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袁超回話,卧室中傳來馮妍的聲音,說:「不許讓他睡你卧室,你要是讓他睡你卧室,我就沒你這個弟弟。」

緊接著,傳來拖鞋走路的聲音,不用想,馮妍要出來了。

「那個……超哥。」

「沒事,我就睡沙發。」

「行,那我不打擾你,你早點休息。」

顧銘走向卧室,馮妍正好打開門出來,笑吟吟的看著他。

客廳是看不到這裡的,所以顧他也不怕,直接上去,在馮妍的翹臀上捏了一把。

肉相當緊緻,因為此刻馮妍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衣,手感非常的好,他感覺他的手都快陷到馮妍的肉里去了,抓上就捨不得放手,還想抓。

馮妍眉宇間的春意瞬間出現了。

男朋友的背叛令她心煩意亂,唯有情人才能安撫她浮躁的心。

等了一晚上,才把顧銘等回家,她自然不滿足顧銘只抓她的翹臀,立馬把顧銘的手移到前面來,這裡也需要顧銘。

同時,她還摟著顧銘的脖子開始索吻。

一番唇槍舌戰的熱吻后,馮妍更加激動了。

不能再玩了,再玩下去馮妍就受不了了,他說:「妍姐,我進屋了。」

「別,到我卧室來。」

「啊?」

顧銘膽顫心驚道:「妍姐,這……這……超哥還在呢。」

「怕什麼?我有辦法。」

馮妍故作不悅道:「顧銘,到我卧室來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說。」

說完,馮妍給他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快點接話。

「這……」

顧銘驚呆了,馮妍這膽子未免也忒大了一點吧!

為了不讓馮妍失望,他無奈的回應道。「哦!!馬上。」 兩人進入卧室,關門后,馮妍壓根不願意浪費時間,撲到顧銘懷裡,再次索吻。同時,還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顧銘哪經得起這樣的考驗,瞬間把反旗豎了起來。

馮妍大喜,掀開睡裙,露出她迷人的大腿,同時,還拉開了顧銘的拉鏈。然後,她緊緊摟住顧銘的虎背,不讓顧銘離開。

「快動!!」馮妍催促的同時,夾緊雙腿。

顧銘:「……」

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馮妍柔軟的肌膚,但也僅僅如此,再也沒有其它。

像這種零距離的接觸,壓根不能解決實質性的問題,但馮妍既然喜歡,那他只能成全馮妍。。

幾分鐘后,馮妍虛弱的趴在他身上。

顧銘摟著馮妍的柳腰說:「妍姐,我要出去了,再不出去超哥就要懷疑了。」

「嗯!出去吧!辛苦你了,讓你受罪了,你放心,以後就不會這樣了。」馮妍愧疚的說。

「不受罪,感覺很好,還很刺激。」顧銘半真半假道。

馮妍輕笑道:「偷~人當然刺激,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這麼快?」

再次拉著顧銘熱吻一番后,馮妍才讓顧銘出去。

一切正常,袁超壓根沒有想到兩人的膽子這麼大,敢在他在的情況下搞小動作。

回屋,換衣服,洗澡,睡覺,快樂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還是有點小累,畢竟今天高強度運動了四五個小時,鐵打的身體也吃不消,他很快就進入夢鄉之中。

第二天。

不用上班,只需要去赴秦思雨十點的會,起的稍微有點晚,八點半才起來。

起床后,馮妍和袁超都不見人影了,都早早的出去上班了。

洗漱穿衣,在樓下吃了早餐,他這才搭車前往秦思雨上班的瑜伽館。

瑜悅佳人!!

