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到了學院之外,胡媚兒、小猴子和小黑便迎了上去。

姚躍三人返回學院之時,不能將胡媚兒帶入學院當中,於是便將小猴子和小黑一起留下來陪她。

原本姚躍打算將她們留在絕妖嶺等候他們的,後來想想又擔憂虎牙獵妖團的人出現,乾脆便讓她們來到學院外等候了。

「駙馬爺,你出來啦!」胡媚兒很是欣喜地驚呼道。

她現在是舉目無親,早將姚躍當成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才一天一夜不見,她心中甚是思念了。

她身上還披著件獸皮,給她嫵媚的氣質當中又增添了幾分野性的味道,實在是讓人暇思不已。

關長雲每每見到她都要露出一副痴迷的樣子,這與他見其她漂亮女人的時候不一樣。

就連張猛飛都忍不住多看她幾眼,不過他卻能守住本心,沒有受迷惑!

姚躍知道這是胡媚兒天生的媚力所至,只要是男人就輕易受她這種氣質所吸引,這是狐妖的一種天賦。

能否抵制誘惑,還要看個人的本心夠不夠強大了!

姚躍心想「得抽個時間和老二說說媚兒的事了,免得他越陷越深!」。

不是他想要阻止關長雲追求胡媚兒,而是胡媚兒身份特殊,他們兩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走吧,我們回皇城去!」姚躍點了點頭應道。

說罷,他們一行人便朝著皇城進發了。

此次,姚躍回皇城有兩大事情要做,一件是購買一處院子先安置胡媚兒,另一件則是到皇家石坊試一試他的尋元術。

回去的路上,關長雲一如既往地糾纏著胡媚兒,但是胡媚兒卻是緊緊地抱著姚躍手臂,一直都不入他說話。

胡媚兒心結還沒徹底解開,對待其他人還沒能夠完全放得開,要不是見關長雲是姚躍的兄弟,她肯定就要出言拒絕了。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皇城之內,姚躍並沒有直接回龍府,而是帶著一行人先到了食妖闕。

時隔多月沒來食妖闕,這裡依然沒有變化,但是洞察力不同於常人的姚躍卻是察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姚躍壓住疑惑朝著食妖闕內走了進去。

食妖闕內幾乎沒有什麼人,就一個掌柜和幾個小二在擦桌聊天,顯得相當清閑!

「幾位客觀裡面請」一名小二見有客人來,立即迎了上來招呼道。

「叫你們掌柜過來一下!」姚躍立即說道。

這時,不遠的掌柜聽到了姚躍的話,立即朝著姚躍看了過來,神色一驚,趕緊快速地迎了上去恭敬道「小的見過駙馬爺!」。

姚躍來過食妖闕幾次,這位掌柜自然認得姚躍,要不是姚躍,這食妖闕早被封了!


「你們這裡是怎麼回事?居然連一個客人都沒有?」姚躍皺著眉問道。

食妖闕是南宮家在皇城內標誌的產業之一,一直都有許多達官貴人光顧,收入一向都相當豐厚。

然而,現在冷冷清清的樣子,實在是與以往的食妖闕太不一樣了。

掌柜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道「駙馬爺你們先往裡面請,我再慢慢和你們說」。

姚躍等人入坐之後,掌柜才將最近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在街的另一頭新開了一家食闕,稱之為「皇家食闕」!


這家食闕敢以這種名稱開張,可見來頭很大,傳言還是皇室某位皇子所開的食闕,專門用來接待各種高官舉辦的晚宴、以及宴請各王朝派來的使節。

這家食闕一開,原本屬於食妖闕的客人,幾乎都朝著皇家食闕涌了過去。

他們無非是沖著「皇家」的名頭,巴結好那位幕後的老闆,同時又想在那裡結識更多的高官使節。

本來這皇家食闕一開,確實是對食妖闕造成很大的衝擊,但還不至於沒落到現在一人不來的情況。

主要是因為最近天天晚上都有人在食妖闕外潑糞便,導致一大清早有客人來的時候遇上了這些臭東西,就沒有人再來這裡來這裡吃東西了。


食妖闕的生意一落千丈,淪落到了現在沒人光臨的地步了。

「難道你們就沒有抓到那個潑糞便的人嗎?」姚躍皺眉問道。

掌柜說「少爺是派人守夜了,但是一點用都沒有,人家照樣潑了糞便就跑,守衛也耐何不了對方」。

姚躍猶豫了一下道「去讓你少爺過來,我和他談談!」。

掌柜應了一聲,便立即讓小二去找南宮財了!

