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個!三十個!四十個!

一始大帝臉上變色了。光是一個楚浩就已經夠強大了,而現在這數量……太驚人了!

但他仍是鎮定,這數量雖然驚人,但最多只能壓制他,可想要戰勝他的話,難!

五十個!七十個!一百個!

終於,楚浩達到了極限,他從過去未來各抽取出了五十個本我,再加上現在身,數量達到了一百零一個。

一百零一個大帝級的戰力啊!

一始大帝依然沉著,道:「這就是你的底牌?」

「姑且算是吧。」楚浩淡淡說道,「現在是一百零一個打三個,你還抗得住嗎?」

一始大帝魔氣衝天,他森然道:「一百個又如何,看本尊將他們全部打爆了!」三個一始都是結印,嗡,三道主法則交織,形成了一個三角。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始大帝禪唱著,那個三角頓時無限放大,足以籠罩一個星宇,然後向著楚浩罩落而去。

「這同樣是一個小世界,而且主法則衍化,比你如何?」

轟,三道主法則交織,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好像衍化出了一個世界。

楚浩搖頭,對方這道攻擊雖然強大, 三國之我霸三國 。不過,這也不能小覷,有一絲絲的世界之力漫張。

他出擊,一百零一個真我同時爆發,向著一始大帝轟了過去。

嘭嘭嘭嘭,雙方大戰。

雖然僅僅只有兩人,卻是形成了混戰的場面,一百零一個楚浩圍毆三個一始大帝,但三道主法則形成了一個偽世界,守護著一始大帝。

在戰力上,仍是楚浩佔優,畢竟數量擺在那呢,每一個楚浩都有完全的戰力,但想要轟破一始大帝的偽世界卻依然不是簡單的事情。

但這讓一始大帝震驚,對方畢竟還只是界主啊——雖然不知怎麼回事居然可以運用空間主法則,要是對方真得踏入了大帝境,將其他法則也提升上去,特別是時間法則,那對方的戰力將達到何等驚人的地步?

真正千古第一帝了。

「道法即我法!」一始大帝的魔圈居然散發出了金光,整個人散發出神聖的氣息,「極盡升華,璀璨一戰!」

轟!


天地大道竟是起了應合,在星宇直接顯化出了八道光柱來,浩蕩、磅礴。

這是天地間的八道主法則,有三道在與一始大帝產生共鳴,交織著,他成為了大道本身。

我即是法!

一始大帝的戰力頓時飆升,此刻,他代表著天地大道,這是無敵的。

楚浩無懼,一百零一個真我同時轟擊,皆能運轉五行法則、空間法則,綻放著無盡的光輝。但是,隨著一始大帝的戰力飆升,他也把局面徹底扳平。

一始,絕對是古往今來最強大的大帝,聰明絕頂。僅令過去了一萬年,他的戰力便提升了那麼多。這應該是一直在領悟三生萬物的道理,而當他修出第三道主法則后,一切水到渠成。

「哈哈哈哈,殺了你!殺了你!」一始大帝大笑道,引動著三道本源法則向著楚浩狂轟過去。

楚浩與對方硬拼,道:「一始,你讓我有點失望,怎麼才這點實力?」

「這點實力?」一始大帝怒吼道,什麼才叫這點實力?他現在的實力比之一萬年前至少強大了十倍!如果當初他也這麼強的話,早就把楚浩和冥樹大帝都幹掉了,還輪得到你現在來耍威風?

沒辦法,他領悟的三生萬物一定要三道主法則才能支持,而他也是在與楚浩的戰鬥中才領悟了第三道主法則。

「那就用這點實力來送你歸天!」一始大帝咆哮如雷,雙手揮擊中,一道道金色的巨劍飛出,斬向楚浩,一座座雷池浮現,向著楚浩噴涌著雷霆,最後,黑海滔天,捲起了十幾道巨大的水柱,向著楚浩卷了過去。

三道主法則,威能盡顯。

楚浩引動一百個召喚之身,向著一始大帝大打出手,一張張劍圖張開,虛空崩潰,讓金劍斷裂,讓雷池崩壞,讓水柱蒸發。

兩大至強者依然在那對轟,戰鬥僵持,彷彿可以這麼一直戰到地老天荒。

可兩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激烈的戰鬥最多持續十年,到時候即使是他們這樣的強者也會力竭,要麼各退一步,要麼拼個玉石俱焚。

一世傾瑤 ,誰也不會退縮。

星宇中的強者聞訊而來,兩尊大帝激戰,這是何等罕見,自然要一睹的,否則終生抱撼。

又是十年過去,兩大強者好像戰力未損,可他們自己卻知道,已經快要力竭了。

看來,這將要以平局收場了。

一始大帝哈哈大笑,道:「不錯不錯,打了這麼久,本尊似乎也看到了時間法則的奧妙,給本座百年時間,必能推進到四級法則的高度!」

這非常驚人,區區百年就能將時間法則推進到四級的高度,天才得無以復加。

可誰讓他與楚浩戰鬥了這麼久,一直在體悟著對方的時間之力,又怎麼可能沒有收穫呢?他們這種級數的強者,可能一生都不會遇到對手,可一旦遇到了,那打一場就是無比驚人的收穫。

