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一動,道:「莫非你們是隱世的宗派?」

那人道:「正是。我們是絕世武帝葉天南的後人。」

李雲霄臉色一變,吃驚道:「葉天南?那你們這次出世的目的是……」

那人臉上閃過落寞之色,苦澀道:「正是這諾亞之舟,但想不到已經被你得到了。只是……,這怎麼可能呢?僅僅擁有陽鑰,根本不可能找到諾亞之舟啊,就算你運氣驚天,無意之中找到了,沒有那東西,又如何煉化為己用的呢?」

李雲霄心中的震驚之情難以言喻,想不到那傳說中的諾亞之舟竟然出現了。而葉天南正是當年煉製這件超品玄器的絕世武帝,看來唐劫來到這輕歌林地也是為了陰鑰而來。

他不動聲色道:「這麼說來,那陰鑰就在你們聖火殿的人身上了,煉化這諾亞之舟,還需要什麼東西嗎?」

那人正要說話,突然旁邊的一人輕輕捅了下他,頓時急忙閉嘴了。

李雲霄目光一寒,獰笑起來,道:「很不老實啊,看來必須我那同伴來伺候伺候你們了。」

三人嚇得瑟瑟發抖,只覺得菊花颼颼發涼,拚命的往後爬去,想要離眼前這個惡魔遠一些。

「我說我說,只求說完之後你給我們一個痛快吧,千萬別把我們交給那個惡魔!」

先前那人完全絕望了,苦澀道:「陰鑰就在我們聖火殿少主人的身上,想要煉化諾亞之舟的話,必須得到一篇神訣。這神訣正是當年武帝葉南天留下來的。」

原來如此!

李雲霄頓時明了了,界神碑也有相應的大界神訣,那諾亞之舟既然號稱是超品玄器,需要相應的神訣煉化也是很正常的事。

他再問了一些關於聖火殿的情況之後,便一閃消失不見了,留下三人在原地忐忑不安起來。生怕那個變態來懲罰他們,但若是說自殺的話,去沒有那個勇氣。

李雲霄心神回到客棧房間之內,沉吟起來,喃喃自語道:「連諾亞之舟和葉天南的後人都出現了,還有妖族似乎也開始蠢蠢欲動,在須彌山之中的帝迦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還有那天盪山脈中……,怎麼感覺天武界要亂了似的?」

腦海中傳來妖龍的聲音,哼道:「亂不亂管你屁事,說起這諾亞之舟,我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你可還記得陸青羽邀請你參加的那件事?」

李雲霄動容道:「超品玄器的煉製?」

妖龍道:「不錯,當初陸青羽也是和葉天南一樣,有著要煉製超品玄器的野心,而你在小靈天內的驚人表現,讓他一直想要拉你入伙。哼,誰知道你在小靈天內煉製的劍斬星辰,不過是偽劣超品玄器罷了!」

妖龍一提到這事,似乎一肚子的牢騷,不快道:「你丫的竟然將三件九階玄器通過洪流玄金合而為一,再利用我的力量控制其不至於崩壞,騙過了化神海和妖族的那幾位強大存在。」

李雲霄苦笑道:「那不是沒有辦法的事嘛,當時的情況你也知道的。不過我還真對煉製超品玄器有了一些心得,若是這次能夠得到諾亞之舟,並且拆解開來的話,我想定然能有極大收穫!」


他想到這,眼中放出光芒來。

「別做夢了!」

妖龍不屑道:「現在盯著那諾亞之舟的,除了武帝葉天南的後人,還有四極門、天一閣、現在骷髏傭兵團和那神秘莫測的雨也似乎插手進來了,這些還是我們知道的勢力,天曉得還有哪些不知道的。就憑你現在的力量?哼,別到時候連界神碑也被人搶去了!」

他頓了頓道:「若是我能夠恢復到全盛狀態的話,倒是可以幫你的忙。可惜現在我也只是一縷殘魂,力量還不到十之一二。小石子進步的倒是挺快的,但想要跨入八荒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至於你另外那頭妖獸玄雷驚雲吼,天賦比起小石子來差遠了,怕是這輩子混到武尊頂天了。」