「老大,這裡與你有關係嗎?」關長雲問道。

姚躍應道「與我是有些關係」,頓了一下他又補充一句道「這是南宮盈家的產業,南宮家你們應該聽說過吧?」。

「皇城四大世家之一,富可敵國的南宮家?」關長雲閃過詫異之色道。

張猛飛一直深居山村之地,倒是對這不是很熟,在一旁一直靜聽也不發話。

「不錯,正是南宮家,南宮盈的哥哥南宮財是我的朋友,我和他們家有些合作吧!」姚躍解釋道。

姚躍心中已經有些怒火了,龍家與南宮家聯合這已經不是什麼秘聞了,但是還有人敢對食妖闕動手,而且還是用這種不正當的手段,實在是可恥至極!

「皇家會做出這種下做的手段嗎?只怕這事情並非不是那麼簡單!」姚躍在心中暗忖道。

不到半個時辰,南宮財的馬車便出現在了食闕之外了。

他那笨重的身子擠入門來,立即小跑到了姚躍之前露出了激動之色道「老大你可回來了,你要再不回來,真是愁死我了!」。

「急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和我仔細說說!」姚躍沉聲道。

南宮財剛想說話,但是卻看了看關長雲、張猛飛和胡媚兒一眼,露出了猶豫之色。

「說吧,他們都是我的兄弟!」姚躍應道。

姚躍這話無疑擺明了,他對身邊三人是完全信任得,讓三人都為之一暖!

「老大,我們肚子餓了,給我們安排一個吃的位置吧!」關長雲倒是很識趣地說道。

「不錯,從學院出來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呢!」張猛飛也在一旁應道。

他們這麼說,只不過是不想讓姚躍為難。

「那好,胖子你就先讓人安排一些好吃的招待我這兩位兄弟和姐姐吧!」姚躍應道。

「老大放心,我會讓人好好招待三位貴客的!」南宮財應道。

南宮財讓人安排了包廂給關長雲、張猛飛和胡媚兒先吃東西,而他則與姚躍到了另一處包廂去議事了。

「老大,這一次你可要救救我們南宮家啊!」南宮財進入了包廂,立即露出了無比可憐的模樣對著姚躍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姚躍再一次問道。

看南宮財這樣子,姚躍知道只怕真出大事了!

「老大你也看到了,我們食妖闕這樣子是干不下去了,而且我們南宮財的產業遭到了許多打擊,再這樣下去,我們南宮家只怕沒辦法再在皇城呆下去了!」南宮財哭訴道。

於是,南宮財便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對姚躍說了一遍。

原來除了食妖闕之外,還有其他南宮家的產業遭到了莫名勢力的攻擊,另外又有不少相同產業開張,嚴重地影響了南宮家的生意。

現在,南宮家的收入是大幅度地縮水,再這樣下去,只怕是一跌不振啊!

「你們南宮家的人都是吃素的嗎?都沒查到是什麼人乾的嗎?」姚躍輕斥道。

「最近,派族中高手出來,查到了一些眉目,應該是虎牙獵妖團的人乾的!」南宮財應道。

【作者題外話】:第三更到!感謝「kk1042」「精神幻影」「td41819791」「夢裡摘星」

「td32501011」這幾位道友打賞! 而臺下,則更是轟然一聲,人們紛紛擡頭朝三號貴賓間望去,不過這貴賓間的設計可是十分奇特的,裏面能夠一覽無餘的看到下面,而下面,卻絕看不到裏面的一絲情況。

這麼多年來,拍賣所的貴賓間其實都已經是固定了的,例如八號貴賓間,從拍賣所建成之日起,便贈予了薇恩家族使用權,就算是薇恩家族的人不來,波圖家族也是不會隨便給別人用的,這涉及到個面子問題。

當然,其他的貴賓間自然也都是贈予了其他有權或是有勢之人,這都是很正常的,消息稍微靈通一些的,都探聽出大部分貴賓間的所屬,這畢竟代表着身份,那些貴賓間的主人,也是樂意散佈一些消息出去的,好爲自己貼金。

不過拍賣所的一號到五號貴賓間,卻是從來沒有公佈過他們的主人,甚至於波圖家族,也決口不散出任何消息,再加上歷年來一號到五號貴賓間幾乎沒有人來,很多人也差不多都快忘了它們了。

