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依然低頭看着平板,壓根沒有理會的意思。

謝雲澤眉頭微微蹙著,語調不算冷,卻也沒有多麼客氣:「為什麼撒謊?」

本來滿肚子火沒處撒的陸晚初想着謝雲澤若是能哄哄自己,她說不定就這麼算了,反正既沒有想過他們有未來,池睿明說的也未必是真的。

偏偏謝雲澤還真的是當大爺當慣了,對自己的問題絕口不提,還要對她進行責難。

陸晚初當即就炸了,她抬眼看過去的時候,覺得自己面部表情都不受控制了:「我哪裏撒謊了?池睿明是圈子裏的大佬,我見他有什麼問題嗎?」

謝雲澤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顯然對於她的態度有些奇怪。

視線在她面上梭巡一陣之後,他淡淡的說道:「現在你和池睿明的事情被炒的沸沸揚揚的,你覺得你們在一起吃飯合適嗎?還有,他和你之前是什麼關係,需要我一次次重申……」

「夠了!」

不等他說完,她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這是他們自從認識之後,她頭一次如此的惱怒:「縱然他是我曾經的金主,又如何?我們已經斷得乾乾淨淨了,你呢?謝雲澤,你在圈子裏這麼多年,就那麼乾淨嗎?」

謝雲澤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是聽到了什麼消息嗎?」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謝雲澤,你別覺得你有謝家作為靠山,縱然做了什麼事情也能藏得密不透風。這世上,從來沒有不透風的牆!」 「自己似乎發現了一個快速升級的辦法!」

夏波臉上露出駭然,開荒世界雖然沒有物資補給,但是卻有各種野怪部落。

這些野怪的實力並不強大,十級四維屬性才五十點,自己開啟戰甲之後,搭配上獵殺狀態,殺它們十分簡單、容易。

最關鍵的是,這些野怪的經驗高!

這僅僅是一隊,若是遇見部落,將其剿滅,恐怕能夠帶來不少的經驗。

想到這裏,夏波直流口水,這裏看似危險,但這是對沒有物資的人來說,畢竟沒有物資供應。

但是對自己來說,卻是升級的天堂。

野怪數量龐大,而且經驗豐富。

這裏是新區,恐怕荒地上少有被發現的野怪部落,也難怪會有野怪群找上來。

「早知道這些野怪的經驗如此豐富,就該留個心眼,留下一隻野怪,讓它離開,說不定還能摸到野怪的部落。」

夏波摸了摸下巴,心中想到,等下次在遇見野怪,自己要留一個心眼。

稍作休息,他就起身去駕駛室發動汽車,緩慢的前進。

外邊的雪勢還是很大,時間過得很快,快到晚上了。

說不定晚上會有暴風雪。

現在順着野怪來的方向走,看一看能不能找到野怪的部落。

房車就像是一輛推土機,橫推着地面上的積雪,緩慢前進,車身後,公路鋪設。

奇怪的一幕出現了,新鋪設的公路居然將地面的積雪覆蓋着了,和後邊的公路連接,一半被積雪覆蓋,一半覆蓋着積雪。

隨着汽車的前進,一路延伸開。

後邊新鋪設的公路也很快被積雪覆蓋。

汽車前進緩慢,車窗上落滿了雪花。

一邊緩慢前進,一邊鋪設公路。無盡雪原之中,只有這麼一輛孤零零的汽車。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車速實在是太慢了。」

走了兩個小時,才完成了十個星碑,簡直了。

夏波將汽車停下,這樣子對於汽車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沒辦法,現在只能等雪停了。

這一天幾乎沒什麼事情,無法趕路,只好休息。

晚飯也很簡單,米湯加一份紅燒鯽魚。

吃掉這一隻,儲物櫃里的紅燒鯽魚也只剩下三隻,其他物資還有很多。

草魚也有不少,現在依舊被雪包裹,而裏邊感受不到時間流逝,所以也不擔心食物放壞或者是變質的問題。

第二天一早,夏波退出冥想狀態,神清氣爽的舒展懶腰,昨天一晚上,外邊的雪勢可是非常大,甚至還颳起了狂風,形成了暴風雪。

雪原上狂風吹過,卷著雪花,整個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溫度也下降到了零下,把一個人丟在外邊,用不了兩個小時,就會被凍死。

