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時的葉浩,在龔炎的眼裡卻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寶庫。一座可以讓龔炎突破皇武境的晉身之梯,只要小心的將葉浩送往狂圖武院。交給院長大人,那麼所得到的功勛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些功勛不但能讓自己一舉修鍊到皇武境,還可以使自己返回狂圖武院。得到一個不錯的職位,成為一方強者。

六等絕世體質,憶里挑一!超越六等的絕世妖孽,百億里挑一!

六等絕世體質,擁有修鍊到嬰武境的潛力。沒有瓶頸,進階之路一片坦途。而超越六等的絕世妖孽,卻擁有修鍊到靈武境的潛力。沒有瓶頸,進階之路一片坦途。

超出的一點點體質,卻是兩大境界的潛力差距。十八重的距離,可謂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龔炎真想現在就帶著葉浩,前往狂圖武院。將其交給總院長大人手裡,可惜龔炎卻不能這麼做。因為現在是天驕選拔賽期間,而且葉浩還是流雲城初賽的第一名。

最重要的是,龔炎還沒有取得葉浩的信任。就算龔炎說給葉浩一場富貴,葉浩也不一定能相信。

可是如果進入複賽的秘境,龔炎又怕葉浩身死在其中。這讓龔炎很是矛盾,一個人在那裡苦思冥想。

這讓葉浩有些無語,不過葉浩卻沒有管他。而是心裡暗自得意,看來自己真的是逆天改命了!告別了原本的二等體質,得到了六等絕世體質。

「葉浩,如果老夫勸你不要參加接下來的複賽。你可願意?」龔炎想了想后,還是打算先問問葉浩的意思。

聽聞這話,葉浩沒有立即答應。而是先想了想,龔炎是為自己測量完體質才問的這話。那麼就說明,接下來的複賽無比危險。

可是葉浩並不害怕危險,而是怕沒有挑戰。與同時代的天之驕子們爭鋒,才是葉浩嚮往的生活。每每想起,都能讓葉浩熱血沸騰。

而且葉浩如今的實力也極為強大,自信只要不碰到元武境以上的存在。葉浩可以在氣武境中稱尊!那麼接下來的複賽,正是自己大展拳腳的時候。

搖搖頭,葉浩道:「龔院長,學生不想退出複賽。那裡面有學生的夢想,學生想在同時代中稱尊!」

「好大的口氣!」龔炎驚訝的道。

葉浩不好意思的一笑,道:「這是學生的宏願!也是學生前進的動力!」

龔炎聞言心頭一震,想起了一句話。慾望才是武道前進的動力源泉,好比一個想當將軍的小兵,正是因為有了慾望才能成為將軍。又好比一個想當皇帝的將軍,因為有了慾望才成為了皇帝。

武道依舊充滿了無盡的慾望,就好比武者修鍊提升境界。為的無非是長生不死,永恆逍遙!這就是慾望,葉浩的慾望就是同時代無敵,將所有的同代天驕踩在腳下。

只有確定了目標,才能勇往直前的前進。雖然可以因為慾望而粉身碎骨,可是世間還是有很多人完成了自己的慾望。成功的位極人臣,或者是登上大寶。仰或是稱霸一方,飛升天界!

而且龔炎想到,葉浩擁有的體質與資本。這好像還真不是一句空話,只要葉浩能順利的成長。再加上名師的培養,說不定若干年後,葉浩真能成為同時代的第一驕陽!

武道世界,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只要你敢想,你就能做到。只要你努力,你就會收穫。你的心有多大,你的世界就有多大!

