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幾大家族聯手,勢力遍佈華南,才能瞞天過海,安然無恙的開辦了幾年。進場和參加比賽都要收費,更不用說設立賭局,操縱內幕,絕對是暴利,賺的盆滿鉢滿。

“每個人,一萬。”有人過來敲了敲車窗。

“刷卡,祕密6個8。”狄麗巴掏出了信用卡。

刷完卡,又讓兩人簽了保密協議,收費的人擡擡手,前面的欄杆收起,寶馬被放行。

狄麗巴睜大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賽車場,轟鳴的音樂,狂躁的引擎聲,喧囂的談論聲,以及一輛輛轎跑、超跑、改裝車,來自中外的各個膚色、種族,還有衣着暴露的女郎,身材惹火……對她來說,一切都是無比的新奇。

秋楓集中着注意,一遍遍過濾着周圍的環境,履行自己今天的根本職責,排查危險。

這種場面他在國外經歷過多次,已經習慣了,而且畢竟是非法運營,很多條件比國外簡陋的多,提不起他的興趣。

他注意到,在不遠處的賽場起跑線上,已經陳列了幾輛跑車,有法拉利、蘭博基尼、布加迪、帕加尼等名貴跑車,還有一輛卡羅拉,就是《頭文字B》裏那輛很火的AE86,以及一輛改裝馬自達。

寶馬緩緩停在一片空地上,稍稍遠離了人堆。

“是你們?竟然真的敢來!”一個黃髮青年從人羣中鑽了出來,站在了寶馬邊上,居高臨下道,“怎麼,真要用這破寶馬和我一較高下?”

“我們不下場。”秋楓臉色平靜,搖頭道。 “哦?剛剛不是很有種嗎?”黃毛叫囂,“到了這就慫了?”

“不是慫,是懶得比。”秋楓撇嘴,絲毫不在意黃毛的激將,“況且,今天應該只是小比,按照慣例,似乎只有兩場比賽,我看那邊選手們已經都準備好了。”

秋楓指了指起跑線。

黃毛嗤笑:“不敢就不敢,找什麼藉口。而且今天因爲突然加了好幾個選手,臨時改了規模,小比變大比。”

“改大比了?”秋楓眉頭猛然皺起,有些出乎意料。

“是啊,剛好還有三個選手的空缺,慫貨,敢不敢下場?”黃毛比出中指,隨後對一直沉默的狄麗巴道:“小妞,你這男人不行啊,要不你把他甩了,跟我混。”

狄麗巴戳了戳秋楓的胳膊,揶揄道:“他說你不行。”

秋楓聳聳肩:“我沒必要跟一個男人證明我行不行。”

“切,慫蛋。”黃毛撇嘴,走開了。

“其實我也很好奇,你身手那麼厲害,車技是不是也深藏不露。”

“我?也就一般。”秋楓眯着眼睛說道,突然想起自己有一次在迪拜刺殺成功之後,大意觸發了警報,駕車在接頭橫衝直撞,足足三十輛蘭博基尼警車追在身後,場面蔚爲壯觀。

那羣警察,車技是真不賴,他也是費了好大勁,才製造了幾起事故拖延了時間,最後還是跳海才得以脫身!

突然,起跑線上傳來了陣陣轟鳴,選手們展示着自己座駕強勁的馬力。

“要開始了!”狄麗巴眼睛一亮,說罷竟然打開天窗,脫下高跟鞋站在座椅上,趴在天窗上觀望。

這麼彪悍?

