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很小心,並沒有立刻發動,一切表現如常,他們知道王啟年是一個傳奇法師,稍不留神,就會前功盡棄,所以他們在等一個時機。

王啟年卻在橡樹鎮閉關,他們摸不關准底細,還是沒有動,直到他們消滅來襲的騎兵,騎兵實際上由他們通風報信。王啟年一方處於放鬆的情況下,又見王啟年根本沒有出門,於是在飯菜中下了迷藥,他們想下毒,不過鑒於王啟年這邊有魔法師,他們為了萬無一失,根本沒有下毒,就是下迷藥,也是藉助植物性一種常見的生物鹼,這種生物鹼在許多蔬菜中含有,而且不敢下的太多,最多使人失去一些戰鬥力,果然沒有發現。

他們發動了,迅雷不及掩耳,當場就死了一名魔法師和三名保鏢,他們並不是要殺死他們,主要是將他們和王啟年隔開,他們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並且他們放過了俘虜,不過俘虜表現卻令他們失望,因為俘虜已經嚇破膽,不僅沒有乘機進攻,最多作了一個樣子,當他們打起來時,卻趁亂逃走。


在空襲王啟年所住的地方,明面上進攻拖住了緹娜和安德莉亞,緹娜是一個大騎士,本來很強,卻因為迷藥的作用,戰鬥力急驟下降,就是這樣,他們也不是緹娜的對手,而安德莉亞是一個騎士,在緹娜的照顧下,也抵住了進攻,但她們不知道,王啟年居住的房間中有秘道,她們只在門口阻住敵人,敵人早已由秘道進入。

他們沒有想到,王啟年居然進階了半神,他們如果早發動一二個小時,弄不好真的能得成,但可惜的是,他們遲了。

王啟年一出,他們知道大勢已去,還有許多人沒有動手,他們以客棧的一些工作人員身份出現,現在心中雖然驚慌,但在表面上卻是裝出害怕的神情,好像他們是受害者一樣。

王啟年把一切看在眼中,他已從那些靈魂之中,得到了全部信息。

他一出,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好在那些官員倒沒有受傷,但保鏢們和魔法師身上不少人身上有傷痕,而且出現多人陣亡,眾人都很氣憤。

王啟年說:「這是我的不好,我沒有預料到這些人居然這麼喪心病狂,拿下!」

王啟年早已和保鏢們用心靈通話,將一切嫌疑人都已指定,他一聲令下,保鏢們一下子把眾多人犯拿下。

「冤枉!」眾多人犯叫到。

王啟年冷冷地說:「說,原來客棧的主人還有工作人員去了哪裡?」

他已從眾多靈魂中得到信息,豎琴手聯盟一到鎮上,就悄悄地將老闆和夥計處理了,至於普通鎮民,大部分人已經逃難去了,還有一些當然是沒有命了,在進攻王啟年一方的人中,實際上都是由偽裝成鎮民的人所為,王啟年一到鎮上,見人煙蕭瑟,並沒有留意,因為這裡靠近雙方交火的一方,大部分逃難去了,至於剩下的人,大概捨不得一份產業,這件事給王啟年一個提醒,也給他的警衛們一個提醒,他們太大意了。

他們應該一到此處,便多多少少能看出不同,他們卻以為是在伊安國內,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所以吃了大虧,這也是一個教訓。

「冤枉!我們就是工作人員,他們一來,要我們不準說,還拿我們的妻兒來要脅我們,我們不得不聽從他們。」

「是么?」王啟年興緻勃勃看著他,陡然喊到,「布魯克!」

他下意識地回答到:「是,教頭!」話一出口,他臉色大變,剛想隱身撲上來,在他身後的保鏢手中一動,他慘叫一聲,一把刀已經切入他的腿上。

「布魯克,三級盜賊,有過刺殺魔法師的經驗,我說的是不是?」王啟年眼睛直望著他,口氣之中,卻明顯帶著一種嘲諷。

「你是魔鬼!我…」他還沒有說完,王啟年的聲音淡淡的想起:「砍了!」

一道刀光掠過,他立刻身首異處,王啟年好像不經意掃了別的人一眼,口氣還是很柔和:「現在有人說了么,鎮上的人到哪裡去了,這間客棧的老闆到哪裡去了?」

不一會,他們交待了,王啟年讓魔法師把影像攝下來,並由他們帶路,在鎮子的西南方挖出了大量屍首,其中有婦女和小孩,這一切,迅速通過泰米爾的羅賓迅速擴散出去,那些殺手也被羅賓砍了。

