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很累,催生貓薄荷的量越來越大,他被逼著在三環租了幾個倉庫,只有自己知道,專門倒騰貓薄荷草,他其實也想化學合成,療效差一點不要緊,不帶毒就行。

汪芸也明白過來,如果此時搜颳走市場上大部分原材料,搭便車的那幾家也會很痛苦,他們沒原材料可買!

她嬌笑著,白了他一眼,伸出手指頭戳了戳他的胸口:「你這個黑心商人!」

楊順嘿嘿嘿著:「還不是跟你學的,你教的好。吶,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汪芸哼道:「又要我扮黑臉?你說,我幫你背多少黑鍋了?」

楊順討好道:「你是女人嘛,大家都會原諒你的。」

「哼~~我的功勞簿上又要重重記上一筆,你必須好好想辦法,怎麼獎勵我吧!」

「好好好,債多不愁……」

兩人躲在沒人的地方,交頭接耳說了不少細節,還要假裝發生過激烈的爭執。

可兩人關係一直都很默契,融洽,從來都沒說過什麼重話,就算想吵架,根本就吵不起來呀,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分歧點,豆腐腦是喝甜的,還是鹹的。

「我的天,芸姐你還是不是紅楓人?我們紅楓一直都喝甜豆腐腦好不好!」

「我在阿狸巴巴上班的時候,蘇杭都是喝咸豆腐腦,我試了一次,立刻愛上那個味道,經常喝。」

「難以想象咸豆腐腦的味道,你竟然從甜黨叛變出去,你還是我認識的芸姐嗎?」

「哼,其他的東西我喜歡甜的,唯獨在豆腐腦上,我力挺咸黨。」

「燒死你這個異端……」

「小順子,你看這是什麼? 迷糊公主VS冷傲王子 砂鍋大的拳頭,我捶死你這個甜黨頑固份子,跟我一起加入咸黨吧~~」

兩人爭吵半天,小動作有不少,但感覺完全不像是激烈的爭執啊,反倒像是在……唉,說不清了。 杜天慶是個直腸子,聞言贊同道:「他們這想法極好,修鍊之事本就沒有捷徑可走,宗門不是入了之後就能安然享受,入了宗門依舊需要憑著自己的能力去賺取修鍊的資源。」

「若他們資質修為不夠,進入宗門也難以安然待下去。」

說完他又突然想起來,雷鳴之前答應了朱家和酆家的兩個人,保他們入宗門,而據說那兩人還是姜雲卿和君璟墨的朋友,他臉色頓時有些尷尬,對著姜雲卿道:

「我不是說你們。」

姜雲卿和君璟墨都能看的出來杜天慶的性情,並沒有因為他這番話就覺得生氣,畢竟朱卓和酆思煜本也是走的後門才能入流明宗,等他們進去之後依舊要和旁人一樣,沒有任何特殊可言。

