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才說了什麼?

落後?

他居然這麼自然地就把「落後」這樣的形容詞加到了坎德拉帝國頭上?

這可是大陸兩大帝國之一啊!

這可是大陸上除了瑪洛帝國以外,其它小國家的人們提起來就只能從內心仰望羨慕的坎德拉帝國啊!


可是轉念一想,哈夫拉卻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對。

相比起在蘭帕里王國,進入坎德拉帝國后,他的的確確感覺到各種各樣的不方便。

比如內瑟斯剛才說的破爛的道路、稀缺的食物、還需要依靠人力的供水設施,還比如他現在揣在懷裡,卻根本沒有任何用處的魔法手機,一切的一切,所彰顯出的,正是一種落後。

沒錯,就是落後。

相比起蘭帕里王國,坎德拉帝國在許許多多的方面都體現出了落後的意味。

這並不是他一時的錯覺,而就是實實在在的事實。


「叔叔,您怎麼了?發什麼呆呢?」聽到哈夫拉忽然沒了下文,內瑟斯偏過頭看了他一眼,發現自己這位叔叔半張著嘴,一臉獃滯,不由奇道。


「啊……啊,沒事,沒什麼……」

哈夫拉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問題。

然而當他重新恢復平靜后,腦海里卻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荒謬的感覺。

坎德拉帝國比蘭帕里王國落後?

這個想法如果放在大陸上的其它國家,甚至只是放在幾年前的蘭帕里王國內,都只會引人發笑。

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坎德拉帝國身為大陸兩大帝國之一,當然會在各方面都遠比蘭帕里王國這個地處大陸西南的小國家強得多。

落後這種詞,又怎麼可能用來形容坎德拉帝國。

但是通過哈夫拉自己最近數次來往於蘭帕里王國和坎德拉帝國的經驗來看,這就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坎德拉帝國,就是比蘭帕里王國落後。

哈夫拉抽動了一下嘴角,神情怪異,心中卻又掠過一絲欣喜和自豪。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蘭帕里王國居然就已經變得這麼強大了嗎?

以前他在面對坎德拉帝國的那些商人們時,總是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自卑。

而現在想通了這一點后,他卻忽然發現,自己心中卻一下子多出了一股優越感。

這些坎德拉帝國的商人們有什麼資格在自己面前擺譜,他們不過就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罷了!

這個想法讓哈夫拉瞬間感覺心情大快,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到哈夫拉突如其來的笑聲,內瑟斯莫名其妙地偏過頭看了他一眼,發現他臉上的笑容竟是顯得無比開心,笑聲也是清爽暢快,可見心情的確非常愉快。

內瑟斯忍不住心中納悶。

叔叔到底怎麼了?明明只是在討論坎德拉帝國哪裡比較讓人覺得不方便,怎麼叔叔想著想著就突然發出這麼詭異的笑聲出來?

難道說這個話題讓叔叔想到了一些什麼奇怪的事情?

可是任憑內瑟斯想破了頭皮,也沒理想明白這一點。

於是他只能搖了搖頭,目光直視前方,專註於繼續駕駛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向著在地平線遠端出現的那一絲城市輪廓快速駛去。(未完待續。。) 半小時后,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在拉魯城西城門外緩緩停下。

哈夫拉從副駕駛位上跳了下去,一路小跑著來到圍過來的幾名負責看守城門的拉魯城城防軍士兵面前,滿臉堆笑地向領頭的小隊長打了個招呼。

「嘿,維恩隊長,下午好啊。這麼熱的天還要在這裡負責看守城門,可真是辛苦了。」

一邊說著,他的手一邊不著痕迹地遞了過去,和維恩隊長非常自然地伸過來的手握在了一起,三枚夾在他手中的金幣便輕鬆地轉移到了維恩隊長的手中。

維恩隊長輕輕摩挲了一下手中的三枚金幣,原本嚴肅的臉上立即浮現起了親切的笑容。

「哈哈,這可是城主大人交代來的工作,誰敢怠慢。」維恩隊長說罷向身後的兩名手下手一揮。「去,檢查一下車上裝的什麼東西。動作快點兒,明白了嗎?」

兩名手下哪裡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爬上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後車廂,裝模作樣地檢查了兩下,很快便又跳了下來。