「既然如此,老夫就不勸你了。不過這裡有幾件小玩意,就當是這次的見面禮吧!」龔炎不再勸說葉浩,反而從自己的儲存戒指中拿出一件寶甲、一枚玉簡、一塊玉盤。

將其遞給葉浩后,解釋道:「這件寶甲是一件二品靈器,可以擋住元武境以下八成的攻擊。如果遇到元武境武者,也能為你襠下一次攻擊。這枚玉簡,是五絕秘境的地形圖與相關資料。這塊玉盤,是一件陣器。其中銘刻了隱匿陣法,中品元石就可以激發。能夠遮擋身影氣息,變異躲藏與休息。」

接過這三樣東西,葉浩沒有立即收起來。而是裝作惶恐的道:「龔院長,俗話說無功不受祿!您這麼重的禮物,學生可不敢收。」

龔炎這老小子跟自己又不熟,卻送出這麼珍貴的東西。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而且一件二品防禦寶甲,至少要十萬以上的上品元石,那玉簡中記錄了五絕秘境的信息,更是價值無量。

至於那件陣器,雖然珍貴。至少也是上十萬上品元石的價格,對於葉浩來說卻可有可無。因為大道魂鍾就有此類的功能,而且更加的隱秘。只要不是魂武境以上的強者,就看不透那道灰色的氣霧。

(PS:第二章到!) 龔炎給出的三樣東西,雖然品階不高。卻極為實用,尤其是那枚玉簡。其中記載了關於五絕秘境的很多信息,對於葉浩這個沒有家族背景的武者來說。尤為重要!

另外的兩件東西,對於葉浩來說也極為實用。二品寶甲,除了元武境能破開外,可以消減大多數氣武境的攻擊。而這屆的天驕選拔賽,大景帝國這邊雖然湧現出不少的天驕人物。可是修鍊到元武境的只有三人,只要不碰到這三人。

這件寶甲,就能讓葉浩在五絕秘境中橫行無忌。再加上那套可以隱藏氣息與身體的陣器,不管是休息、逃跑、躲藏都是無上利器,除非有人精通陣法才能破除。

眾所周知,想要布置陣法。必須修鍊至魂武境,是以狂圖界的武者。一般不修鍊至魂武境,都不會去接觸陣法知識。這雖然有些狹義,卻能讓武者更加的專心修鍊。

煉丹與煉器的知識,浩瀚如煙。窮極一生都到不了彼岸,最是消耗時間。是以很多大家族的弟子,除非是有這方面的超高天賦。要不然,一般的弟子都不允許去接觸。

因為武道之路本來就艱辛無比,如果再分神去鑽研煉丹或煉器。無疑會分神,將有限的時間白白浪費。到頭來,有可能武道不成,丹道也不成。

當然,這個世界上不乏妖孽的存在。丹武雙修,甚至是丹武器三修的人都有,而且還能將每種都修鍊到很高的境界。

「老夫給出的見面禮,還從沒有收回來過。如果你不想要,可以仍了!」龔炎臉色微沉的道。

聽聞這話,葉浩連忙將三樣禮物收進白銀戒指中。龔炎說是那麼說,葉浩一旦將其仍了。就等於是徹底的打了對方的臉,以龔炎的實力境界,說不定會一巴掌就拍死自己。

「多謝院長大人厚愛,不知學生有什麼可以為您效勞的。」葉浩也很光棍,既然這龔炎是明擺著想送禮。那就是有求於自己,可是葉浩卻不知道。自己一個小小的氣武境少年,究竟有什麼能幫到對方。

「效勞談不上,老夫送你東西。就是想跟你結個善緣,如果你有幸殺進總決賽。老夫還會為你介紹幾位武道至強者,這些人都是我狂圖武院的中流砥柱。現在退居二線,隱居起來。老夫來大景帝國任職,有個使命也可以說是任務。就是幫這些前輩,物色幾個天賦超群的弟子。至於能不能拜師就看你的造化了!」龔炎組織了下語言,緩緩說道。

葉浩心道:「不只如此吧!應該是這些人許了這老小子什麼好處。要不然這龔炎才不會這麼上心,又是尋人又是送禮物,不過只要對我沒壞處就行!師父說,我的武道之路剛開始,如果碰到良師也可以拜師。」