君璟墨開口道:「杜師兄不必在意。」

姜雲卿感覺著寧琦那邊天地靈氣涌動的越發快了,對著宗瑞他們說道:「各位師兄,我先去看看寧琦他們。」

宗瑞和氣道:「去吧。」

……

姜雲卿和君璟墨腳下輕點地面,整個人便騰空而起朝著寧琦兄妹所住的院子而去,轉瞬就沒了蹤影,而宗瑞他們也直接回去跟銀杉回稟宗門大選準備的事情。

姜雲卿他們如今修為提升之後,幾乎片刻就到了院前,神念籠罩著整個院子時,就觸碰到了一道極為熟悉的能量。

姜雲卿驚訝道:「師父?」

雷鳴站在院前,見姜雲卿他們時說道:「回來了。」

「師父。」

君璟墨也連忙叫了一聲后,才驚訝道:「這麼晚了,師父怎麼來了這裡?」

雷鳴撤回了籠罩在院子上空的結界,對著他們道:「我剛才突然感覺到這邊有人晉陞,想起你們之前說的那兩個小傢伙就住在這裡,所以過來看看。」

姜雲卿看著面色隨意的雷鳴,心中生出些感激。

雷鳴看似隨口一說,可是無論是姜雲卿還是君璟墨都清楚,以雷鳴的修為和地位,若非是顧全他們這兩個徒弟,又怎麼可能親自來盯著寧琦突破的事情。

寧真和寧琦雖然天賦不錯,可是對於見慣了天才的雷鳴來說也不過爾爾,當初在磐雲海時,若非他們二人身上有涅火之力,又和他投緣,雷鳴也未必會開口收徒,更何況是寧琦。

姜雲卿低聲說道:「謝謝師父。」

雷鳴聞言哂笑,「有什麼好謝的,不過是看上一眼的功夫。」

「你們兩既然回來了,我就先走了,有你們替她護法足夠了。」

姜雲卿和君璟墨自然不會讓雷鳴留下來替寧琦護法,守著她突破,所以點點頭后就見著雷鳴瞬間消失在原地。

「進去吧。」君璟墨說道。

姜雲卿收回目光,這才跟著君璟墨一起進了院子,等走了一段路之後,就瞧見了在內院中間盤腿突破的寧琦,而在她身邊不遠處,寧真小心翼翼的守著她,時刻留意著她身上的動靜。

察覺到有人進來時,寧真連忙回頭,當看到來人是誰后,他連忙露出欣喜之色:「姐姐,君大哥。」 兩人好不容易板著臉進門,楊順從胡組長手裡要來查封清單,勾選了一部分有用的原材料,交給汪芸。

汪芸鐵青著臉,相當不悅地說道:「這些打勾的原材料我可以收了,按市場價的50%收,畢竟這些東西,我要四五年才消耗的完,根本就沒用。如果你們覺得價格不行,就退廠吧。」

真狠!

一屋子人都無語了,香茅醛的價格相比幾個月前已經雪崩大跳水了,現在還要砍50%,真的可以說是一文不值了!

專案組幾個人面面相覷,真要退廠,很可能連50%都退不掉,因為人家這是正常交易原材料,錢貨兩清,又沒違法,警嚓也不能逼著原廠接受啊!

不退廠的話,沒人要這批原料,價值是0。

汪芸拉著臉,繼續說道:「另外,含毒的成品我也可以要,但價格只是1/10,不接受的話,你們就交給專業的化學回收公司吧,他們是收費處理有毒化學物的。」

厲害,厲害!

佩服,佩服!

紅農這邊的教授和領導們只想笑,悄悄豎起大拇指。

這個女人下手不是一般的黑啊,這些有毒的成品重新過濾一遍就好了,原來成本是7毛錢爽一次,按照1/10收購,即便加上二次過濾,成本最多2毛錢,楊順賺大了!

專案組那邊沒有化學專家,不太懂,有人算不來成本,僅僅是覺得1/10太低了,問胡組長:「如果讓公司破產,弄個全國拍賣,可以嗎?」

胡組長還在思考,只見汪芸直接將清單扔到桌上,像丟廢紙一樣,手交叉握著,很不屑:「好呀,破產吧,我看哪家企業還敢收購這些破爛玩意兒!」

這話說得,真是霸氣!

這就是壟斷的好處,行業的龍頭大哥不讓你進入,誰敢進入?

放眼整個華夏,只有那幾家小蝦米公司跟著吃殘渣剩飯,還得看大哥的眼色行事,哪個大公司要是敢爭搶飯碗,楊順和汪芸立刻揮棍子把人家打屎。

誰不服,站出來一戰,看芸姐會不會把你打成豬頭?

辛笛他們對汪芸另眼相看,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陳浩更是感慨,這個女人穩,准,狠,對外鐵石心腸,毫不留情,楊順有她幫助,那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她實在是太強了。

女人狠起心來,或者說,女人因為男人發起瘋來,真的太可怕,如果她擁有強大的力量,毀天滅地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這個時候,終於輪到主角出來裝逼了。

楊順勸道:「芸姐,話不能說的太滿,立了Flag會死人的。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和高手,你看疾風寵物他們,要是資金鏈沒破裂,產品也沒有毒,他們不就打敗我們了嗎?低調點,和氣生財。」

「哼!就你心軟!」

罵歸罵,其實汪芸肚子都快笑疼,她還要用力憋著。

喬威這時候,心裡還真是這麼想的,臉上露出遺憾,還有不甘。

真是單純的孩子啊,其他老油子們看到喬威這副表情,都想笑,即使懂技術,有人願意投資1000萬,他們都不敢這對組合競爭,太可怕了。

楊順乾咳兩聲,當起好人來:「胡組長,姚副廳長,各位長官,你們也看到了,這些東西對我來說真沒用,我很難辦的,不過我也想著大局為重,還請各位別讓我太為難,我是遵紀守法的公民呀!」

「理解,理解,多謝楊先生的出手相救。」

專案組那邊沒脾氣了,全盤接受,楊順根本沒義務幫忙,現在肯出手相助,那是情義。

具體清算和交接,全部由汪芸負責,接下來兩天,她去疾風寵物的倉庫清點交接。

汪芸不是小刀砍價,而是直接拿著大砍刀,大口吃肉,吃完了嘴一抹:「原材料你們給我送去倉庫,但我暫時沒那麼多資金,錢先欠著,半年內結清。」

哪有這種搞法?貨也要,錢不給?