多好聽的名字,還令男人浮想聯翩,小心肝忍不住就是一盪。

瑜伽館屬於會員制,平時只有會員能夠進去,但今天例外,只要願意進去的人,都可以進去。

進去的人不少,男人佔了多數,目光只鎖定在那些身材火辣的美女身上。

秦思雨,無疑是他們關注的重點。

一身貼身的灰色運動裝,雖然把秦思雨包裹得嚴實,但她傲人的身材卻是被凸顯了出來,前凸后翹的幅度,令男人格外痴迷。

扎著高高的馬尾,畫著淡淡的妝容,青春運動的氣息撲面而來。

不少男人前來搭訕,不過秦思雨沒有搭話,而是跟閨蜜孫茜說著話。

「什麼?汪振海要來?他來幹什麼?他怎麼知道今天瑜伽館有活動?」秦思雨驚訝的說道。

今天的事情,她只通知了兩個人,一個人是顧銘,一個人就是孫茜。

顧銘不可能認識王振海,更不可能把這個消息告訴汪振海,那就只可能是孫茜了。

秦思雨回過神來問:「茜茜,是你告訴汪振海的?」

孫茜無奈道:「汪總問我你最近有沒有時間,我就隨口說了一句你最近要忙瑜伽館活動的事情,沒有時間,哪知道他對這個事情非常感興趣,非要來看看,我總不能不讓他來吧!」

秦思雨:「……」

這幾天,她跟顧銘聊得挺好的,也見到了顧銘出色的身體素質,十分欣賞,願意跟顧銘進一步的交流。

瑜伽館的活動,無疑就是兩人一次深入交流的機會,可以讓她了解更多顧銘身上的本事。

可是,孫茜卻把汪振海叫來了,這怎麼搞?難保顧銘不會以為她故意叫個大老闆來打擊他啊,這令秦思雨很頭疼。

就在這時,顧銘走了過來,遞上一束玫瑰花說:「思雨大美女,幾天不見,你越發的漂亮迷人了。」

「正所謂寶劍配英雄,鮮花贈美人,這朵鮮艷的玫瑰花送給你,以此來表達我的心意。」

「謝謝!!」秦思雨俏臉上浮現出一朵紅暈。

玫瑰花代表什麼全世界人民都知道,顧銘這是毫不掩飾對她的窺視之心啊!!

她含羞的接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孫茜就知道了,秦思雨這是打算給顧銘機會,立馬不屑的說了一句,「一朵玫瑰花也送得出手?吝嗇鬼!!」

「這位是?」

顧銘這才打量起跟秦思雨站在一起的女子。

不高,約莫一米五齣頭,穿著卻是十分暴露,低胸的T桖配牛仔短裙,可見大片雪白輪廓。

腿型是「0」形腿,分得很開,不似秦思雨這般筆直閉合,一看就知道經驗豐富。

模樣還算周正,唯有眼睛令人非常不舒服,不拿正眼瞧人。

說話同樣如此,如高傲的小公主一般,說:「我是思雨的好閨蜜,孫茜。」

「你好!!」

顧銘禮貌性的招呼了一句,就沒有搭理孫茜了。

一聽孫茜這話,就知道孫茜是一名非常勢利的女子,乃怕她是秦思雨的閨蜜,他也不想用他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反觀孫茜,連這樣禮貌的招呼都沒有,重重的哼了一聲,表示對他的不屑。

秦思雨尷尬道:「顧銘,你別介意,我閨蜜她……」

「沒事,我不介意。」

顧銘微笑道:「思雨,我這難得到你的瑜伽館來一次,不帶我參觀一下嗎?」

「行,我這就帶你參觀。」

秦思雨開始帶著顧銘參觀,孫茜猶豫了一下,沒有馬上跟去,而是去了一個人少的角落撥通了汪振海的電話。

瑜伽館的布置挺簡單的,最具有參觀意義的就是練功房,顧銘進去的時候,正好瞧見不少女子在這裡練瑜伽。

燕瘦環肥,什麼樣的女人都有,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她們的身體格外靈活,做著普通人難以做到的動作。

比如現在,秦思雨告訴他,這個動作叫做口字姿勢。

雙膝跪地,大腿伸直,腹部前頂,腰部彎曲,腦袋仰起,雙手垂直朝下,貼在腳掌上。

很難的一個動作,但好處很多,可以刺激脊椎,促進血液循環,開闊胸骨和胯骨,使肩變的更柔軟。同時,還可刺激肚子和大腿的肌肉,使其變的更柔軟。

具體是不是,這個他就不清楚,是秦思雨說的,他只知道一點,這個姿勢,貌似可以干啊!!

