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多人!

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鄒子川不是屠一萬,還沒有達到那種視蒼生如螻蟻的地步,現在,擺在鄒子川面前的只有兩條路,第一,那就是趁現在對方的包圍圈還沒有形成而快速逃走,但是,這個方法的代價就是把雅莉三兄妹留下來。

剩下的一個辦法就是駕駛睚眥,重達二百多噸的睚眥能夠從容隊伍五千手持冷兵器和輕武器的人類,不過,這也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因為,這裡是石林,地形複雜,很多石頭縫僅夠人類穿行,龐大的睚眥在這裡這種地形戰鬥有著很大的局限性,最為關鍵的是,如果使用了睚眥,肯定會引起赤龍星的軍警注意,鄒子川還沒有傻到獨自一人對抗整個星球的軍警……

……

時間越來越緊迫了,對方似乎的步伐啊很謹慎,而且,陣型很密集,鄒子川只要順便開槍就可以射中目標,根本不用瞄準,但是,鄒子川很清楚,他不能開槍,他不可能在一瞬間殺死五千人,而對方只要確定了他的目標,用亂槍都可以打死他,或者是壓製得他無法抬頭,然後輕易的衝到他的面前。

「大臉貓!」

「大臉貓!」

外面的人並沒有立刻逼近,而是不停的喊著那個被他殺死的寬臉男人。

「啊……大臉貓死了……」

外面的聲音一陣吵雜,鄒子川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恐懼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

「大家別輕舉妄動,大臉貓擅自行動,死有餘辜,我們還是等待老大,老大已經在路上了,幾分鐘就可以趕到了……」

老大!

一直皺緊眉頭的鄒子川臉上露出了一絲殘酷的冷笑,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如果能夠殺死他們的首領,五千人立刻就會成為一盤散沙。

在空間按鈕裡面,他有足夠的武器!

外面變得安靜起來,空氣壓抑得讓人窒息。

「老大!」

「老大!」

「老大!」

……

用精神力仔細搜索的鄒子川精神一震,他聽到一個沉重的腳步走了過來,在這個腳步的身後,跟隨著數十個步伐穩健的聲音,而那腳步所過之處,幾乎是每一個個都發出畏懼和尊敬的氣息。

顯然,帝國幫的首領來了,整個石林越發顯得安靜。

「鄒大人,歐陽雄求見!」一個渾厚的聲音在外面遙遙傳來。

歐陽雄!

鄒子川一愣,他從來不認識歐陽雄這號人物,甚至於,他連整個名字都沒有聽說過。

鄒子川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對方居然認識他,他卻一無所知,他沒有出聲,他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對於一個狙擊手來說,位置就是生命,在洞穴方圓幾十米,適合隱藏的位置只有四個,發現一個就少一個。

外面的聲音停止了,鄒子川敏銳的精神力感覺到,有一個人正朝他這邊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根據步伐的聲音判斷,整個人並沒有藉助地形掩護自己的身體。

步伐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鄒子川的身體如同雕塑一般,背靠在褐色的岩石上,壓低著狙擊步槍,他在分析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顯然,對方沒有惡意。

時間好像一個世紀般漫長。

腳步聲已經就在後面了,對方已經翻越了那道死亡防線。

「站住!」鄒子川的身體赫然彈起,銀白色的狙擊步槍凝固在空中,槍管的前面,是一個身穿迷彩軍服的人,年齡在四十多歲左右,表情凝重嚴肅。

「見過大人!」

那男人在鄒子川彈出的一瞬間幾乎是一種本能,渾身的肌肉緊繃,當看清楚是鄒子川后,猛然單腿跪在地上。

「你是誰?」鄒子川冷冷的注視著這個身穿沙漠迷彩服的軍人,在他的記憶之中,絕對沒有這個軍人的印象。

「瑞德爾帝國雄獅軍團第三格鬥大隊中隊長,歐陽雄上士!」


「我需要更詳細的資料。」鄒子川手中的狙擊步槍紋絲不動。

「未來之星,雄獅軍團菲利普軍團長屬下歐陽雄上士,第三格鬥大隊隊中隊長。」


「逃兵!」鄒子川深邃的目光赫然變得無比的鋒利,瞳孔緊縮,彷彿針孔一般。

「不不……大人……不……大人……」那漢子渾身一哆嗦,嚇得說話都結結巴巴了。

「繼續。」鄒子川聲音冷冰冰的,如同地獄發出。

「屬下和一群戰友在未來之星會合,在菲利普軍團長麾下,但是,因為大人的離開,未來之星被真真小姐把持,我們與菲利普軍團長發生了爭執,之後……之後……之後就流落到了赤龍星……」