李雲霄也覺得很是苦惱,道:「菜鳥傭兵團倒是挺不錯的,可惜少皇不在,我無法掌控。否則的話助我爭奪諾亞之舟倒是一大助力。」

妖龍道:「那小子倒是進步的挺快的,竟然就要突破武帝了。天知道他藏哪去了?我覺得那海北飛應該知道的,只是故意瞞著你罷了。」

李雲霄冷哼道:「不僅他知道,我沒猜錯的話,暴雨傭兵團和骷髏傭兵團的人都知道了,而且肯定製造麻煩去了。否則我在城西鬧的那麼大,一下子打破了他們這麼多年來的平衡,都不見他們兩大傭兵團放個屁。一定是派了大量的高手圍剿少皇去了。」

妖龍訝異道:「你知道還不擔心?」

李雲霄露出一絲冷淡之色,道:「哪一位武帝強者不是從千難萬難之中脫穎而出的,這些是少皇自己的事,我相信他能夠解決。如果這些嘍啰渣渣都解決不了的話,就算突破到武帝,也無法踏足那巔峰境界。這些狀況對他來說是一次莫大的考驗,同時也是機遇!」

武道一途,永無捷徑。一路披荊斬棘的走下去,所有困難磨礪即是擋路的石頭,同時也是墊腳的資本。

妖龍一陣默然不語,隨後道:「你現在打算如何?去聖火殿的落腳點,還是就在這等那變態的消息?」

李雲霄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突然道:「你說的不錯,現在我的實力的確很弱。在這次的爭奪之中怕是要墊底的存在。我想到了一個臨時增加實力的辦法。」

妖龍一愣,道:「什麼?」

李雲霄沒有解釋,而是直接出現在界神碑中,來到顧月生的面前。

顧月生正在靜靜修鍊,頓時嚇了一跳,站起身來怒道:「你要做什麼?」

李雲霄一步步朝他走去,淡然道:「沒事,只是借你的太古天目一用而已。」

「什麼?!」

顧月生一驚,立即看到李雲霄那雙紅色的瞳孔,瞬間失去了知覺。

李雲霄五指成爪,往顧月生的左眼上抓去,他那左邊臉龐上突然暴出一隻巨大的眼睛,上面凶光閃露,駭人可怖。

李雲霄一臉的莫然之色,直接抓住那眼球就猛地取了出來,無數條筋絡在顧月生的身體上穿梭,臉孔也變得極其可怕的樣子,完全沒有了人型。

一個偌大的眼球被他抓入手中,數十條血管不斷的在空中飛舞,就和章魚一樣,似乎想要抓著什麼似的。

妖龍駭然道:「你不會想學那個變態,將這東西植入自己體內吧?」

李雲霄輕哼道:「植入倒不至於,不過是借來一用罷了。那傑瘋子倒也真有些本事。這些太古天目早已經是死物,他竟然將梵蜘蟲植入其中,用梵蜘蟲來控制這天目的活動,並且梵蜘蟲具有極強的寄生性能,正好可以同時植入人體之中。只是梵蜘蟲必須無時不刻的吸食人體精血,這顧月生是個好苗子,做了那瘋子的徒弟,真是可惜了。」

此刻顧月生失去了太古天目,一邊臉孔變得極其恐怖起來,但在李雲霄幾道靈訣之下,開始漸漸恢復。

那太古天目上的血管不斷的在空中舞動,很快發現了李雲霄的存在,立即變得堅硬起來,根根如針,朝李雲霄的身體上刺去。

但李雲霄早有準備,而且這裡是界神碑內,就算是武帝都奈何不了他。他輕輕的吹了口氣,那數十根血管就這樣停滯在空中,僵硬的無法前進半分,隨後根根破碎開來,化作塵埃被吹散。

