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肖雄自語了下,忙拉開了車門,好奇看得更仔細些,想讓記憶中有想起,可惜的是確實是無一點印象,呀,在向陽小區生活了10多年的他,竟然…不曉得有這麼個地方,還真的是讓他很是汗顏。

“你是沒有經過到這,肯定是以爲沒這地方了。”黃麗跟着下了車說道:“從現在開始,不就知道向陽小區有這麼個地方了。”

鄧姍姍隨即下車,向密友使了個眼神:意思到家裏去坐,對於和陌生人來聊天,是沒密友聊得來的。

深知這點的她,基本在外都是密友開口,而她都是靜靜待在邊上,只有她們自己在一起時,纔會聊得開,不會那麼冷冰冰之感。

“小帥哥,來,先去參觀參觀我和姍姍的家。”黃麗對於密友的眼神哪太懂了,雖是都知雙方的名字了,不過繼續以‘小帥哥’來稱之,就想肖雄來稱呼她美女這樣,這樣來得比較隨意些。

“恩。”肖雄應了聲,跟在她們的邊上往唯一的一棟二層樓的白色瓷磚粘貼的帶古典似的樓走去。

他已經將這個位置在腦海中完全有了個刻畫,等於是只要問,在哪邊有些什麼,有幾棵樹都能說出來,等於是沒了新鮮感,好奇心更加是沒了,因好奇的是已經轉向了她們要帶他去的房子裏。

一打開門,望向房間,地面是木地板,傢俱都是偏向復古,大概是女的緣故,整理得非常有條有序,乾淨感是肯定不用多說的,牆壁上在有刷白色漆上有裝扮一些可愛的動物圖與卡通美少女壁紙。

進的是一廳,在右邊是兩件臥室,其中一間顯得比較‘閒’,肖雄猜想兩個美女是同睡的另間。

其次往裏是一間廚房,由看到了廚具猜想而知。

“我穿哪雙?”肖雄見到她們都有換鞋子,忙發問着,順帶瞄了眼一白一黑兩人的小腳,野性美女與冰美人的膚色比起來,確實是偏黑了的,原本都是有穿高跟鞋,此刻發覺原來野性美女的腳趾甲還有塗指甲油,偏紅,冰美人的腳指甲沒塗指甲油,修理得很勻稱,應該是有到專門修甲的地方有修過的,不過就是有這手藝,不過猜想是沒的,能開得起寶馬的,還會特意去將修甲技能學會?

“沒事,你不用換。”黃麗說的很隨意。

不是怕穿髒,主要是讓他不要感到拘束,畢竟髒了可以洗嘛,就算很髒,大不了再買雙換鞋就是,但要是拘束的話,是非常不願意看到的,難得有緣,認識個聊得開,她自己對他可是沒什麼戒備心的,跟她的弟弟一樣,不過比她弟弟要‘色’多了。

她老弟在被她只要問句‘有沒有談對象,牽妹子小手之類’這麼一點點搭邊的事,就會唰地臉通紅的,那個害羞樣讓她想起就會不由笑出聲。

“那我就不客氣了。”肖雄見到美女都這麼爽快了,還客氣?這肯定是沒必要的。

“小帥哥,你覺得我們房子怎麼用?”黃麗對於這家可是費了一番心事來打理的,有邀請到好朋友過來時,都有問這話題。

也許會覺得是在炫耀?其實她是沒一點這個意思,只是想得到認可的話而已,僅此,因她實際年紀也就22歲,正是如前所說的‘魅力四射’的黃金年紀。

當小三的痛苦,只有當了的人才知,畢竟還不一定當的是小三,有可能是小…後面帶上的是好多位的數字。

錢不愁,但…得到一方的同時,確失去了一方。

“比我家好多了。”肖雄指的是整體感,在裝飾上感覺就比他自己家要好,不過他家也是沒主力發在裝飾上的緣故,不然不管什麼房子,只能砸錢來,就沒有裝不出‘總統套房’的,就算差點也是個‘王爺套房’吧。

“……”黃麗翻了個白眼,哪有來貶低自己家,突出別人好的, 重生之都市無敵修真 ,這回答說明什麼?說明房子不錯啊!