誰知道今晚的第一個大手筆,就是出自這三號,八十萬金幣,嘖嘖,這麼一大筆錢就算是波圖這種雄霸羅德恩城的大家族,也是絕對不敢輕易亂花的,因爲手底下可管着數百號人的吃喝開銷,加上商隊來往流通,資金稍微出點紕漏,那是很容易出事的。

尤其是他們這種依靠經商而發家的家族,就更加不敢這麼大手筆了,不過今晚波圖家族定然會發一筆橫財了,因爲每一件拍賣品,波圖家族都是要收取百分之十拍賣所得金額的,如今都已經八十萬了,恐怕價格也絕不會止於此。

果然,衆人心中方如是想着,便又有一個僕從摸樣的人走了上來,遞給波恩一個木牌,波恩瞥了一眼後,饒是淡定如他,也微微愣了愣,纔開口道:“五號貴賓間的貴客,出價一百五十萬金幣!”

“譁!”

這一下,衆人可真是雷翻了,我勒個擦,就算是再有錢,也不能這麼任性吧?要知道,這一百五十萬金幣,可是數目十分巨大了,就算是紫羽鷹,也不一定值那麼高的價格,這五號貴賓級的神祕貴賓,比起三號貴賓間,可算是更加牛-逼了。

就在衆人等着三號貴賓間如何應對的時候,先前那個僕從便又走了上來,不過這一次他手裏沒有拿着木牌,而是一個隱隱約約有點像金牌的東西遞給了波恩,並且耳語了幾句,聽完僕從的話之後,波恩的臉上頓時露出震驚之色,雖然那震驚之色一閃而過,不過還是被不少人捕捉到了。

震驚之後,波恩十分好的掩飾住了自己的表情,只是他不斷閃爍的目光,卻透露出他此刻心中絕不平靜,頓了頓,波恩走上前臺,將手中的牌子舉起,道:“三號貴賓間的貴客有一樣東西想請五號貴賓間的貴客看一看。”

波恩一邊說,一邊舉起手裏的牌子,而那牌子也終於出現在衆人眼前。

那牌子的確是金質,不過鑲邊的,是一層淡藍色的,猶如寶石一般的東西,而在中間,則是一層白色不知道什麼物質鋪墊,正中央刻着一個蒼勁有力的“趙”字,並且那個趙字,還是用繁體字寫的。

“咦?這是什麼牌子?上面的字也不是我德瑪西亞的文字啊,這三號貴賓間的神祕貴賓,是什麼意思啊?”坐在前排的人第一時間就看清了這個牌子,他們根本不認得那個繁體的趙字,紛紛奇怪的議論道。

“是啊,不過這牌子的質地,倒是十分上乘,看起來,這位貴賓肯定是某位達官顯貴啊!”立刻就有人附和着感嘆道。

“你這不是廢話,不是達官顯貴,能有如此手筆嗎?我倒是覺得奇怪,這三號貴賓,拿着牌子給五號貴賓看是什麼意思?”另有一人也跟着說道。

就在所有人都議論紛紛的時候,八號貴賓間裏的林浩,卻差點跳起來,他震驚萬分的看着那個牌子,雙目失神:“那,那是……”

“小浩子,有什麼奇怪的嗎?不就是個普通的腰牌嗎?我也有呀!”一邊萬般無聊的笛亞正樂得看兩個土豪對戰呢,誰知道那三號貴賓卻不按套路出牌了,而且看林浩這樣子,似乎還對那個腰牌格外震驚。

這有什麼呀,我也有嘛!笛亞如是想着,就取出隨身的腰牌,在林浩眼前晃了晃,得意的說道:“看到了沒?紅寶石質地哦!”

林浩完全沒有理會笛亞,他的每一分注意力,此時都在那塊令牌上面,好久,他纔回過神來,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朝笛亞點了點頭,然後偷偷的撫摸了一下左手上的護腕,一個淡淡的光幕立刻出現在他眼前。

林浩不動聲色的轉換到收藏界面,然後在腦海裏搜索着某條信息,不多時,一條信息伴隨着一張圖片出現在林浩眼前,而圖片上的,赫然就是波恩手中的令牌!

