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心情不好的時候,他們這群做屬下的在這裡都大氣也不敢喘……

……

屋內。

千聿蘇被君容墨抱著放在了床上,習慣性動作般,千聿蘇就翻了個身,滾進了柔軟的被子當中。

君容墨有些好笑的看著她說道:「蘇兒,你一身濕衣服,不會不舒服嗎?」

聞言。

千聿蘇頓時臉色有些熱。

君容墨看著她的樣子,嘴角勾了勾,起身到了一邊的柜子邊。

拿出了一套中衣遞給了她說道:「先穿我的吧,這套是新的。」



說罷,遞給千聿蘇之後就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聞言,千聿蘇條件反射般的抓住他的衣袖。

問道:「你幹嘛去?」

問完,千聿蘇頓時覺得自己腦子抽了。

自己換衣服,他自然是要避嫌的!

千聿蘇感覺自己的臉上更熱了。

本以為又會被這毒舌的嘲笑。

沒想到抬眼卻見他的眸子明亮,正臉帶笑意的看著自己。

君容墨看了眼她抓著自己的小手,眸光閃了閃,說道:

「我也要去換,難道….你想和我一起換?」

千聿蘇頓時鬆開了抓著他衣袖的手。

躲開他的視線說道:「誰要和你一起換。」

繼而又道:「你去換吧。」

「呵呵……」

聞言,君容墨低笑了一下。

笑意直達眼底,那般笑容頓覺俊顏灧灧……

看的千聿蘇不由得心跳漏了一拍。

君容墨笑完便從柜子邊另拿一套衣服,轉身便去了隔間了。

千聿蘇見此,不由得有些臉紅,也開始換起了衣服。

那個隔間和這屋就隔了一個屏風。

彷彿還能聽到他換衣服的聲音。

…….

換好衣服后。

千聿蘇將脫下來的衣服放在一邊的几案上。便躺在了床上。

床很柔軟。

這不是她第一次躺在這張床上,一躺下便覺熟悉的香氣縈繞在自己的周圍。

一時間,她只覺安神。

閉上眼睛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

千聿蘇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覺神清氣爽。

醒來的時候,千聿蘇只覺迷濛的睜開眼睛。

隨著書頁翻動的聲音響起,千聿蘇轉頭就見君容墨靠坐在床邊。

正盯著手中的書看的認真。

這樣的君容墨千聿蘇不是第一次見,但是就是感覺有些不一樣。

看了眼他手中的書,千聿蘇挑了挑眉。

君容墨似是有感覺一般,轉頭看了她一眼,將手中的書也放了下來。

輕聲說道:「你醒了?」

千聿蘇點頭,緩緩坐起身來說道:「我睡了多久?」

君容墨聞言,似是很無奈的微微扶額說道:「你昨晚沒睡嗎?三個時辰!」

聞言,千聿蘇頓時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這麼一看她好像豬一樣…..

低頭看見他身邊剛剛看的那本書,千聿蘇不由的新奇說道:「沒想到你還會看這種書。」

那是雜書,她還以為君容墨這種老古板,一定又是什麼訓誡的書呢。

君容墨挑眉,說道:「我一向看這種書。」

頓了頓,他看著千聿蘇說道:「餓嗎?」

聞言,千聿蘇頓時肚子一叫。

君容墨的視線也看向了她的肚子。

千聿蘇感覺自己的臉蹭的就熱了。

點頭。「餓死了。」

三個時辰,那她不是睡了六個小時?

自然早就過了吃午膳的時候。

聞言。


君容墨有些好笑,他如潭的眸子閃過一抹深意,說道:

「放心,我不會餓死你的。」

說罷,他對著外面說道:「將午膳端上來。」

話落,外面的秋兒應了一聲。

千聿蘇頓時有些臉紅。

什麼叫他不會餓死自己的?

千聿蘇正胡亂想著,君容墨從床上起身下來。

他俯下身子,將千聿蘇打橫抱了起來。

千聿蘇突然被人抱起,條件反射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腦袋挨著溫熱的胸膛。

她感覺自己有些心慌,說道:「幹嘛,你放我下來!」

……

就在這時,們突然被推開。

秋兒身後跟著一種丫鬟,丫鬟手中端著托盤,一陣飯香四溢,顯然是來端午膳的。

秋兒原本正想指揮那些丫鬟放菜。

隨即看到裡面君容墨正抱著千聿蘇,頓時小臉有些紅。

她們好像看到了不該看的……

……

秋兒和那些丫鬟將東西放下,秋兒轉身笑盈盈的就推開門出去了。

千聿蘇怎麼會聽不見他們的笑聲。

她嗔怒的瞪了君容墨一眼,說道:「抱什麼抱!」

聞言。

君容墨眉毛一挑。

毫不在意的抱著千聿蘇說道:「我就愛抱。」

說罷,抱著千聿蘇走到了飯桌邊。

千聿蘇本來就餓了,此時一走近。

飯香更是撲鼻。

千聿蘇一時間食指大動。

君容墨這廝太會享受了,之前她住在這裡的時候就感覺皇子府的飯菜比將軍府的不是好了一點半點。

千聿蘇本以為他會放自己下來。

沒想到君容墨竟然直接抱著千聿蘇坐在了椅子上。

千聿蘇頓時嘴角抽了抽,說道:

「你放我下來,這樣怎麼吃?」

君容墨嘴角勾起,說道:

「這樣不是一樣吃啊?蘇兒。」

後面的那個蘇兒,聽得千聿蘇雞皮疙瘩又起來了。

這廝絕對是故意的!

千聿蘇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熱,說道:「不行,你放我下來。」

聞言,見千聿蘇堅持。

君容墨頓時有些無奈的看她。

俊臉皆是一幅無奈的樣子說道:「蘇兒,你沒有穿鞋我怎麼放你下來?」

聞言,千聿蘇頓時翻了個白眼。

不等她在反駁什麼。

君容墨徑直夾了口菜,放到了她的嘴邊。

千聿蘇一口咬下。

瞪了他一眼,搶了他手中的筷子,不理他低頭吃起了自己的菜。

坐他身上吃也就算了。

讓人喂飯,她哪裡到這種地步了!

見此。

君容墨也不惱。

一隻手環著千聿蘇的腰,抱著她。

另一隻手也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見此,千聿蘇心中一動。

原來他也沒有吃飯?

是在等她嗎?

…….

就在這時,突然院子內響起一個腳步聲。

緊接著奕九的聲音響了起來。

「主子,查到那群殺手的來歷了,是兵部侍郎,李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