王啟年下令清除附近的豎琴手聯盟,這場運動越演越烈,在諾馬聯盟中,各個城市,豎琴手聯盟為之一空,同時各個王國宣布豎琴手聯盟是非法組織,這一次和伊安洲那一次不同,諾馬聯盟佔據泰西洲的半壁江山,從根本上動搖了豎琴手聯盟,各國王公大臣對豎琴手聯盟恨得牙痒痒的,但介於豎琴手聯盟的威名,不敢動手,這次卻由於刺殺王啟年引起,數個國家一起行動,暗自稱快。

王啟年知道,豎琴手聯盟根本還在,不過他卻不懼,特別是豎琴手聯盟為了殺他,卻對橡樹鎮的居民進行了屠殺,這是王啟年所不能容忍。

小雙卻從黑森林回來,還帶著一匹獨角獸,王啟年認識這匹獨角獸,微笑和它打過招呼,緹娜和安德莉亞一見小靈,不覺喜歡上小靈,安德莉亞更是要想將它收為坐騎,但卻碰了鼻:「你不是純潔的處女,小靈不會屈服。」

安德莉亞牙恨得痒痒的,但卻拿它沒有辦法,小雙說:「小靈是我的朋友,你們不許欺負它。」

王啟年笑了:「好,小靈就作為你的坐騎,好嗎?」

「好的,小靈和小雙是朋友。」小雙沒有關心坐騎的含義,在她心目是,她整天做在王啟年的肩頭,王啟年就是她的坐騎,王啟年不知道小雙的心裡所想。


「王,你好像變了,你成為半神了?」小雙問到。

王啟年點點頭:「有些奇怪,我成為半神,卻在身體上和靈魂上分家,我只有進入神國,才能發揮半神,不對,神的威力,卻在身體上,不怎麼的,在腹部好像也點燃的神火。」

爆炒大唐︰最強嫡女 現在你的神域形成了嗎?」小雙問到。(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善惡執」、「謬論大帥」和「武丁x婦好」的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王啟年一愣,隨即微微內視,笑道:「形成了,神域不過是心念的具現,原來如此。」

王啟年徹底明白了,原來領域也是心念的體現,雖說是規則的體現,他以為只要規則領悟全了,就能進階半神,原來不是如此,規則何其多,從中派生出來的更多,不過是規則在自己心中具現出來,但因為心念不足,所以只顯得無形無色,而神域更進了一步,可以在其中顯形。

「半神的威力大不大?」小雙又問到。

「半神已超越凡塵,但還有物質的勾連,所以肉身行走在世間,我明白了,神已是徹底脫離世間,最多以投影來到人間,而且時間有限,不進階半神,這些知識還真不知道,走吧,我們回去。」王啟年說到,

他們上了伊安國的軍艦,軍艦開了,王啟年對其他人說:「我要靜靜地冥想,靜默三天,這三日,誰也不準入進入,因為你們可能不了解其玄妙而受到傷害,小雙,你和我進去。」

安德莉亞說:「我和緹娜姐也不能進去?」

王啟年嘆了一口氣:「你也不能進去,中間物質和精神已經混一,你遠沒有達到這個層次,緹娜雖為大騎士,也沒有達到這個層次,你們可能迷失,只有小雙可以承受。」

安德莉亞沒有辦法,看著王啟年和小雙進入艙中。王啟年把艙門關好,小雙感到奇怪:「你真的要進入閉關?」

「假的,不過為了使他們不擔心。」說完之後,從戒指中取出一物,卻是他早年所煉的魔法信標,又取出一塊魔法晶石,裝好后,啟動它,固定在船上。

「你用魔法信標幹什麼,魔法信標又不用魔法晶石。只要將它埋入地下。大地會供應它的魔力。」小雙好奇看著王啟年操作。

「我知道,但我改變了它的用途,不過在船上坐一個標誌,以便準確的回歸。它不會幹擾魔法地圖。我們要回到泰西洲。別人以為我會放過豎琴手聯盟,我不會放過他們,也許他們應該消失了。」王啟年說到。

