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中,有藍光忽閃,洞察之力將前方冥帝的身形籠罩,此刻可見其身上的穿透重傷,已經完全消失,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起體內凝聚。

「帝境。」

農門俏佳媳 「這就是他的殺手鐧嗎?」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刻內暗道。

這冥帝隱藏頗深,一位帝境強者,想要隱藏修為,以葉飛的實力,自然是無法分辨的。

其實他早該想到,能夠請動雲遊魔君之人,若非是實力相當,怎麼可能讓帝境強者出手相助?

……

此時,前方王都城半空,古仙皇在說完之後,便是緩緩抬頭來,他的目光略顯悠遠,掃向荒原遠處的半空之中。

「雲遊,極道,你們二人還不出來嗎?」下一刻,其聲音再度響起。

話音落下,無名城的眾人後方,遠處半空之中,忽悠兩道流光閃動,隨之很快臨近,兩道身影隨之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其中一人,身穿黑袍,頭戴斗笠,手持一根黑色木杖,正是當初無名城的那位無疑。

而再其身旁,可見一位灰袍老者,長須,白髮,身穿藍色道袍,穩住身形之後,其目光掃向前方,眼中露出嘲諷之意。

「仙皇,以老夫看,你今日難逃一死,你可信?」極道真人摸了摸嘴角的長須,此刻輕撇了前方仙皇一眼,其聲音傳遍四周。

此時,隨著這二人的現身,下方荒原之上,無名城的眾人也是紛紛回過神來。

「古仙皇,極道真人。」

「那位應該是傳聞中的雲遊魔君,三大帝境強者,竟然同時現身!」

「能目睹此戰,雖死足矣……」

下方駐地,無名城餘下的武修,此刻眼中均是露出狂熱之色,這三位可是站在武道之巔的強者,有幸一見,已經是極為不容易了。 王都城,此刻驚蟄荒原上,無名城的眾人目不轉睛。

如今看來,三位帝境強者,如今怕是免不了一戰,若能目睹此戰,對於武修今後的修鍊之路,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連他也來了?」

荒原之上,葉飛低喃一聲,此刻抬頭望向半空。

那雲遊魔君的出現,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那位極道真人,卻是早有言不參與此事,而此時出現再此,可嘉冥帝的手段不凡。

「小傢伙,近來可好。」極道真人臉上的笑容不變,在收回目光之後,轉頭望向了下方的葉飛。

二人之間,本就早已相識。

葉飛聞言,抬手禮貌抱拳。

「有勞前輩挂念。」他的神情平靜,此刻緩緩開口。

四周眾人,此刻見此情景,均是忍不住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其眼中同樣露出崇敬之色,經歷過無名城內的事情,此地眾人已然將葉飛與雲遊魔君劃分在了一起。

而此刻,連極道真人都與之相熟,此人身份可見一斑。

就在此時,前方遠處,王都城下,可見冥帝身形緩緩站起,他身上的傷勢,似乎已經完全恢復,其眼中有精光爆出。

「仙皇,這一天,本帝足足等了兩多年。」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冥帝冷聲開口,身上的氣勢隨之不斷攀升。

下一刻,其身形踏空。

古仙國內,第四位帝境強者,此時不在隱藏,體內的力量完全爆發。

王城外,三位帝境強者,此刻爆發出來的威勢,已然足以驚天,恐怖的力量襲卷,四周空間凝固,有了扭曲之意。

前方城牆半空,古仙皇神情依舊淡然。

「愚昧的凡人。」

「王都方圓千里內,本皇是無敵的存在,別說三位帝境,就算是十位帝境聯手,又有何妨?」古仙皇低喝一聲,話語中見顯霸氣。

話音落下,王都半空之中,只見他上前一步,周身金光隨之翻滾。

霎時間,四周的空間,為之猛然一顫,這一界之初,那位帝境大能的意念之力,此時橫掃而出,其內蘊藏的鎮壓之力,讓人聞之心驚。

王都城前,冥帝剛剛爆發出來的氣勢,此時被瞬間輾軋。

「砰,轟隆。」

有爆裂聲傳來,餘威橫掃四周。

目光所致,冥帝的身形被生生震退,同時在半空之中噴出一口鮮血,其帝境之力,更是被那道金色光芒牢牢鎮壓。

遠處荒原半空,雲遊魔君與極道真人二人,此時更是無法踏空,身形被硬生生從半空之中壓下。

「果然很強。」

「帝境意念,古仙國內無敵。」

極道真人低喃一聲,臉上的神情露出久違的凝重之色。

在他的一旁,雲遊魔君更是周身幽芒爆發,此時體內的力量,已然遠轉到了極致,也僅僅只是勉強抵擋,想要出手還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股意念不破,在多的帝境也是枉然。