「你會嗎?」顧銘忍不住問道。

「會啊!!」

秦思雨白眼道:「不會我怎麼交她們?」

「那你做一個我看看?」顧銘意動道,很希望提前欣賞秦思雨在床上的風采。 秦思雨無語的說:「這麼多人做,還沒看夠啊?非要讓我做給你看?」

「我覺得你比她們做的都好看。」顧銘拍著馬屁道。

「呃!!」

秦思雨沒有料到顧銘會說出這樣的理由,瞬間覺得羞澀難當,低聲道:「其實都是一樣的,哪有什麼好看更好看,都是為了鍛煉身體。」

「不,不一樣,我覺得你做的動作才是最美的,沒有人能跟你比。」顧銘趁機表白道。

「那……那我給你做一個吧!!」

秦思雨跪下,腰部後仰,雙手自然朝下,貼於玉足之上。

很快,一個標準的口字姿勢被她做了出來。

顯然,顧銘的心思不在動作的標準與否上,而是在秦思雨清妖嬈的身姿上。

真想感受一下。

然而,不說地方不對,這時,還有人過來打擾這溫馨的時刻。

一名約莫二十七八,穿著藍色貼身運動裝的女子走過來,引起了顧銘的察覺。

一看,顧銘微微有些震撼。

資本太雄厚了,走路一抖一抖的,格外吸引人眼球。

模樣也不差。

柳葉眉,丹鳳眼,高高鼻樑,留著時尚的大~波浪,嘴唇略大,但並影響美觀,十分耐看。

看到這一幕,顧銘身體有些變化,趕緊收回目光,落在秦思雨身上。誘惑同樣不小,回不去了。

女子走了過來,問:「思雨,怎麼在這做起來了?」

秦思雨起身,喊了一聲欣姐,然後瞪了顧銘一眼說:「還不是他,想看,所以我就給他示範了一下。」

「他是?」

「我是思雨的男朋友,顧銘。」

「男朋友?」女子的媚眼睜大,臉色掛著吃驚的表情。

她可沒有聽說秦思雨有男朋友這事。

秦思雨紅著臉說:「欣姐,你別聽他瞎說,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根本不是什麼男女朋友。」

頓了一下,秦思雨又對顧銘說:「以後你要再瞎說,我就不讓你到這裡來了。」

這威脅夠狠,要知道他現在已經被瑜伽館的美景吸引住,這以後要是不能來,損失大了。

顧銘趕緊狡辯道:「思雨,我沒瞎說,你是女人,我是男人,我們怎麼就不是男女朋友了?我怎麼就不是你男朋友了?你可不能把我性別給變了,我純爺們。」

「你……」

秦思雨氣得跺腳,哼道:「不理你了。」

這撒嬌的樣子,讓人的骨頭都酥了,顧銘趕緊認錯道:「思雨,我錯了,下次我一定說完整,大聲告訴別人,我是你的男性朋友。」

「性」字,顧銘咬得格外重,聽到耳中,好似說得不是性別,而是另外一個意思,令人想入非非。

無疑,此舉又招到了秦思雨的白眼。

劉羽欣微微一笑,招呼說:「原來是思雨的朋友,你好、你好,我叫劉羽欣,思雨的同事。」

秦思雨補充一句道:「兼老闆。」

老闆?

顧銘眼前一亮,趕緊伸手道:「劉小姐你好,你好,還請以後你多多照顧我們家思雨。」

秦思雨:「……」

劉羽欣:「應該的。」

兩人握手,柔軟的感覺配合劉羽欣身上的誘惑,令顧銘是熱血澎湃。

幸好,他今天穿的是一條寬鬆的休閑褲,要是緊一點,破綻早就露出來了。

三人閑聊,為了避免劉羽欣誤會,秦思雨把她邀請顧銘來瑜伽館參觀的原因講了出來。

劉羽欣驚訝道:「你還會一字馬?能現在做一下讓我看看嗎?」

「這……」

顧銘有些猶豫,到不是不想做,他其實也想在美女面前露一手的,但奈何他此刻的狀態不合適做那種高難度動作,一做指定被發現。

「顧銘,你做一個吧!我還沒有看過你現場做呢,而且,我剛才都滿足你的要求了,你現在要是不做,以後就休想讓我給你演示了。」

「做,我做行吧!!」

顧銘深吸一口氣,轉過身,調整了一下位置,這才蹲下,做出高難度的一字馬。

「顧先生,厲害啊!!」

看到這一幕,劉欣羽忍不住誇出聲。

男人和女人不一樣,男人的身體沒有女人柔軟,所以男人一字馬的難度比女人高,相應會的人也比女人少很多。

能夠擺出一字馬的男人,那都是下過苦功夫的,難怪秦思雨別的男人不邀請,邀請顧銘來,原來別人是有真功夫。

不少正在練瑜伽的女子看到這一幕,紛紛起身圍了過來,對顧銘一字馬品頭論足。

「我的天,這也太厲害了一點吧!好標準的一字馬。」

“是啊!是啊!比女人的柔韌性還好,簡直沒有天理了,這是咋練的?」

誇張聲此起彼伏,顧銘得意的同時,還有一些不好意思,趕緊起身。

至於那些在瑜伽館看錶演的男人,則是一臉羨慕的看著顧銘,恨不得他們也會這招,不為別的,就為了此刻萬眾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