【精神力:61(12.2)】

一夜的冥想,精神力再度增長兩點,加上20%的加成,足足達到了七十三點。

這已經碾壓了所有的人。

精神力的增長是極其艱難的,而夏波的精神力卻在短短的今天,完成了不可思議的跨越,從三十點一下子躍到了七十三點,如此提升速度,跟資源升級系統是分不開的。

精神力的提升,刀光劍影這張底牌的作用也就凸顯出來,現如今能夠砍出去七刀破壞力驚人的刀光劍影。

實力的增長,他感覺到十分開心,目光掃視四周,外邊的暴風雪已經停下,雪花還是紛紛揚揚,頭頂的黑雲已經有散去的跡象,雪勢在減小。

恐怕要不了多久,太陽就出來了,到時候這些積雪就會被快速的融化掉。

兩個小時之後,雪終於停了,黑雲也已經散去。

太陽從烏雲之中顯露身影,十幾分鐘后,空氣中的溫度開始飆升。

溫度從零下開始回暖,臨近晌午,空氣變得灼熱起來,太陽的溫度達到了頂峰,地面的積雪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空氣的溫度恐怕有二十度左右。

等積雪徹底融化,溫蒂會達到了三十度。

夏波也提前將空調關閉,靜靜地等待。等地面的雪融化的差不多了,他這才發動汽車,再次上路。

積雪減少,汽車的阻礙幾乎沒有。

走之前,他還將沃土地放在二樓,享受日光的照射。

汽車發動,開始上路。

地面的雪已經融化,荒漠變得泥濘不堪,不過過不了多久,地面就又會恢復。

「此前野怪來的方向就是這個方向,順着這個方向走下去,說不定可以遇見野怪部落。」

心裏思索,將車速提升,車身後,一條長長的公路從車身後出現。

星碑也在緩緩的增加,不過是幾分鐘,才增加一點。

「那是!野怪部落!」

半個多小時之後,夏波目光突然一凝,視線盡頭,出現了一片詭異的建築。

這些建築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座村莊,靠近了些,他看到了村子裏有人影晃動,這就是野怪的部落。

【不要以為來這裏開荒,就是將你們放棄,你們將會享受到公路上的玩家享受不到的待遇。在荒地上,有很多野怪部落,摧毀它們,你將獲得大量的經驗獎勵!注意,它們的物資玩家將不能獲得!】

系統提示浮現在眼前,根據提示,野怪部落只能夠殺死,獲取經驗,卻不能獲取它們的物資。

不知道系統這樣的設定是為何。

「優勝劣汰!」

夏波內心突然就浮現出這麼一個詞語。

物資以及星碑是開荒者只見重要的矛盾源頭,若是有了大量的物資,掠奪他人星碑的人數量就會減少。殺野怪,能獲得經驗,提升實力,而且還能獲取物資,沒人將會殺死自己人。

系統的用意開荒是其一,恐怕讓開荒者之間發生矛盾又是其一。

夏波似乎明白了系統的用意,目光閃爍:「因為這些人都時淘汰下來的人,有頂級玩家,也有非頂級玩家。恐怕系統也是在篩選,篩選一些頂級玩家,將這些頂級玩家釋放出來。而那些浪費資源的普通玩家將會被淘汰,這些頂級玩家在極其星碑之後,就會被系統送出去,來增加遊戲玩家的實力層次,或許也只有這麼解釋,才能夠解釋的通。」

7017k 飯糰咧嘴一笑:「沒事,若是其他毒倒還更麻煩一些,冰晶草的話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我手上剛好有能剋製冰晶草的東西。」

話落,飯糰的手伸進儲物袋裏一掏,一塊紅色的晶石出現在她手中,一股暖意從那塊晶石中溢出,並不灼人,反而像是一個溫度剛好的小暖爐,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春花的語氣中多了幾分緬懷:「這火炎晶你竟還有剩。」

