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接著轉跟郭大東說:「我們兩個到裡面喝茶吧!小芯新給我買了好茶葉,我都捨不得喝,特地想讓你嘗嘗。」

「好啊,我們走吧!」郭大東知道唐小芯是個能幹的人,處理事情應該都是很厲害。

又再加上席建立這個親爺爺都對她放心,自己沒理由不放心的。

——————-

PS:明天我繼續努力多更新,稿子還是要修改錯別字滴,不然我老覺得對不起你們!么么噠!愛你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等他們一走。

唐小芯又是連一句話都沒說。

席錦琛面無表情,雙眸深不可測,泛著冷冰冰的光澤。

李三花終於按耐不住了,「你們這是算哪個意思?你們就是打算把我們曬在一旁,就以為這樣就可以把我們都給解決了嗎?我告訴你,別做夢,今天無論如何我都要把彩雲帶走。」

唐小芯這時才慵懶語氣,冷冰冰地說:「我記得是你把我們家大姑媽從很久之前就趕了出來,大姑媽也獨自養了彩雲兩年,你都說了,彩雲是你們家的人,那好,你們把這兩年大姑媽養彩雲的錢,拿出來給我,我就讓你把人帶走,不然你休想把人帶走。」

你以為你們來野蠻的,不講道理,難道她就不會這一招了嗎?

「你……」李三花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她怎麼都沒想到唐小芯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根本就跟她預期的不一樣。

許玉蘭扯了扯李三花,對唐小芯說:「席桂花是孩子的媽,她養自己女兒,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憑什麼要我們給她錢。」

「對,就是這個理。」李三花在許玉蘭的點撥之下,猶如茅塞頓開,「她要是不想養的話,那之前就不要生下來,還給我們張家生了一個賠錢貨,我都還沒說她呢!」

唐小芯目光往張大貴、李三花、許玉蘭、以及張大剛弟弟張建明掃了一眼,個個表情都是嫌棄大姑媽生了彩雲。

是呀,對農村裡人來說,生女兒,那就是生了個賠錢貨,生兒子,那才是個寶。

她呸!

兒子女兒都是一樣的。

兒子有時候都還不如女兒呢!

她冷笑譏諷李三花,「你還當我們家大姑媽很願意為你們家生孩子一樣,生女兒已經是很不容易了,還要養這麼大,盡心儘力去教育孩子,到頭來你們還說一句賠錢貨,哼,竟然你們都不喜歡彩雲,那幹嘛還要把彩雲帶回去?你們不覺得你們這樣,跟你們的行為有衝突嗎?這是自打自己嘴巴的行為。」

「你……你管我們怎麼樣,哪怕是我們不喜歡彩雲,那她也是我們張家的人,我們要帶她走,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你管不著。」李三花結結巴巴地反駁她。

唐小芯高雅微微一笑,「我剛才說了,大姑媽獨自養了彩雲這麼久,你們要把彩雲帶走,可以,那就先把這兩年來養彩雲的費用算一算給我,我再讓你把人帶走。」

席錦琛看向唐小芯的目光,多了一絲的寵溺與溫柔。

他知道她很聰明,很聰慧,沒想到她會是以進為退來對付李三花他們。

光是看李三花的行為,肯定是過來索要錢,那也就意味著李三花他們手頭上沒幾個錢,又或者是窮的叮噹響。

現在她開出這樣的條件,李三花他們可就要頭疼了。

甘淑英在旁邊暗暗擔心,秀眉皺著,她知道唐小芯是有信心對付李三花他們,不過……她這樣說,這要是萬一李三花真把錢拿了出來,那不是……

杜美華和陶紅雲、席秋怡她們心裡都是巴不得李三花把張彩雲帶走,那樣的話,唐小芯就沒辦法跟席桂花交代,到時席桂花和唐小芯的關係就會鬧僵了,一發不可收拾。

席桂香就是巴不得等一下李三花開出天價,最後是讓唐小芯欠一身債,無力償還,然後又跟席桂花鬧翻了,那樣的結果是她最想要看到的。

「你是聾了嗎?剛才我們不是說了嗎?席桂花是彩雲的媽,她養孩子,那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憑什麼要我們結算錢給她呀!」再說了,她又不是腦子壞掉了。

