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眾人眼瞳都是猛然一縮,然後急速朝後退去,即使是正在交手的凌霜兒、曾柔、祁箭及榮丞等人,都是停了下來,四散而開。

因為他們看見,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恐怖能量漣漪,帶著一種毀滅萬物的死亡波動,以一種極為瘋狂的樣子,直接是撕裂空氣,朝著他們席捲而來,就算是尋常逍遙境巔峰期大圓滿頂峰強者被波及其中,恐怕都要受到重創。

「轟!」

待到可怕波動席捲開來之際,一聲驚天巨響猛然在煉丹大殿當中響徹而起,震得眾人的耳膜都是嗡嗡作響,頭痛欲裂。

可怕的波動帶著極為強悍的力量漣漪,將空氣都是生生撕裂開來,使得大殿的空間,隱隱間都變得有些扭曲。

血色巨拳和銀光巨掌,帶著狂暴的波動和兇悍的力量,在半空之中正面對碰,血芒和銀光瘋狂的席捲開來,佔據著大殿半邊天際,兩種恐怖的能量波動,都是瘋狂的朝著對方侵蝕而去。

慕風

和歐陽鈞的身形都是沒入血色身影和銀色光影之中,不過就連血色身影及銀色光影的身上,都是被那種瘋狂的波動,劃出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而且如果不是血色身影和銀色光影將絕大部分衝擊波都抵擋住的話,恐怕慕風和歐陽鈞便得瞬間重傷。


血色巨拳和銀光巨掌交碰出,傳出的波動愈發的狂暴,大殿當中的人馬都是退至四周,目光緊緊的望著大殿中央的兩道驚天武學攻勢。

慕風眼中湧出一抹瘋狂之色,體內的血色煞意帶著凶煞之力暴涌而出,融入到血海之中,然後盡數灌注到血色身影當中。

那道血色身影猛然凝實了不少,那血色巨拳表面,也是血光大盛,力量也是驟然增強。

「喀嚓!」

面對血色巨拳如此強橫的力量,那銀光巨掌之上,竟是傳出一道細微的爆裂之聲,在掌心的中央處,有著一道細小的裂紋浮現而出。

而當這一道裂紋出現之際,歐陽鈞的臉色也是瞬間劇變起來。

「喀嚓喀嚓!」

當第一道裂紋出現之後,第二道、第三道……越來越多的裂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蔓延而出,然後數息之間,便是布滿了整個銀光巨掌!

「砰!」

到最後,那銀光巨掌的表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縫,最終也是無法承受,在眾人驚駭的注視之下,竟然砰然一聲,炸裂開來。

「嘩!」

大殿當中,立即有著驚駭的嘩然聲響起。

當血色巨拳轟爆那銀光巨掌之後,雖然威勢大減,但仍然是帶著驚人的力量,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銀色光影呼嘯而去。

處在銀色光影之中的歐陽鈞,望著那道呼嘯而來的血色巨拳,雖然臉色極為難看,但是也並沒有露出懼意,手印變幻間,銀色光影的另一隻手掌也是驀然拍出。

「轟!」

又是一聲驚天巨響,那血色巨拳終於是被銀光身影一掌拍爆而去,而銀光身影也是被震飛出去,龐大的腳掌連連在大殿的地面之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數十丈大小的腳印。

慕風眼光當中寒意涌動,手印再次變幻,血色身影也是驀然跨出,一道巨拳,帶著強悍的力量,再度轟出,狠狠的砸向了銀身光影。

望著再度而來的血色巨拳,歐陽鈞臉色劇變,連忙催動銀色光影揮掌抵擋,不過這一次,那銀色光影似乎是難以抵擋一般,兩道銀光巨掌均是被震爆而去,而血色巨拳,也是直接從銀色光影的胸膛處穿透而去。

「砰!」

銀色光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砰然一聲,化為漫天銀色光點,爆炸開來,歐陽鈞的身影,也是從銀色光影當中倒飛而出,鮮血狂噴間,直接是重重砸在了後方的大殿石壁之上,巨大的力道將那石壁都是撞塌而去。

整個大殿,瞬間便是陷入了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著那堆由碎石堆積起來的廢墟,而在宗派懸賞榜排名第一百位的狠人,歐陽鈞,此刻便是埋在其中。

血色身影緩緩消散而去,慕風的身影也是漸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雖然其面色微微發白,身形有些踉蹌,嘴角有著殘留的血跡,但是仍然挺拔如山,臉上有著一抹堅毅之色,給人一種不可戰勝的感覺!(未完待續。。) 「咕嘟!」

整個煉丹大殿,都是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望著半空之中那道瘦削卻又異常挺拔的身影,一些強者的喉嚨不禁有些乾澀,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唾沫,在大殿中卻是顯得異常響亮。

慕風的目光,盯著那堆碎石堆積而成的廢墟,然後眼中掠過一抹寒光,手掌一握,便是帶著一股極為強悍的威勢,猛的對著那堆廢墟狂轟而去。

慕風的這一拳,也讓得所有人臉皮都是微微一跳!