“呵呵,說的實話,整體感覺非常好,外面又有泳池,這可是別墅級別的,不用看都知道不錯。”肖雄微笑說着。

“喝什麼飲料?”鄧姍姍將她包放入到臥室,門是有帶關上的,可是她和密友的最私人空間,肯定是不能讓客人隨便看的,見到與密友聊得開的小帥哥正好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便問道。

“隨便。”肖雄一點不當生,有問必答,並且是不講客氣,問喝啥,難道搖頭說不要嗎?既然都做客了,喝飲料又不要錢,不是有話‘不喝白不喝’來着。

主要也知,要是講客氣,是會顯得生分的,要是生分了,還不如開始就客氣直接不選擇來。

“姍姍,幫我拿瓶蘋果汁。”黃麗也一點不客氣接話說出。

“麗麗,你的自己拿,你又不是客。”鄧姍姍小不滿說完,便走向冰箱,拿了兩瓶蘋果汁,一瓶橙汁,依她的想法男的,喜歡喝橙汁多點,對於密友說的飲料還是有拿,說出不幫,只是打趣而已。

“來,小帥哥,這是你的。”鄧姍姍先將橙汁邊說邊遞向肖雄。

“謝謝美女。”肖雄邊接過邊禮貌謝着。

鄧姍姍報以微笑後,便將其中的一瓶蘋果汁給到了黃麗的手上,接着她自己挨着黃麗的位置坐了上去。

肖雄完全進入角色狀態,沒點生疏之感,扭開封閉的蓋子,就往嘴中小喝了一口,一瓶滿橙汁,一下被喝進肚子一半,這可是在爲了稍微注意點形象的情況下,不然對於這種小瓶裝的飲料,一口乾掉肯定是小意思的了,因可是沒有啤酒瓶那麼大的,一瓶啤酒他都能很,很輕鬆一口乾,更何況是這飲料。

鄧珊珊與黃麗可比他要斯文太多,只是輕輕抿了一小小口,用沾來形容很恰當,瓶中都好像紋絲不動樣,他喝的量,像她們這樣來喝的話,不知會要來喝多少口。 接着扯了扯讓肖雄暫時較弱的問題:學習啊!成績如何!

讓他小小汗顏打着馬虎,因不喜說謊,說不出很好、不錯類的話,不過還是好點點面子問題的,便沒說出實話:班上倒數,想想都臉發熱。

在被些班裏情況的問題,問到第三個,連忙轉移了話題到她們的身上:“美女,你們對象哩?”

對於從事的工作不好去涉及,但對象方面感覺可是能隨便來聊的話題的,畢竟長得美,相信追求者肯定是排隊了的。


“…高級機密。”黃麗與鄧珊珊本還很好的心情,唰地一下被這個問題所影響,當的小三,對象是不想提起的話題,而恰又被這聊得來的小孩給提起,情緒低落了下,不過自我感覺還是很好地掩飾了下去,黃麗套用着開始在車上有問他‘摸是什麼感覺’,被他回的的話來現用。

對於她們的小動作,加上又離得夠近,沙發都是相互挨着的,肖雄盡收眼底,一個在對象方有情緒不好的表情還是想得通,兩美女的神情都是低落,這就有點怪,讓不明事理的他,又不好再接問,接問的話,肯定是在‘傷疤上撒鹽’,裝作不滿道:“怎麼用我說過的,這話可是我先說的,主權在我口裏。”

