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特地在『照顧『和『師叔『兩個詞之上加重了語氣,只見死胖子臉上頓時春光乍泄,似乎是看裸體美女一般的看了楚皓一眼,明顯是會意了。之後才對著石方纖一拱手道

『謹遵師命!『

石方纖看見了華雲飛的神色,微微笑了一下,就此拂袖而去。

石方纖剛剛離開,立時華雲飛就露出了本來面目,只見他抬起胳膊肘,用力拱了拱依舊在考慮華雲飛真實身份的楚皓,淫笑著道

『真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是同門了啊!『

楚皓被他這麼一拱差點跳起來

『哎呀我去,你個死變︶態,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拿胳膊肘拱我。你叫我不會用嘴啊!『

原來華雲飛拱楚皓的地方正好是他的腋下肋骨處,要是只是拱也就算了。他居然還用胳膊肘在楚皓的肋骨上上下移動了兩下,這種感覺很奇怪,也很刺激,當下楚皓就差點跳了起來。

華雲飛明顯是被楚皓的突然發飆嚇住了,愣了半晌,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那個……我用嘴拱你肋八叉兒,這場面是不是太……『

『滾!『

楚皓立刻大罵出聲。

下午,煉器堂正廳,楚皓站在門口,看著空無一人的大廳獃獃的有些發愣

『這就是煉器堂么?這就是我一直想要進入的內門么?我終於成功了,終於成功了……『

兩年來艱苦生活的一幕一幕開始在他眼前浮現,兩年前他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會,僅僅因為不能修鍊,消沉到只知道享受的大少爺,而現在他已經是一個無論將他丟到什麼場合,什麼城市,都可以憑藉著手藝,不止能活還能活的很好的正常人,這其中所經歷的苦難和無助不是能夠用語言說出來的。

『父親,兩年了,我終於距離目標近了一步了,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希望的!『

他咬緊了牙關,低低地念出這句話,父親的樣子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那個清癯的中年男人,此時正在用那雙似乎蘊含了所有天機的眼睛溫柔的注視著他,目光中充滿了欣慰。


一時間他的眼中緩緩蓄起了淚水,不過他並沒有讓淚水流出來,而是咬了咬牙,生生將眼淚逼了回去,才開口向著心中的戒靈問道

『戒靈,現在我已經進入巨石宗了,怎麼樣才能得到玉玲瓏?『

戒靈此時也是一片歡喜,畢竟楚皓早一天找到玉玲瓏就能早一天煉成天靈戒本體,他也才真正的有歸宿,當然會欣喜

『根據我的感覺,玉玲瓏確實就在這巨石宗之中,不過玉玲瓏這種東西不管何時何地都應該是一個門派的至寶,肯定不會那麼輕易拿出來視人,你安心的先呆一段時間,等到時機成熟了,再想辦法打探。『

楚皓想了想,也只好這樣了,不然總不能現在就開始問有誰知道玉玲瓏在哪裡吧!若是那東西真的如同戒靈說的那麼玄乎,估計自己這麼問,很快就會被逐出師門。

『喂,你在這站著發什麼愣呢?要是再不進去一會人都到了,難道你要人家等你啊?『

死胖子忽然捅了捅楚皓的肋骨,自顧自的說道。

頓時楚皓又跳了起來,大吼出聲

『我擦!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許捅我!!!『

死胖子擠了擠眼睛,微笑著道

『都跟你說過了,好了,趕緊進去吧!『

說著便當先向著大廳一步邁了進去,可是他剛剛走進門忽然停下了腳步,回過頭。臉色出奇的嚴肅對楚皓道

『對了。有一件事。我要事先跟你說一下,一會你也許會看見一場腥風血雨,到時候你可千萬要把持住,不能掉了身份。『

看著死胖子突然鄭重起來的神色,楚皓不由得一愣,貌似認識這胖子這麼長時間了,只有今天看見過他鄭重的神色,而且還是兩次。他說一會兒會有腥風血雨,這裡不是內門嗎?都是高手呆的地方,怎麼可能出現腥風血雨?

不由得楚皓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

『為什麼?這裡不是內門嗎?怎麼可能會有腥風血雨發生?『

華雲飛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消沉,道

『這件事情一會你自然會知道,先進來吧,時間不等人……『

說著便再也沒有回頭地走進了大廳之中。

楚皓雖然滿腦子疑問,但也跟著走了進去。

其實巨石宗內門和一般宗門也沒有什麼不同,楚皓走入大廳之後也沒有什麼興趣四處打量,說實在的這個煉器堂的大廳還不如他家的大廳漂亮。

楚皓很有一種新人的覺悟。隨著華雲飛進入大廳就站到了他的身後,而且隱隱還落後了華雲飛半個身位。這是一種新人對於老人在行為之上的尊重。

兩人就這樣站在大廳之中一言不發,就連死胖子也難得的閉上了嘴。

半刻鐘很快就過去了,周圍很安靜,楚皓沉浸入了思考到底如何才能得到玉玲瓏的沉思之中,忽然死胖的刻意壓低的聲音響了起來

『來了!『

楚皓一愣,不由得抬起頭看向了他

『什麼來了?『

正在這時忽然空氣之中飄來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這種香味楚皓很熟悉,正是石輕靈身上的香味,原本見到石輕靈,她都是遠遠地站在一邊看他做面,這種香味本就淡雅,很難傳到他那裡,唯一一次聞到,就是在他用開水澆路建的那一天,那天石輕靈站到了他的身邊,那種味道鑽到了他的鼻子中,讓他立刻深深地記住了。