而此時,下方荒原之上,葉飛眼中露出奇異之芒,他能夠感覺到,那道金光之內,蘊藏著恐怖的力量,但他的身形,似乎不受壓制。

「你有一擊之力,殺不了他,我等今日,都會隕落於此。」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在葉飛的耳邊響起。

前方遠處,冥帝此時正轉過頭來。

葉飛聞言,眼中有精光忽閃。

「帝境防禦,我破不開。」他的靈識傳音,此時目光掃向前方的冥帝。

斬殺古仙皇,必須先破其防禦,儘管這古仙國內,帝境強者遠不如外界,但那也是實打實的帝境大能,絕不是界主之列,能夠輕易破防的。

「交給本帝。」冥帝最後的傳音,此時回蕩在葉飛的耳邊。

話音落下,他周身氣勢一凝,體內的力量,已然凝聚到了極致,強行盯著那恐怖的威壓,其身形向前移出一步。

荒原之上,無名城眾人的目光,此時也均是紛紛落在了冥帝身上。

半空之中,極道真人與雲遊魔君二人,此時對視一眼,體內的力量暗中運轉,顯然是來此之前,便是早有商議。

……

王都城前,冥帝緩步踏空而至,恐怖的帝境意念,讓他嘴角溢出鮮血,周身的靈力,此時也是略顯混亂,只是其身形,卻是不曾後退半步。

「古仙皇!」冥帝低喝一聲,聲音有如雷動。

前方王城半空,古仙皇目光掃來,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催死掙扎。」

「本皇看你,並非愚笨之輩,你難道感受不到這一界都在排斥你嗎?古仙國是本皇的,在這裡本皇便是真神。」

古仙皇對於自己的力量,顯然有著絕對的信心。

前方半空,冥帝聽聞此言,他的身形隨之緩緩頓住,臉上此刻露出邪意的笑容。

「你……輸了,若是以前,確實如你所言,但現在你可感覺到,一界意念的不穩?」冥帝緩緩開口,臉上的笑容,此時越勝了幾分。

古仙皇聞言,目光不禁一怔。

下一刻,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環繞的金色光芒,似乎陡然間變弱了幾分。

「嗯?你做了什麼!」古仙皇低喝一聲,此刻面色微變。

在他融合這道意念之後,還從未感受有過這種感覺,那股那引以傲的力量,似乎此時正在排斥他的身體。

冥帝此時抬頭望去,隨之輕笑搖頭。

「今日死的武修夠多了。」

「你不該,斬殺蠻地野人,他們與古仙國同生,同屬於帝境意念的產物,數萬族人,足矣讓那道意念不穩。」冥帝對於古仙國的了解,無疑不輸前方的古仙皇。

只見他說完之後,隨即掌中掐訣,向著下方荒原一指點去。

「起靈之術,凝。」一聲低喝,印訣脫手而出。

霎時間,一股磅礴的靈識,籠罩了下方整片荒原,將那些蠻地族人的屍首包裹。

重生之嫡女庶嫁 不多時,有道道黑霧升空,其內蘊藏極為濃郁的戾怨之氣,短短半息之間,已然升起了數萬道不止,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怨氣風暴。