唐小芯氣定神閑看著生氣的李三花,她淡淡一笑,「那你還是彩雲的奶奶,他們都還是彩雲的爺爺、嬸嬸、叔叔呢,難道你們就沒義務養彩雲了嗎?」

「……」李三花啞口無言。

「你們一樣都是有義務,你們都是她的家人。」

「你說的這話,好像你就不是彩雲的家人一樣。」許玉蘭忍不住譏諷她,心裡開始有點小擔心,這要是萬一唐小芯管他們要贍養費,或者唐小芯真把彩雲給回張家養的話,那這個責任就不是落在她頭上嗎?

不管怎樣,還是先將彩雲推給席桂花去。

但是,錢呢,他們也是要拿。

不然白來一趟了!

他們家裡都窮的叮噹響了,席桂花又是做生意的,又會掙錢,給他們一點錢,也不過分。

「我們是彩雲的家人,要不這樣,我們養一個月,你們養一個月。」唐小芯笑說。

李三花差一點就要說,才不要。

花錢養一個賠錢貨,反正她說什麼都不願意。

「你們不說話,那就是願意了!那要不就這麼決定了。」

「你想的美!」許玉蘭反對。

「那要不你們說怎麼辦吧!」唐小芯反問他們。

反正呢,大姑媽也按時間出嫁了,現在爺爺和郭老爺子也在裡頭喝茶,她呀,有大把時間陪他們嘮嗑。

無所謂,今天談不攏,那就明天談。

要不然她親自到李三花家裡談也行。

不過她相信,她真要是出現在李三花家裡,恐怕李三花就要用掃把趕人了。

哼!

明明就是不喜歡彩雲,還非得要跟大姑媽搶彩雲。

擺明就是來找麻煩,坑錢的。

她和大姑媽又不是傻子,大姑媽是關心則亂,她好歹能夠剋制自己。

「我們是要你們給錢,要不然我們就把彩雲帶走。」李三花一心想著的就是這個,她才不管其他的什麼家不家人,什麼養不養彩雲的。

「我們沒錢給,但是也不讓你把彩雲帶走,我還是那句話,你們要是想把彩雲帶走,可以,結算兩年的費用,我就讓你們把人帶走。」

李三花一看唐小芯這架勢,進退都不是辦法,她想了想,折了一個辦法,「那要不這樣,彩雲留給你,結算費用就少算兩年,這行不?」

「不行。」之前大姑媽還沒出門,或許李三花他們是有勝算,現在大姑媽都不在,李三花他們哪還有什麼勝算,現在呢,是她說了算。 「你……」李三花讓她氣得火冒三丈。

「我剛才已經給出了那麼多個條件,你們自己看著辦,要是不按我說的去做,那麼很抱歉,彩雲不能給你們帶走同時,你們現在還要離開這裡。」

李三花咬牙切齒,怒瞪著她,「做夢,我們今天就是要來把彩雲帶走的,要是帶不走她,我們就說什麼都不走。」

「哼,你們還敢耍賴了是不是?那好,你再敢留下,那我就去報公咹,說你們強行進到我們家,還打算對我有人身攻擊的行為,你們幾個就等著吃牢飯吧!」唐小芯不緩不慢淡淡地說道。

但是,不管是她的語氣,還是氣勢,都是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

「你……你少嚇唬人了,我才不怕你。」李三花一個村婦,哪會懂得這麼多,他們一家子都是老實人,她也是最多也是喜歡撒潑,而她今天之所以過來,多半也是因為許玉蘭和桂香的教唆。

現在一聽到唐小芯說起公咹,她心底還是膽怯害怕。

唐小芯一看她底氣不足,自然心裡很明白什麼辦法對李三花來說有用。

「我是不是嚇唬你,難道我的樣子像是在說笑嗎?」

如果李三花真的不走的話,她是真的會喊公咹來,再說了,李三花兩年前就將大姑媽母女趕了出來,就算是上了打官司,那也是李三花沒道理。

席桂香看到這,心裡暗暗焦急,這個李三花該不會就這麼讓唐小芯給忽悠住了吧!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她不是給不了唐小芯和席桂花添堵了嗎?