“高級機密屬於小帥哥你的主權???這四字早就有組成詞語,你真會扯。”黃麗張了下嘴,裝作驚訝打趣着。

“對於美女你們來說,我是先說的,肯定就屬於我的主權了。”肖雄瞎扯胡話,眼睛都沒眨下,反正就是往他自己身上放。

“……你女友,肯定是被你這張嘴給追到的。”黃麗無語了下說。

“切,怎麼會,我可不是靠嘴吃飯的人。”肖雄回憶了下他讓歐陽靜做他女朋友,可是憑‘實力’來的,嘴肯定是要講話,但主要還是‘實力’。

“你不靠嘴吃飯,那用鼻子吃飯?”黃麗抓住他話中的大漏洞,調侃着。

“美女就是美女,我服了。”肖雄沒在反駁,反駁的話可是有大把的瞎扯能來,主要是看了眼客廳的時間,到了16點31分了,再留下下,就要在她們這吃晚飯了。

還不知這麼水靈靈的大美女們,是家庭主婦類別的,還是到訂外賣或者開車到外吃的,猜想應該也是後兩種居多,從他開始打量到廚房可是很乾淨,得出。

因要是有常用廚房的話,肯定是沒那麼幹淨的,雖也會去打掃,但總會比沒做時來得不乾淨點的。

正了正神色,較正經地告辭着:“美女們,我該回去了。”

“還早哩,才4點而已,你爸媽規定你時間回去的?”黃麗有點點不捨地說着:“看不出來你還是乖孩子嘛。”

“乖孩子這是肯定的,不過我爸媽可不管我幾點回去,暑假嘛,肯定要給我自由空間。”肖雄半真半假回着。

爸媽不在家,也就等於是給了超自由時間;在外,一天中想幾點回就幾點回,好幾天不回去都沒點事,前提是他爸媽在店裏沒回來。

“那還這麼早,多待會。”黃麗見到他原來不是家長在催,在瞟了眼窗戶外,大望見的是游泳池,腦海中冒出個大膽來羞羞他的念頭,忙邀請着道:“會游泳吧,我們去游泳怎麼樣?”

“呃…游泳可是要穿泳衣的,野性美女沒穿泳衣就穿得這麼暴露,要是穿了泳衣,哇靠,夠大膽,夠豪放,真乃‘女中豪傑’。”肖雄頓時兩眼一亮,快速幻想了下她穿泳衣時那副疑惑的身材,對於在邊上的冰美人,可沒怎麼幻想,誰叫在聊了小半天了,就在邊上搭了能用一隻手就能數得出的數字:三句話;還是她姐妹野性美女來問起纔有說。

不過對於冰美人不喜聊天,怪罪倒是沒,反倒認爲是夠斯文,給他的感覺就是靜,不問不說,有問必答,缺少互動,不知與她來愛愛的男的,會不會也要很主動地那樣,才那樣哩?

讓他很是怪異Y想了一把,不知要是去游泳,這冰美人也會去嗎?

想到冰美人穿泳衣的樣子,肯定…夠有趣!這麼安靜的一個妹子,穿三點式來,會不會被自己看得臉紅哩?很期待!

一想到這,讓肖雄多看了幾眼鄧姍姍,身材沒得說,該大的大,該現形的現形。

‘冰火兩重天’這詞快速從內心最底上升了出來,冰是鄧姍姍、火是黃麗,一靜一動,完全就是鮮明的對比,都有去游泳,穿泳衣時的大誘惑,就是兩重天!

“小帥哥,看你冒綠光的樣,還真的是一頭小色狼。”見到他興奮表情,黃麗取笑着。

害羞嗎?沒有,不知爲何就是越看他越順眼,大概是聊得來這樣吧,對於穿泳衣,其實是有到公衆場合去遊過的,那可是有着太多的狼在YY了,身材好,有姿色就是焦點。

“沒辦法,能見到美女更加誘惑的身段,不YY就不是爺們了。”肖雄本想說的是‘男人’,貌似是沒破處的,還是男孩啊!對於上次在靜兒家的口口肯定是不算的,只好用‘爺們’這個威武的詞來代替。