「好耶!」小雙飛了起來。歡呼到。


王啟年在橡樹鎮時,就已知他們的據點,當然是在波拿巴控制區,這個據點是在葡瑞的王子城,只是一個普通據點,但王啟年有信心查出最後的據點,他以閉關為名,想偷偷地傳送而走。

他現在是半神了,這難不倒他,他放好魔法信標后,又想了想,從戒指中取出魔布,上繪魔法陣,又用了幾塊魔法晶石,給艙中布置了一個幻影,以防萬一。

小雙落在他的肩頭,一扇光門出現在他面前,他邁步而入。獨角獸小靈在這一瞬間,自言自語說:「奇怪,怎麼小雙好像失去了她的蹤影。」

不過,它自言自語,誰也沒有留神,安德莉亞還不死心,走到小靈身邊,不斷討好小靈。

王啟年來到了王子城,這本是葡瑞第二大城市,但明顯受戰爭影響,街上的行人都匆匆走過,沒有幾個人注意王啟年。

王啟年來到一家進出口公司門口,沒有猶豫,直接邁入其中,從旁邊一道狹窄樓梯走了上去,進出口公司的人好像司空見慣,沒有一個人阻攔。

到了上面,往左轉,在左邊牆上一塊磚前,用手敲了四下,在另一個方向,牆上的一幅很大畫陡然打開,一個女聲在說:「歡迎您來到豎琴手聯盟!」

王啟年直接邁入,有女子接待員問:「先生,你想委託什麼任務?」

「我要委託一張大單,等見到此地的業務主管,我會說。」王啟年淡淡地說到。

漂亮的女接待員看了他一眼,感到有些眼熟,並未想起他是誰,說到:「你自己去,穿過大廳,右邊第二間便是。」

王啟年輕輕道謝了一聲,大廳之中,並沒有多少人,王啟年到了接待員所指的房間,敲門,裡面傳出一個宏亮的聲音:「請進。」

王啟年推門而入,一張辦公桌后,坐著一位禿頂的中年人,大概四十大幾,略有肚腩,見到王啟年進來,站了起來:「貴客光臨,不知我們有什麼可以幫忙?」

他一臉帶笑,但卻保持一定距離,眼光之中,自有一種銳利,他沒有伸出手,而是保持一種戒備,王啟年一看到他,就已經看出,他曾經是一位殺手,嗯,應該是一位盜賊,不過多年未從事殺手任務,看來,做上這個位置有一段時間。

王啟年隨手施放一個隔音魔法,將此間與外界聲音隔斷,王啟年施展魔法時,他眼睛一縮,但並未阻止,有些客人不想將自己秘密泄露出去,這也好理解。

他總覺得王啟年有些熟悉,特別是王啟年肩頭坐著一位花仙子,花仙子?等等,他下一刻陡然臉色大變。

因為他想起來了,來人是豎琴手聯盟的一個大敵,在數年前,豎琴手聯盟就曾派高手暗殺,卻為他所殺,他不是在伊安洲嗎?