「政見不和?」

「不是,真真估量挖空心思抹殺大人的所有信息,我們……我們……」

「嗯,起來吧,菲利普軍團長也有苦衷。」

「謝大人。」歐陽雄站了起來,雙手低垂,臉上充滿了崇敬之色,在未來之星一批老人,都是鄒子川的鐵杆粉絲,也包括歐陽雄。


經過了短暫的交談,鄒子川這才知道帝國幫的來龍去脈。

歐陽雄因為真真大權獨攬而和菲利普軍團長發生爭執之後,和數十個退伍老兵離開了未來之星,輾轉反側來到平赤龍星,因為囊中羞澀,很快就被送進了難民營,因為他們人數眾多,又很齊心,加上瑞德爾帝國的難民在這裡特別多,很快,他們就建立了一股能夠和花豹兵抗衡的勢力。

當然,論真正的勢力,花豹兵依然是整個紅河谷的王者,因為,花豹兵手上的高手更多,所以,花豹兵能夠一直盤踞在最好的位置。

「嗯,不錯,我現在要出紅河谷,很快就會帶你們離開。」

「啊……真的?!」

歐陽雄先是一臉驚喜,很快又是一臉懊悔,他居然會懷疑大人,這簡直是不可原諒,好在的是,鄒子川根本沒有在意,他已經朝那洞穴走了進去。

「雅莉,是我。」

「啊……鄒先生……我我……我們還以為你走了……」雅安長長呼了一口氣。

「鄒先生,外面怎麼樣了?」雅莉的眼睛朝洞穴外面望了望,他看到了外面站著一個身穿軍服的高大男人,眼睛之中露出一絲不安的表情。

「歐陽雄,帶上他,我們一起離開。」鄒子川看了一眼已經醒來的雅雲道。

「是,大人!」歐陽雄連忙跑了進來,熱情的去攙扶地上上的雅雲。

「啊……雄哥……」

雅莉這個時候才發現,攙扶她弟弟的居然是帝國幫的老大。

「沒事,我們走吧。」鄒子川收好了洞穴裡面的一些設備后大步走了出去,歐陽雄緊緊跟上。

……

似乎已經沒有了選擇了餘地,雅莉咬了了牙齒,和雅安緊緊的握住雙手跟隨著鄒子川走了出去。

在石林中忐忑不安的行走了幾分鐘,眾人來到了一個略微開闊的地方,至少聚集著數百人,在數百人的前方,有數十個身穿統一沙漠迷彩服的軍人。

「見過大人!」

就在數百漢子正在納悶的時候,站在前面的數十個身穿軍服的大漢赫然半跪而下。

眾人頓時獃滯了,在人類聯盟,很少有軍人行跪禮的,除非極為尊崇的領袖,一些軍人才會行跪禮,在人類聯盟的歷史之上,能夠獲得軍人跪禮的人屈指可數。

在一陣混亂之後,數百混混連忙也跟隨跪了下來,哪怕是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個人肯定是個大人物,因為,這數十個退伍軍人就是帝國幫的核心,在紅河谷,這數十個人從來不會分開行動。

在不遠處,一群老嫗嚇得一臉慘白,跪伏在地下身體瑟瑟發抖,而雅莉他們更是目瞪口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你你……你是他們的老大?」雅莉結結巴巴的問道。

可惜,鄒子川沒有理雅莉,微微示意了一下,那數十個大漢都站了起來,簇擁到了他的身後,在前呼後擁之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朝外走去……

「散布消息,讓所有的人聚集在紅河穀穀口領藥品和糧食。」

「是,大人。」

「從現在開始,搶劫,強姦,殺人的犯罪分子,一律就地處死。」

「是,大人!」歐陽雄身體一抖。

「抽掉一部分身強體壯的人幫助一些老弱病殘,幫助他們撤退到紅河穀穀口。」

「是,大人。」

……

整個紅河谷沸騰了,消息就像病毒一般瘋狂的蔓延,每一個人臉上都充滿了喜悅,食物和藥品就是希望,人潮開始向紅河穀穀口會合,而這種速度,遠遠要超越鄒子川一群人的速度。

陽光依然炙熱,花豹兵躺在一處陰涼的地方,他感覺到有一絲心煩意亂,因為,他的目光可以看到,在谷口的裡面,匯聚的人群越來越多了,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一些人彷彿是發瘋了一般在聚集……