其實哩,他是真想好好來說是‘男人’的,顯得老手不提,在這用了,效果要好些。

“呵呵。”黃麗嬉笑了下,很有趣的小‘色’男,臉都沒紅下,看我等下好好來調戲調戲,飛得讓臉紅不可。

游泳嘛,可是要穿泳衣的,而小‘色’男是沒有的,而她們的泳衣都是女式的,那…嘿嘿,嘿嘿!想到這眼睛頓時大亮,裝作隨意地問:“小帥哥,我們這沒男士的,我們的泳衣有好幾套,要不你穿我們的泳衣吧!”


話說得很正,其實她在肚子裏已經笑開了花,想到要是他穿她們丁字泳褲的樣子…呵呵、哈哈,肯定很有趣。

鄧姍姍在密友說起游泳時,在邊上沒急着動身,動身肯定是與密友一起去換,聽到密友的話,馬上也想到要是他來穿的是她們的泳褲的話,那…有多搞怪就有多搞怪,讓她一下‘撲哧’笑出了聲,忙用手輕掩住,好笑地望着肖雄,見到他流露出驚愕的樣子,心情笑得更歡了。 “我滴個乖乖,穿她們的泳衣,就那點點料子,堅決拒絕,哥可是純爺們,做不出這愛好來。”肖雄在心裏汗顏了吧,將頭搖得像個鼓一樣嚴正拒絕着:“美女你們遊了,我…我,我的話就在邊上幫你們望風,免得狼來打擾。”


沒泳衣穿,難不成要光光來遊?這肯定是做不出來的,先不說沒‘肌膚之親’,再依大叔級別的思想,雖下面才初見‘小草’,但…可沒來展示二哥的興趣。

“反正你還小屁孩,可以光着來遊的?”沒辦法,家中確實是無男士的內褲,黃麗提着建議,他才13歲嘛,還這麼小,根本就不要避嫌。

“人小心成熟啊,美女,你難道沒感覺到嗎?”肖雄裝作用手摸了下額頭,發出感嘆道。

“切,下面現在也還是條蚯蚓。”黃麗翻了個白眼,很直白按估計說道:“沒什麼看頭,不必害羞。”

“……“肖雄張了張嘴,啞言了下,不甘示弱反擊:“你真是,真是色女;還有就是我下面不是蚯蚓,至少都是蘿蔔。”

“你是小色狼,我是色女,不正好半斤八兩,都是一體的。”黃麗微笑打趣着,也通過拿下面來開玩笑,越來越認同這小帥哥就是一頭狼,一頭懂得地方還蠻多的狼。

“美女,可以去換泳衣了,還不遊就要天黑了。”肖雄直接豎起了大拇指,點了點頭,意思着‘你牛’。

“一起去,你穿我們的,我們都不嫌棄,你嫌棄啥?一個男子漢,就該果斷行。”黃麗這次沒點取笑的意思,難得來次,正好也是個游泳的時候,不遊的話,比較可惜。

“美女,大小不適合啊,男女身體構造本來就不同,有的位置多有的位置比起來又少,你懂的。”肖雄繼續拒絕,話語隱蔽含義說着。

“那我們去換了。”見到他是沒辦點意思,黃麗說着便拉上鄧姍姍往臥室走去。

拉門一進去,‘砰’地一小聲,將門給關了個連蒼蠅都進不去。

肖雄本是有點要是沒怎麼關門的話,瞄個一眼啥的,男性本性使然,見沒點機會,便靜靜望着客廳窗外,看着那清澈的泳水,在腦海思考着一個很重要的過程,一個決定,一件不得不處理的事!

