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快餐店跟老闆借了小板凳和摺疊桌,在美食街路邊就地擺放好說道。

“徐哥,請。”

“兄弟,可以啊!”

徐長青拍了拍莊筆的肩膀,在桌子前坐下。

於是,街上來來往往的學生們驚奇的發現,竟然還有牛人吃飯自帶桌椅,在路邊擺了一大桌。

“這個烤腸不行啊,咬着都費勁,更別說味道了。”

“炒麪中規中矩吧,店主扣得要死,連點調味料都捨不得放。”

“奶茶倒是能喝,就是怎麼感覺和華來士的味道一樣一樣兒的?難道我味覺出問題了?”

“這家快餐這麼多菜啊,味道雖然不咋地,但是先標記一下,是在找不到合適的,我去上手教老闆做……”

剛開始,徐長青還是很輕鬆的。

他坐在鬧市區的街邊,非常嘚瑟的指點江山……啊,不是,指點后街美食。

但沒過半個小時,就遭不住了。

嘴裏酸甜苦辣鹹,什麼味兒都有,肚子也撐得夠嗆,連水都喝不下去。

“這鐵板魷魚,香,就是有點腥和齁。”

只見,徐長青艱難的嚥下一口鐵板魷魚,打了個飽嗝,問道。

“掃到哪裏了兄弟們?”

鄒小北嘆了口氣:“五分之一吧。”


那還遠着呢。

“淦!”

徐長青悲憤的爆了句粗,然後低頭開始吃另外一家快餐。

結果剛吃兩口,他興奮的擡起頭來。

“這家,這家絕對可以,誰買的,位置在哪裏!”

看到他這樣,衆人都精神一震。

柳園當即舉起手來。

“我買的!老孃舅快餐店,就在前面!”

快餐這東西,方便攜帶,還出飯快,所以是合作的首選對象。

徐長青深吸一口後,這才驚喜說道。

“先去那家看看,如果能談成,這快餐我就不用吃了。”

大家一合計,是這麼個道理。

但結果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

老孃舅快餐店做的飯好吃,半點不缺顧客,店裏面前前後後都是人。

聽說鄒小北等人想要合作送外賣,老闆不耐煩的把他們趕了出來。

“去去去,沒看我們正忙着的嗎,你們這些學生,一點都不靠譜,之前合作過一次,說不幹就不幹了。”

淦!


哥幾個被人轟了出來,站在大街上面面相覷。

這時候雖然是傍晚,但大家因爲不停在買東西,問價格,觀察各個店的客流量,來回奔波,一個個都熱的汗流浹背。

最慘的肯定是徐長青,不停在吃東西。

葉修有些看不下去了說道。

“老徐,你就不能只吃一口,其餘的丟掉嗎?”

“不行,小時候我把吃不完的東西扔了,我爸把我好一頓猛打,說替袁爺爺教我做人。”

徐長青站在街邊的垃圾桶,哇哇一陣吐。

完了皺着一張臉說道。

“我爸這輩子,最崇拜的就是老袁,讓我爸知道我浪費糧食,他肯定要來打死我。”

真是又好笑,又心酸。

柳園把水遞過去讓他漱口,問道。

“你現在,幾分飽啊?”

徐長青想了想,很誠實的說道。

“十一分吧。”

“那再吃個漢堡。”

徐長青:“……”

“這個蛋撻可以做飯後甜點。”

“肉夾饃來一個?”

徐長青不肯浪費糧食。

沒辦法,他拿到吃的以後吃兩口,讓其餘哥幾個負責消滅掉。

到最後實在吃不下了,去買的時候,大家都只問老闆要一小口,多的都不敢要。

半條街掃下來,確實是找到幾家味道挺好的店。

可人家要麼不打算做外賣,嫌麻煩,要麼已經有了固定的合作對象。

好不容易碰見願意合作的,那價格提的老高,死活不給降價。

味道差勁的,大家又不想合作。

到最後,葉修也遭不住了,捂住肚子說道。

“要不今天先到這裏,後面先只找快餐店?”