而那道大鐵門的後面,一群軍警也如臨大敵,都是荷槍實彈,虎視眈眈的盯著紅河谷裡面的一舉一動。

似乎,只從那個年輕人進入了紅河谷之後,今天就開始變得反常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咔咔」之聲驟然響起,四周本是燈火通明,突然變得漆黑無比,像是天地倒轉,日月交替一般,只感到一股眩暈之感,整個地面都像是一個正在旋轉的輪盤,讓人淪陷其中,無法自拔。

緊隨其後,便是一股駭然的吸扯之力從天而降,向著王毅襲卷而去,像是一隻巨大的手,緊緊地將王毅給握住,散出了一股滔天的殺氣與一股恐怖的洪荒之力。

王毅被這隻無形的巨手緊緊握住之時,心神大震,一身火焰猛地暴漲而起,更是散出了道道熱浪,橫掃四方,不僅如此,王毅還運轉起了全身的靈力,這靈力磅礴而洶湧,頓時涌動而出,直衝雲霄。

王毅的四肢像被緊緊地捆住了一般,不能動絲毫,只能靠這股氣勢掙脫這強勢的枷鎖,但縱使王毅奮力抵抗也是無用之功,他感到自己心神顛倒,神情恍惚了起來,像是受到了催眠,想要呼呼酣睡,將要迷失本性了一樣。

王毅抵抗不了這種感覺,只能在雙手上凝聚出靈刃斬,向著腿部側骨猛地刺去,王毅他要用疼痛感來刺激自己,不讓自己迷失本性。

那硬如鋼鐵的側骨頓時就發出了咔咔的碎裂之音,王毅感到一陣刺痛,再次鼓足了渾身的力氣,爆發而出,奮力的抵抗著。

「哦?有意思!」

漆黑的四周再次震蕩起了這四個字,像是晴天霹靂一般,在耳旁炸響,王毅一直堅守的心神,突然渙散,就像是萬丈高樓頃刻瓦解一般,迅速而出乎意料。

王毅張嘴便噴出了一大口殷紅的鮮血,瞬間就昏闕而倒,渾然不知一切,就在這時,四周的咔咔碎裂之聲便爆裂而響,漆黑的虛無中顯現出一道旋轉的黑洞,震蕩出了道道波紋,王毅就這樣悄聲無息的被吸扯了進去,消失在了這虛無之中。

四周牆上的燈光再次閃爍而起,好似什麼事情都曾為發生一般。

一個無人知曉的空間之中,王毅緩緩飄蕩而起,浮在了半空之中,兩團通紅的光芒爆射而出,緊盯著王毅看,兩股通紅的幽光折投而出,向著王毅照射而去,顯得極為妖異。

王毅感到了股股暖流,流遍全身,在這暖流之中不僅充滿了充足的氣血,更充滿了一股難以抗拒的熾熱,王毅頓時就被這熾熱勾起了渾身的火焰,一身的火焰頓時熊熊燃燒,大放光芒,像是要焚盡一切一般,勢不可擋。

這強勢的暖意頓時就讓王毅感到了無比的舒適,隨之也清醒了起來,搖了搖腦袋,看了看四周,本應怔愣,但卻是震驚無比。

這兩團通紅的幽光像是兩個通紅的燈籠一般直直的盯視著王毅,給人一種強烈的壓抑感,他散出的洪荒氣息更是震懾王毅的心神。

「你是誰?」王毅醞釀了片刻,才大聲喝道。

「呵呵,你居然問老夫是誰?你來這不就是為了老夫嗎?」

這兩團通紅的幽光顏色突然變得黯淡了一些,露出了那漆黑的雙眸,這雙眸猶如山嶽一般沉重,對望一眼就有一種重如泰山之感,實在是強橫之極。

王毅聽到了這句話內心怔愣了一下,緊隨其後便是欣喜、激動無比。

「你很不錯,意志堅定、心思謹慎,看破幻象,雖藉助了神兵利器,但也足見你的悟性,更傳承了玄冥之火,雖不是正宗但也有些淵源,我也能算是你的老祖宗了,現在你更是無師自通,以火凝身,一身鋼骨,當要傲領群雄!你可有這志向?」

這句句話語憑空傳盪而出,直入王毅的心神,像是不容王毅反抗一般,這威懾力雖收斂,但是仍然恐怖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