“咦,在想你對象?口水都流出來了?”黃麗穿着一套淡紅色的泳衣,其實也就是所說的三點式,從臥室中一出來,見到他在發着小呆,詐着道。

“在想你啊,果然如我幻想的,身材真棒,真是尤物。”肖雄眼睛快速一轉,將想的事放入到腦海深處,調侃道。

三點式的衝勁,讓他眼前大放光彩,性感已經是必須來形容的詞,胸衣根本就擋不住她的澎湃,兇器的事業線露了四分之三,在小麥色的衝突下,野性,野性,非常野性之美。

同時聽到她們臥室關門的聲音,忙瞧了過去,印入眼前白花花的大腿,夠兇的兇器,在橘色泳衣的裝飾下,顯得格外的引他注目,白色爲優勢,看來確實是,在身材方因膚色之故,稍勝野性美女一籌。

鄧姍姍被他全身打量了個遍,有感覺到‘恨不得’她不穿衣服就好的眼神,對於這種Y的眼神,早就習以爲常,不過對於這麼小來流露出這種眼神,還是第一次來正面接觸的,不由讓她想起開始密友對他的評價‘小色狼’,這形容詞形容得太對了,果真是頭小色狼。

忍住笑,保持着冷的表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見到有迴避,看來也不是臉色太厚,知道害羞來着,這一發現,讓她在心裏小小得意了吧,密友沒來完全的‘害羞’,被自己給完全了,小有成就感油然而生。

“就是冷了點,身材不錯。”肖雄在心裏評價着,可是沒有認爲在他‘小退’,沒對視眼神,被認爲是害羞,這是一點也不知的,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是要好好來盯着,非讓她害羞不可。

“出發,游泳,耶!”黃麗想到馬上就能好好來下水,運動細胞直線上升,興奮發話,牽着她密友鄧姍姍的手,肖雄跟後,便往就在房外的泳池走去。

大概是知道‘色狼’喜歡怎樣來‘欣賞’她們的身材,她們在前,見到肖雄落後,沒去催,只是將姿態更加優雅地走着。

“妹啊,我真的懷疑她們到底是不是處了?這走路的腿夾得那個緊,根本就像是粘在一起來這樣,一扭一扭,臂部與胸部有得一拼,並不小,相反偏大,看來以後是好生兒的女子。”肖雄邊慢步走着邊對於她們的走路姿勢與身材在心底嘀咕着。

一白一黑除了三點式,暴露了百分之97在外,這麼原始的真實版,好像有好久是沒有來欣賞過的,今兒運氣不錯,豔福嗎?很明顯的事,懂的!

“小帥哥,那就辛苦你幫我們看狼了,我和姍姍下水了。”黃麗甜甜一笑告之。

“不辛苦,不辛苦,能幫美女你們來把風,是我的榮幸。”肖雄小拍了記馬屁,反正不要錢,就算要錢,只要‘不貴’也是可以好好拍拍馬屁的,圖啥?圖個開心。

“呵呵。”黃麗好笑了下,偏偏是個孩子,跟老油條有得一比,還真是有意思的小孩,今天都不知道笑了好多次,重來沒有哪天有像今天笑得這麼自然,舒心的。

邊上的密友姍姍那張帶冷的臉也流露出絲絲微笑,看來這小子,蠻逗的,竟然連她的冰冰都有逗笑,按照平時一起游泳時會進行的事對着鄧姍姍說道:“姍姍,準備好了沒,看我們誰先游到對面。”

“恩,這次我肯定能贏你。”鄧姍姍自信地回道。

雖在以前都沒有贏過一次,但相差的速度也就那麼幾秒而已,說膚色偏黑的,運動方面細胞好,不過得游泳冠軍的華夏膚色白的偏多。

加上都是在一起來遊,基本是清楚有幾斤八兩的。

“有信心是好事,不過哩,可要憑實力來說話。”黃麗小小打擊着她的自信心。


“麗麗,你可以換臺詞了,這話好像昨天也是原話這麼說的,好像有說時,都是這原話!”鄧姍姍翻了個白眼,表示無語。 祝中秋、國慶雙節快樂!