不過葉浩卻沒有當面說這話,而是裝作驚訝的道:「學生何德何能,竟然讓院長如此費心。」

自從葉浩收了東西,龔炎的臉上就帶著笑意。說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以你的體質天賦在這流雲城修鍊實在是浪費。如果你生在狂圖大陸,此時說不定已經突破元武境。不過你能從這麼小的地方,就有如今的成就。也是老夫看好你的原因,還有一點才是重點。因為你是散修,身後沒有家族牽絆。」

「沒背景跟有背景,難道還有什麼說法嗎?」葉浩不解的問道。

根據葉浩的了解,有背景的武者。從小就在系統的培養下打熬身軀,鞏固下夯實的武道基礎。不論是修鍊速度,還是整體實力都是散修的數倍。

龔炎點頭一笑,道:「當然有,我且問你。如果你有家族勢力,當你在狂圖武院學成后是會留在武院,還是會回到故鄉?如果你返回故鄉,那麼武院這麼多年豈不是白培養你了。如果你如果留在武院,心中又有家族牽絆。難免會因為什麼事而耽誤你的修鍊,導致你的最終成就不高。」

「可是如果你是一位散修,那就不同了。你身後沒有家族牽絆,你可以一直留在武院專心的修鍊。而且由於你的家人少,甚至可以將家人接過來。武院內的成員,其家人都可以生活在武院管轄內的大國中。有些甚至還能得到爵位,如果你足夠出色。武院還會讓你的家人,成為一國之主。」

葉浩瞭然的點頭,心中卻是一凜。狂圖武院的想法與用心,可謂是昭然若知!能成為狂圖界第一大勢力,看來確實有其道理。

有了這種機制,狂圖武院將網羅數之不盡的天之驕子。這些人可能大部分都成為不了武道至強者,可是只要有一部分人成功。就可以促進狂圖武院坐穩,狂圖界第一勢力的位置。

同時葉浩也想到,像龔炎與薛紫杉這種狂圖武院外派的強者。雖然是來管理與各個大國合作的武院,其實說白了。還是為了尋找人才,網羅人才。源源不斷的為狂圖武院,輸送著新鮮的血液。

確保狂圖武院能夠長盛不衰,穩固第一勢力的地位。

想來,每為狂圖武院帶回一個人才。狂圖武院都會有一定的封賞,這也是龔炎對自己為何這麼上心的原因。好比那聶鋒,雖然與葉浩同樣是六等體質。

可是因為是聶家第一繼承人,不管狂圖武院再怎麼培養與教育。聶鋒學成必回歸來,是以龔炎並沒有打算去招攬聶鋒。

因為自己是一個散修,無依無靠。而且自己還是一個孤兒,只有一個養父二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相比聶鋒,自己絕對會留在狂圖大陸繼續修鍊。

畢竟不論是武道資源,還是師資力量。狂圖大陸都比東江大陸,高出幾個檔次。而且那裡有界門,可以通過那裡前往太虛。遊走三千靈界,見識無盡得到種族與奧秘。

「院長大人的情,學生領了!只要學生殺入總決賽,如果拜師的話只選您推薦的。」葉浩真摯的道。

俗話說:「大樹底下好乘涼!」葉浩雖然有鍾離這座大靠山,可是卻見不得光。如今這龔炎自己送上門來,葉浩如果不牢牢的抓住那就是腦袋被驢踢了。

可能這龔炎在狂圖武院,只是一個中層人物。可是放在大景帝國,卻是一尊大菩薩。有他罩著,葉浩再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

「好!老夫果然沒看錯人!」龔炎聽到這話,頓時心中大定。

隨後的時間裡,葉浩主動奉承。龔炎也真心結交,兩人可謂是無話不談。葉浩更是「不經意」的將自己與聶鋒與郝家、蔡家的恩怨說了下,同時隱晦的提出自己的擔憂。

龔炎果然上道,拍著胸脯擔保葉浩與家人的安全。而且還說,找個機會敲打一下這三個家族。

這話葉浩完全相信,聶家在流雲城是第一家族,在帝都也有一些背景。可是對於龔炎來說,卻是一群土雞瓦狗。

隨後的時間裡,龔炎也沒有讓葉浩回到下面的船艙中。而是一直與葉浩閑聊,並在修鍊上給予葉浩一些指點。這些指點雖然對於葉浩來說可有可無,不過葉浩也是看出這龔炎的真誠與善意。