「轟!」

那堆碎石盡數化為粉末,隨風飄散而去,一道狼狽的身影倒飛而出,重重落在了地上,發出陣陣呻吟之聲。

只見那歐陽鈞的身子,都是變得血肉模糊,原本還算英俊的臉龐,此時都是因為劇烈的痛楚而扭曲成一團,顯得極為的猙獰恐怖,其氣息也是萎靡到了一個極點。

「咻!」

慕風的身形瞬間便是來到了歐陽鈞的面前,手掌探出,一把便是抓住了後者的喉嚨,將其整個人都是提了起來,而歐陽鈞則如同一個嬰孩一般,毫無反抗之力。

「不……要……殺……我!」

歐陽鈞的臉龐,都是變得赤紅,他的手腳不停掙扎著,喉嚨當中也是艱難的傳出了哀求之聲,不過在他的眼神當中,卻是有著濃濃的怨毒和猙獰之色。

作為宗派懸賞榜第一百名的狠人,歐陽鈞何時受過這等羞辱?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自己會被一個神通境的小子,逼迫得低頭求饒的狼狽程度。

聽得歐陽鈞的話語,慕風冷漠的搖了搖頭。說道:「現在求饒,有些太晚了。」

「你……要是……殺了我,你……一定會……後悔的。」歐陽鈞艱難的說道,不過那眼神當中猛的閃過一抹陰毒之色,其雙指併攏,帶起鋒利無匹的指風,以一種刁鑽狠辣的弧度。直插慕風的雙眼。

「喀嚓!」

不過不待歐陽鈞的雙指落下,慕風掌心當中已經是玄力輕吐,將前者的喉嚨捏爆開來。與此同時,一道極為凌厲的玄力能量,也是瞬間沖入歐陽鈞體內,將其元神都是震爆開來。

「撲通!」

慕風隨手一扔。如同扔條死狗一般。將歐陽鈞的屍體扔至一旁。

「好狠的手段!」

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是暗暗驚道,慕風的狠辣程度,就算比起宗派懸賞榜的那些狠人,都是毫不遜色。

祁箭望著這一幕,臉色都是嚇得發白,他知道慕風很強,卻是不知道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就連歐陽鈞這樣的宗派懸賞榜狠人,都是死在他的手下。

慕風的目光在大殿當中掃了一遍。最後落在了榮丞的身上,那種血紅的冷冽目光,讓得後者感覺極為不舒服。

「你還要來嗎?」慕風緩緩的說道,聲音陰沉,充滿著一種冰冷的殺戮之意。

「能夠擊殺歐陽鈞,的確了不起,不過問題是你現在還有力量么?」榮丞作為和歐陽鈞同一級別的強者,自然不會因為慕風的三言兩語而畏懼退縮,反而是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直視慕風。

「那你要試一試么?」

慕風也是毫不退讓,雙方的目光在半空之中交錯,隱隱間有著電花閃出。

大殿當中的狂暴能量波動,在此刻悄然散去,不過整座大殿,依舊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停留在了大殿中央的慕風和榮丞身上,很多人眼中還是充斥著濃濃的震撼之色。

很多人都聽聞慕風很強,但並沒有真正見識過,如今見到慕風以一種狠辣手段,將宗派懸賞榜第一百名的狠人歐陽鈞擊殺,緊接著又和地煞宗少宗主榮丞針鋒相對,這種膽魄和實力,讓人震撼,叫人敬佩。

半晌,榮丞淡然一笑,說道:「剛才聽聞你叫慕風,是吧?這個名字我記住了,這次先放你一馬,但是我們之間的帳,還沒有完。」

「我們走!」

榮丞身形一閃,便是帶著兩名地煞宗強者掠出煉丹大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

「少宗主,那個小子明顯受到了重創,為何不趁機將其擊殺?」一名地煞宗強者不解的問道。

「那個小子有些詭異,雖然受了傷,但是在他的身上,我隱約能夠感覺到一絲極度危險的氣息,若是強行將其擊殺,恐怕我們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現在我們的主要目的,便是和其它人匯合,然後得到老祖的傳承。至於這個小子,你們就放心好了,就算我不出手,血天流、鄧獠也絕對不會允許他活著走出血剎秘境。」

