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磕頭?”幾個小輩驚呆了,面面相覷,老爺子玩真的?

“嘩啦”一聲,一個胳臂套着鐵環的漢子仰面朝天倒在衆人面前,滿手的鐵環不少都敲打變了形狀,他撲地一聲吐出不少鮮血,擡頭吼道:

“你是誰?居然破了我的虎鶴雙形?”轉頭向秦海洋厲聲嘶吼:

“當家的,當心!他們都是內門的風之殺手,每個人都有着江湖普通掌門的實力,東家,一起上人啊!要不來不及了,快啊。”

說話間,另一個漢子也被黃臉漢子一菸袋敲在穴位上,如潮攻勢登時一滯,鐵環不少稀里嘩啦掉到地上。

左邊那戴眼鏡的書生掄起精鋼書,右面那個大胖子,拎着雷公轟,倆人配合,武藝精熟,角度極怪,不多時將他打倒在地。

那個拿鐮刀的瘦高個呵呵大笑,隨手一揮,鐮刀脫手而出,狠狠插進倒地漢子脖子,手一招,鐮刀閃電般飛回,一顆大好頭顱帶着血泉,咕嚕嚕滾到了秦小雨腳下,登時嚇得她高聲慘叫。

龍江眼睛一眯,依稀看到,一根細細鏈子連着鐮刀。

“都給我上!不留活口。”秦雲天不爲所動,冷冷揮手。

身邊四個黑水公司老外齊刷刷動了,伸手入懷掏出了四隻銀光閃閃的****,迅速擋住客戶和敵人之間,倆站倆跪,組成了一個射擊完美陣型。

槍聲四起,硝煙瀰漫,對面四人迅速閃避,或臥或躲,不見蹤跡。

死老外出手,果然擋住了對手如潮攻擊。

趁着換**空擋,那四人從藏身角落露頭,紛紛揚起手臂,狠狠發射了一輪暗器。

倆個老外躲閃不及,中招重傷倒地。

“父親,快走!”秦雲天見勢不好,慌忙組織撤退,但是爲時已晚,剩餘兩個老外打空了最後一個**,扔光了身上彈藥,劇烈搏鬥中被一一殺死。

“鐮刀,我要這個禿頭小妞,憋了好幾天了,得泄瀉火。”胖子大喊,露出銀笑。


“黃臉,這幾個小兔子也不錯,都給我了,別和我搶!”戴眼鏡的書呆口味奇重,興奮自語。

“哈哈,速戰速決,十分鐘後都殺了!”瘦竹竿拎着滴血的鐮刀,慢吞吞地帶人圍了上來。 「我靠!那我的女人不是全部沒了!」江帆驚訝道。

「呃,也不能這麼說,她們都在縹緲峰,只是你見不到而已!」翁曉偉道。

「我靠,等我到了修仙界,我非偷偷去縹緲峰把我的女人全部帶走!」江帆道。

「呃,師兄,千萬不可,那個絕情師太可兇悍呢!她的法術高強,在修仙界沒有幾個人敢惹她的呢!」翁曉偉搖頭道。

「我靠,絕情師太,她肯定是長得又老又丑!」江帆罵道。

「師兄,你錯了!絕情師太長得十分漂亮,是修仙界少有的大美人呢!只是整天板著臉,只要看到男人就像看到仇人似的!」翁曉偉道。

「呃,絕情師太肯定是被男人甩掉了,所以她恨所有的男人!這女人基本上是變態那種!她沒有嘗到男人甜頭,只要她嘗到了男人的甜頭,她絕對在男人面前是溫柔的綿羊!」江帆道。

「師兄,你還是早點到修仙界來吧,把那個絕情師太收復了,縹緲峰上美女很多的哦!」翁曉偉笑道。

江帆眼睛放光,「哦,太好了,以後我就常駐在縹緲峰上!有眾多美女相伴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可惜我現在沒有達到仙符境界,無法到修仙界來!」