杜美華、陶紅雲、席秋怡三人都是不太高興的樣子,覺得唐小芯就這麼把李三花處理掉了,這也太簡單了吧!

李三花是讓唐小芯嚴肅,寒冽的神情給震驚了,連下一句話要說什麼,她都忘了。

許玉蘭心裡膽怯,但是表面上仍然故作很潑辣,一副『我們有道理的』架勢,雙手插腰,「唐小芯,就算是報了公咹,那也我們是有道理的,彩雲就是我們家大伯唯一的血脈,憑什麼你不能讓我們帶走。」

「就是,這是我哥的孩子,我們帶走,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張建明氣憤插話,一副『我不是好惹』的面龐瞪著唐小芯。

要說張建明以前是有點老實,但自從娶了許玉蘭之後,那過去老實的性格跟他再也不搭邊了。

反而還很喜歡跟村子里的人一塊賭博,沒錢了,那就回家,想盡辦法找李三花要。

他們家就是窮的叮噹響,好不容易機會狠狠掙一筆錢,那他說什麼都願意鬆口。

唐小芯身邊的席錦琛眼眸陰涼涼蘊含著道不盡的威懾與嚴肅,凜冽看著張建明,彷彿只要張建明要是再敢上前一步,他非把張建明給撕了不可。

張建明觸及他目光,嚇得開始哆嗦,面色泛白,很快也意識到自己無能和沒用,他就很沒骨氣的把目光轉向另一頭。

而許玉蘭並不知道這一幕發生的事,她反而在張建明的慫恿之下,更是獅子大開口,拉著李三花說:「媽,唐小芯不給我們錢,那我們就去找席桂花,她今天不是結婚嗎?我們去郭洪亮家找,鎮上有那麼多人,總有人會知道今天是誰家結婚,只要是哪個家辦喜事,我們就到哪一家去。」

「對,沒錯,竟然跟唐小芯談不攏,那我們什麼都不要談了,我們去找席桂花。」哪個柿子軟硬,李三花心裡很清楚。

面對唐小芯難纏與強勢,自然是挑軟綿綿性格的席桂花下手。

以往她都能夠把席桂花拿捏在手上,席桂花連一聲都不敢吱,現在也依然會是如此。

唐小芯面容漸漸沉下,冰冷籠罩,猶如寒冬里綻放的雪蓮花般,令人生怯又是那麼的驚艷。

她在她們一動,「淑英你去把門給關了。」

「是。」

甘淑英也是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如果要是讓李三花他們去找了席桂花,那今天的喜事可就要鬧大,會讓人看笑話的。

桂花姐這才好不容易找到了第二個對她好的,婚事千萬不能讓李三花他們搞砸了。

對於李三花他們,她是沒半點好感,就猶如掉進一鍋湯的老鼠屎一樣,令人覺得噁心。

席錦琛沒做聲站了起來,大步邁向門外頭。

唐小芯一看,便知道他是在幫甘淑英一塊把門給關了。

「唐小芯你這是想幹嘛?難道你以為今天把我們關在這裡,你就可以阻止我們去找席桂花了嗎?」許玉蘭看挺拔的席錦琛,還沒幾步就消失在院子里,現在恐怕等他們走到滷味店的門時,那鋪門都已經關了。

想著自己和她老公都因為席桂花會擁有一筆錢,是眼前的唐小芯阻止了他們發財,心裡不由一怒,沖唐小芯大吼:「我告訴你,你別想了,只要席桂花在鎮上一天,我們都會來找她,只要彩雲在你們手上一天,我們都會把她搶回來的。」

「沒錯!」李三花說道。

「……」張建明雖不出聲,但樣子顯然是跟許玉蘭和李三花沆瀣一氣。

至於一直都不說話的周大貴,樣子十足的老實人,似乎對李三花他們的行為,竟不反對,又不贊成。

唐小芯目光送周大貴身上斂回,對她來說,周大貴恐怕心裡還是想著家裡有筆錢吧!

