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修行凡之極境,單純靠肉體力量戰鬥,技巧經驗不是很足,需要不斷吸取經驗教訓,完善己身,與魔虎一戰是一個教訓,提醒他自己的缺陷。

休息了一會兒,龍天吞納掉魔虎的精血,而後繼續前行。

煉化出一小絲真氣後,他已經可以微弱地溝通周圍空氣中的靈力,掠奪靈氣進行修煉了。

這是修行的本質,逆天而行,掠奪一切滿足己身。

或許正是因爲這個原因,修行之人以實力爲尊,一切看實力說話,比如紫雲嵐,如果不是古老實力強悍,他根本不會廢那麼多話,直接滅殺。

接下來龍天繼續趕路,也繼續同兇獸搏殺,纔不過幾天他身上就已經破破爛爛的了,全身沾滿血污,活像一個乞丐。

但是他的精神卻愈加的抖擻了,神目如電,清澈堅定,像兩顆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修煉還沒結束,他需要趕往萬里外的一座城池,因爲只有城池裏面纔有傳送門,可以通往下一個城池直到永旭之塔。

如果單靠走路的話,根本就無法到達,因爲這片大地太過廣闊了,哪怕是神道強者破開虛空穿行其內,也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太過漫長了。

當然,想要趕到前面的城池裏也還爲時善早,城池之間遠隔數萬裏,他才走了幾天而已,還有一段漫長的距離。

一路上龍天同兇獸搏殺,進行生死蛻變,也採到了不少的靈藥,其中一味妖血紫藤靈氣逼人,紫氣繚繞,劃開一道口子,裏面則是瑰麗的赤紅色,妖豔奪目。

妖血紫藤對凝鍊血液有極大的幫助,恰好可以幫他融合玄黃血氣,使得玄黃血氣與本源更加融洽,讓他戰力激增。

可惜的是其他幾株靈藥雖然珍貴,但對目前的他沒有大用,無法通過靈藥增強實力讓他很是遺憾。

龍天把靈藥收進古老給的儲物戒裏面而後繼續趕路,他打算到了城池裏換一些靈石。

靈石畢竟是硬通貨,進入傳送門也需要繳納靈石,而且所需數量還不少。

古老雖然強悍,可以攫取虛空之力給他和古聰熔鍊儲物戒,但他一直呆在太荒山不需要靈石,因此兩人身上一塊靈石都沒有,只有到達城池纔可以交換到靈石。

接下來龍天一路疾馳,不斷搏殺兇獸,收集各種材料和靈藥。

荒林獨行雖然危險,但其中生長着各種各樣的藥材,那些兇獸身上也有很多東西極其珍貴,比如魔虎的骨頭,蘊含魔虎精元,可以煉製寶器或者當做藥材,能夠換來許多靈石,而且用途廣泛極受歡迎。

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龍天也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前。

經過了一年的搏殺,他已經隱隱感受到了古老說的那種變化,需要靜下來一段時間,進行突破。 高山上,一道巨大的瀑布掛下,暴衝之力震天,有如雷神怒吼,轟鳴聲響動九霄。


這是一條巨大的瀑布,比之前龍天經歷過的瀑布都要大上好幾倍,激流衝下,有如一條龍咆哮而出,站在瀑布下,可以感受到一種水災淹世的恐怖。

而此時, 快穿攻略︰病嬌男主,有點撩! ,他已經盯上了這條瀑布。

爲了達到凡之極境,他一直在尋找各種自然之力來打擊自己,一邊通過與兇獸搏殺提高戰鬥技巧和生死關頭的潛力挖掘,一邊以自然偉力打擊自己,增強力量。

在不斷的打擊挖掘下,他的肉體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不憑藉神紋就可以一拳轟殺以力量著稱的開山蠻牛,崩碎小型的山頭,恐怖之極。

但是這樣還達不到凡之極境的巔峯,畢竟上古先民可是以極境力量逆天而戰,僅僅崩碎一個小山頭還無法與逆天掛鉤。

隨着不斷的修煉,龍天體內的氣血竟然開始凝鍊,淬鍊出了精血,凝聚在一個個竅穴之中,與玄黃血氣結合。

不同竅穴之間隱隱相互聯繫,形成了一個周天烘爐,每次氣血一運都會引發烘爐熱氣蒸騰,全身散發赤金血色,像是一個人形熔爐,這讓他驚詫不已。

他隱隱覺得自己步入了一個與衆不同的修煉境界,但還不明白這個境界到底是什麼,因爲古老也僅知道凡之極境,並不知道其中還蘊含什麼祕密。

不過,也正因爲這樣,他更加迫切的想要達到凡之極境,看看那個境界到底是什麼。

站在瀑布下,龍天沒有運用任何神紋,而是單純的以肉體力量抗衡瀑布的衝擊。他想要提高肉體力量,運用神紋的話,就無法有效磨練己身。

“吼——”