“果然是信爺!”林浩倒吸了口冷氣,呆呆的看着那塊玉牌,緊接着心中激動不已。

說來也是巧合,這個玉牌,林浩在查找資料的時候,偶然看到了,他原本是沒想關注的,不過他隨意瞟了一眼,卻意外的看到了趙信的名字,好奇之下,林浩就將這塊玉牌的資料,全都看了。

這塊玉佩,乃是當今德瑪西亞的守護者之一,德瑪西亞皇室的總管,趙信的身份銘牌,據說,這塊銘牌乃是蓋倫從諾克薩斯征戰回來所帶回的戰利品,由嘉文親自尋找名匠打造,等級在鉑金之上的寶貝,當嘉文賜給趙信之後,趙信無時不刻不帶在身上。


這件事,僅僅只有幾個人知道,那便是和趙信關係十分密切之人,當初,薇恩家族的肖娜也是英雄聯盟的英雄之一,而且又和嘉文關係不錯,自然,也和趙信關係匪淺了,所以肖娜應該是知道這事的。

而那本記載了這件事的書,應該也和肖娜有關,所以纔會出現在林浩的資料庫裏,也因此,這個玉牌幾乎是沒人知道它的由來和身份的,而這個玉牌又是趙信隨身攜帶,它既然出現在了這裏,那麼,定然趙信也絕對在這裏! 虎牙獵妖團!

聽到這幾個字,姚躍幾乎是拍案而起!

在絕妖嶺當中,他可是被這個獵妖團給追殺得狼狽不堪!

後來,石剛沖臨死之際說出是由姚莫所指使的,他懷疑這是姚家想要徹底地幹掉他!

如今居然又牽扯到南宮家這事,恐怕對方是忌憚龍家對南宮家的支持,所以只要他一死,龍家與南宮家沒有了橋樑,南宮家必被刮分了!

姚躍又問道「可知道那家皇家食闕是否真的是皇家所開?」。

南宮財遙了遙頭道「如今我南宮家在朝中已經無人,不清楚,不過那幕後之人必定與皇家有所關聯,要不然誰敢冒著天下不違,開著這樣的食闕!」。

「嗯,既然這樣,回去我立即讓人調查一下這事,虎牙獵妖團,我會連他們的牙都給打斷,看他們還敢不敢隨便咬人!」姚躍露出濃烈的戾氣應道。

「那就好,你不在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去找龍家的人,現在你回來了,我也放心了!」南宮財露出了几絲笑容道。

「嗯,不過,我只能夠將那些搗亂的人給除掉,至於人家正當做生意的,我恐怕就無能為力了,這就看你們怎麼去做了!」姚躍應道。

「老大,你大可以放心,我們南宮家世代做生意,自然曉得競爭的道理,如果我們爭不過人家,只能算我們做不好生意,怨不了別人!」南宮財明事理道。

「嗯,現在你先幫我辦一件事,立即在皇城內給我找一處好點的院子,我現在急要!」姚躍應了一聲又轉移話題道。

「這小事一樁,我立即讓人給你去找!」南宮財拍胸應道。

兩人又聊了一會之後,姚躍便到另一處包廂與關長雲、張猛飛他們吃喝了一頓之後,便讓胡媚兒帶著他們在皇城先逛逛,他得回龍府去見見親人。

龍府是屬於平民的禁地,哪怕是高官沒有通報都不能輕易入內,姚躍自然不敢擅自將關長雲和張猛飛他們帶進去了。

姚躍回到了龍府之後,方知道原來他爺爺到邊關去督戰了,已經走了一個多月,就連蕭戰也跟著前往邊關去了。

「難怪那些人敢對南宮家出手,原來是趁著我爺爺不在的時候,想要一舉動遙了南宮家的根基,到時候就算爺爺回來,只怕也是無力回天了!」姚躍心中恍然大悟。

姚躍有些鬱悶了,如果沒有他爺爺開口,如何利用龍家的勢力去對付虎牙獵妖團的人?

龍家上下只有他爺爺一個人可以做主啊!

姚躍甩開了煩惱,去見了他娘邊嬌柔和龍月兒。

邊嬌柔在龍家生活了半年,她原本就美麗的模樣逐漸得到體現了出來,隱隱間也多了幾分貴氣,只是她眉宇間似乎不時地流露出幾分自卑的神色,仍顯示出了她還無法徹底地將原來自己低jian的身份忘卻!

在她一旁的龍月兒卻始終如一,眼神中總是透著清澈無暇的光芒,她嬌臉如花,身材越發地阿娜誘人,衣著簡約又不失艷麗,她就像是滴落凡塵的仙子,迷茫地遊戲人間!

「娘、月兒!」姚躍見到兩位至親的人,忍不住化開了濃濃的笑容叫喚道。

「躍兒!」邊嬌柔欣喜地輕呼道。

龍月兒則是像孩子撒嬌一般瞪著姚躍道「臭弟子,這麼久不見人,你去哪調皮搗蛋了?每一次我問爺爺都說你去練習打壞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