太古天目失去那些血管之後,瞳孔慢慢的垂了下去,化作死物。

李雲霄將精神力匯聚起來,朝那天目之中凝視而去,他要將這天目的構造完全了解出來,然後化為所用。

妖龍注視著他看了許久,才道:「明白了,原來你要將這東西煉製成玄器。當真是匪夷所思,你的想法比那傑瘋子還要瘋狂啊!」

李雲霄冷哼道:「術鍊師就要有術鍊師的樣子,天下萬物莫不可煉!」

他將那個眼球置於空中,不斷的用各種規則之力打入其中,手中的儲物戒子更是青光一閃,無數天材地寶浮現在長空之上,一一鋪開。 李雲霄的目光一掃,心念所動,數十樣各種材料就飛了過來,分佈在眼球的四周,以一種奇異的姿勢排列開來。他再用手一招,大地之上湧出數不盡的火焰,衝天而起,將那些材料全部吞入其中炙烤煅燒。

妖龍眼中放出異樣的光芒,道:「你的魂力只有五階,但在這界神碑中卻可以調用天地規則,無限制的施展鳳凰真火,能夠煉製出更高級別的玄器來嗎?」

李雲霄一邊施展法訣煉製,一邊解釋道:「至多煉製到六階,而且受限我本身的實力,就算能出九階又何如?而且你也知道,在煉製七階以上玄器的時候,便會降下天之規則——雷劫。在我這界神碑內,沒有雷劫一途,即便等級衝上了七階,也無法和經歷了雷劫的七階玄器相比。」

這個情況很好理解,同樣修為達到了武帝的程度,在一直閉關修鍊的武帝,肯定遠遠比不上長年在外廝殺拚死的武帝強大。

在界神碑中,他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可以任意調動界內規則,所以補充起魂力來也是極其迅速,一番煉製下來也耗費不了多少力量。

那枚眼球被鳳凰真火隔離出一條真空帶來炙烤,否則這麼多年的死物,直接燒上去的話怕是直接化作灰燼了。

而各種材料則在真火煅燒之下就瞬間溶解,被全部吸收到眼球之中,那眼球的顏色越來越鮮艷,金光閃動,就好像活過來一般。瞳孔也彷彿有了靈性,一張一合,不斷吞吐著奇異的力量散開,正是精神之力。

妖龍也從紫影青索劍中化形而出,縮小了數十倍,成為一條迷你小龍,靜靜的盤庚在李雲霄身側,靜靜的看著那煉製。鳳凰真火遠遠的炙烤之下,散發出來的神境之意,讓他也大有補益。

李雲霄手中的速度越來越快,身上泛起金色的光芒,不斷有蝌蚪文字氤氳而氣,消散在空中。

最終眼球的金芒越來越強,刺的人眼目難張,一股器蘊之意漸漸的形成。

「退!」

李雲霄輕喝一聲,那漫天的鳳凰真火急速消退下去,回到大地之內。而漫天的材料也在他一揮之下,全部收回了戒子之中。

長空之上,靜靜的懸浮著那隻金色的眼睛,極具靈動之意,瞳孔一閃一閃的釋放著精神波動。

「果然是六階之物!」

妖龍贊道:「而且這股精神力之強,似乎還不在你之下,嘖嘖,這下對抗那雨先生不用那般狼狽了。」

李雲霄卻是眉頭緊鎖,似乎極為不滿意,開口凝聲道:「可惜我身上材料太少,只能到這種程度了。這太古天目一族當真了得,這隻眼珠子經歷了無數歲月了,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只不過……,用來對付雨還是遠遠不夠啊!」