在這個大廳之中,空氣並不算很流通,這種香味異常的明顯,空氣之中似乎有一朵無形的蘭花緩緩綻開了。

楚皓不由得向著門口看去,一道倩影就這樣飄然而入,如同九天仙女降下凡塵,清麗脫俗的不帶一點煙火氣息。

石輕靈輕移蓮步,進入了大廳之中,剛進大廳她一雙妙目就落在了楚皓的身上,只見她微微愣了一下,不過立刻微笑了起來,笑容很淡,就像一陣輕風,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楚皓幾乎被這個笑容融化了,這個笑容此時在他心中只能說……太美了!

石輕靈也如華雲飛一樣站在了一個角落,就此低下頭看著地面,似乎連氣息也不再隨意飄蕩。

楚皓正在看著石輕靈,忽然只覺得眼前好像有個什麼東西正在抖動,不由得他移開眼睛,向著抖動的地方看了過去,就這一眼,他就差點沒忍住一腳踹到死胖子的胯下。

只見死胖子華雲飛此時正歪著頭偷看站在一邊的石輕靈,目光獃滯渾身顫抖,要是他的嘴再張的大一點,楚皓毫不懷疑他的口水會奔涌而出!

『這死胖子怎麼可以露出這麼賤的表情啊!『

控制不住,他在心中狂噴了起來。

就在楚皓心中吐槽的時候,忽然一聲猖狂至極的大笑從大廳之外傳來,楚皓清楚地看見華雲飛和石輕靈都是不由自主的身體一震,臉上出現了厭惡的表情。

『哈哈,遠志師兄,沒想到最近你居然已經提升到築基七品了,你提升的還真是很快啊!『

『遠景師兄過獎了,小弟再怎麼提升也比不上師兄啊,啊哈哈,師兄現在已經通過煉器師三品評定,而小弟到現在還是二品,是小弟需要追趕師兄才是。『

楚皓心中響起了戒靈輕蔑的聲音

『煉器師一共分為九品,一個三品煉器師,一個二品煉器師,有什麼好吹的!『

楚皓一愣不由得在心中問道

『煉器師還有等級劃分?『

戒靈不屑的切了一聲

『當然,什麼東西都有等級劃分的,煉器師一品最低。九品最高。你要努力了啊!『

『那我現在算是幾品?『


一聽到煉器師還有等級劃分。楚皓立刻好勝心起,雖然他沒有真正煉過器,但是不管是誰都會對自己實力等級抱有一種好奇心。

戒靈聽到楚皓的話,頓時產生了一種想要一把捏死這個完全沒有自知之明的混蛋的想法

『你有病吧!你說你現在能算幾品?你除了揉過麵糰以外,你摸著良心問問自己,你做的所有事情跟煉器有半個銅板的關係嗎?『


楚皓頓時一陣無語,是啊,自己雖然有絕世煉器術傍身。但是貌似從來就沒有干過任何和煉器有關的事情,要非說有,那也就是拿無上煉器術揉面了,想到這裡即便是他自己也不由得臉紅了一下。

一陣破空聲傳來,霎時之間大廳之中就出現了兩個人

『哎,志遠師兄,為什麼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慢你一步呢?這麼多年都沒有變化了,我真的很鬱悶啊!『


一個精瘦的青年,臉帶笑容,肆無忌憚的大聲道。

在他的前方一個濃眉大眼。卻一臉邪氣的青年正好腳尖超了他半步,只見青年回過頭一臉爽朗地大笑起來

『哈哈。我們畢竟是在煉器堂,又不是比賽跑步的地方,而且在下也僅僅是超過了師兄你半步,實在是不值得炫耀,還是遠景師兄你的煉器術更能炫耀啊!不過也是,試問在年輕一輩之中,哪個巨石宗正宗的石姓正統還能與我兄弟二人相比,那些外姓的奴才……哈哈哈哈……『

他越說越興奮,最後居然控制不住的又笑了起來,但是他這句話無疑已經將巨石宗劃歸為『姓石的『的私有財產,那些外姓弟子在他們眼中根本就不是正宗,或者說只是巨石宗的奴才。

楚皓看著這兩個人,眉頭微微蹙起,這兩個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種姓主義者吧!不過他沒有多說什麼,畢竟這內門的事情他還很不了解。