「你想起我是誰了?」王啟年看到他臉色大變,知道他想起自己是誰,因為自己的形像恐怕早就在他們之間流傳,魔法重現一個人的形像比地球上方便多了。

「啟年.王,你光臨此地,是為了什麼?」他迅速鎮定下來,他心中迅速估計王啟年來到此地用意,這裡不是伊安洲,而是在葡瑞國,和伊安國屬於敵對。

他沒有動手,因為據說眼前這個人神鬼莫測其深淺。

「很好,你果然知道我是誰,我來的目的很簡單,是用向你詢問豎琴手聯盟的總部在那裡?」王啟年笑了。

「沒有總部,再說,你的問題我也不知道。」

「看來,不動真格的,你不會講。」王啟年淡淡地說到。

這時,他順勢往下一座,手往辦公室下面一扭,辦公桌一下子爆射出無數的破魔箭,與此同時,房間的頭頂上轟的一聲,一個鐵籠罩了下來,兩邊牆上也射出幽藍的飛刀,王啟年一瞬間陷入死地。

但他並沒有看戰果,而是連人帶椅子往後一倒,地面出現一個大洞,眼見得就要掉入洞中,突然他身體一緊,周身像被被一種力量所禁錮,王啟年已經出現在他的身邊,只是一伸手,他就落到王啟年的手上。

他發動得不謂不快,可是王啟年更快,就在他坐下的時候,王啟年身影已模糊,金風未動蟬先覺,他一動,王啟年就好像知道他要做的事一樣,如同機括般的響應,連王啟年都未曾想到自己做出的反應。

雖然他可以站在那裡,這些暗算根本不算什麼,但他無意識的動了,好像知道他要採取的行動,又像演練了千百次一樣,只是身體一幻,就將他抓住。

幻想世界的事務所 ,但王啟年已經不在那裡,一切都落了空,而且,他落到王啟年手上。

看不見我 既然你不想活了,我成全你。」王啟年淡淡地說,在他的肩頭,小雙被弄得目瞪口呆,本來她應該被甩出去,卻發現坐在王啟年的肩頭,好像一切都很自然,根本沒有所謂的慣性之類,直此時,她才明白過來。

「殺死他,居然敢暗算偉大的王和偉大的小雙。」小雙揮舞著拳頭叫囂著。

王啟年手微微一動,他的靈魂便被勾了過來,神情麻木,王啟年開始搜魂,過了一會,笑到:「他沒有說謊,想不到豎琴手聯盟居然沒有總部,只有各地分部,他也不知道,豎琴手聯盟的真實情況,他不過受迪安長老直接領導,如果說豎琴手聯盟有上層,居然是一個長老會,也對,只有長老會這類近似民主組織的架構,豎琴手聯盟才能存在數千年。」

王啟年輕鬆笑了,回首走出了這間屋子,帶上了門,而這裡的領導人卻橫屍此內。

那個女接待員看到了他,微笑著說:「歡迎先生再來。」

王啟年回首一笑,小雙也望著她一笑,便出了門,下樓走了。

女接待員看到非常熟悉,不自覺在想,他是誰,正在這時,另一個接待員在喊她:「苔絲,過來一下,我們收到情報,刺殺啟年.王的行動失敗,他在數個小時前,登上了軍艦。」

她腦袋嗡的一聲,想起來了,他是啟年.王,不錯,和畫像上一模一樣,就連肩頭上的花仙子也一模一樣,她的臉剎白。

「怎麼了,苔絲,你不舒服?」

「有點,不過沒有事,過一會兒就好,沒事,謝謝你。」苔絲急忙說,她很想看看負責人那處房間,平時又不准她們進去,她不敢進去,擔心裏面出現了問題,心中安慰:「我看錯了,不過是有人相似而已,啟年.王已經走了,再說,我一個接待員,什麼也沒有看見。」

迪安長老,在波栮多市的郊區一座山上,他是民間少數的高手,身手超過大騎士,據說已進入史詩騎士,這個高度已是騎士的終極狀態,有沒有後繼,人們不知道,反正人類從未突破過史詩騎士。

王啟年在波栮多座山下,望著這延綿的群峰,目光清亮。(未完待續。。) 在數個小時內,奔波數千千米,只有進入半神的王啟年才能做到,王啟年在波栮多座山上,望著眼前山峰,嘆到:「今日一個史詩騎士該隕落了,想不到,他居然是豎琴手聯盟的長老,但想想也不出意外,一個人習武,必須要有足夠的支持,財力,天份和好的老師,也只有豎琴手聯盟這樣的組織,才能滿足這些條件。」

