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地方會死那麼多人?難道有人修煉邪功?”天魔王也看了過去,對着屍天妒開口道。然後身形一動,整個人融進了屍天妒的身體。

而屍天妒則帶着天魔王朝着死氣傳來的方向走去。 聚靈炮沒用了吧!哈哈!

傅孤白長劍入手,腳下的速度猛然增加,一下子衝到了那幾名西龐交易場的勢力頭目面前。

鏗——

兵刃相撞,那名領頭的拿出一把大砍刀擋住了傅孤白的攻勢,作爲一個勢力的負責人,實力還是有保證的。

“底牌都沒有了?你確定你有那個實力和我們對抗下去?如果在我們要來的時候那個聚能炮倒是能夠給我們打一個措手不及,可惜智商是硬傷啊!”

傅孤白的話讓那名領頭人臉上露出怒容,刀芒從大砍刀身上迸射出來,襲向傅孤白。

嘖嘖嘖,說實話你就忍不住了?

傅孤白御流身法一轉,直接繞到了那名領頭人的後面,長劍沒有懸念的刺入了他的心窩。

噗——

那名領頭人直接口吐鮮血倒在了地上,苟延殘喘的吐着氣,眼中僅盡是這對於塵世沒好的眷念。

早投降不就好了?

就在傅孤白解決這名領頭人的時候,任威三人也已經各自的衝到了敵方的高手面前,激鬥了起來,這倒讓傅孤白有種鶴立雞羣的感覺。

不過現在聚靈炮已失,對方的士氣已經降到了一個冰點,對於己方來說,實在不能形成一個有效的對抗,連抵擋都成問題了。

戰鬥沒有懸念的結束了,沒有聚靈炮的對手如何可能跟抵擋吳一念的氣勢如虹的大軍,如同掃蕩一般,對方的高手在傅孤白的速度之下也不過是渣渣,沒有對抗性的被滅了,除了極個別投降的……

戰後,傅孤白走到臉上的氣色已經恢復了不少的吳一念面前,拍拍他的肩膀。

“話說這次繳獲一個聚靈炮,借我玩幾天?”

不過換來的是吳一念的無視,搞得傅孤白一陣怨念。

……

“吳一念的大軍已經將西龐交易場攻下了!”

這個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傳遞而去,無論是建立已久還是新立的交易場,交易城,對於吳一念下一步的動作充滿了警惕,這次,沒有人再準備觀望下去。

“火炎啊,吳一念已經佔領了西龐交易城,我們該怎麼做?”陸焱燚站在陸火炎身前,問道。

“我們不能讓他們的勢力坐大!”陸火炎道。

“你想阻止他?”陸焱燚問道。

“先打聽他們下一步的目標是什麼,如果他們的目標的交易場有我們炎鬼門的人,就聯繫他們全部撤出來。”

陸火炎擺擺手,道。

“你不想阻止他?”

“不,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阻止他們前進的步伐,但是不是所有的勢力都會放任他們成長下去,這樣會破壞平衡,這種事情絕對不會有人容許。”

“那我們呢?”陸焱燚繼續問道。

[綜]混亂中立迦勒底 召集人手,既然大戰已經無法避免.那我們,必須入局!”



……

黑世交易場位於一劍交易城和開荒之源的中心,此刻,蕭江海一行人艱難的來到了這裏,然後各自分散開了。

青冥劍派分部。

“遊蕩頂死了?”

“是的,我們來的半路上,被吳一念的人手截殺。”遊離所沉重的說道,然後看着這名青冥劍派分部負責人遊溪碧的臉色。

“噢……”遊溪碧對於遊蕩頂的死似乎很淡然,並沒有任何沉重的表情,反而道:

“你一定不知道一劍交易城的最新消息吧?”

遊離所其實早就知道派內有多少人對於遊蕩頂不滿意了,不過現在遊溪碧說的話讓他忍不住的被吸引過去。

“什麼消息?”

“吳一念已經佔據了西龐交易場,如果按照一劍交易城和西龐交易場的直線目標的話,我們這邊也是目標。”


遊離所瞳孔一縮,佔據了一個交易城,動作竟然這麼快!多少人會放任他們繼續下去?所以……

“那你們有什麼打算?”

“早在吳一念的大軍開始出發前,各大勢力各大交易場的人已經溝通了,這次其他的交易場恐怕不會觀望了。”

“你的意思是,爲了維持平衡……”遊離所做了一個殺頭的動作。

“沒錯,所以你安心呆着吧,身爲這裏的負責人,我還是能夠讓你負責一些事的,絕對不比在三定交易場的時候差。”

這纔是遊溪碧的最終目的吧?想把遊離所留下來,畢竟遊離所也算的上是高手了,現在已經達到九品的實力,而且不是那種用靈石和丹藥堆積起來的空虛玩意。

“我答應……”

……

兵域分部。

兩個身爲前一批的歷練弟子坐在一起。

其中一人說到:

“吳一念是我們兵域的人,打下了一個交易場,然後還可能會繼續下去,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另外一人回答:

“現在外面的聲音很大,都要求我們處置吳一念?”

“處置?開什麼玩笑?就算處置也輪不上我們啊?”

