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兩位皇子都想着爭取唐茂梓的支持,卻從未想過殺掉唐茂梓,將自己的人安排在財政大臣的位置,藍海的出現卻讓七皇子有了一絲希望,所以藍海的提案一出,七皇子立刻同意,這等氣魄恐怕也顯示出其超凡的帝王之相,更何況這七皇子宅心仁厚,在民間的名聲比那九皇子要好得多,他當皇帝那纔算是衆望所歸。

很快,宴會進行到中段**部分,計劃也在按照藍海的方向走着……

“你他媽的長不長眼睛。”忽然神武的聲音突起,在這個大聲說話都不禮貌的宴會上顯得絕對突兀,所有人的眼睛集中在神武身上,唐茂梓也不例外,不過唐茂梓一看神武眼神猛然一縮。

這不是揍自己侄子的那個小子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帶着疑問唐茂梓繼續看着。

只見神武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看着眼前的百樂,百樂身爲財政副使什麼場面沒見過,雖然神武長得人高馬大,但是在這裏並不是憑實力說話,而是權力,所以不卑不亢的回到:“如此高雅之地怎出你這麼個野蠻的東西,今日乃七皇子生辰之日,你此番舉動是否故意找茬。”

百樂不愧是百樂,三言兩語間就將私仇轉爲對七皇子的侮辱,這讓神武顯得有點侷促,不過這侷促也在計劃內。

果然不一會神武在與百樂的對話中敗下陣來,正準備上手。

“神武,住手。”

藍海從一旁慢慢飄出,手中還舉着一杯紅酒,一襲藍衣加上英俊的外表頓時迷得現場不少貴婦頻頻對藍海拋媚眼。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今日乃七皇子生辰宴會,神武你道個歉就完了。”

“哼,我不會和他道歉的。”神武生氣的說道。

也對,之前那一陣對罵,神武吃盡了虧,這時就是一個軟骨頭恐怕都不會道歉,更何況藍海的計劃中就沒有道勤這一環節。

“哼,道歉?道歉就完了麼,我乃帝國財政副使,區區一個鄉野匹夫也敢在公衆場合下對我不敬,若是傳出去,那我百樂的臉往哪放。”

唐茂梓看到藍海又是一陣顫抖,怎麼這二人來了這裏,難道他們在宮中有什麼背景,不過這兩人怎麼與資料不符,不是脾氣非常火爆麼?

下一秒,唐茂梓的想法就應驗了。

”我去你媽的大不敬,敢動我兄弟,老子揍死你。“說着一拳將百樂打的原地三百六十五度轉身加托馬斯全旋,直接倒地不起,百樂又不是修煉之人,被藍海這麼一拳打上,死都有可能。


不過這一下顯然起到了震撼全場的作用,不少貴婦對藍海的青睞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更加明目張膽,這麼火爆的男人肯定活兒好!!

同時注意到這邊的還有七皇子,所有事件都是圍繞七皇子展開,此時七皇子成爲了第二個焦點,在場之人誰都知道百樂與七皇子甚是交好,現在百樂被打的生死不明,七皇子自然不能再繼續坐着,果然七皇子動了。

七皇子帶着侍衛怒氣衝衝的來到藍海二人面前,沒有去看那百樂,而是直接對着藍海怒道:“今日是我生辰宴會,二位在我的宴會上這麼鬧,是不是太不給我凌魂貅面子了。”

“哼,面子?還跟老子講什麼面子,告訴你,老子不吃你這一套,那混小子竟然敢欺負我兄弟,我藍海絕不會不管。”

“百樂也是我兄弟,既然連你都對兄弟這般,我身爲帝國皇子便不能差於你,來人,將此二人逐出皇宮,軍棍伺候。”