「師兄,不用達到仙符境界,你也可以來修仙界的!」翁曉偉道。

江帆驚訝道:「不用達到仙符境界也可以來修仙界?」

「是的,只要你有晶元石,你可以激發晶元石的能量,打開修仙界與人界屏障,到達修仙界來。」翁曉偉道。

「晶元石?什麼是晶元石呢?」江帆驚訝道。

「是一種如同水晶似的石頭,十分珍貴,人界和修仙界都有,人界的晶元石就在北極地下五千米深處。」翁曉偉道。

「哦,我知道了!」江帆突然想起玄天宮有晶元石的事情,玄天宮公主司馬紫燕曾經和江帆講過晶元石的有關事。

這個晶元石是十分奇特的石頭,外形如同水晶,裡面貯藏了大量的能量。玄天宮貯藏了不少晶元石,因為晶元石礦就在玄天宮附近。

至於晶元石還有什麼其他的功能就不得而知了,司馬紫燕一共儲藏了幾百塊晶元石,全部都藏在隱秘的地方。

「需要多少塊晶元石呢?」江帆道。

「一共需要十塊晶元石,你只要激發十塊晶元石的能量,就可以打開修仙界與人界的屏障了!」翁曉偉道。

「如何激發晶元石的能量呢?」江帆問道。

「只要用離火燃燒晶元石就會爆發強大的能量,那能量就可以打開屏障,時間只有五秒鐘。」翁曉偉道。

「啊,燃燒晶元石就會爆發強大能量,不會是爆炸吧?」江帆驚訝道。

翁曉偉搖頭道:「不是爆炸,那是一種十分柔和的力量,只要距離十米就不會被傷到。」

現在江帆明白修仙界雲霄派是如何把自己的女人劫持到修仙界去了,原來他們用的是晶元石。還有那些修仙界的人到玄天宮搶奪天書,也是憑藉晶元石穿越到人界來的。

「我靠,既然晶元石如此珍貴,雲霄派也真夠捨得呢!」江帆道。

「晶元石雖然十分珍貴,但是雲霄派在修仙界是一個大派,他們的收藏了不少晶元石,區區十塊晶元神算不了什麼!」翁曉偉道。

江帆這次徹底明白了,「等我去冥界尋找黃富的主魂回來,我就去玄天宮拿晶元石,然後到修仙界來,到時候你可要來接我哦!」江帆道。

「沒問題!我早就盼望著你來修仙界了,我想向你學習泡妞之術呢!」翁曉偉微笑道。

「呵呵,沒問題,我可以教你泡妞之術,保證你變成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泡妞高手!」江帆笑道。

「呃,我可不想泡那麼多妞,我只想泡一個就行了。」翁曉偉冒汗道。

「哈哈,師弟,像你這麼純情的男生基本上絕種了!」江帆笑道。

「呃,師兄,時間不早了,掌門師兄號令大家修鍊了,我得去了!」一道光一閃,翁曉偉消失不見了。

江帆睜開眼睛,他打開練功室門,「傻蛋,冰倩!」江帆喊道。

趙冰倩和納甲土屍進入練功室,「主人,有什麼吩咐?」納甲土屍道。

「我要去冥界尋找黃富的主魂,我元神出竅后,我的肉身就坐在這裡,你要看守好我的肉身,不要讓任何人毀壞了肉身,否則我就回不來了!」江帆道。

「放心吧主人,小的一定會守護好您的肉身的。」納甲土屍點頭道。

「帆,你要去冥界?」趙冰倩驚訝道。

「是的,我已經得知黃富的主魂在冥界,我必須把他帶回來!元神出竅的時間不能超過三天,如果三天後我還沒有回來,那我就是回不來了!你們就把我肉身火化了吧!」江帆道。

「帆,你一定要回來,我等你!還有孫夢蘭她們也等著你去搭救呢!」趙冰倩深情地望著江帆的眼睛,她伸手握著江帆的手。


「主人,您一定要回來呀,小的離不開您呀!」納甲土屍道。

「嗯,我一定回來,為了我的兄弟還有女人我一定會回來的!」江帆點頭道。

於是江帆盤坐在床上,片刻之後他再次入定,突然他頭頂冒起白光,一個純白色人從江帆頭頂冒了出來。那就是江帆的元神,江帆的元神已經和肉身一般大小,他離體后對著趙冰倩和納甲土屍道:「我這就去冥界了,你們要看好我的肉身!」

趙冰倩吃驚地望著江帆的元神,她還是第一次看的人的元神,「帆,你放心吧,你要保重!」趙冰倩對著江帆的元神點頭道。

嗖!江帆的元神立即遁入地下,快速朝著地下深處飛行下去。元神遁地比肉身遁地速度快多了,大約半個小時后,江帆的元神就到達了一萬米處的幽冥之門。

幽冥之門是一道透明的無形之門,那裡守護著冥界的牛頭馬面模樣的怪物,「我靠,牛頭和馬面守在門口,無法進去,看來要把他們引開。」江帆暗自道。

他就躲藏在幽冥之門的附近,突然出現一顆離火球,牛頭和馬面看的火球,立即驚訝道:「咦,怎麼有火球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牛頭馬面立即跑向離火球,江帆趁機進入幽冥之門。進入了幽冥之門就是到了冥界,冥界有房屋還有街道,江帆彷彿走到了一座古老的城市。