楚浩冷笑,道:「這一戰之後,你將化為枯骨,何來以後?」(~^~) 「哈哈哈,你殺得了本尊嗎?」一始大帝傲然笑道,他是何等天才,任何秘法只要讓他看到一次,他就能破解、仿效,化為己有。

哪怕是時間法則也是如此,他有這樣的自信。

楚浩淡淡道:「跟你耗了這麼久,就是要把你逼到山窮水盡的一步,這樣你才不可能翻身!」

「說得你好像不是山窮水盡似的。」一始大帝冷笑,他和楚浩實力相當,若是他山窮水盡,那麼楚浩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怎麼殺他?

楚浩咧嘴一笑,道:「跟你打了這麼久,你有領悟,難道我就沒有?」

「哦,那拿出來給本尊見識一下。」一始大帝很是隨意地道。

「就用這一招,送你上路!」楚浩長嘯一聲,一百個召喚體也同時長嘯,時間法則流轉,展現出了可怕的一幕。

每一個召喚體都是召喚出了一百個過去未來身!

頓時,出現了一萬一百零一個楚浩。

這太可怕了,一萬多個楚浩、一萬多個大帝級戰力,這是什麼概念?這真是人力可能施展的?

轟轟轟,一萬多個楚浩同時轟擊,左手張開無極混沌劍圖,右手則是打出空間桎梏。

一始大帝與大道相合,原本不可能被空間桎梏,可他畢竟不是大道本身,結合的程度也是有限,被一萬多道空間主法則禁錮,這要還能不中招的話,簡直沒天理了。

一始大帝被硬生生從天道上分開,空間主法則化成一道道神鏈,將三個他緊緊綁住。

空間束縛之下,無極混沌開始大爆炸。

這傷害,全是實打實了,沒有一丁點浪費,全部結結實實地轟在了一始大帝的身上。

一萬多個楚浩啊,每一個都是能夠運轉空間主法則跟無極混沌的。這比一萬多個冥樹大帝還要超越幾十倍,一****轟下來,這是什麼傷害量?

一始大帝的身體開始崩滅,肉眼可見。他的四肢、軀幹都在化為齏粉。


轟隆隆,整個宇宙都在顫抖,也許古往今來產生的大帝數量都沒有一萬個,現在卻是齊刷刷地在同一個地方出現,這震塌了虛空。讓天地都是承受不住了。

楚浩還在爆轟,這是他的終極大招,放出這一招他的戰力也將跌到谷底,因此,他必須轟殺一始!否則,這位大帝同樣是妖孽無比的存在,誰知道再過多少年後,他又能強到何等地步?

轟轟轟,八道天地法則垂落,將楚浩和一始大帝都是包裹了起來。不讓他們的攻擊餘波外泄,否則一萬多個大帝齊轟,整個宇宙都可能被打得稀巴爛!

僅僅只是三個呼吸之後,一萬零一百個召喚之身同時消失,楚浩也是累得平躺在星空中,他已經耗儘力量了,而且,渾身每根骨頭都在呻吟,難受得無以復加。

雖然後面那一萬個過去未來是召喚身召喚的,可一切的根源都是楚浩。無論怎麼抽取,最終都是他自己來承受這樣的代價。

痛死了!

楚浩忍不住呻吟,而在他的前方,三個一始大帝還在不斷地瓦解。被一萬多個他暴轟,雖然僅僅只是三個呼吸,但以他的實力,三個呼吸又能轟出多少次攻擊?

這都不死的話,那也太沒天理了。

一始大帝的肉身已經完全崩壞,強大的神魂也布滿了裂紋。這是燃燒本源也不可能治癒的。神魂死,則是徹底的死亡。

可他的神魂卻在大笑,道:「大開眼界!死而無憾!死而無憾了!」

楚浩不由一嘆,憑心而論一始大帝無論是實力還天賦,都是杠杠的,若非他得到了一道半的天地本源,不知道要多少年後才能達到對方的高度。

可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份,誰讓他身為何家的後人,出身就帶了半道天地本源,又運氣逆天,恰好又在大悲界得到了另一道天地本源。

咦?

何家大帝將星宇傳送門放在新起大陸上、大悲界中,難道是早就料到這裡會出現下一個天地本源?

否則,宇宙那麼大,為什麼偏偏傳門陣的另一頭是大悲界呢?

「一路走好!」楚浩勉強站起,浮立於空中,向著一始大帝的靈魂說道,拋開對方入魔后的濫殺無辜,這位大帝的才情天賦實是值得敬佩。

「哈哈,本尊不會死的!」一始大帝卻是說道,「本尊與大道相合,死的只是這個身軀而已,無數年後,本尊會從天道中重新蘊育,那時候……本尊會更強!」

啪,他的神魂也化成了碎片,消失於天地之間。

若干年後重生嗎?