他眉心上金光一閃,空中的拿隻眼珠子倏然飛了下來,直接沒入他眉心之中。

很快在雙眉中心,浮現出一直金色的眼睛,閃動著詭異的光芒,隨後隱沒進去。

妖龍道:「你也別不知足了,對方可是八階術鍊師,而且身懷各種秘法秘術,你不過煉化一隻眼睛而已,就想壓制對方,你讓人家還怎麼混?」

李雲霄略微一憂慮,手中飛出一道光芒,化作一柄長劍,抓在手裡仔細看了起來。

正是紫影青索劍,當日和唐劫的朱雀刀對砍了數十下后,上面已經是遍布大大小小的缺口,殘破不堪。而且此時傳出的器蘊也變得極為不穩定起來,似乎隨時可能崩潰一般。

這柄九階玄器本就是雙劍合璧,在李雲霄強大的控制之下才能久久的黏合在一起,現在劍身受損,那種合璧之力也漸漸消弱。

「錚!」

李雲霄將劍置於空中,屈指輕輕一彈,發出清脆的劍鳴,倏然一分為二,兩股不同顏色的劍氣彈射開來,在空中相隔千米之遠,一青一紫,閃動不停。

只不過那種強大的九階器蘊,直接降低到了七階。


「這紫影青索劍的確是件不錯的玄器,可惜並不適合我的星辰劍意,還不如自己煉製一柄六階玄器來的好用。」

他心念一動,鳳凰真火再次從大地之上衝起,朝著兩柄寶劍凝聚而去,熊熊煅燒起來。

妖龍道:「浪費啊,可以煉製九階玄器的材料,你竟然要把它們降級重新煉製成六階?」

李雲霄臉上平靜如水,淡淡說道:「上次在小靈天內強行煉製劍斬星辰之後,我心中一直隱隱有個想法,得到大衍神訣之後,這個想法實現的可能性就更大了。我現在唯一想做的,便是將諾亞之舟分解開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煉製出真正的超品玄器。」

「至於這兩柄劍,它們無論是材料還是煉製意境上,都不符合我的星辰劍意,要來何用?」

他隨手一招,那兩柄七階玄器在鳳凰真火的鍛烤之下,開始融化起來。可惜界神碑中無法凝聚雷劫,否則直接降下天之規則,他現在就可以直接煉製九階玄器了。

兩柄寶劍不斷的溢出紫青兩種氣息,將天空映照成涇渭分明的兩半,鳳凰神火之下,一切都可以化為虛無。紫青雙劍都是九階材料,也被直接燒掉雜質,凝練成氣態了。

隨後大地上出現響動,石獸的身體在地面上不斷冒出來,抬起頭顱看了一眼,就飛上了天空,站立在兩柄寶劍的中間。

李雲霄臉色開始凝重起來,操控著紫青兩道氣體朝著石獸慢慢的涌去。

妖龍瞳孔驟縮,駭然失聲道:「你這個瘋子!你不會是想把小石子煉化了吧?這兩道氣息極其霸道強悍,小石子會死的!」

李雲霄眼中閃過瘋狂之色,哼道:「我只是煉化他的身體,又不煉化他的靈魂。石獸這種妖獸本來就是極其怪異的存在,身體凝聚石材而成,只要不傷到石之心就不會死。我只要將紫青二氣融入他的身體石材內,到時候就算是九階玄器也難以傷他!加上他的肉身可以吸取大地之力,不斷的自我恢復,正是我用來壓制雨的絕強底牌!」

他臉上儘是狠厲之色,雙手捏訣之下,紫青二氣瘋狂的湧入石獸體內,一經接觸,石獸那土黃色的身體就如同土坯一樣開始崩潰起來,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就化成塵屑。

石獸笨拙的臉上浮現出痛苦之色,張大嘴哀嚎起來。

但是有李雲霄的命令,他不敢動彈一下,只是傻傻的站在那,承受著身體崩潰之苦。

很快那顆紅色的石之心也露了出來,如同心臟一樣砰然跳動,似乎對四周吞噬他身體的紫青二氣十分忌憚,小心翼翼的收縮著。而石之心以外的身體塊塊碎裂,在紫青二氣下直接化為粉末。

妖龍沉聲道:「他的身體完全崩潰掉了,等級相差太大,根本無法融合!他的肉身得到大地息壤的滋養,已經提升了很大的空間。若是你融合失敗的話,他只能再去找一副軀體,實力將會大為降低。而且紫青二氣乃是九階之物,若是一旦控制不好,極有可能誤傷他的心臟,那就是致命的了!」

李雲霄臉上露出殘忍之色,道:「如若不能融入軀體,在雨面前也不堪一擊,我要來何用!只能徹底的放棄他,或者當寵物養著,以後泡妞的時候送人。要想成為我的助力,與我一起踏入那武道巔峰的話,這點磨礪又算得了什麼!哪個絕代強者不是這麼走過來的!妖龍,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啰嗦了?再啰嗦把你也煉了!」

