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跟李石打完電話之後,李石就說已經安排了這邊分公司的負責人過來。

果不其然,當林洛一眼望過去的時候,卻發現了面前一大群人,他們齊刷刷的站在面前,而他們的手中卻舉著牌子。

「歡迎林洛來長嶺市遊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這下徹底慌了!

尤其是感受着自己離著那男人越來越近,更是心跳飛快,身子隨着那男人的力道直接倒栽在男人的手上,像是拎兔子一樣,直接扯住了她後背的衣裳,清冷的聲音也頓時從身後傳來,

「我們的賬是不是該好好算……」

「砰!」

「……」

「……」

鴉雀無聲!

一拳頭氣勢洶洶,在傅無咎話音未落的時候狠狠打在正中,兩行鼻血頓時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也頓時讓周圍的幾個侍衛全都看傻了眼!

一時間。

針落可聞!

那女人,居然敢對主子動手!

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在主子的臉上狠狠打了一拳!打的鼻血直流?天殺的,他們這不會是在做夢吧?

說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都是不足以說出他們現在對沈明珠的震驚!

這是生怕自己死的太痛快了!

眾人震驚無比。

而沈明珠更是抓着這個空隙,手裏的劍一甩直接甩開了男人的桎梏,趁著男人怔愣之際和眾人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宛若一個魚兒一般瞬間湧入了人群中!不過轉瞬之間便融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看夠了?!」

傅無咎咬牙切齒!

清冷的一張臉上帶着兩行鼻血更是別提有多滑稽,但眾人卻是齊刷刷的低下頭,甚至開始在心裏擔憂起來!

他們不會被主子滅口吧?

「若抓不回來,你們也全都別回來了!」

他語氣森冷。

對沈明珠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剛剛抓過來時還因體型相差甚大而誤以為下面抓錯人,想要網開一面。現下卻被當眾狠打了一拳,更是全然不顧她到底是不是那個活埋了他的肥胖村婦了,只抓回來,不將她折磨致死,都難以泄憤!

眾人腳下飛快!

生怕再多留一秒就被主子直接大卸八塊!

心裏對沈明珠,更是莫名升起幾分佩服,他們還從未見過主子被氣到這種地步,全然沒有以往的清冷神秘!

倒是莫名不希望她直接被主子殺了。

沈明珠一路狂逃。

縱然是腳步飛快,但卻架不住後面追蹤的那些人身懷輕功,縱然她拉開些許距離,又被他們緊緊跟上,不過片刻后,又被堵在了街道!

「我不過是問了幾句玉佩,你們追着我不放做什麼?就算我先打了那個男人,也是他先動手吧?咋的玩不起啊?要不讓他自己過來,我們當面切磋!」

「……」

左風嘴角一抽。

看着她這般姿態,更是連一句廢話都沒多說,手下一揮,那些人頓時直接動手,只刀刀避開了要害,似不願傷她一般。

即便如此,沈明珠還是被傷了好幾下,尤其是被左風上前,內力一逼直接將她手裏的劍打掉,再無防身之物!

「帶走!」

「……」

「誰?」

正上前。

一道白色身影頓時從暗處出來,將沈明珠直接扯到了自己懷中,手下與之左風對了一掌,更是絲毫不落下風,腳下一躍,頓時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左風眸子閃爍。

那男人……似乎是白雲宮的?

**

一路疾馳。

沈明珠第一次感受到古代的輕功,只聽着耳邊的風呼呼刮過,直到停在郊外的一片空地上后,才被緩緩放下!

「你怎麼會招惹上他?」

溫潤和緩的聲音傳來。

她一愣。

抬眸就對上了雲傾塵含笑的眸子,聲音中更透著幾分調侃,「現在我是不是救了你一命?救命之恩應當如何?」

「……」

沈明珠一頓,沒有接他的話茬,反倒是反問道,

「他是誰?你們認識?」

「我救了你,你不說聲謝也就算了,反倒是先問起我來了?」

雲傾塵頓了頓介面道,

「他是傅無咎,是個不好招惹的人。你最好離他遠一點,不要惹火上身,知道嗎?」

話說到最後,更是透著幾分警告了。

她眸子閃爍。

傅無咎?

傅?

不是皇姓嗎?

沈明珠心下一沉,暗暗慶幸自己沒有被那男人抓住,微一頓后,眸子又落在了雲傾塵身上,眼神中透著打量,

「那你又怎麼會認識他?雲傾塵,你什麼來歷?」

「我只是縣令公子的江湖朋友罷了。」

他雲淡風輕。

她也沒有繼續追問,

「今日之事多謝了,日後有機會自然報答。」

話落。

她轉身就走。

那個男人是皇姓,雲傾塵既然清楚他的來歷且能從那些人手裏救下她自然也不似常人,如今她只想自己發家致富逍遙一生,更不想和這些人扯上任何瓜葛!

點到為止,萍水之交最好!

「這幾日縣令已經按着你的計劃實施,若真能控制情況,朝廷必然嘉獎……那時,你最好提前安頓好一切,不要再漏什麼馬腳!」

「……」

她腳步一頓。

繼續離開,只留下雲傾塵看着她的背影,眸子深邃。

**

傍晚。

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張老大幾乎連飯都顧不得吃,慌忙的去了村頭的破廟裏等著,一想到沈明珠那張小臉,更是心裏像被貓兒撓了似的,恨不得立刻成就好事兒。

「等着我今天好好疼你……」

他喃喃的說着。

一邊說着,一邊將早就準備好的『催情香』點上,渾身更是燥熱難耐,整個人腳步都虛浮着,似乎連眼前的場景都看不輕了,可想而知他為了這一夜快活下了多大的本錢!

「嗯。」

門聲一響。

屋內更添了幾分昏暗,張老大隻看到那身影進來,更是發出一道喘聲,整個人便如餓狼一般直接撲了上去!

「美人兒,我今兒就好好疼愛你……」

「……」

月色盈盈。

王大治聽了李秀秀和他說的話,特意依着她的意思晚去了會兒準備『捉姦在床』,但左等右等都不見李秀秀過來,便約摸著時間差不多,直接帶着一眾人浩浩蕩蕩的向著那破廟奔了過去!

果然!

才剛到破廟門口,便聽到裏面嗯嗯啊啊的聲音傳來。

放浪肆意的更是讓不少人當場紅了臉,不斷低聲罵着,

「不守婦道,水性楊花!」

「放蕩到這種地步就應該直接沉塘!」

「……」

張秀芬聽着消息匆匆過來,一見這般情形更是臉色一變,暗罵張老大等不及,整個人慌忙的擋在了門口前面解釋道,

「這…這我已經和沈家人商議過將沈明珠再嫁給我家老大,即便是他們在一起,也是理所應當……」 薄言昔可憐巴巴的找了一個凳子,拽到唐沐晴的面前,坐在唐沐晴的面前開始賣萌:「沐晴……我們不是朋友嗎,既然是朋友,幫幫忙好嗎?」

唐沐晴拉開了自己和薄言昔之間的距離,就像是在面對一個瘟疫。

面無表情,「你想多了,從現在開始我們不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