那他還是原本的一始大帝嗎?

楚浩沒有在意,哪怕一始大帝可以另類重生,那也是無數年以後的事情,到時候他又會變得多強?別的不說,他最後那招召喚再召喚的秘術,整個星宇之中還有誰能匹敵?

一萬個大帝級戰力啊!

更何況,他突破大帝在即,到時候五行法則衍化的小世界將更加完美,戰力還能飆升十倍甚至百倍,那麼一萬多個真我齊轟,簡直連天帝都能幹趴下了——也許吧,畢竟誰也沒有見過天帝的戰力。

一始大帝殞落!

星空中,所有強者都是震驚莫名,他們這回可真是大開眼戒,不但見證了兩位大帝級的戰力,而且任哪一個都是強悍得不像話。

整整三年之後,楚浩才恢復了過來。

他一步落到了居陽星上,開始抽取超等星的靈氣,當他恢復實力之後,大帝之門也向他打開了,他要渡劫,真正邁進大帝境。

轟,雷雲密集,天劫要降臨了。

眾人駭然,這才意識到楚浩之前僅僅只是界主而已。

太可怕了,一名界主居然能夠爆發出那麼可怕的實力,連一始大帝都打敗了,讓人如何相信?

楚浩一腳跨出,來到了星空中,迎擊天劫。

轟,第一道劫雷落下,化成一尊只有三丈高的閃電人,居然和一始大帝一模一樣,若非楚浩知道這是天劫,他真要懷疑是不是一始大帝已經從天道中重生了。

瑪德,又要再戰一回這個變態了。

這道天劫還真有一始大帝的幾分神韻,腦後結著一個黑色的魔圈,卻是完全由閃電凝成。它一拳轟出,打出一道閃電狀的天戈,向著楚浩劃了過去。

好強,真不比一始大帝弱!

隨著楚浩越來越接近這個天地的極限,天地大道對他的壓制也越來越強烈,想要將他轟殺,以阻止一個能夠破壞天地本身的存在出現。

楚浩哈哈大笑,他已經將五行法則都是推進到了主法則的層次,不但邁進了大帝境,再加上空間主法則,事實他可是同掌六支主法則!

這比一始大帝還要牛逼,而且不是一星點半點,乃是指數級的提升。

第二道、第三道天劫依然落下,一一化為閃電狀的大帝,模樣還是與一始大帝一樣,向著他發起了殺伐。

「一始嗎,我在界主時就能鎮殺,更何況現在!」楚浩冷然,他現在的實力太強了,五行法則都已經推洗到了大帝級別,天下還有誰能夠與他匹敵?

九道天劫一一出現,對著楚浩狂轟爛炸。

楚浩直接以無極混沌將這些天劫崩碎,雖然不可能將它們崩死,因為崩碎之後還能重組,除非把天道也給打崩了。但他現在太強了,天劫打碎了之後也需要時間來複原,讓他可以居高臨下的俯視。

半天之後,天劫消散,楚浩也正式成為了不朽大帝。

楚浩毫不留戀,立刻起身向著天武星返回。

他現在的速度又快了幾分,僅僅花了八十多年就回到了天武星,他要在這裡將八道主法則都修到大帝級,甚至開始衝擊天帝。

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他,因為顧傾城的武道天賦並不是很高,拖得太久的話,他這個老婆就要成老婆婆了。

他繼續在親人愛妻的身上施加時間流的減速,一邊攀登著法則的極限。

又百年後,他把雷系法則也推進到了大帝級別,現在,只剩下最後的時間法則了。

但是,這是天地禁忌之力,哪怕楚浩洞晰了天地之秘,也沒有那麼容易將時間法則推到大帝的高度。

時間流逝,一年又一年過去,直到又是十萬年之後,楚浩終於邁出了最後一步。

八大主法則全部達到了圓滿境。

只剩下最後一道檻了,將體內的星海化成一個真正的世界,到時候兩個世界衝突,他會被排斥出去,而他體內也能蘊育出世界樹,讓蘇挽月他們得到永生。

因為一旦突破,他就應該被這片天地排斥,所以他要把該帶上的人都收進星海之中。

他一一詢問,誰要跟他一起走。

蘇挽月、顧傾城、小草、雲彩當然不用問了,而在他的後代中,大部份人也不願離開,尤其是兩個兒子,他們都有雄心大志,想要靠本身的實力打出這片天地。

出乎意料,羅輕煙居然也要跟他一起走。

離開這片天地,她所煉化的天地果就失去了效果,她會開始衰老,但也擁有更多的可能,成長到更強的地步。冥樹大帝也勸不動,只好請楚浩好好照顧愛女了。

赤河星王還有許多上古學院的老朋友都是願意跟他一起離開,憧憬著新的世界。

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誰都充滿了期待。(~^~) 一切準備完成後,楚浩開始衝擊天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