侍衛很快圍上了二人,而藍海之前和林詩薇悄悄通過話,所以林詩薇和孫小青知道幾人的計劃,此時便也當了一把看客,饒有興趣的看着藍海和七皇子表演。

普通侍衛自然拿藍海和神武沒辦法,但是七皇子被皇帝最爲看重,身邊的侍衛自然實力不弱,況且這全是演給唐茂梓的戲,藍海僅僅幾個回合便被擒拿,侍衛壓着二人離開宴會,宴會照常進行。

唐茂梓將手下召到身邊吩咐了兩句,只見手下離開了宴會朝着藍海的方向走去,七皇子富有深意的對其一笑,果不  其然,不久唐茂梓找上七皇子。 聽到這個聲音,白羽的臉色也是一變,看向旁邊依舊是緊閉雙眼的穆凌,她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擔憂。

從穆凌身上的氣息她能夠判斷出,他應該是用不了多久便可破關而出,在這個節骨眼上,這些人竟然找到了這裡,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啊。

「鄭槐,在哪呢,在哪呢……」


天空之上,又是數道人影朝此地飛奔而來,看到地面上白羽和穆凌兩道身影都是露出了一絲狂喜之色。

「果然是他們,鄭槐,咱們先動手?」

「這,有些冒險吧,這兩個傢伙的實力你也該知道的……」

「哼,那些傢伙來了你認為還有我們的好處嗎,他們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我們這裡二十多個人還怕他們不成?而且你沒看到穆凌在盤膝而坐么,我猜對了的話,他應該是正在突破,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咱們怎能錯過?」

畫蠱謀情:琅嬛傳 ,片刻之後,他也是面色一狠,然後一聲大喝:「幹了!」

話音落下,二十多號人直接朝白羽沖了下去,這一次,白羽的神經也是瞬間繃緊,雖說這些人中間沒有特彆強橫的氣息。

「你們想幹什麼?」

「想幹什麼你應該是清楚的很,你們的命遲早都是我們的,所以現在,乖乖的受死吧,兄弟們,給我上,拿到他們的人頭,報酬大伙兒平分。」

果然,一聽報酬二字,所有人就跟打了雞血一樣,雙眼泛紅,連呼吸都是變的急促起來。


二十多道人影此刻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奔著白羽和穆凌二人飛奔而去,儘管他們中間最高實力只有玄體三重境。

但數量的優勢卻是讓他們氣勢大增,而且那份報酬已經讓他們紅了雙眼。

白羽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當即沒有絲毫的猶豫,玄體五重境的實力震蕩而出,此刻他並未施展那強悍的速度。