榮丞的臉色陰沉,眼神當中閃過一抹冰冷之意,除了忌憚慕風外,在大殿當中,雷紋黑魔虎及另外一頭狼形妖獸,也是難纏的角色。

若是將慕風一行人盡數轟殺,恐怕自己也得付出重傷的代價,而在得到血剎洞府當中的傳承前,他絕對不允許自己有絲毫的紕漏。

「屬下明白了。」那名地煞宗強者點頭說道。

……

煉丹大殿,一道道敬畏的目光,望著那道瘦削卻又極其挺拔的身影,就連榮丞這樣的強者,都是被慕風三言兩語給嚇跑了,誰還有勇氣再去找慕風的麻煩。

有些強者,已經開始悄悄的離開煉丹大殿,就連祁箭,也是帶著陳荒等人準備撤離

,歐陽鈞死了,榮丞跑了,他哪還有膽子留下來面對慕風。

只不過他的內心極為苦澀,當日在血猿谷,慕風也只比逍遙境巔峰期小成的段越強上那麼一些,沒有想到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竟然成長得如此之快,就連歐陽鈞這樣的狠人,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站住!」

冰冷的話語在祁箭等人身後響起,讓得祁箭等焚雷閣強者都是渾身一顫,腳步連忙停了下來。

周圍那些準備開溜的強者,也是一個激靈,退至一邊,不敢動彈,他們都是看出,慕風的目標是祁箭及焚雷閣。

聽到慕風的冰冷話語,祁箭心中也是萬分苦澀,緩緩轉過身來,臉上擠了一抹笑容,說道:「慕兄,在下有眼不識泰山,希望慕兄大人不計小人過,不和在下一般見識。」

眾人望著這一幕,都是驚詫不已,這焚雷閣在血剎谷,除了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之外,也算是一方一流勢力,裡面有著武尊強者坐鎮。

而祁箭作為焚雷閣的少閣主,一向享受著尊崇的目光,何時這番低三下四的求過人,恐怕即使面對血天流、榮丞及鄧獠等人,都不會有這番低姿態吧。

沒有想到,一個來歷不明的神通境武者,竟會讓得祁箭這般狼狽,拉下臉面,低聲下氣的求饒。

「祁少閣主,你覺得你這樣輕飄飄的一聲道歉,就有用嗎?」雖然祁箭如此低聲下氣,不過慕風卻不為所動,冷聲說道。

「小子,你別太過份了。」一旁的陳荒聞言,暴怒道。

「手下敗將,就別出來丟人現眼了。」慕風目光微微一瞥,譏諷道。

「你……」

陳荒剛想說話,卻是被祁箭攔住,後者望著慕風,說道:「那你說怎麼辦?難道你想要將我們全部擊殺?」

慕風點了點頭,目光當中泛起狂暴的殺戮之意,雙眼之中,也是有著濃郁的腥紅之色湧出。

「嘩!」

周圍的強者也是一片嘩然,他們均是沒有想到,慕風竟然狠辣到如此地步,雖然焚雷閣不比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那也算是血剎谷的一方巨擎,擊殺祁箭,即使是血天流等人,都未必有這個膽子。

更何況現在焚雷閣的陣容也極為不弱,有著六名逍遙境巔峰期大圓滿強者及十一名逍遙境巔峰期小成頂峰強者,若是想要全部擊殺,恐怕慕風也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想吃下我焚雷閣,你也不怕撐死你!」祁箭的臉龐,湧上一抹極端憤怒之色,臉上的肌肉,也是變得有些扭曲起來,顯得極為的猙獰。

「吃不吃得下,試試就知道!」

慕風冷聲說道,體內血色煞意湧現而出,在其身後再次化為一片血海,血色漩渦也是緩緩凝現,一道血色身影,仿若穿越虛空而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隨著這道血色身影的出現,整座煉丹大殿,再次被著狂暴的血色煞意和驚人的殺戮氣息充斥著,讓得眾人的神智,都是隱隱間有些失控。

「該死的,這小子怎麼這麼強?」

感受到那道血色身影所散發出的氣息,祁箭也是心中暗暗罵道,他沒有想到,慕風經過一番苦戰,竟然還有著如此驚人的戰力。

「霜兒姐姐,我們要不要去幫助慕風哥?」曾柔望著慕風的身影,說道。


凌霜兒搖了搖頭,美眸當中充滿著一種莫名的信心,說道:「不用,他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布焚雷大陣!」