不然也不會隨著李三花他們過來了。

這人,一旦面對金錢誘惑,不管再老實的人,那都會有了貪念。

漸漸,她眼底彙集了陰冷,逐漸恍若在她身邊籠罩一股不怒自威的氣息,她將桌面上的裝著糖果的小碟子,一掃落地,還順著拍了一下桌面,頗有威嚴冷聲說道:「我剛才的話,你們是聾了嗎?沒聽明白嗎?我說了,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你們把彩雲帶走,留下兩年來養彩雲的費用,二是,我們養彩雲一個月,你們養彩雲一個月,現在我多給你們一個選擇,你們現在跟彩雲沒關係,彩雲的撫養權歸我大姑媽所有,以後你們都不要出現在她們面前。」

「絕對不可以。」在唐小芯一說完話,李三花就極力反對。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那這麼說,你們是打算選剩下的兩個答案了。」

「……」李三花滿腔怒火,她知道唐小芯這是在逼他們放棄彩雲的撫養權,而且還是連一分錢都不能拿到的那種。

唐小芯就在等著李三花給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時,她就看見許玉蘭扯了一下李三花的袖子,低頭跟李三花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什麼,很快她就看見李三花對視她目光時,眼底流露出了的得意。

頓時,讓唐小芯心生警惕。

「唐小芯你以為你關門不讓我們去找席桂花,就可以改變彩雲不被我們帶走了是嗎?」李三花一臉的自鳴得意地說:「你可不要忘了,彩雲和席桂花的戶口都還是落在我們張家的,現在她是跟別的男人結婚了,可還沒登記,至於她和彩雲的戶口要是想從我們家轉走,那也要看我們願不願意。」再來就是看唐小芯接下來會怎麼做,要是不讓他們覺得滿意,那他們就拖著,不讓席桂花和彩雲戶口離開他們家。

從李三花話里,唐小芯就已經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了。

而她也忽略一點,大姑媽和彩雲的戶口還是落在張家。

這邊的人一向都是先擺酒,后登記,當初她和席錦琛就是一個例外,就直接登記,連擺酒都沒擺。

不過說實在的,她大姑媽的也忒大了,連這一點都沒確定處理好了,就已經跟郭洪亮結婚了。

但細細想了想,那也不能全部都怪大姑媽。

大姑媽是讓張家給趕了出來,張家要的就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大姑媽自然也不會再回去跟張家和好,又再加滷味店的生意比較忙碌,又還發生了席麗瓊的事,忘記了,也屬於正常。

那她現在就要如何處理,她得要好好想想。

席桂香看唐小芯這邊沉默,又看李三花得意自滿的樣子,心想,這下唐小芯也頭疼了,接下來她就是看唐小芯和席桂花如何頭疼吧!

杜美華、陶紅雲她們也是如此想,只要是能夠讓唐小芯頭疼,席桂花這邊過的不順心,那就是她們最大的樂趣。

過了良久。

唐小芯嗤笑冷道:「是呀!大姑媽和彩雲戶口就在你們家,大姑媽也沒辦法跟郭洪亮登記,彩雲落戶口到郭家,也是有一定的困難。」

李三花特別得意洋洋仰著頭,「沒錯,而且我們還可以告席桂花不守婦道,竟然偷偷嫁人,要是萬一再次生個孩子的話,那就更加可以告郭洪亮。」

聞言,唐小芯唇角一勾,蔓延冷意,「我忘了說,在這裡一向的風俗就是先擺酒,后登記,而你們不給大姑媽登記,你們又是憑什麼呀?這件事我不用再通過你們,我直接找村長去,到時再開證明條,大姑媽一樣可以跟郭洪亮登記結婚。」

「戶口本在我們手上,而且這也是我們的事,村長是做不了主的。」聞言,李三花一驚,整個人又開始萎了。

「沒有什麼做不了主的,現在又不是民國時期,張大剛已經不在了,我大姑媽又不用守寡,現在她要嫁人了,你們憑什麼不讓嫁?憑什麼?再說了,你們執意要阻撓,那你們有沒有問過我們席家了嗎?有沒有問過我們家爺爺了嗎?就連他都同意大姑媽再嫁人,你們又有什麼資格阻止?你們又不是大姑媽的親媽,你們不過就是前家婆,前弟媳,前小叔,前家公而已。」

這些人真是開玩笑。

哼!