畢竟認識不到三天,龔炎能如此對待自己,雖然有用葉浩換取功勛的嫌疑。不過葉浩還是很感激,畢竟人家一位靈武境強者。能平易近人的與你聊天,並指點你的修鍊。已經極為的難得!

同時也告知了葉浩一些消息與注意事項,尤其是要小心三個人。因為這三人已經突破元武境,足以碾壓一般的氣武境九重武者。分別是:皇甫聖、慕容天、上官風。

三人都來自於古老的九大世家之一,另外的六人世家的這代傳人。普遍都在氣武境九重巔峰境界,實際戰鬥力堪比元武境。

這卻是因為底蘊問題,不論是家族培養。還是資源供給,都不是散修能比擬的。窮文富武,沒有錢就不可能習武。因為踏入武道第一境是力武境,這個境界就是吃好的喝好的。增長力量,越有錢的人修鍊這一境界越快。

像葉浩當初修鍊到力武境六重,用了足足七年的時間。而王蠻只用了二年,這就是差距!如果以葉浩當初的情況,只靠勤修苦練,至少還要十幾年才能突破至氣武境。

那時候葉浩已經是而立之年,早已過了武道的黃金時期。沒有資源沒有錢,再加上二等體質。想要修鍊至如今氣武境九重,基本不可能。至多也就氣武境二三重的樣子,抱憾終身。

二天後,鐵馬雲舟突然一震。緩緩的停了下來,靜修中的葉浩頓時清醒過來。透過天窗,看到了外界的連綿雪山。


一望無盡的冰雪,鋪天蓋地。眼中滿是銀白色,天空蔚藍。狂風呼嘯,一座巨大的冰川好像被人攔腰斬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平台。

此時鐵馬雲舟正要降落在平台之上,同時葉浩也在天窗中看到了十架鐵馬雲舟。黑壓壓一大片人,分成了十個方隊。

(PS:第一章到!) 葉浩沒有與龔炎一起走下鐵馬雲舟,就是不想太引人注意。龔炎對於葉浩的提議,讚許點頭。不驕不躁,才能成大器!

等龔炎帶著流雲武院的薛紫杉,還有眾多教習走下鐵馬雲舟后。葉浩才走出瞭望台,跟著流雲城的百強一同走下鐵馬雲舟。

雖說是百強,可是只有九十一人。其餘的九人有五人死在了葉浩的手裡,還有四人死在了別人手裡。

下面的十個方隊,加上流雲城的方隊正好是複賽的十一個方隊。原本應該有一千一百人,可是如今每個方隊都有了幾人。

薛紫杉帶領著眾位教習,將流雲城的方隊排列好。而龔炎卻走上了中心位置,那裡架起了一座高台,正有數位一頭花白的老者忙乎著什麼。其上銘刻著玄奧的陣法,一道若隱若現的光門,緩緩的凝聚。