交接人員急了:「那我們怎麼賠款給受害者?」

汪芸說道:「你把受害者的聯繫方法轉移給我,我篩選一部分出來,由我們順心寵物安撫一部分,只要貨,不要錢,如何?」

彙報上去,專案組立刻同意,連誇楊順善解人意,為國家排憂解難,感謝的話說了一籮筐。

楊順對著電話,嘴巴都笑疼了,再看面前的汪芸,豎起大拇指讚不絕口:「芸姐好手段,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了一部分優秀代理商的聯繫方式,趁機擴大銷售渠道。」

汪芸不吃這一套,冷若冰霜:「壞人我當,好人全是你,哼!你好好想想吧,怎麼獎勵我!」

對呀,這該如何獎勵啊?

楊順頭都是疼的,想了好幾天都想不出來。

6月16日,正好星期六,一場盛大的慶功Party召開了。

同時,這一天,又是大家期盼了半年的大事。

楊小歐的十個孩子終於三個月大,可以出來了!

這放在人類身上,就是孩子過周歲啊,楊小歐是10個孩子一起過周歲,必須熱鬧起來!

汪卉在海皇山莊訂了一個四桌的大包房,給很多朋友發請帖,一起熱鬧聚會。

星期六的早上,楊順開車來到汪家,去樓上菜園裡摘了好多時令蔬果,準備待會兒帶到聚會上給其他人分享。

「哈~~又在偷菜!」

一個聲音在後面響起,楊順站直身體,發現一雙手從身後環繞過來,正是汪卉。

楊順握住她的手,笑眯眯轉過身:「是呀,趁某人還在睡懶覺,先偷一波,沒想到被你抓到了,你好膩害~~」

「幼稚!」

汪卉摟著他的腰,昂著頭撒嬌,笑得開心極了。

六月了,氣溫高,大家都穿著夏裝,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兩人都很喜歡這種感覺。

早晨的陽光通過綠葉,照射在她臉上,光潔照人,她笑得特別好看,楊順都呆住了。

Mua~

在一場氣喘吁吁的早安問候之後,兩人嬉鬧了一會兒,繼續摘采。

汪卉想起來:「你準備送什麼禮物給姐姐?」

「這些天我愁死了,我知道她不是個俗人,對物質獎勵並不看重……」

「她就是一個俗人!」

「啊?」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房子,車子,珠寶,或者你精心釀造的香水,都行。」

「珠寶也行?」

「珠寶要選特別點的,有意義的。」

「唔……三斤重的大金鏈子行不行?」

庶女狂妃:鬼帝大人寵翻天 「你可以試試,要是涼了,你別喊我救命。」

兩人笑嘻嘻說著,提著兩籃子下樓。

男大不中留啊,自己爸媽沒接送,先接送汪家人,楊順的態度讓老汪兩口子挺滿意。

將四人一狗送到海皇山莊,楊順再回去接爸媽和小舅一家人,這麼轉一圈,一晃悠,都快到中午了,賓客差不多全都到齊。

陳雨涵一下車就往山莊裡面跑,嘴裡還在急切念叨著:「我的狗狗~~我的狗狗~~」

「別亂跑~~」

站在門口迎接客人的汪卉差點被小丫頭撞著,陳雨涵一個急剎車:「卉卉姐,狗狗呢?」

「最裡面的大包房。」

汪卉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眯眯指著走廊盡頭,陳雨涵嗖一下逃走。

一看見小丫頭都來了,楊家人肯定也到了呀,汪卉好緊張,趕緊低頭看自己的打扮,嗯,沒毛病,她今天很漂亮。

她看向外面,肖健從旁邊路過,連忙叫住他:「肖健,過來陪我。」

肖健奇怪:「我陪你?楊順看到了不得打死我……喲,小舅,小舅媽,哎喲,楊叔叔,陳阿姨,你們都來了呀!」

門口走進來四個中年人,有說有笑,看到熱情的肖健,呵呵笑起來:「你是在這裡迎賓嗎?」

汪卉也笑著迎接上來,跟著一起叫。

陳浩對這個小姑娘印象挺深,那天做冰激凌,楊順第一杯就是送給她,關係肯定不一般。

陳梅和李麗都見過汪卉,也不陌生。

只有楊中華是頭一次見面,心想不能冷落了人家姑娘,打趣道:「肖健,這是你女朋友?挺般配的。」

呃……

現場瞬間尷尬,汪卉一下子就紅了臉。

肖健嚇得連忙擺手:「不是不是,我哪配得上她……」

再看楊順,停好車了最後一個進來,肖健都要哭了,這絕對不能誤會的呀,連忙跑過去,急速低聲道:「你爸以為汪卉是我女朋友,怎麼辦?」

「卧槽!你想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