「殺手組織本來就是違法,王來剿滅他們,也是他們的榮耀!」小雙說到。

王啟年啞然失笑:「小雙也會冠冕堂皇了,殺手組織本身是違法,但法不能代表一切,存在就是合理,不過他們不應該暗殺訪問團,伊安國的外交部長說得好,犯伊安國者,即使躲在地獄,也逃不過伊安國的懲罰。」

說完之外,身影消失,再次出現,已在一座峰上,上有一座石頭砌成的住宅,並不奢華,門口種著鮮花,一個老者在修剪著鮮花,各種花和樹,呈現著不同動物的形狀,他頭上帶著一頂圓帽,有點像修士帽。

王啟年一出現,老者緩緩回頭,眼中驟然放出光華,達到目前的半尺,放下手中的刀剪,說:「你終於來了!」

王啟年點點頭,說:「豎琴手聯盟數次暗殺於我,我再不出現,你們還會暗殺下去。」

「想不到,你已經達到傳奇巔峰,你在世間得罪的人太多了,豎琴手聯盟只不過開門做生意,你又何別在意。」迪安長老說到。

「買人生死。誰有這個權力,就是創主也沒有這個權力,數千年來,你們手上有無數冤魂。」王啟年針鋒相對。

「殺手是最古老的職業,在宗教出現之前,它就顯示在人間。」

「殺手不是一個職業,它只是一群罪犯,既然犯罪,必須受到懲罰。」

「你想替天而為,創主教都對我們無可奈何。你又能如何。我早已將奴僕遣走,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次你一定來!」

「只不過是做賊心虛!」王啟年淡淡地說,他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史詩騎士。在一定程度上已經通靈。但他卻用做賊心虛來評價。

「你伶牙利齒,我活了一百二十年,一就是一。你今天來,是想取我性命,我同樣也想取你性命,正好,我的劍已經空虛了六十年,今天就拿你祭劍!」說著,他猛然一伸腰,手上出現一把劍,不是那種騎士的重劍,而是佩劍,王啟年眼睛一縮,這口劍看起來很普通,也不是魔法劍,但在迪安手上,不得不讓人重視。

就在迪安一伸腰,劍往前指,王啟年發現他完全變了,不同於大騎士那種鎖定,而是天地之間,你避無可避,王啟年感覺自己像一隻無助的羔羊,處於群狼之中。

在這一瞬間,王啟年身體便動了,大崩解術出,而迪安卻是一劍,如果別人看來,這一劍而普通,但卻在一閃之間,便到了王啟年面前,大崩解術居然沒有命中,好像一劍憑空而出,直指王啟年。

王啟年沒有後退,反而向前進,氣機牽引之下,似乎一劍從中掠過,但卻落了空,王啟年一聲咳嗽,口中呼出一口氣,卻有劍氣在閃爍。

好利害,王啟年以自己的直覺避開了這一劍,但還是被劍氣擦了一下,如果是常人,就這一下,恐怕已經血濺當場,王啟年卻張口一口氣,將之排出體外,到這時,迪安頭頂上帽子陡然崩散,原來,大崩解術他並沒有完全避開。

但劍氣居然使大崩解術作用滯后,著實讓王啟年吃了一驚,兩人只換了一招,王啟年以魔法大崩解術對付迪安的神奇一劍,相對來說,王啟年還吃了一點虧。

魔法師到王啟年這個程度,一般情況下,遠斗和近斗都沒有了區別,這不過是一般情況,對付迪安這樣的對手,遠斗就比近斗來的適合,王啟年只在交手一剎那,就已經明白這一點。

他笑了,身體急速後退,手一指,一面美杜莎之盾攔在前面,小雙此時,也已經飛了起來,和一位史詩騎士戰鬥,王啟年不能再照顧到小雙,小雙也知道這一點,身在空中,魔杖已出現在手中,身邊的空間立刻綠光盈盈,引而不發,她在尋找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