因為她一旦離開穆凌的身邊,其他人就有絕對的機會置穆凌於死地,所以她使出了最簡單有效的手段。

「萬羽化劍!」

一聲輕喝,白羽雙手結印,天空之上似有白色的羽毛緩緩落下,這看似輕如鴻毛一般的羽毛卻是在白羽的身前陡然呈萬劍待發的狀態。

萬道羽毛組成了一道奇異的陣型,凌厲的氣勢恍若死神之劍瞄準了這瘋狂湧來的二十幾道人影。

白羽雙手朝前一推,雪白色的羽毛如萬箭齊發一般飛射而去,伴隨著玄體五重境的強大氣場之力,這柔軟的羽毛恍若能夠撕裂大地山河。

鄭槐一行人的臉上也是生出了一抹駭然,這種大範圍的攻擊根本不是人數能夠解決問題的。

「各位,別藏著掖著了,最強的手段拿出來吧。」

隨著鄭槐的一聲大喝,二十多人此刻都是使出了生平最為強大的玄技,畢竟白羽可是貨真價實的玄體五重境強者,任何人有絲毫的怠慢,等待他們的結局就是死亡。

無數玄氣場相互碰撞,強大的衝擊力直奔雲霄而去,華麗而強大的玄技幾乎是一瞬間便已匯聚成了一道洪流帶著毀滅性的威勢掀開了大地。

雖然他們中間實力最為強大的才僅僅玄體三重境,但這二十多人合力的一擊卻也是擁有著極端恐怖的威能。

兩者在空氣之中碰撞的剎那,摧枯拉朽的撞擊力讓大地都是顫抖起來,狂暴無匹的衝擊波朝四周震蕩而去。

整個實力飛沙走石,山石倒卷,白羽一步來到了穆凌的跟前,玄氣場釋放而出將他死死的護在了裡面。

這時候他是絕對不能受到外界丁點兒波及的,白羽本有機會上前逐個將其滅殺,但她依舊是守在了穆凌的身前。

「哈哈哈,大伙兒看到了沒,玄體五重境不過如此,咱們聯手足以將她滅殺在此,給我上!」

鄭槐發出了一聲癲狂的笑聲,他自己可能都沒意識到這二十多人的聯手能如此輕鬆的將白羽的攻擊攔截下來。

所謂趁熱打鐵,他們自然不想給白羽任何喘息的機會,衝擊力才剛剛散去一點兒,無數人影便從那漫天飛石塵土之中飛奔而來。

白羽的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不過面對這等陣容,她依舊沒有畏懼產生,朝後看了看依舊安詳的穆凌,白羽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堅定。

「今天誰敢打擾穆凌修鍊,全部死!」

一股血性自白羽的體內傾瀉而去,那電光一般的速度讓所有人都是難以捕捉到她的身影。

待她下一刻出現之時,已是有三四道人影憑空倒飛出去,鄭槐臉色一變,隨即一聲大喝。

「都做好防禦,找機會幹掉穆凌。」

果然,他一句話落下,白羽則是飛速後退再一次來到了穆凌的身前,見此狀,鄭槐也是閃過了一抹猙獰的笑意。

然後沖身邊的幾個人悄聲道:「你們給我拖住白羽片刻,我趁機幹掉穆凌,到時候白羽心神失守會更好解決。」

四周的人都是點了點頭,紛紛一步踏出,強橫的手段直奔白羽而去,後者自然不能無視這些人的攻擊。

但她的速度雖快,但在抵擋這些人的瞬間依舊是會露出破綻,這個破綻就是她守護在身後的穆凌。

「嘿嘿,小娘們兒,讓我逮到你非得好好嘗嘗鮮不可。」

鄭槐發出了一聲淫笑,就在雙方交火的瞬間,他將生平的速度施展到了極致,白羽轉身交手的剎那,鄭槐直接穿過了那道防禦來到了穆凌的身前。

強橫的玄氣破掌而出直接來到了頭頂。

「小子,給我死吧。」

就在這一剎那,白羽那準備出手的動作硬生生的停頓了下來,然後轉身的速度如電光火石,三米的距離一瞬間便已來到了鄭槐的跟前。

「他死,你想死都難。」

白羽的雙眼已被血絲凝聚,玄體五重境的強大氣勢嚇的鄭槐差點魂飛魄散,右手猶如鋼鉗一樣緊緊捏住了鄭槐的脖子。

只是這樣一來,她的後背可是結結實實的露在了那些人的跟前,那無差別的攻擊如一道道流行一般直接來到了她的後背之上。

一口鮮血自白羽口中噴出,但她的神色依然堅定,右手略微用力,鄭槐的脖子已經聽到了骨頭移位的咔嚓聲。

也就在那一剎那,白羽的臉上陡然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然後在她驚駭的神色之中,一道身影已經來到了她的跟前。

微微用力的一掌,她握住鄭槐脖子的右手瞬間完全變形,身軀如炮彈一般倒飛而去。

可就算這等傷勢出現在她的身上,白羽依舊是不管不顧,她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對穆凌的絕望和擔憂,因為對手太強大了,這個將她輕易擊飛之人正是蕭寒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呵呵,七皇子果然雄才大略,唐茂梓佩服。”

