲。

說罷,他身形踏空,腳下空間扭曲,下一刻已然臨近葉飛。

「砰。」

「轟隆!」

目光所致,抬手之下,半步帝強者,此刻一掌轟出,帶起陣陣空間扭曲。

葉飛的身形,被直接震退,因為估計長生宗的眾人,面對這一掌之力,他並沒有出手反抗,而是憑藉不朽魔體,硬生生看下。

「噗……」

穩住身形瞬間,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

「再來。」

「葉某今日,便要親眼看著你道隕於此。」葉飛嘴角泛起淡笑,這一掌之力他受傷不輕,但此刻眼中卻是沒有絲毫畏懼之意。

此時,四周五宗的眾人,也是隨之反應過來。

堂堂御仙宗之主,宗門一脈的巔峰強者,利用小輩性命當做籌碼來威脅對手,讓其不能出手還擊,這等做法著實有些無恥。

伴隨著仙道子這一掌落下,此地五宗後輩弟子,眼中均是露出氣憤之色。

「無恥至極。」

「欺騙我等暫且不論,此人居然那小輩的性命當籌碼威脅?」

「此舉,妄為武道強者……」

五宗後輩弟子中,多數人已然難掩心中的憤怒。

武者,應當無畏,任何仇怨,大可正面一戰,敗者無話可說,但堂堂半步帝境強者,用這等手段,難免為人不齒。

說起來,長生宗的弟子與他們身份相同,方才他們拚命阻擋之人,此刻卻是願意為了後輩弟子,不惜賭上性命,選擇了不出手還擊。

而反之,他們向來尊重萬分,一直引以為傲的御仙宗之主,此刻卻是將他們性命不當回事。

「雲前輩,我等該如何是好?」再其後方,遠處五宗那幾位強者,此時也是一臉的茫然之色,一時間不知該出手幫誰。

「這……」

「先靜觀其變。」

雲中子此時臉上露出複雜之色,目光隨之望向前方半空。

此時,仙道子的臉上,已然露出瘋狂之色,早在一年前,他觀看過衍天境后,心神便是已然出現了難以察覺的變化。

此刻的他,只想儘快斬殺眼前之人,而且還不能與之硬拼,至於何種手段對他而言已經不重要的。

「小輩,死吧!」

仙道子大袖一揮,一把青綠色的長劍,隨之露出掌中。

此劍劍身細長,有如青蛇一般,蜿蜒扭曲,劍芒臨近,空間一陣扭曲,彷彿一隻猛獸,長大了巨口,要將眼前之人望去吞噬一般。

「此劍,不凡。」

「仙品以上。」

前方半空,葉飛目光一凝,臉上的表情略顯凝重。

但此時的他,仍舊無法出手,遠處半空之中,漂浮的青色羅盤內,長生宗眾人的性命,盡在仙道子之手,此局不破,他便會被活活斬殺。

而此刻,葉飛暫時還沒有想到破局的方法。

他的腦中飛速轉動,既然那衍天境內顯示,最後的勝利者是會自己,那麼就一定有破局之法。

「砰,轟。」

「……」

前方,劍芒臨近,再一次穩穩地落在葉飛身上,劍痕清晰可見,他在噴出一口鮮血的同時,已然感受到了生機的流逝。

貼心丹王 同樣,葉飛此刻的狀態,逃不過仙道子的眼睛。

「小輩,你得防禦以破,下一刻本尊可取你性命。」仙道子直言開口,此刻已然是迫不及待,體內的力量凝聚,手中青劍發出劍鳴。

葉飛目光嚴峻,此刻身形矗立,任就沒有反擊打算。

而就在這時,前方御仙宗山門前,只見一道幽光衝天,界主之力橫掃,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相貌剛毅,眉宇間略顯霸氣的男子,陡然踏空而至。

「住手!」

「仙道子前輩,你此舉有失#身份。」

來者不是別人,乃是凌度宗首座凌逸侯。

此人手持黑劍,周身氣息衝天,界主之力襲卷,儘管氣勢稍弱於而言,但他的眼中卻無半點畏懼之意。

遠處半空,葉飛此刻目光一怔。

「不好,凌逸侯,你退下。」葉飛大喝一聲,聲音回蕩開來。

最強改造 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仙道子此刻的狀態,此人的道心,早在一年前,便已然出現了問題,這個時候若有人敢阻難他,怕是多半難逃一死。

他的話音未落,前方仙道子已然動身。

「身份?」

「本尊之事,豈容你等小輩干預。」陰邪的聲音中,透著一股難掩的殺意,此人再一次出現,便是已然臨近那凌逸侯的身形。

二人之間,硬實力的差距,本身過於巨大。

「呼。」

「哐,咔擦!」

有劍芒閃過,凌逸侯出手反擊,但他手中的黑色長劍,卻是被生生震斷,那一道青色劍芒,瞬間穿透了此人的身形。

半空之中,有一道身影落下,隨之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砸入下方的岩地之中。

仙道子收回手臂,此刻眼中的陰邪之芒,已然更盛了幾分,以他半步帝境的實力,秒殺一位界主後輩,顯然不是什麼難事。

而這一劍落下,御仙宗五宗眾人,此刻也是慢慢回過神來。

「凌逸侯隕落。」

「到底是誰修鍊入魔?」

「……」

雲中子眼中有精光忽閃,此刻周身氣息一凝,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拂塵隨風而動,此刻界主巔峰之力已然橫掃四周。

「五宗武修,隨老夫一起出手。」

「鎮壓魔頭!」

御仙宗山門前,此刻雲中子眼中露出堅決之色。

四周的眾人,此時目光一震,就連那縹緲宗的呂峰子,都是沒有過多的猶豫,選擇了緊隨雲中子的身後,體內的力量爆發。

身為界主強者,他們可謂是深知,一位半步帝境大能,道心崩壞的恐怖之處,仙道子今日不死,即時怕是會成為整個宗門地界的噩夢。

「我等後輩,願拚死一戰!」

「殺。」

下方岩地,五宗後輩武修,同樣也是沒有猶豫,相比起之前圍攻葉飛,這一次的出手,氣勢無疑要強盛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