這時候一聲低低的嘟噥聲在他身邊響了起來


頓時楚皓心中涼了

『難道這才剛進入內門,我就要死在這裡嗎?『

就在這時,忽然一種冰冷而又清新的感覺飄入了大廳之中,霎時間所有人似乎都被這清新的感覺滌盪了心靈,一聲朗笑從大廳之外傳了進來

『真是的,不過是晚來了一會,居然煉器堂之中就發生了如此大事,謀殺師叔,這大概算是欺師滅祖了吧!哈哈哈……『

這個聲音也和剛剛飄進大廳的那種氣息很是接近,清新而又爽朗,讓人聽到就會在心中生出一種說不上來的好感。

在聽到這聲音的同時,石遠志心中也是猛然一驚,頓時所有火氣都消失了,瞬間認識到了如果這一掌拍下去可能造成的後果,剎那之間他便已經將本來拍向楚皓頭頂的一掌努力偏轉了方向。

只聽『砰!『的一聲大響,楚皓身邊的一個桌子就此粉碎。

石遠志強壓下心頭一股翻湧的血氣,這才回過頭看向了大廳門口,同時嘴角一咧,露出了一個陰冷的笑意

『韓青,來就來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楚皓只覺得身前壓力一輕,頓時心下就此鬆了一口氣,冷汗刷的一聲便流了下來,與此同時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感也浮上心頭

『我這是……得救了?『

他也回過頭來向著門口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個青衣男子正邁著四方步飄飄然走入了大廳之中,男子身上帶著一股淡然清新的氣息,讓看見他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心中一輕。

頓時楚皓心中便知曉了此人的身份,正是位列內門強者排行榜第二位的傳奇人物–韓青,別看他是一個煉器師,但是他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強大,僅僅十八歲就已經達到了築基八品,成為了真正跨越了分界線的修真者,若不是在他之上還有那個變︶態壓著,估計他早就已經統領整個巨石宗年青一代了。

不過想到這裡楚皓的腦海之中又出現了一個疑問

『那強者排行榜之上第一到底是誰?『

雖然他已經在巨石宗外門呆了兩年,但是那個第一他卻是一直沒有聽說過名號,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韓青緩緩走進了大廳之中。面帶微笑的沖著所有人都點了點頭。但當他看到楚皓的時候眼神之中卻有一種奇怪的神色閃過。這奇怪的神色並不明顯,一瞬間就不見了。

可是楚皓精神力之強大豈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別人也許注意不到韓青眼神之中那些微的變化,但是他卻看的一清二楚,當下一種警惕的心思就升入了他的心中。

這時候在他心中的戒靈似乎也注意到了什麼不對,有些排斥的開口道

『這傢伙的精神力很強大,你要注意他一點,他不見得會對你有什麼好的想法。我感覺到了他剛剛看向你的時候精神力波動的很厲害。『

楚皓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石遠景此時已經緩緩地移動到了石遠志的身邊,不善的看著韓青。

石遠志獰笑著看著韓青,用一種輕蔑的口吻道

『韓青,幾日不見,你現在譜越來越大了啊,連師祖召集開會你都敢最後一個來,是不是要是再過幾天,你連師祖也不放在眼裡了?外姓弟子真的很靠不住啊!『

他這句話中充滿了火藥味,似乎韓青已經在他心中被定下了一個將會出賣宗門的罪名。

韓青淡然一笑。 來自未來的科技巨頭 ,很是輕鬆的道

『一場會議總會有先來後到。即便我不是最後一個來,也會有最後一個人,要是最後一個人都是對宗門的不尊重,都是不將師祖放在眼裡,那豈不是每次不管開什麼會議總會有那麼一個人是不將宗門放在眼中的?呵呵,哦,對了,如果是那樣,那你們二位豈不是也經常不將宗門放在眼中?『

『你……『

石遠志一陣語塞。

下載新世界 ,真是年少有為,算起來愚兄還要虛長你幾歲,一直想要拜在師祖門下,可惜在下資質魯鈍,最終也沒有成功,還是你的運氣好啊!『

他這話說的雖然風輕雲淡,但是其中濃濃的醋味,已經快要讓楚皓牙齒都酸軟了。

『不知閣下是什麼修為?『

韓青依舊是微笑著問道。

楚皓也淡然的笑了起來,學著他的樣子彬彬有禮的答道

『在下不才,在修鍊一途之上實在是沒有什麼天分,修鍊到如今了也只得築基二品……哎……說來慚愧啊!『

他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與此同時暗中將所有精神都放在偷偷觀察韓青的表現之上,他要再次確定一下他的判斷。

果然,韓青雖然臉上沒有表露出什麼,精神力波動之中卻透出了一股濃濃的不屑,和一種奇異的優越感,當下楚皓就確定了這個人不是什麼好人,一定要當心才是。

韓青微笑著道

『修為低點又有什麼大不了的,既然師祖能夠看上你,那你肯定是有什麼過人之處,要相信師祖的眼光,師祖不可能收一個泛泛之輩為徒的,呵呵『

說著他轉過身對著眾人道

『好了,大家都給韓某人一個面子,都別鬧了,不然一會師祖看見又要生氣!『

石遠志和石遠景聽見了他的話,頓時都是一聲冷哼,石遠志更是直接開口道

『你韓青算老幾?不過是個外姓弟子,我們憑什麼給你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