「報告隊長,上面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

「嗯,那好。」維恩隊長點了點頭,轉頭向哈夫拉道:「既然一切正常,那把城門稅交了就進去吧。」

哈夫拉連口道謝,又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小的錢袋,遞給了維恩隊長。

維恩隊長隨手接了過來,看也不看,直接丟給了城門便負責收取城門稅的城主府書記官。手一擺。示意哈夫拉他們可以進去了。

哈夫拉連口道謝。剛要轉身回到大型貨運魔力機車上,卻一轉頭忽然發現城門上居然掛上了不少鮮花,城門附近也明顯要比他前幾次來的時候乾淨得多,顯然是經過清理。

就連之前幾次來的時候,每次都能看到的蝸居在城門附近的乞丐和流浪漢,現在也是一個都沒看到。

這副情形頓時讓哈夫拉有些奇怪,想了想后,低聲向維恩隊長問道:「維恩隊長。瞧這樣子,是有什麼大人物要來嗎?」

維恩隊長左右看看,低聲應道:「行省總督府這兩天有人要來視察,所以得應付下。不過這和你這種小商人沒什麼關係,記住老老實實的不要鬧事就行了。」

「那當然,那當然。」哈夫拉連連點頭,略一沉吟,手上一抹,手中又多出兩枚金幣,向維恩隊長遞了過去。「維恩隊長。這幾天要是有什麼事情,還請您多多關照。」

維恩隊長掃了一眼他手中透出的金幣閃光。微微皺眉,輕輕搖了搖頭:「這方面的事情我可夠不上,幫不了你什麼。」

「不不不,您誤會了,我只是希望如果有什麼消息的話,您能夠提前知會一聲。這點兒小意思,就當請兄弟們喝口茶。」哈夫拉依然堅持把手遞了過去。

維恩隊長略一猶豫,便老實不客氣地收下了金幣。

「行了,進去吧,有什麼我會看著點兒的。」

哈夫拉這才笑著連口道謝,回到了大型貨運魔力機車上。

「哼,剛才還在說坎德拉帝國不如我們蘭帕里王國,你看,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例子。我們蘭帕里王國的所有城市早就取消城門稅了,坎德拉帝國還在收。」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剛一越過城門,負責開車的內瑟斯便抱怨了一句。

「這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到了哪裡就要守哪裡的規矩。」哈夫拉搖了搖頭,雖然嘴上否決了內瑟斯的抱怨,心中其實也的確有些不滿。

蘭帕里王國自從三年前便全部取消了王國內所有城市收取城門稅的制度,而坎德拉帝國這個兩大帝國之一,卻到現在還在繼續收取。

並且坎德拉帝國的城門稅各地雖然都不太一樣,但卻同樣的不低。

他這樣一車貨拉過來,每進入一座城市都要最低繳納五金幣的城門稅才行。

這一路上為了避免多繳納城門稅,他和內瑟斯可是除了必要的補給之外,從來都不進入任何一座城市的。

然而即便是這樣,他一路上還是繳納了超過二十金幣的城門稅。

加上進入坎德拉帝國是所繳納的三十金幣的關稅,他這一車貨物還沒開售,就已經繳納了超過五十金幣的稅賦。

如果不能把這一車貨物賣掉的話,他這一趟可就要賠慘了。

不過前幾次的經歷讓他對此倒是不怎麼擔心,最起碼拉魯城內的人們對他這次運來的貨物還是非常歡迎的,根本不愁銷路。

「前面左轉。」哈夫拉提醒道。

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在拉魯城內並不寬闊的小道上艱難的轉了個彎,進入了一條看起來兩邊全是商鋪,看起來十分繁華的街道。