妖龍一陣沉默不語,李雲霄說的話也是極為有道理的。如果能夠成功,對石獸的好處是無以倫比的。況且他也知道,術鍊師本身各個都是瘋子,別看李雲霄平時很正常似的,但一觸摸到術煉術,也和化神海那些瘋子沒什麼本質區別。

李雲霄周身都閃爍著大衍神訣的光芒,燦爛如大日輪轉,一道道的神訣打入石獸體內,很快就崩壞的幾乎剩下一顆心臟了。他的動作慢了下來,眉頭一陣緊鎖。

和妖龍所說的一般無二,石獸目前的狀態根本無法承受紫青二氣的煉製,只能灰飛煙滅。

他沉思一陣后,從手中緩緩的升起一道光芒來,一方紫色小鼎徐徐飛出,上面凝刻著各種奇異的圖案,古樸而又深邃。

在這紫鼎的氣勢之下,妖龍也是瞳孔一縮,屏住呼吸,只覺得心中有種壓抑之感。

「開!」

李雲霄大喝一聲,一掌拍了過去,靈光在手中閃現,化作一道符文,印入紫鼎之上。

那紫鼎被符文之力推動著在空中飛行,但卻依然是死氣沉沉,沒有半點的器蘊散開,如同死豬一樣,無論你怎麼用水去燙,都還是死豬。

李雲霄怒罵一聲,道:「你妹的!在老子的界神碑內,不信打不開你!」

他一指點出,天地之中浮現出規則之力,往那紫鼎上壓了過去。空間在這一刻被擠壓的收縮起來,無數重量凝聚在那一點上。

「轟隆隆!」

紫鼎受到莫大的衝擊,終於發出了轟鳴之聲,那偌大的鼎肚內隆隆的響起,似乎在抗拒那無窮重量。 「好!我看你能頂多久!」

李雲霄大喝一聲,道:「鳳凰真火,給我燒!」

天空之中立即呈現一片火海,恐怖的火焰氣息鋪天蓋地,將那紫鼎直接吞沒進去,煅燒起來。

兩股域界之力,而且是在界神碑中,直接發揮到了最強的程度疊加在一起,那紫鼎終於扛不住了,一道紫色光芒在火焰中散開,鼎身突然變得金光閃閃,上面古怪的圖案一個個的點亮起來,光彩流動,靈氣逼人。

李雲霄眼中閃過厲色,整個人瞬間出現在紫鼎面前,一道煉製手法倏然施展開來,正是他所創的幻波天經訣,各種法決如同雨點一樣紛紛打入紫鼎之內,想要將它開動起來。

但那些靈訣就好像雨點墜入火海之中,還沒下去就瞬間蒸發了一般。李雲霄的幻波天經訣任其如何強大,都無法沖入大鼎的紫光之內。

「你妹的!」

李雲霄怒吼一聲,手中漸漸凝聚起一個金色蝌蚪文來,正是在須彌山通道之內所見過的,他也並不是很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和規則,只是粗淺的凝聚起來,在手中散出光芒。

「砰!」

他奮力一掌打出,穿過濃郁的紫氣,轟在大鼎之上。

瞬間一道金光從大鼎上方射了出來,鼎身上的圖案更加鮮艷起來,周圍的那些紫氣逐漸彌散,開始射出一道道金光,光彩奪目。鼎身上的三個古樸大字:山河鼎,也越發的顯得古韻盎然。

李雲霄一掌轟落之後,感受到巨大的反震之力,幾乎要將他整個人擠壓破碎。但這裡是界神碑中,任何力量都收到碑內的規則所限,那反震之力傳到他周身之時就直接消散無形。


「就是現在!」

李雲霄見山河鼎被激活了過來,大喜過望。急忙將不遠處的紫青二氣召喚過來,置入鼎身之內。

隨後他戒子內的材料再次在天空上鋪開,反是被他覺得順眼的,全部都扔了進去,一下子就消耗掉了大半,所剩無幾。最後朝著停留在遠處,虛弱無比的石獸輕輕一點,也緩緩的朝山河鼎飛去。

石獸在片刻的時間內,又恢復了身體的體型。只是身上的土黃色變得極其暗淡起來,而且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萎靡至極。

妖龍沉聲道:「這麼把他扔進去煉,真的會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