“那我們怎麼迴應那些勢力?”

“堂堂兵域有必要向那些勢力低頭?就說吳一念的事情與我們無關。”

“瞭解了!”

……

任何一個兵域在小天魔天的分部的聲音都達成了一致,吳一念的事情與他們無關。

這個消息不脛而走,兵域的實力在小天魔天排的上頂尖。如果兵域插手的話,恐怕其他的頂尖勢力也要動手了,其他勢力等待的其實也就是兵域的消息,現在兵域袖手旁觀,他們才能真正的動手!

“話說,天老啊,你以前應該來過這個小天魔天吧?”傅孤白對着腦海中的天機老人問道。

“來過。”

“在這邊呆了多久?”傅孤白也是閒得蛋疼纔會來問天機老人這種問題。

異世神話傳奇 十年。”


蛋疼!在這邊呆了十年,那修煉速度是有多慢?

“咋待那麼久呢?”


“門派的規定。”

“天機谷嗎?”

“是,你有什麼想要問的就問吧,別繞那麼多彎子了。”天機老人也看出傅孤白的意思,開門見山的說道。

喲,看來天機老人果然是天機谷的,那應該瞭解青道子爲啥要蛋疼的跟着自己了吧?傅孤白聽到天機老人這麼說,也不客氣的開口道:

“那個青道子是天機谷的,這貨怎麼一直蛋疼的跟着我?”

天機老人知道傅孤白遲早會問這個問題的,但是他並不打算告訴傅孤白關於滅世預言的事情。

“可能在你身上他發現了我的存在。”

但是我特麼以前從沒見過那貨?看來你這老小子是不想說吧?

傅孤白沉吟了片刻,和天機老人結束了談話,他的實力還逼問不了這個老人家。

……

自陰魔消散之後,被陰魔摧毀的那些交易場廢墟之中的黑氣也緩緩消散,而屍天妒和天魔王在吸收完最後的那些陰暗負面能量之後,屍天妒就開始暴躁起來,雙目之中的血紅泛起。

“陰魔死了!我要那些負面的能量!死氣!煞氣!”

“屍兄別衝動!”天魔王趕緊安撫道,現在屍天妒失去一切目標,恐怕殺戮本能又會控制神智了。

“嘶!有死氣!”原本嘶吼連連的屍天妒眼神忽然恢復了清明,聳動了下鼻子,似乎聞到了什麼東西。

“死氣?”天魔王看到屍天妒的動靜,也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情況,的確是死氣,但是這裏荒山野嶺,怎麼可能聞到死氣,除非是很遠的地方飄來的,而如果是很遠的地方飄來的話……

一定有發生大規模的戰鬥!天魔王趕緊朝屍天妒問道:

“哪個方向?”

屍天妒閉上眼睛,感受着死氣的來源。半晌,才緩緩睜開眼睛,眼睛之中的血色已經消失,恢復了清明,指了一個方向:“就是那邊,很濃郁的死氣傳來。”

如是一夢 什麼地方會死那麼多人?難道有人修煉邪功?”天魔王也看了過去,對着屍天妒開口道。然後身形一動,整個人融進了屍天妒的身體。

而屍天妒則帶着天魔王朝着死氣傳來的方向走去。 小天魔天,白珊交易場,也可以說是廢墟,屍天妒和天魔王正在一臉享受的聞着着四周瀰漫的血腥味,整個白珊交易場已經血流遍地,蚊蠅漫天。

“嘶,好濃的死氣!”屍天妒嘶叫了一聲,鼻子的聳動間將一股血色的氣味緩緩的吸入體內。

“很明顯,這個不是一個人做的。”天魔王也在吸收着周圍的死氣,原本已經渾濁不堪的身體再度向着暗紅的顏色轉變着。

“那我們怎麼辦?跟着這個方向走下去?”屍天妒問道。

“等等,這裏的血氣已經不是那名濃郁了,除了死氣之外,那些將這個地方變爲廢墟的人,恐怕還有收集冤魂,還有死氣,怨氣。”天魔王制止屍天妒接下去的話,雙手捧起一道淡灰色的氣息。

“沒有收集死氣?你的意思是我們與那個不明組織合作的機會?”屍天妒恢復神智的情況下,也不是笨蛋,很快就反應過來!

“沒錯!”

……

傅孤白在馬車的晃盪之中醒來,吳一念的大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發了,前面一個小兵在幫他驅趕着馬車,傅孤白開始回憶起昨日和白虎的對話:

“開荒之源到底有什麼天材地寶?”

“你知道爲何開荒之源經歷這麼久,還有這麼多人設立爲大本營嗎?”白虎沒有回答傅孤白的話,繞了一個彎子問道。

“價值?”

“沒錯,開荒之源有它自身的價值,就像那些特地開發的交易場一樣,也是存在它自身的價值的,靈石礦可以算是一種資源,而且除了靈石礦之外,還有一些礦脈,或者是煉器類的資源,輔助修煉的資源。”

“那到底開荒之源的資源到底是什麼?”傅孤白覺得自己想要知道關於開荒之源的東西得費好大的力氣,還得繼續聽白虎繞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