「呼,吼!」

其內,隱約有低吼聲傳來,不甘之意衝天而起。

如此同時,遠處王城之內,極大統領府邸,同樣有衝天的怨氣騰空,掩蓋了整個王都的上空,空氣中夾雜著咒怨之意。

此術一出,可見王都城前半空,濃郁的黑霧,已然掩蓋了古仙皇的金光。

四周空氣中,那股恐怖的帝境威壓,此時已然許多,金光屏障被生生撕裂,剩餘的鎮壓之力,對於此地帝境強者,已然沒有了阻礙。

「你二人,還不出手!」

半空之中,冥帝低喝一聲。

此言一出,有如吹響了反攻的號角,霎時間後方遠處,兩道恐怖的氣勢衝天,極道真人與雲遊魔君二人,身形已然踏空而至。

沒有了這一界意念的鎮壓,他們力量此刻可以發揮到極致。

「我有一術,名曰金靈。」

「可滅世……」

王都城前半空,極道真人周身長袍,此刻無風自動,只見他大袖一揮,周身靈力衝天,其掌中迅速掐訣,抬手點向蒼穹。

印訣凝聚,可見那黑雲之內,耀眼的靈光閃動,一個巨大金色光球,此時從天而降,有如星辰墜#落一般,帶著滅世之威。

「呼,轟轟!」

破空之聲,此刻震耳欲聾。

恐怖的威壓之力襲卷,那光球落下,便是直指前方古仙皇壓去。

王都半空,古仙皇面色不變,眼中有金光忽閃。

「沒有了帝境意念,本皇一樣可以斬殺爾等。」古仙皇低喝一聲,掌中金光凝聚,臉上神情內斂,一把金光長劍,此時已然落入掌中。

下一刻,只見其揮手之下,凌厲之勢震天。

「嗡。」

「轟……」

劍芒破空,有如長虹橫跨,此刻迎面而上。

兩股力量瞬間碰撞,一時間竟是不分上下,但從氣勢上感知,古仙皇的金色劍芒,明顯要強上幾分,將那近鄰之術斬碎,應該只是時間問題。

而此時,前方遠處半空,雲遊魔君同樣不在遲疑。

目光所致,只見此人閃身上前,他的周身,暴起陣陣閃動的幽光,一股難掩之勢衝天,手中的黑棍,此時褪#去了平庸,化作一把尖銳的黑色細劍。

「遮影。」

雲遊魔君冷喝一聲,抬手持劍指向前方。

「呼,呼哧。」

「吼!」

霎時間,漫天幽芒凝聚,已然化作一片黑色天幕,將整片天地遮蓋,無數細劍鋒芒,隨之從天而降,每一劍都有斬界主之威。

這一擊落下,前方遠處半空,古仙皇身形不禁一顫。

「爾等大膽!」

「雲遊,極道,若不是本皇看你二人一聲一身修為不易,百年前就將你二人抹去,爾等不知感恩,如今還敢圍攻本皇。」

王都城半空,古仙皇低沉的聲音傳來。

總裁照綁:惹火黑街太子爺 面對兩位帝境強者,在沒有了一界之力鎮壓之下,就算是他此時也不得不得暫避鋒芒,此刻前方二人出手,幾乎是毫不留情。

前方遠處,極道真人聞言,此刻不禁冷哼一聲。

「哼,老夫修行千年歲月,好不容易踏入帝境,還得受你王都城的鎮壓,你若不死,老夫心神難安。」極道真人也是直接,此刻聲音隨之傳開。 他踏入帝境,就是不想讓他人騎在自己的頭上,而古仙皇的出現,無疑讓其這一身修為,變得毫無意義。

百年之前,三人一戰之下,他與雲遊聯手,僅僅也只是勉強破其防禦,根本無法勝之,就在那時極道心中已然埋下了斬仙皇的種子。

「無知。」

「你以為,憑你二人,能殺得了本皇?」古仙皇周身金光一陣,掌中的金劍一分為二,同時擋住了漫天的黑色細劍。

出手之下,似乎毫不費力。

但儘管如此,他身前的防禦金光,也是隨著兩股力量的碰撞,此刻被生生震碎。

「此戰還未結束,勝負尚未可知。」前方半空之中,雲遊魔君冷聲開口。

話音落下,他的雙目微紅,體內的力量,此刻開始燃燒,周身氣勢大盛,手中的黑色細劍,隨之脫手而出,帶出一陣破空之勢。

幾乎是同時,目光所致,再其一旁的極道真人,同樣不在有任何保留。

「給老夫滅!」

一聲大喝,極道真人周身燃起一道烈焰,他體內的生機,此刻正在減少,磅礴的帝境之力,同樣陷入了燃燒,換來短暫的恐怖之力。

前方可見,那巨大的金色光球,顯得越發的耀眼,其內的毀滅之力越濃。

放眼整個古仙國,能夠讓兩位帝境強者燃燒壽元,拚命一戰之人,怕是也唯有前方王都內的這位了。

王都半空,古仙皇見此情景,眼中閃過一道微茫。

「愚蠢。」

「你二人找死,本皇就成全你們。」

他的聲音低沉,有人天威一般,讓人聞之不敢反駁。

話音落下,可見其周身金光,隨之爆發到了極致,手中的金劍反手一劃,一道空間裂痕陡現,再其身前形成一道防禦。

這道防禦之力,足矣抵擋那二人全力一擊。

「斬帝!」

幾乎是同時,古仙皇低喝一聲,而手中的金色長劍,隨之脫手而出,直指前方二人而去。

「砰,轟隆。」

「轟轟……」

前方攻勢臨近,已然撞擊在了古仙皇的防禦之上,極道與雲遊兩位帝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其內蘊藏的威勢可見一斑。

「咔,咔。」

「轟!」

不到三息之間,防禦之力崩潰。

古仙皇的身形,被那恐怖的力量,震退了數步,但也僅僅只是如此,在轟碎了防禦之後,那兩股力量已然消耗殆盡。

而前方,極道與雲遊二人,顯然沒有這般幸運。

金色的斬帝境臨近,瞬間衝破了二人的防禦,穩穩斬在了其身形之上,兩位帝境強者,此刻身形一顫,均是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其面色隨之變得蒼白,一連退出數丈,這才穩住身形。

這一擊之下,強弱已然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