秋楓毫不避諱地盯着她晶瑩剔透的玉足欣賞了一番,也不顧形象,跟着踩在座椅上施施然看向了那近十輛蠢蠢欲動的各色跑車,只等身着比基尼的性感女郎一聲槍響就要傾巢而出。

人羣集中地有幾塊巨大的電子屏幕,因爲航拍機跟不上車速,就用安裝攝像頭加解說的方式,讓觀衆一堵比賽全過程,更能讓接下去的選手熟悉地形,爲即將到來的比賽做足功課。

只不過因爲深夜,儘管具有夜攝功能,視線比起白天還是差了一點,沒有車燈的時候一片靜謐。

“你覺得誰會贏?”狄麗巴扭頭問道,因爲貼得很近,氣息吹到秋楓的耳根上,有些癢。

而且天窗空間有限,兩人身體緊挨着,不可避免有些摩擦,讓狄麗巴驚奇的是,秋楓身上不知爲何,有一股清涼的氣息傳遞過來,完全隔絕了車外燥熱的餘溫。

秋楓觀察了一番,又仔細聽了聽聲音,說道:“如果不出意外,那兩輛改裝車的勝算更大。改裝的人是個高手,發動機雖然不是最好的,卻是最合適的一款,能發揮百分百的性能。本身這兩個車型的過彎性能就出衆,前輪也進行了更換,提高了漂移的抓地力,過彎、衝刺雙管齊下,只要車手水平不差,可以說穩操勝券。”

秋楓儘量說的淺顯易懂。

“當然,如果車手水平相同的話,那輛馬自達的勝算還要高上一丟丟。其他車子估計會慢一到兩個車身。”

“你還說你車技一般。”狄麗巴噘着嘴,白了秋楓一眼,“說的頭頭是道。”

“額,略通一二。”秋楓摸着鼻子謙虛一笑。

就在這時,人羣突然爆發了一陣歡呼。

“幽靈!幽靈!”

一個面帶微笑的青年走到了布加迪邊上,向人們招了招手。

一時間,歡呼更甚,幽靈坐進了布加迪,發動了車子。

“這個幽靈什麼來頭?”狄麗巴好奇。

“我查查。”秋楓咧嘴,掏出了手機。

“來頭還真不小,去年英國拉力賽的第三,實力很強!看樣子我之前的推測很可能因爲他而出現意外。”

“英國拉力賽是什麼比賽?含金量高嗎?看上去他名氣很大啊,才第三?”狄麗巴連珠炮似的問道。

“在國際上算是比較頂級的了,除了耳熟能詳的F1,含金量不低。”秋楓介紹,“冠軍的得主是個美國人,叫做喬科丹比,我當時也關注了一下,還真沒注意第三是個天朝人。”

他無奈的聳了聳肩,本來這種賽事和他關係也不大,他會關注完全是因爲喬科丹比,看到他穩拿第一寶座,他也就沒有注意其他選手,沒想到拿第三的竟然是一個同胞,確實出乎了他的意料。

能在這種賽事上名列前茅,車技毋庸置疑!

若是不出意外,這場比賽必定是這位幽靈拔得頭籌。


背景音樂戛然而止,女郎吹了一聲口哨,舉起了手中的槍。

砰!

槍聲響起,並列的幾輛跑車呼嘯而出,如一道道閃電消失在遠處,進入了漆黑的山道,引起圍觀羣衆的激烈歡呼。 而那輛布加迪卻不緊不慢的離開起跑線,頗有幾分目空一切的傲慢。

與此同時,喇叭中傳來了解說激情的聲音:“死亡山競速,D檔比賽正式開始!我們可以看到,蘭博基尼和帕加尼啓動最快,暫時保持領先,而卡羅拉和馬自達緊追不捨,這兩輛都是改裝車輛,根據知情人士透露,這兩輛車都請到了一位改裝大師親自設計。至於我們的幽靈,不緊不慢,像是在後花園散步一般胸有成竹,相信一會兒就會有驚人的表現……”

聲情並茂的解說調動起觀衆的熱情,攝像頭全部調動起來,捕捉着過往車輛的身影。尾燈在這個屏幕上消失,車前大燈就會出現在旁邊的屏幕上,倒也不影響觀賽。

很快,幾輛車駛過了前半段,進入了死亡山真正的死亡區段。

五道U型髮夾彎,再加上三段懸崖,這些年來已經讓數萬人喪命在此!

“有沒有興趣下注?”狄麗巴努了努嘴,示意下注的地方。

秋楓搖頭:“有那個幽靈在,估計都會壓他奪魁了,勝率絕對不高。”

說話的同時,一個屏幕中突然亮起了一道沖天的火光!