「行了,就停在這裡吧,前面進不去了。」哈夫拉又交代了一句。

內瑟斯把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停下,哈夫拉便跳下車,輕車熟路地快步走進了這條拉魯城商業街左邊的一家店鋪里。

片刻后,哈夫拉便從店鋪里領著幾條壯漢和一名中年人一起走了出來。

那幾名壯漢二話不說,直接爬上了魔力機車後車廂,開始將上面的貨物朝下搬,動作顯得十分熟練,顯然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

車上的內瑟斯看到哈夫拉身邊的那名中年人,立即從車上跳了下來,衝到他面前,大聲喊了一句:「大伯!」

這名中年人正是哈夫拉的親大哥,也就是內瑟斯的親大伯普拉多。

二十餘年前,因為蘭帕里王國內的大飢荒,當時已經快二十歲的普拉多為了不給家裡增添負擔,一路討飯離開了蘭帕里王國,最後機緣巧合在坎德拉帝國的拉魯城定居下來,並且經過十餘年的努力。現在在這裡開了一家小店鋪。生活過得還算不錯。

早在六年前。生活穩定下來的普拉多便給還在蘭帕里王國的家人們通過書信重新取得了聯繫,並且還曾經回到蘭帕里王國和家人見過面。

之後雙方的書信聯繫還算頻繁,但因為距離太遠,見面就很少。

直到這次蘭帕里王國和坎德拉帝國簽署的新的協議,坎德拉帝國向蘭帕里王國開放國內市場,哈夫拉靈機一動,想到把蘭帕里王國的商品運到坎德拉帝國來賣,這才算是又一次有了真正的聯繫。

「嗯。好小子。上次回去的時候,你還不到我胸口,想不到這才幾年,你就已經比我還高了。而且還長得這麼壯實,不錯不錯……」看著內瑟斯的精神模樣,普拉多讚許地點了點頭。

「嘿嘿,大伯,都六年過去了,我現在都快過十八了,當然長得高。」內瑟斯摸了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再說我現在天天吃肉,個子長得當然快。」

「天天吃肉?」普拉多有些意外。「你天天都有肉吃?」

「是啊。」內瑟斯瞥了撇嘴。「這一路上連續兩天都沒吃到什麼肉。我嘴裡都快淡成啥了。」

普拉多表情古怪地瞅了瞅內瑟斯,再轉頭看向哈夫拉。

「現在家裡的生活真的變得這麼好了?」

哈夫拉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嗯,現在我們蘭帕里王國的生活和以前可完全不一樣了。大哥,你有空的話應該多回去看看,保證讓你大吃一驚。」

「是啊,大伯,現在的蘭帕里王國和六年前可完全不一樣了。這要比起來的話,我反倒覺得坎德拉帝國在很多地方都不……」

「咳……」哈夫拉忽然重重地咳嗽了一聲,打斷了內瑟斯的話。「大哥,我剛才說的是認真的。有時間你多回去看看吧,爸媽現在都老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多少年,你能多回去看看他們一定很高興的。再說現在有了這個魔力機車后,回去一趟也費不了多少時間,很方便的。」

「就是,我們這次從蘭帕里王國過來也就花了兩天時間。哪像您上次回去的時候那樣,一路上要花將近一個月那麼誇張。」內瑟斯再次插嘴道。

「這……」普拉多眨了眨眼睛,神情有些茫然,似乎一時間有些不能接受哈夫拉和內瑟斯所說的話。

不過想了一會兒后,他終究還是被心中的親情喚醒,重重點頭。

「好,既然這樣,乾脆這次賣掉這批貨后,我就和你們一起回去一趟,看看爸媽。反正哈夫拉你總說蘭帕里王國里現在商機很多,我回去看看,要是順便能看到什麼機會,那就更好了。」

見普拉多答應下來,哈夫拉和內瑟斯立即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普拉多離家二十多年,也就只有六年前回去了一趟,家中的老父母可是對他十分挂念。