葉浩自動來到了流雲城方隊的最後面,同時也向白婉寧四人招招手。

白婉寧、王蠻、於冠忠與於淼淼一直呆在一起。看到葉浩招收后,四人迅速的趕過來。王蠻來到近前小聲問道:「老大,那老傢伙找你什麼事?怎麼一去就是三天?」

「好事!這個你們拿著,對五絕秘境之行有幫助。」葉浩伸手從銀色戒指中拿出四塊玉簡,遞給了白婉寧四人。卻是那記載了五絕秘境的玉簡,葉浩請鍾離複製了四份。

王蠻等人接過,也沒看就放進口袋。白婉寧也從自己的空明石中,拿出一件寶甲遞給葉浩。小聲道:「這是一件一品九階的寶甲,你拿著防身。」

「你有嗎?」葉浩沒有接,而是關心的問道。龔炎給葉浩的那件寶甲,葉浩都沒有煉化。因為葉浩修鍊《金剛霸體》,此時的肉身堪比一品九階的靈器。

寶甲雖然輕便,卻影響葉浩的發揮。而且身穿寶甲,一身亮晶晶的很是扎眼。容易被人發現,不附和葉浩的性格。

白婉寧甜蜜點頭,葉浩這才接了過來放進儲存戒指中。雖然葉浩不需要,不過卻不想辜負白婉寧的一片心意。

此時於冠忠也走上前來,將一塊玉盤遞給葉浩。輕聲道:「隊長,這是一件陣器。勉強可以用真氣激發,其內銘刻了一座隱匿陣法。可以籠罩方圓十丈,隔絕聲音斷絕氣息。我們兄妹都有,這個你收著!」

於淼淼也從自己的空明石中,拿出了一塊玉盤。本來也送給葉浩,可是卻讓哥哥搶先。沒奈何,只能送給在一旁眼巴巴看著的王蠻。

畢竟五人是一個小隊,葉浩是隊長。在雲海石窟中對自己兄妹多有照顧,而王蠻又是葉浩的兄弟。

「大家族就是不一樣!」王蠻一臉喜悅的收下陣器,心裡說道。

葉浩向於淼淼點頭致謝,又從自己的銀色戒指中拿出一件亮銀色的寶甲。遞給了王蠻,道:「拿著這個,是那老傢伙送給我的。」

王蠻跟葉浩可不會客氣,伸手就接了過來。這樣一來,葉浩小隊的五人,每人身上都有一件寶甲,一件陣器。而且五人都奪得了前十,都獎勵了一件一品九階的靈器。

攻擊、防禦、隱藏、地圖俱全,可謂是準備充分。就算進入五絕秘境分開,五人也都有了自保之力。

不過此時小隊的五人,葉浩四人都有儲存器具。唯獨王蠻沒有,而是背著一個包裹。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葉浩想了想,又將從陸展鵬那裡得到了黑鐵戒指遞給了王蠻。

這枚戒指一出現,白婉寧三人頓時一愣。葉浩解釋道:「這也是那老傢伙給的,只有十丈大小。王蠻沒有儲存器具,進入五絕秘境有些不方便。」

白婉寧三人並不是嫉妒,而是驚訝於葉浩的富有。因為葉浩給出的三樣,至少二樣東西,價值過百萬上品元石。

王蠻也知道行情,不過兄弟之情大過天。王蠻也沒有虛偽的去客套,而是直接將戒指套在了手中,擠出一滴鮮血認主。

隨後不動聲色的將寶甲與陣器還有玉簡,都放進了黑鐵戒指中。腰間的雙錘,卻沒有放進去。這卻是因為王蠻不想太張揚,畢竟儲存戒指的價值太貴重。

財不露白!做人要低調,這些都是葉浩一直都在倡導的。

此時龔炎來到高台,跟那幾位白鬍子老者交流了一會。回身面對十一個方隊,朗聲道:「距離五絕秘境開啟,還有大約十個時辰。你們現在可以原地休息,不得離開自己的方隊。不得喧嘩,不得鬧事。違者取消比賽資格!」

這裡是大景帝國的極北之地,終年被冰雪覆蓋。天寒地凍,不適合凡人生活。不過對於葉浩等氣武境以上的武者來說,還沒有那種特別的寒冷感。

十一個方隊席地而坐,自有各武院的院長與教習維持秩序。葉浩五人小隊,坐在最後面。五人圍成了一個小圈子,王蠻的體型大可以阻擋大部分人的目光。

葉浩四人坐在裡層,由王蠻與葉浩放風。白婉寧三人,卻將玉簡貼在額頭眉心處。查看著裡面的內容,葉浩直接為王蠻講訴關於五絕秘境的由來與信息。

話說這五絕秘境卻是狂圖武院,以強大的實力從狂圖大陸挪移過來的。一直都是作為天驕選拔賽初賽的試練之地,十一個初賽的百強同時進入。一千一百人爭奪百強之位,獲得半決賽的參賽資格。