龍天一聲大吼,雙腿彎曲,而後猛地一蹬地,在地上踏出一個深陷的腳印,裂紋從腳印出發向着周圍擴散出去,如被山擊,驚人之極。


藉助蹬地的巨力,他飛快地踏着水面衝向瀑布,迎着俯衝而下的瀑布逆流而上。

“轟——”

這條瀑布的衝擊力極其可怕,每一道水流衝下,都如綿延萬里的山脈橫亙衝來,巨大的壓力轟擊在龍天的身上,讓他一陣發抖,肌肉都要被擠壓,凹陷。

“啊——”

龍天低聲嘶啞,鮮血順着他的肌肉滲透而出,隨着水流的洗刷而消失,身體開裂的感覺讓他一陣發顫,手腳都有些痙軟。

水流太過可怕了,要知道他與魔虎正面對撞,與更加強大的兇**鋒,都未曾受過如此嚴重的傷勢,至多也就是那些兇獸的祕法神紋能夠讓他流血,而瀑布卻是讓他全身顫抖。

他曾以一塊巨石試探過,在瀑布的衝撞下巨石直接化作了齏粉,恐怖滔天。

但他沒有退縮,因爲已經到達了突破的邊緣,需要這樣恐怖的外力來磨礪自己,有壓力纔有動力。

在水流的衝擊下,龍天的氣血開始翻騰,像是一條真龍在咆哮,與瀑布的轟鳴聲融合在一起,似乎對瀑布的衝擊感到了憤怒。

沒有運用神紋僅靠肉身對抗天地之威是很困難的,他一下子被巨力衝擊得飛開了,落在水裏,全身痠痛,難以使力。

但他沒有放棄,一次一次逆流而上,一次一次被拋飛,也一次一次堅持得更久。

一天,兩天,三天……漸漸地,龍天已經可以在被拋開後穩穩地踏在水面上,不再像剛開始時那麼狼狽不堪。

在與兇獸的搏殺中他已經體會到了速度靈活度和力量的重要性,開始以騰龍極速和太古神山的意境來訓練自己。

騰龍極速雖然強悍,但以神紋施展有點生硬的感覺,他要不借助神紋僅僅依靠想象模擬出騰龍躍海的意境,把自己當做一條凡魚,一下一下挾帶萬山之力逆流躍龍門,把極速和力量融入己身,成爲一種習慣。

這是極其困難的,因爲意境很難模擬,涉及到了靈魂方面的奧義。

當然,龍天是不會放棄的,他一邊想象自己是一座太古神山,一邊想象太古神山化龍衝出,把自己當做揹負神山的凡魚,挾神山之力突越化龍,向着瀑布逆流衝上去。

被瀑布拋開後,他憑藉騰龍極速的意境極速騰挪,一腳踏在水面上,足尖沾水即飛,藉助腳踏在水面上的反衝力如一隻矯健巨龍繼續衝向瀑布。

時間如流水,一個個日夜輪轉,經過了長期的磨練,龍天已經可以精妙地掌控自己的力道了。

在瀑布中落下來的時候,他的腳踏在水面上,只蕩起一層輕微的漣漪,像是羽毛飄落,不再像之前那樣,一踏步就是漫天水爆,彷彿江水倒流,身法已經達到了現階段可以達到的最完美層次。

現在,他已經可以在瀑布的衝擊下逆流數十米了,宛如飛人一般,如果沒有瀑布攔阻,甚至可以躍上幾百米,滔天恐怖。

而經過了不斷的打磨,他的肉體力量也終於做出了突破,站在瀑布下,瀑流的衝擊已經無法讓他再動彈上哪怕一絲。

龍天感覺越來越接近突破了,只是一直隔着那一層薄霧,可惜瀑布已經無法再給他壓力了。

他轉而開始在瀑布前打拳,毫無章法,但卻虎虎生威,氣血暴涌氣流絞纏,一拳可以轟斷數百米外的巨木。

根據推測,他覺得自己始終隔着那層薄霧的原因不是因爲外力打擊得不夠,而應該是內力沒有調整好。

他以打拳來梳理體內的氣血,讓氣血擴散到全身各處,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細胞,努力平衡五臟六腑四肢百骸中的氣血,讓身體穩固,化身唯一。

隨着一天天的打拳,龍天心中突破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總裁三觀不太正 轟!”

終於,當他又一次揮動拳頭,體內氣血突然沸騰滾燙,宛如火山爆發,岩漿迸射,滔天氣血熱浪融化了周圍的地面,讓地面一陣赤紅,駭人之極。

而此刻,他體內竅穴裏的精血也開始轉動,發光,赤霞滾滾,有如一個發光的烘爐。

龍天睜開雙眼,有精光在爆閃,一道道雷電交織成駭人的異景於眼中顯化,全身的細胞都在爆炸,一個個更加強大的細胞生成,流淌出至強的力量,周身竅穴裏的精血也在爆發精氣。

“轟!”

