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依舊還沒有和孩子相認。

他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去開口。

並且,一直在地藏王界疲於奔命,讓部族安全,之後又潛伏進去赤血山,沒有時間和孩子好好相處。

小玉和孩子相處的很不錯,同樣,吳淵告訴了他們,這個孩子的身份。

這就成了如今這一幕。

牛頭較真,非要叫孩子吳淵的姓。

兩人一路上,已經爭辯了幾十次了。

小玉沒有說過任何不滿的話,吳淵卻不知道,小玉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地藏王界的各種部族,赤血山之外的生靈,全部都進入了第十四層枉死地獄。

枉死地獄的空間很大,無邊無際。

並且在其中,還有數之不盡的小鬼。

他們無法投胎,終日在枉死地獄之中遊盪。

枉死地獄也是唯一的選擇。

其他的刀山火海,石磨血池,地獄十八層,層層恐怖血腥。

枉死地獄的折磨,是悠久歲月的孤寂,成了容納族群的好地方。

近乎四十萬的部族,全部在枉死地獄之中。

在他潛入赤血山之前,又去了一次地藏王湖,將湖底之下的所有靈石,材料,全都搬空了。

同時也發現,法身都恢復了原狀。

這令他更放心。

並且進入赤血山,大鬼血天發現了他,並沒有來阻攔。

通過輪迴之地進入了陰間。

牛頭就成了帶路的嚮導。

他先去找了馬面,又去搶了一堆油炸小鬼。

這才帶著他們進了陽關道。

在吳淵的刻意之下,他的身份沒暴露,地獄空間沒有顯示,應該不會被陰間其他人發現問題。

這時,王偉忽然嘆了口氣,說道:「吳淵,本來我心情還是很好的,可現在想到一件事兒,突然覺得很無奈了。」

吳淵愣了一下,說:「什麼?」

王偉嘆了口氣:「十年了啊,我的佩佩……肯定已經嫁人了……」 吳淵啞然,這一次心裏面卻無法升起和王偉打趣的心情了。

十年了啊。

一晃眼,十年就過去了。

雖說這十年間,自己都在修行煉丹之術,沒有感覺到時間過去。

但始終,自己的心境已經不一樣了。

曾經那個剛從大學畢業,嫉惡如仇的青年,已經消失不見了。

遙想自己剛剛獲得地獄十九層空間的時候,還會因為新聞之上的不公平事件而去「行俠仗義」。

也偏偏就因為這件事情,開始捲入一個又一個的漩渦之中。

現在自己如果再看到這樣的事情,還會繼續去打抱不平么?


「我們,已經不是凡俗之人了。」

吳淵看著遠方,忽而輕嘆了一聲。

王偉也沉默不言了。


下一刻,他便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射遠方而去。

「十年廝殺十年過,此間少年已成魔。」

「但聞過往思舊事,不棄凡俗仍做仙!」

蕩氣迴腸的聲音,在陽間路之中不停的回蕩著。

王偉的心境,則是和吳淵的完全不同。

只不過,兩人本就不同。

王偉向來處事暢然,性格更是直爽。

吳淵則是更細膩。

並且,王偉是戀人相別十年,或許沒有再續前緣的機會,或許還要看著心愛的人,和別的男人已經在一起,甚至結婚生子。

地府歸來 ,至少小玉在身邊。

父母也應該安好。

「或許,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會選擇做一個凡人吧。」

吳淵輕聲呢喃。

坐在馬面背上的小玉頓了頓身體,並沒有回過頭。

牛頭依舊吧嗒吧嗒著嘴巴,吃著油炸小鬼,哼著小曲兒。「我說馬面,你好好的跟著牛哥哥,等上幾十年,你也能恢復前世修為。」

他明顯得意無比。

化作原形的馬面,忽而踩了踩蹄子,頓時一片灰塵朝著牛頭的臉上撒去。

牛頭雙目圓瞪:「誰讓你們這些垃圾飛過來的!弄髒我的油炸鬼了!」

下一瞬間,那些灰塵全都散去了。

馬面的眼中,明顯露出一絲深深的渴望和羨慕。

陽間路很長。

可對比在地獄第三層之中的那些山脈,已經不算長。

儘管吳淵走的不快,也終於到了陽間路的盡頭。

一片光暈,使得視線都模糊無比。

若是曾經,吳淵看不出來這其中的門道。

現在已經是輕而易舉。

陰間的一道裂縫通道,以特殊的陣法固定,不會破開。

「哈哈,陽間啊,錦城啊,牛爺爺又回來了!」

「王偉兄弟,你那個養生會館,咱還能再去不?」

牛頭扯著脖子喊了一句。

視線盡頭,一道流光乍然出現,落在了吳淵等人的旁邊。王偉的臉上已經輕鬆了很多,舔了舔嘴角,說道:「要是王榮還沒死,肯定是沒問題,合同上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宅男的逆召喚人生

牛頭是近乎兩米的身高,雄壯無比。

馬面稍微矮一點兒,也有差不多一米九,他的樣子就沒有牛頭討喜了。

一張拉長的臉,即便是眼中有渴望,看上去也像是在生氣一樣。

並且他久居陰間,面色蒼白,多看兩眼,就會給人陰森的感覺。

更像是一張殭屍臉。


「哈哈哈哈,馬面,牛哥哥帶你去會館裡面,好好放鬆一下,這十年,牛爺爺都沒睡安穩覺。錦城的漂亮姑娘,蜀山樓的宴席,咱們要玩兒個痛快!吃個痛快!」

牛頭率先一步踏入了光暈之中。

緊跟著馬面也走了進去。

小吳空有些懼怕的抓著小玉的手臂。

小玉柔聲說:「空空,你別怕,外面才是你喜歡的地方。」

他的表情,這才稍微緩和了一點。

鄉野小村醫 ,走進了光暈。

於此同時,吳淵和王偉也同時走了進去。

刺目的陽光,格外的炙熱。

照射在人的臉上,更是有一種熨燙的感覺。

剛入夏的錦城,天氣還不是那麼炎熱。

刺耳的喇叭聲炸響。

「找死啊!杵在馬路中央!操!」

咒罵的聲音帶著喇叭的尖叫聲同時響起。

一輛飛速馳過的大貨車,帶起一股難聞的尾氣。

可即便是這尾氣,竟然都給了吳淵一股溫馨,並且鬆了口氣的感覺。

陽間路的出口,在一條車流量很大的馬路之上。

此刻路中間,他們一行人格外的扎眼。

「吳淵,我得回白茅道場看看,十年了,不知道師尊怎麼樣了,當年我是繼承人,我消失,俗世道場或許會有麻煩,事情解決了,我會來找你的,咱們再回去雲隱城,然後再想辦法去南域拜師。」

王偉聲音響起的同時,他的身體已經消失在了原處。

天空中多了一道流光!

「嘿嘿,吳淵兄弟,老牛帶馬面去溜溜彎兒,這十年快被憋死了。」

吳淵點了點頭,說道:「注意安全,有事情,立刻找我。」

「哈哈,放心吧,放眼這錦城,放眼這凡俗,還有誰能傷的了我牛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