並不像那些書上描述冥界是陰冷、陰森森的,更像進入了一個陰暗的城市一般。

「這就是冥界?怎麼和人界差不多呢?」江帆驚訝道。

街道上有不少人的主魂在走動,就像人界的人在逛街一樣。江帆在街上轉悠一個小時也沒有看的黃富的主魂,最後江帆拉著一位主魂道:「兄弟,請問剛死的人一般會在什麼地方?」

「新死的人都在閻羅殿中,等待審判,有罪的要處罰,無罪的就釋放出來。」

「哦,謝謝。」江帆道。

「這樣看來小富的主魂就在閻羅殿了!我還是到閻羅殿去看看吧!」江帆自言自語道。

冥界的閻羅殿就像人界的官府衙門一樣,江帆很快找到了閻羅殿,他偷偷溜進了閻羅殿中。閻羅殿上空蕩蕩的,就像衙門還沒有開堂一樣,江帆又不認識路,四處亂竄,他正在東張西望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喝道:「你是什麼人?怎麼闖到我的閻羅殿來了!」

江帆扭頭看,距離自己不遠是一位身穿古代官服,都帶紫金冠,滿臉絡腮鬍子,相貌威武的人。江帆暗自吃驚這人莫非是傳說中的閻羅王,就是那個閻王叫你三更死,你絕活不到五更的閻王?

「呃,我是來這裡找人的。」江帆不慌不忙道。

「哼,冥界哪來的人,有的只有鬼!你的元神擅闖閻羅殿,你真是活膩了!」那人冷厲道。

「你是閻羅王?」江帆道。

「是的,我就是閻羅王!」那人道。

「我想問你打聽一個人,東海市的黃富的主魂是不是在你這裡?」江帆道。

「黃富?嗯,他的主魂的確在在這裡。」閻羅王道,前兩天他審問了黃富,所以他還記得。

「閻羅王能否給個面子,讓我把黃富的主魂帶回人界?」江帆道。

「這怎麼行!黃富的陽壽只有二十三歲,如果你把他帶回了人界,那生死輪迴的法則不是亂套了!」閻羅王搖頭道。

江帆臉色立變,「我不管什麼生死輪迴的法則,我只知道不帶回我兄弟的主魂,他就沒法活命!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話,那我只有自己尋找,把他強行帶走!」江帆豁出去了。

「哼,就憑你也想從冥界帶走黃富的主魂,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來人,把這人拿下!」閻羅王喊道。

嘩啦一下從兩側湧出十幾名鬼差,他們拿著鐵鏈和棍棒,沖向江帆。江帆立即喊道:「誅妖劍,把這些鬼差給我撂倒了!」

「好的主人!」一道青光一閃,誅妖劍呼嘯而出,那些鬼差立即被斬成兩半。

閻羅王大驚,「你,你是什麼人?你手中的劍是誰給你的?」

此時一位頭戴官帽手拿毛筆人走的閻羅王身邊,對著他的耳邊嘀咕幾句,閻羅王大驚失色,滿上換上一副笑臉道:「哦,原來你是青龍呀!你早說嘛!」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就把黃富主魂交給我吧!」江帆冷冷道。

「呃,這個我可不敢違背冥界的法則,如果我徇私枉法,被玉帝知道,本王會受到懲罰的。」閻羅王為難道。

「既然這樣,你就別干涉我找人了,如果你當我是朋友,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江帆道。

「青龍,實話告訴你吧,黃富已經被打下十八層地獄之中,按照冥界的法則,如果你能闖過十八層地獄把黃富的主魂救出來,那你可以把他帶離冥界!」閻羅王道。

「什麼,黃富可不是大奸大惡之人,怎麼打下了十八層地獄呢?你也太亂來了吧?」江帆不悅道。

「呃,我閻羅王從來都是秉公執法,不信我讓你看他的罪行!」閻羅王扭頭對著身邊手拿毛筆的人道:「陸判官,你去拿生死簿來!」

「是的。」陸判官立即去拿生死簿去了。

片刻之後,陸判官拿來一本厚厚的本子,他翻開簿子,找到黃富的那頁,遞給閻羅王,「閻羅王,黃富記載在這裡。」

閻羅王接過簿子,念道:「黃富,陽壽二十三歲,他十八歲就殺人,一直殺到二十歲,五年當中一共殺了五十六人,按照冥界法規,他該當打入十八層地獄,受盡地獄之苦。」

江帆驚訝道:「黃富是特種兵,軍人殺人這是很平常的事情,那也算是大惡之人?」


「我這裡可不管他殺死的是好人還是壞人,只要是殺死了人,到了冥界就要處罰!這就是冥界的法規!」閻羅王道。


「我靠,這法規是誰制定的,也太糊塗了吧!」江帆搖頭道。

「嗯,不可胡說,冥界的法規是玉帝欽定的。」閻羅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