想著從她手裡拿過自己辛辛苦苦掙的錢,那真是會做夢。

她一個子都不給他們。

「就算是我們前的,那也算是半個親媽了,席桂花結婚,憑什麼帶著我們張家的骨肉,憑什麼連通知都不通知我們?現在過的好了,有錢掙了,就不讓我這個家婆了,席桂花就是忘恩負義,就連養我們,她都是有責任的。」

「責任?這個責任好像是你們自己推掉的,這怪誰呀?你們現在才來說這些,已經晚了,現在大姑媽已經跟郭洪亮結婚,那就意味著,她的責任就是好好孝敬郭老爺子,照顧好郭洪亮,而不是你們。」

唐小芯最討厭就是那種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人。

恰恰眼前的李三花他們就是如此。

一想到李三花他們一家子,她就煩躁,已經開始有點不耐煩了,「話我已經擱這了,你們到底想怎樣,你們自己說說吧!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你們想用落戶口一事用來要挾我,我只能說,你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李三花看她如此不在乎的樣子,就開始焦心了,小聲與許玉蘭說:「現在怎麼辦?」

「媽,說不定唐小芯就是忽悠你的,席桂花怎麼可能不在乎自己的戶口是不是落在郭家那邊去,眼前,唐小芯肯定沒辦法找村長說這件事,戶口本就是在我們家,村長來了,也處理不了這件事。」

「那……我們就是繼續堅持,跟他們耗下去。」

「嗯,沒錯!」

就這麼說定了,李三花就有底氣懟唐小芯,「不是我們把事想的簡單,是唐小芯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總之呢,我們就是不同意席桂花和彩雲轉移戶口,那麼她們兩個還是我們張家的人,以後我們找她乾的什麼事,那都是正常的。」

真太不要臉了!唐小芯差一點就要罵出去了。

后一想,沒必要跟李三花這種人對罵,浪費自己口水。

哼,他們還真以為自己沒辦法對付他們了。

「有錢就能使鬼推磨,實話告訴你們吧!如果我把給你們的錢,還不如拿去給其他人,讓你們村裡或者隔壁村愛說八卦的人,到處說你們家的事,包括你們的所作所為,一年四季都說,我看你們能夠忍受多少年。」反正,她吧,有錢就任性了,怎麼了?

接著,唐小芯她還說:「找村長開個證明,還是比較好用的。」

「你……」李三花注意力不是在唐小芯說找村長開證明上,而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說的流言蜚語,光是唾沫子都可以將他們家給淹沒了。 這個唐小芯心地還真狠毒呀!

有這個錢,還不如給他們,把他們給打發了。

「唐小芯你就不是存心想處理好事的。」許玉蘭生氣指著她說。

「誰讓我看你們不順眼,我看你們不順眼,那就只好用其他方法了。」她就是偏偏不如他們的意,給他們錢。

席桂香、杜美華她們看到這時,心裡開始怨恨唐小芯的狡詐,將事情最不利的一面給扭轉了。

李三花氣得夠嗆的同時,她無意間看見了席桂香,對呀!她怎麼把席桂香給忘了。

同樣都是姑媽,唐小芯沒理由對席桂花那麼好,就對席桂香不好了。

眼珠子一轉,之前他們之所以知道席桂花結婚,那都是席桂香說的,那就算是到最後他們跟唐小芯要不到錢就走了,那最少他們也要給唐小芯添堵。

這麼想著,她決定就把席桂香拉下水。

「桂香呀!你給我們評評理,你說說唐小芯這樣算什麼意思,是打算把我們一家子都往死里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