通過陣法進入其中就會被傳送,落點隨機。這也就避免了抱團的可能,而這五絕,就是天地五行。之所以叫做五絕,就是因為這是五處絕地。當然這個絕地是有針對性的,對氣武境是困難重重,對元武境卻是有驚無險。

可是也不能大意,因為五絕分為五關。每一關都是一處絕地,在其中不但要闖關會遇到大量的五行妖獸。斬殺妖獸會獲得隨機的獎勵,不過這些獎勵卻與百強之位無關。

想要獲得百強之位,就要掠奪各武院學員的身份腰牌。每一個進入五絕秘境的學員,都會獲得一面身份腰牌。這枚腰牌才是百強之位的關鍵,掠奪的腰牌越多。名次就會越高,闖關后以腰牌數量而排名。

五絕秘境中,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不管是偷、搶、刺殺、埋伏等等都可以,最後的名次只要腰牌數量而不看手段。

每一個被搶走腰牌的學員,都會被第一時間傳送出五絕之地。如果你遇到危險,也可以將身份腰牌仍掉而被傳送出來。


不過傳送出來,也就以為著你被淘汰。無緣半決賽!


當葉浩林林總總的將這些信息說完,白婉寧三人也各自的放下玉簡。王蠻也迫不及待的拿出玉簡,查看了起來。雖然葉浩說的很詳細,可是卻屬於爛大街的消息。

畢竟大景帝國成立四千多年,已經舉行了十幾屆天驕選拔賽。只要是稍微有些底蘊的家族,都有一些關於五絕秘境的記載。

葉浩在說這些話的同時,也讓一些身邊的學員聚精會神的聽著。好在葉浩並沒有說地圖的信息,這卻是為了防止暴露葉浩與龔炎的關係。

不過這些消息,已經被葉浩烙印在玉簡中。此時王蠻也閱讀起來,這次輪到了白婉寧三人護法。王蠻在觀看玉簡,而葉浩卻在煉化白婉寧送給自己的那件寶甲。

煉化靈器,尤其是一品靈器。對於現在的葉浩來說,非常的簡單。只需要半個時辰,就能煉化完成。可是這件寶甲,卻足足花了一個時辰。葉浩才將其煉化完,同時心中一道暖流劃過。

因為這根本就是一件二品一階寶甲,並不是白婉寧嘴裡說的一品九階。雖然兩者只差一階,卻是天壤之別!

二個時辰后,葉浩將陣器煉化。五個時辰后,王蠻也將寶甲與陣器煉化。

剩下的五個時辰,五人卻在閉目修養。偌大的平台上,除了烈烈寒風沒有別的聲音。除了各武院院長與教習外,所有的學員都在靜修。

只待傳送陣被定位后開啟門戶,到時候也就是複賽的開始。

五個時辰一晃而過,葉浩已經將埃索達與暗辰,都叫到小世界的府邸中待命。既然這五絕秘境沒有要求,可以不擇手段的掠奪身份腰牌。

那麼葉浩就不會吝嗇自己的底牌,必須暗辰的隱身與土遁,都可以幫助葉浩查探地形與探聽敵人的虛實。而埃索達的魂魔天賦神通,又可以幫助葉浩控制妖獸與他人。

通過與龔炎的交談,葉浩對狂圖大陸很是嚮往。不說別的,單是天地元氣的密度。狂圖大陸就是東江大陸的十倍,有些古老的靈山或福地洞天,更是能達到幾十倍。

在那種地方修鍊,速度絕對快人一等。而且那裡有古老的界門,可以往返太虛。能進入其它的靈界歷練,見識無盡的種族與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