如果他能夠回去的話,老人們一定會非常開心的。

「哈哈,大哥,那我們加把勁,把這批貨速度賣完,早點兒回家!」哈夫拉高興地道。

「那也要看你這次運來的是什麼東西,要是貨不好,可沒那麼容易賣掉。」普拉多搖了搖頭道。

哈夫拉充滿自信地笑道:「放心吧,我每次運來的都是些好東西,保證賣得很快,不信你看。」

說完哈夫拉把普拉多拉到魔力機車後車廂旁,從一名負責搬運的工人手中接過一包貨物,雙手撕開,露出裡面的貨物。

普拉多一眼掃過去,立即倒抽了一口涼氣。

「天神在上!哈夫拉,你哪兒來這麼錢進這麼多這樣的好貨?」

哈夫拉嘿嘿一笑:「大哥,如果我告訴你這些貨全部加起來才花了我不到一千金幣,你信不信?」

普拉多吃驚地看了他一眼,神情中滿是不敢置信。(未完待續。。) 太陽斜斜升上半空的時候,一列由七輛馬車組成的車隊緩緩停在了拉魯城的城門外。

早就守候在城門的拉魯城城主納薩普斯伯爵立即迎了上去,跟在他身後的,則是拉魯城內各個有身份有地位的貴族們。

只不過這些平常在拉魯城內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今天在這列車隊面前,卻一個個都彎下了他們高傲的身軀,連臉上的神情中都帶著一絲謙卑。

能夠讓他們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列車隊中七輛馬車上的家族徽記,所象徵的正是坎德拉帝國南部行省第一大家族溫莎家族。

而此次前來拉魯城的,也正是溫莎家族現任族長,同時也是那不行生總督溫莎公爵派來負責巡查拉魯城的手下。

雖然這些手下的身份地位未必及得上在場的大多數人,但是因為代表著溫莎公爵的意志,所以他們不得不表示出足夠的尊重和敬畏。

第一輛馬車在納薩普斯伯爵面前停了下來,車門打開,走下來一位大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看到他后,納薩普斯伯爵忍不住愣了一下。

這名中年男子是總督府的總管愛馬度,雖然職位不高,但卻是溫莎公爵的親信,極受溫莎公爵信任。

但是以他的身份,卻並不適合擔任巡查特使才對。

愛馬度總管顯然看出了納薩普斯伯爵心中的疑問,走過來,在他耳旁低聲道:「伯爵大人。這次公爵夫人也一起來了。還請你好好安排一下。」

「啊?」納薩普斯伯爵頓時一怔。

不是說好的派來的只是個普通的巡查代表團么?怎麼連尊貴的公爵夫人也來了?

心中正在疑問著。第三輛馬車的車門打開,先從裡面跳下一名年輕的侍女模樣的女子,隨後便有一名貴婦從上面緩慢而優雅地走了下來。

身為南部行省第三大城市拉魯城的城主,納薩普斯伯爵在多次總督府的宴會上親眼見過溫莎公爵夫人,當然一眼便認了出來。


他不及細想,連忙快步走了上去,鄭重地向溫莎公爵夫人行了一禮,堆起笑容道:「公爵夫人。您能夠來到這裡,真是我們拉魯城的榮幸。」

其餘那些拉魯城的貴族們就算並不都認識溫莎公爵夫人,但此刻看到納薩普斯伯爵的動作,聽到他說的話,當然反應了過來,立即也湊了過來,紛紛向溫莎公爵夫人行禮致意。

溫莎公爵夫人很隨意地擺了擺手:「行了,我只是出來散散心,你們不用太在意我,去做自己的正事吧。」

她話雖然是這麼說。但身為公爵夫人,她人既然已經到了這裡。又怎麼可能讓納薩普斯伯爵等人真的不在意?

於是原本納薩普斯伯爵定下的迎接巡查團的一切程序都已經不重要,重心立即轉移到了該如何迎接和招待溫莎公爵夫人身上。

時間倉促,倒是讓拉魯城上上下下都有些手忙腳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