「當初就是覺得這火炎晶挺好看的才留了兩塊下來,放在角落都快積灰了,沒想到能在這裏用上。」

飯糰語氣輕快,春花臉上的神色卻變得複雜起來。

飯糰看似一副財迷的模樣,實際上對這些東西卻是毫不在乎。

就說她手中的火炎晶好了,隨便一塊便是價值連城,哪裏是區區百金可以買到的,可當初她說分便分了。

即便是那些並不相熟的本派弟子或別派弟子,都有或多或少的分到一小顆,美其名曰是對大家進入秘境一趟卻半天沒有收穫的補償。

但進入秘境能否有收穫本就憑的各自機緣,她又有什麼義務補償她人,她不過是心善,希望看到大家都開開心心罷了。

可不知怎的,春花對飯糰的這份心善卻無端的生出一股憑空的恨意。

她憑什麼心善?憑的難道不是她的天賦她的實力她的運氣嗎?若是自己有她那般的天賦實力運氣,自己一定能比她更心善比她做的更好。

春花的情緒波動間,飯糰已經運起靈力,將火炎晶的表面融化,將其引入殷媚娘的體內。

殷媚娘體內的冰晶草不多,僅僅只是融化了火炎晶表面的一層,殷媚娘便嚶嚀一聲醒轉了過來。

一睜眼便看到三張放大的臉龐停留在自己面前,殷媚娘嚇了一跳,下一刻,她的注意力便被飯糰手中的火炎晶吸引了。

「火,火炎晶?」殷媚娘結巴了。

以殷媚娘的身份,自然是見過火炎晶的,但她完全沒有想到會在一個三等門派的鄉巴佬手中看到此等寶物。

想當初她見到的那塊被珍而重之的收在師傅的私人寶庫中,而且那塊的大小還沒有飯糰眼前的這塊大。

飯糰眨巴著大眼睛問道:「漂亮姐姐喜歡?」

殷媚娘毫不猶豫的點頭,喜歡呀,如此寶物怎麼可能不喜歡,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眼前的小姑娘竟然毫不在意的將火炎晶扔了過來。

「那便送給漂亮姐姐吧。」

殷媚娘傻眼了,桑貝也傻眼了,就算她起初不知道這是寶物,可看殷媚娘的眼神也意識到這火炎晶不簡單啦,她還打算回去后找飯糰要過來把玩呢,結果竟然就這麼被送出去了?

飯糰拍了怕手,從地上站起來說道:「剛才給姐姐解讀的時候用掉了一些火炎晶,個頭小了些,姐姐就將就著收下吧,當是償還姐姐今日請我們吃飯的好意了。」

殷媚娘的表情變得極為複雜,她以為這群人是沒見過世面的窮逼,沒想到對方才是隱藏的大佬,想到對方竟然拿火炎晶來給自己解毒,殷媚娘頓時覺得萬箭穿心,暴斂天物啊暴斂天物,區區一個冰晶草有數十種解毒方式,哪裏就用得着火炎晶?

飯糰的想法簡單的很,冰晶草解毒的法子雖多,但哪個也沒有火炎晶來得簡單方便,既然她的身上有火炎晶,不用白不用嘛? 陸元洲蹙眉,他十分不願意。

「沒毒。」

見此,浮光只好自己喝了一口,她蹙眉,這苦瓜水的味道,真的很一言難盡。

陸元洲見這般,他端起碗,用赴死的表情把碗里的苦瓜水喝了。

苦瓜水的味道瞬間讓他漂亮的臉蛋扭曲。

好難喝!

「這是,苦瓜。」

浮光頷首,系統出品,必屬精品,即便是苦瓜水那都是最苦的。

她深呼吸,抱著瓶子喝了起來。

陸元洲目瞪口呆,她在做什麼?不是只是懲罰他嗎?她自己怎麼也喝了。

500ml並不算多,所以浮光沒多久就喝完了。

【鑒於剛才小仙女兒讓氣運子幫你喝了一點,這邊已經給你補充了,小仙女兒真棒!】

浮光苦的什麼都不想說了。

陸元洲心裡不解極了。

可是他不敢問。

「有什麼好奇怪的?夫妻應該同甘共苦。」浮光把瓶子收了起來對陸元洲說。

陸元洲:「……」

「我和潘浮光是夫妻,和你又不是。」陸元洲小聲的哼了一聲,然後拿著碗出去了。

浮光挑眉,喲嚯,告訴你真相所以你現在膽子還大了不少啊。

【小仙女兒時間還早,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做任務?我們是國家的大好青年,需要勇於做任務。】

謝謝,並不想動,嘴巴都發麻了。

007說道:【完成任務就沒有懲罰了,小仙女兒你一直都是最棒的。】

【算了,看來對小仙女兒得直接發任務,請小姐姐在一炷香的時間裡花掉三百錢。】

浮光手邊就出現三貫錢。

【小仙女兒,友情提示,距離你們家不遠處有一個屠戶,她現在在家,你可以直接去他們家買點豬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