哼,趕跑一個小流氓,就說我雄才大略,這唐茂梓還真是會夸人。

沒想到藍海竟然被七皇子想成小流氓,也不知藍海知道這件事後會不會按計劃進行,嘿嘿,開個玩笑。

拉回現實,七皇子與唐茂梓打着哈哈,說着官場上的客氣話,二人都是老狐狸一樣的人物,都在打擦邊球,就是不說重點,讓一旁看的人都着急,不過這時候百樂恢復了過來。

“七皇子,你可得給我做主,那什麼藍海真是蠻夷之人,一定不能輕饒他。”百樂一副吃虧後二世祖的樣子跟七皇子說道。

“哼,那藍海端是可惡,不過好像他背後是羽化門,這我們科招惹不起,得想個法子……”說着七皇子裝模作樣想起辦法來。

“呵呵,七皇子,我與那藍海也有點私仇,我倒是有個法子。”

“哦,沒想到那藍海年紀不大,惹得人還不少,不知唐員外有何高見?”

“呵呵,也並非什麼高見,只是我調查過那藍海的身份,乃十八年前被滅門藍家孽子,現在正被龍牙追殺,只要我們放出消息,自然由龍牙上門討伐,而且那藍海是實力榜上之人,半月後的實力榜挑戰賽肯定會參加,到時不論其成績如何,我們找人對其表示出拉攏之心,邀請其參加一月之後的舉國大典,那時在通知龍牙將其一舉拿下。”

七皇子默默的思考唐茂梓的方法,覺得可行:“唐員外果然高見,這樣便可以假借龍牙之手除掉藍海,不過爲何要等到一月後舉國大典時再動手?”

“呵呵,七皇子見笑了, 使徒的地下城 ?”

“哦,沒想到唐員外這麼看重我凌魂貅?哈哈,好,今後我不會虧待唐員外就是。”

哼,老狐狸終於肯站隊了,不過你只能站在我這邊,畢竟百樂是我的人。

七皇子想到,於是一個“針對”藍海的計劃在兩個老狐狸的決策中產生了,雖然這個計劃是藍海想到並一步步推波助瀾的。

就這樣,藍海和林詩薇過上了幸福美滿的安穩日子,沒有唐茂梓的騷擾,沒有夜月牙的追殺,只有二人的小世界,甚是美好,半個月就這麼快速的過去了,這段時間,藍海和神武的兄弟情誼也越來越深,而自從與七皇子商量定計劃後,藍海就沒再見過七皇子和百樂,中間倒是見過一次小公主,是小公主耐不住寂寞親自找上羽化門(偷笑)。

這天,正是那實力榜挑戰賽的開賽當天,藍海林詩薇孫小青和神武四人相約來到指定地點,這裏是聖南最爲繁華的中心,專門爲實力賽開闢出一塊巨大的場地,彰顯凌雲帝國非凡的實力,藍海等人遞交請帖報完名後便來到場內,看到碩大的場地,每個人臉上露出不同的震驚。

藍海還好,畢竟也是參加過綠葉城鬥獸比賽的人,那裏的場地和此時的場地雖然有一定的不同,但畢竟是綠葉城的招牌,自然不會弱於現在的凌雲比武場,而其他三人就沒有藍海淡定了,雖然林詩薇貴爲羽化門千金,但也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比武場,畢竟羽化門沒有必要將整個門派打造成比武場。

正式比賽在三天後,所以像藍海這樣第一天就報名的選手基本上都是沒有入選實力榜的新手,基本入選的實力榜選手都比較有範兒,會在最後一天到達,這也是當初藍海幾人報名時接待人員震驚的原因,畢竟像藍海這四個人全都是實力榜十名至二十名的青年才俊還能保持低調的品質並不多見。


“哼,真是幾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就在藍海幾人高高興興的欣賞場地時,一句尖銳刺耳的聲音映入藍海四人耳朵,藍海不爽的轉過頭來。

入眼便是幾個男男女女,男的極爲英俊,女的非常漂亮,但是比起林詩薇孫小青還是稍遜一籌,再加上神武長得確實對不起觀衆,也就引起某些人對於林詩薇二女的覬覦。

“你……”

“神武,不要衝動。”藍海按住就要上前的神武說道。

“呵呵,幾位,我們無意生事。”藍海冷靜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