滾滾血氣涌入氣海丹田,在裏面匯聚成一個澎湃的汪洋大海,神山神紋,躍海騰龍神紋,還有蜃龍雲氣神紋都在氣海之內顯化出來。

與之前不同,以前是神紋爲主導,如今幾大神紋只是在體內流轉,氣海中央卻是空無一物,只有一股浩大的氣勢在凝聚。

突然,龍戰玄黃神術衝出,化作一道熾烈的光芒在空中一躍而起,又俯衝而下,直接沒入龍天體內,鑽入氣海中央,盤臥成一個真龍王座。

真龍的中央有一道透明的真氣出現,那是龍天的本源。

“原來是這樣!”龍天雙目湛若天光,精芒閃爍,總算是明白了凡之極境的真正奧義。

原來極致境界的目的是蛻變出自己的本源之氣。

他覺得自己踏入了一個與衆不同的修煉境界。

正常的修煉是以神紋爲主導,以神紋結合本源凝鍊圖騰印記;而他則是以本源爲主導,神紋只是炭火,成爲了淬鍊本源的工具,龍戰玄黃則是化作了本源穿的戰甲,護持自己鬥戰九天。

龍天腦中靈感突來,一把坐在地上,雙手結山印,一直以來想象虛擬的山之意境在這一刻成形。

他感覺到自己化作了一座山,不同於使用神紋的時候,而是一座真正的山。

五臟之內血氣狂涌,像是五個神力源泉,神力流向四肢,化作撐天華嶽,四極神嶽融合一體,身化唯一,形成一座更加強大的山嶽。

“嗖!”

彷彿一道閃電劃過,龍天睜開眼睛站了起來,身上的氣勢一凝,有如一座神山聳然拔地,一頭黑色長髮向後揚起,獸皮加身,渾厚蒼茫,如可撐天。

“轟隆隆!”

一頭金色大鳥飛過,金色翎羽流轉神祕神紋,每一次拍擊都爆發出如雷般的轟鳴。

這是一頭強大的飛禽,出來覓食,剛好經過這座山。

看到龍天,金色大鳥猛然俯衝而下,雙爪黃金神紋密佈,可裂大地,擊穿山脈。

察覺到金色大鳥的攻擊,龍天擡頭向上望過去,眼中眸光冷冽,有鋒銳的氣息鏗鏘作響。

頓時,一股強勢霸道的意志轟擊向大鳥,有如狂浪拍天,怒濤卷霜雪,彷彿一頭太古龍王睜開眼睛,傲視天地,讓它心中戰慄。

“轟隆……轟隆……”


金色大鳥俯衝而下的勢頭頓時止住,一陣撲棱,雙翅猛擊長空,淒厲尖叫,想要逃跑。

太可怕了,這是它此刻唯一的想法,它來不及想爲什麼一個人類竟然會有如此威勢,兇獸的直覺告訴它,它必須馬上離開,否則會有大恐怖降臨。

可是它跑得了嗎?這是不可能的。

龍天猛地一頓地,身體向下彎曲,而後猛然躍起,恐怖的力道讓山峯一陣抖動,裂縫蔓延開來,觸目驚心。

他像是火箭發射般沿着筆直的線條衝向大鳥,如騰飛的巨龍,矯健完美,英姿浩蕩,迅如疾風閃電,一把將其抓住,用力一撕。

“哧哧!”

大鳥一陣悲悽鳴叫,被撕成了兩半,金色羽毛紛飛,鮮血染紅長空。

“轟!”

龍天手上抓着大鳥的屍體,轟地一聲地落在地上,又是一條條巨大裂縫蔓延開來,山石奔走,煙塵漫天。

“啊!”

看着眼前河山,手握金色大鳥屍體,龍天放聲狂吼,山風颳過,身上的獸皮嘩嘩響動,黑髮飄揚,氣勢渾厚如山,卻又凌厲霸道。

發泄了一下,龍天平靜了下來,雙目明澈如水,並沒有被實力的暴漲衝昏了頭腦,因爲他知道,天才在這個世界上有的是,自己也纔剛剛拉近兩者的距離,還未完全趕上,仍需努力。

他看向遠處,那是離這最近的一座城池,天瀾城。

已經兩年了, 重生豪門千金

龍天離開山脈,向着地圖上的城池一路趕去。

這次他沒有特地繞路尋找兇獸搏殺了,而是直直地向前行去,一路有兇獸就搏殺,有靈藥就採。

經過了一個月的時間,龍天又變回了蓬頭垢面的模樣,全身都是血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