“不行,咱們賣u盤的時候,就是因爲步步搶佔市場先機,才能賺到錢。

現在別家外賣都類單一,多半都是盒飯,咱們就得有多樣化送餐才能迅速穩住跟腳。”

徐長青搖了搖頭。

“要不然,咱們今天吃了大半條街是圖什麼……嘔……” 話不投機半句多,楊汛放棄了繼續對顧藏鋒的嘲諷,乾淨利落的坐在了自己的車上。

顧藏鋒古怪的看了一眼朝自己笑的何純,也是拉開車門坐在了車上。

等到所有人就位之後,起跑線的一個男子拎着喇叭激情澎拜的吼了起來:“各位,激動人心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了,在一號車道的正是奪冠率百分之百的月閃大神,很期待這一次月閃又會給我們帶來什麼驚喜!比賽的規則很簡單,規則就是沒有規則!總共一個圈,誰先到誰就贏!所有人準備,預備!開始!”

“嗡”

隨着男子的話音剛剛落下,起跑線的車子除了顧藏鋒的奧迪全都如同一支離弦的箭衝向前方。

顧藏鋒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出發,是因爲……顧藏鋒還沒點火……

顧藏鋒擰了一下車鑰匙,這纔打火啓動,隨後鬆開手剎掛上檔位蓄勢待發,而就在此時,顧藏鋒的手機響了起來。

顧藏鋒又趕緊退檔拉上手剎,接通了電話。

“喂?顧藏鋒,你在哪呀?怎麼還沒回來?”手機裏傳來了柳依然的聲音。

顧藏鋒瞥了一眼車外:“我現在還在你弟弟學校這裏,有事嗎?”

“沒事,就是想問一下,我弟弟那裏……是什麼情況?”

“沒什麼情況,你弟弟懂事了,想自力更生,下個月少給他一千生活費吧!”

“這樣啊……你沒騙我吧?我怎麼不太相信?”

“你少給他一千生活費看他有什麼反應不就知道了嗎?”

“好吧……那先這樣吧,我先回家了,你不用來振華接我了,你直接回家吧,早點回來!”

“OK!”

拎着喇叭的男子獨自凌亂在了風中:“這是什麼情況?有人要棄權了嗎?”

顧藏鋒瞥了一眼副駕駛位上的何純,微微一笑,在何純一臉古怪的眼神中再次鬆開手剎掛上檔位,奧迪不急不慢的開始行駛起來。

“不是棄權?這還能趕得上吧?墊底的存在吧?算了,不管他了,大家看大屏幕吧,關注一下月閃!現在月閃……果然不出意外,月閃遙遙領先着,保持着和第二名近兩百米的距離,不愧是月閃,實力太強了!”

……

何純看着依然不慌不忙的顧藏鋒,終於忍不住了:“你這麼有信心拿第一?”

“沒有信心拿第一!”

“什麼?沒有信心拿第一?那你剛剛爲什麼不第一時間出發?”何純傻眼了。

“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開車不接電話,接電話不開車,文明駕駛,從你我做起!”

“我%¥#@”何純也徹底凌亂了。

“哈哈哈!”顧藏鋒這才爽朗的大笑起來,“等着吧,小朋友!好戲開場了!”

顧藏鋒突然正視着前方,臉上很罕見的露出一絲凝重,隨着踩在油門上的右腳不斷髮力,車子的時速瞬間由50飆到了110!

拿着喇叭的男子依然全神貫注的介紹着大屏幕上的畫面:“現在馬上就要進入到被稱爲死亡彎道的一號彎道了,每年都有好多車手連人帶車從一號彎道墜入懸崖,其兇險程度可想而知!天啊!月閃連續不斷的進行着漂移!一號彎道的連續十個彎在月閃眼裏簡直就是一條直線!”

“嗡”

奧迪發動機的轟鳴聲越發暴躁,僅僅兩分鐘,顧藏鋒就已經跟上了車隊,即將駛入一號彎道。

何純一臉緊張的拽着安全帶:“你……不減速的嗎?”

“減速?”

“對啊!前面可是連續十個彎,你確定不減速嗎?”

“國家有規定過彎道必須要減速嗎?”


“這……好像有吧……”

顧藏鋒朝何純笑了笑,面容之中滿是輕鬆,根本就沒把一號彎道放在眼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