秋楓神色一凝,第一個髮夾彎上,幽靈開始加速,過彎的瞬間先一步搶佔了內側,順利過彎,而比較落後的法拉利被逼到了外道,縱然方向盤已經打死,奈何半徑不足,便直接砸到了外側怪石嶙峋的山體之上!

熊熊烈火燃起,而後是轟然爆炸!

車毀人亡。

死人了!

這一幕太過突然,狄麗巴激動的臉色一僵,目光有些呆滯。

“這,這……”

顯然,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一條鮮活的生命,前一刻還在享受着觀衆的歡呼,下一秒就在不遠的山上逝去——而不遠處的觀衆,卻爆發出轟然喝彩,爲幽靈拍手叫好!

秋楓握住了狄麗巴的手:“不如,坐會兒?” “好。”狄麗巴坐會駕駛艙,關閉了天窗,剛剛的一幕,讓她心神震顫。

以前只在新聞上耳濡目染,對於死亡,看的多了也就產生了麻木感,甚至在來這裏的時候,她何嘗不是抱着一些尋求刺激的想法?

甚至,她可以談笑風生地說自己什麼時候命喪黃泉……

但當親眼一條生命逝去,她突然感覺到懼怕,和敬畏。

秋楓握着她的手,剛想說什麼——

“嘭!”

寶馬猛然往前聳了聳,被追尾了!

秋楓腦海閃過荒誕的感覺。

賽車聖地,人羣密集,車輛匯聚,爲了避免磕碰,進來的車速都很慢;加上寶馬停在遠離人羣的地方,絕對算得上偏僻,旁邊空着一大片;而現在正舉行一場激烈的賽事,所有人的注意都應該集中在了屏幕上……這輛車——

故意的!

“別下車,鎖好門。”秋楓臉上戾氣一閃而逝,看了一眼反光鏡,關上車窗後徑直下車。

撞上寶馬的是一輛凱迪拉克,秋楓下車,凱迪拉克同樣被打開了車門,走下來兩個精壯的男子,均剃着寸頭,神情冷漠,步履之間穩如泰山,下盤紮實。

“誰派你們來的?”秋楓微眯眼睛,開口問道。

“我們爲曹家做事。”

秋楓原本也沒指望他們回答自己的問題,只是順嘴問了句,沒想到有意外之喜。

曹家?

看樣子曹子傲也撕掉了僞裝,欲除他而後快啊。

說話間,兩人已經一左一右,包夾而來,猶如兩座大山壓迫,幾乎是同時走到秋楓跟前,默契的各自探出一隻手,向秋楓的肩膀抓來。


動作迅猛又沉穩,一看就是身經百戰之輩,不像孟同那般過剛易折。

秋楓眉頭聳動,帶上了一抹慎重。

“砰!”

第一次,秋楓選擇了格擋,彈開了兩人的手臂。若是他試圖抓住他們的手腕,那麼等待他的必將是狂風暴雨般的強攻。

必須得佔據先機!

身形一晃,秋楓脫離兩人的包圍,右移兩步,而後甩出右腿,鞭向了右邊那人的腿彎。

形成了短暫的一打一局面。

“嘭!”

那人膝蓋一彎,卻沒有砸到地上,讓秋楓微微動容。


果然是高手!

猛然一撐,那人站直身形,同樣一腿掃出,踢向秋楓的側腰。

狼是銅頭鐵骨豆腐腰,人也一樣,腰部相對脆弱得多。

踢的狠一點,脊椎都會斷裂!

“嘭!”

秋楓雙臂成叉,擋住了這一下,抓住他的腿往後一扯再往地上一慣,此人便順勢倒了過來,眼看就要一字馬造型砸在地上,蛋碎的場面近在咫尺——另一個人攻到,拳風呼嘯,鎖定了秋楓的腦門!

秋楓不得已放手,一個板橋往後一凹,躲開雙拳,順勢再踢出一腿,正中一字馬的腳腕。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