見狀,祁箭的心中生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也是厲聲喝道。

「是!」


聽得祁箭的厲喝之聲,焚雷閣的諸多強者,也是一咬牙,將心中的恐懼強行壓制下去,身形一動,便是以祁箭為中心,閃掠而開,一道玄奧的陣法便是凝現而出。(未完待續。。) 「轟!」

六名逍遙境巔峰期大圓滿強者、十一名逍遙境巔峰期小成頂峰強者,體內均同時爆發出一道道璀璨的黑色玄力光柱,這些黑色玄力光柱蔓延而開,然後以一種極為詭異的方式連接,逐漸形成一道玄奧的陣法。

從那陣法當中,有著磅礴浩瀚的玄力波動傳盪而開,那種波動,強悍得令人心悸,隱隱間,還有著低沉的雷鳴之聲傳出。

感覺到這種波動,一旁的眾人,臉色都是劇烈變化,這焚雷閣不愧為血剎谷的一方巨擎,竟然有著如此厲害的陣法,十七位逍遙境巔峰期強者的聯手一擊,恐怕尋常半宗強者,都得暫避鋒芒吧。

「小子,想要吃下我們,也要看你有沒有這麼大的胃口?」

祁箭處在陣法中心,手印變幻間,滔天光芒涌動,直接是將慕風的身形,籠罩進來,而在其身後,隱隱間有著一道泛著雷芒的黑色光柱凝聚而出,那道黑色光柱之上,有著可怕的波動席捲而開,仿若能夠摧萬物,毀生靈一般。

望著祁箭等人所凝聚出的奇異陣法,慕風的眼神當中也是泛起一抹凝重之色。

祁箭並非煉陣師,所凝聚的陣法,也和煉陣師所布置出的陣法不同,煉陣師所布置的陣法,是通過凝鍊出的魂印,引動天地之力形成大陣,而祁箭只是通過一些手段,集十七人之力,形成所謂的焚雷大陣。

不過雖然沒有煉陣師布置出的陣法恐怖。但是十七位逍遙境巔峰期強者的聯手,也是讓慕風也不得不謹慎對待,甚至比起剛才和歐陽鈞交手更為兇險。

祁箭身後的黑色光柱愈發的凝實。而祁箭等人的氣息,卻頓時萎靡下來,顯然,這種陣法的施展,對祁箭等人來說,也是一種極大的負擔。

「小子,若非你要趕盡殺絕。我還不想施展這焚雷大陣,如今你受死吧。」

祁箭雙眼之中湧出一抹瘋狂之色,施展焚雷大陣。意味著接下來他們這些人將會處於一段漫長的虛弱期,不僅和血剎洞府的傳承徹底無緣,而且還會任人魚肉,若不是慕風逼得太狠。祁箭根本不會施展出焚雷大陣。

想到這裡。祁箭露出一抹怨毒之色,然後手印變幻間,朝著慕風輕輕一指,頓時,那道集齊十七名逍遙境巔峰期強者的黑色光柱便是洞穿虛空,呼嘯而出,攜帶著一種無可抵擋之勢,朝著慕風當頭轟去。

望著那道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黑色光柱。慕風眼中泛起一絲凝重之色,不過仍然沒有絲毫的懼意。身形不退反進,在周圍眾人的注視之下,反而是一步踏出,冰冷之聲,在大殿響徹而起。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看看,你這焚雷大陣,究竟有何不同!」

慕風的冷喝之聲剛剛落下,那血色漩渦陡然旋轉,天地之間的玄力能量,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匯聚而來,融入到血海之中,然後盡數被血色漩渦吸收。

一道道玄奧之力飛快的從血色漩渦當中暴射而出,然後灌注到血色身影之上,在眾人驚駭的注視之下,那道模糊的血色身影,竟然隱隱間有著實質化的趨勢。

然後慕風臉色一沉,伸出右手,對著那暴掠而來的黑色光柱,搖搖虛握而下。

整個大殿的玄力能量都是沸騰起來,如此聲勢,讓得大殿所有人都是露出驚駭之色,他們都難以想象,一個神通境武者,如何能夠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攻勢,而且還是在一場大戰之後。

「轟!」

在慕風伸手手掌,遙遙虛握的同時,其身體表面的皮膚,也是炸裂開來,鮮血四濺間,將渾身的衣衫都是盡數染透,仿若慕風所施展出的武學,就連其修鍊了玄雷天龍體第三重、大圓滿之境的強悍肉身,都是有些難以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