“什麼叫經典懂不?話說得最多的就是經典,我不是在創造經典嘛。”黃麗往臉色貼金策着,並沒急着就遊,比賽嘛,肯定是要長長自己威風,弱對手士氣的。

“……麗麗,初次發覺你臉皮不像你臉上的這麼薄,原來也是偏厚的。”鄧姍姍反駁着:“你說的要創造經典的這話,可是早就流行了的!”

“噢,我怎麼不知。”黃麗裝出驚訝快速一想,貌似似的,看來越來越難得到密友嘴下佔便宜了,那就實力來佔便宜,想到便說道:“準備好了沒,準備好了,我們就開始比吧。”

順帶看了眼肖雄,忽想到妙處,忙對着他說道:“小帥哥,你來作公證人,站到泳池對面,看我們誰先游到那。”

以前只有她們兩人,沒裁判,這次正好肖雄在,有了裁判。

“好。”肖雄點了點答應,通過在邊上旁聽中,知道她們快開始比了,便走到泳池對面站好,雙手豎了豎大拇指,同時給出鼓勵語:“我已經準備好了,美女你們可以開始了,你們加油!”

從對於冰美人較柔的一面,與對野性美女奔放的一面,已經在心底早就有了個判斷,假如是沒有‘人不貌相’這變故的話,贏的一方基本就內定了。

“小帥哥,你來喊一、二、三,我們好開始。”黃麗提議着。

“好。”肖雄覺得也對,要是她們自己來的話,肯定喊的一方有可能佔了先機,也有可能是沒喊方佔了先機,他來的話,很公平。

“你們準備好了沒?準備好了,我就開始喊了。”肖雄接着問道。

“好了。”黃麗小扭了扭身子回着。

“可以了。”鄧姍姍瞟了眼邊上已經成爲對手的密友,見到帶勢欲發,忙沒在小動作認真回着。

“1。”肖雄控制着節奏感吐出,不是直接一次性三數字來喊,見到她們帶緊張的心情,心裏好笑了笑:“不管是啥,只要是有比較了,就會陷入到一種狀態,一種帶緊的狀態!”

原本是想逗逗她們的,見到她們都在全身聽着下口令,便沒有起玩心,接着喊出:“2…3。”

三字一出口,鄧姍姍與黃麗迅速反應過來,‘嘩啦’兩聲基本屬於同時下水,使出全身的力氣,快速向對岸遊着。

速度比起職業的游泳健將區別很明顯:速度與動作方面就是主要兩大突出點。

“我來遊的話,大概不要一分鐘就能來遊個來回。”肖雄小聲自語了下,看着她們的速度,就好比在看電影的慢鏡頭,速度不值得一看,不過可是瞟到那她們欲出的**,隨着遊動,前後衝動着,小的話視覺效果肯定是沒什麼感覺的,關鍵在與都是偏波霸類型的好身材,讓‘好久’沒有偷腥的他,看得口起了渴。

“姍姍,快來救我,我腿抽筋了。”黃麗游到快過了一半的距離,右小腿沒一點徵兆犯了抽,身子已經開始往水下沉,連忙呼救着。

游泳場長300米,寬100米,水最深的中間有3米左右,她會游泳不假,可碰到水中抽筋,特別是沒有一點防護措施(穿救身衣,游泳圈類)的情況下,可是很要命的事。

“耍詐…哼,想騙我上當,沒門。”鄧姍姍以爲她是裝的,在心裏好笑了下,沒管,本來距離很近,加上黃麗已經受到限制,不能來遊,又加使了勁,一下就拉開了與她的距離,遊過了中斷,開始向着肖雄在的對岸,越來越拉近着。

“姍姍,我腿真抽了,快來救我,我要落水中了。”黃麗頓時大慌,雙手擊打着水面,根本就沒點緩衝力,相反身子沉水速度更快了。

小腿抽筋害的,給使不出一點游泳技巧來,原先也有抽,但都是在邊上淺水區,還不到半身高,現在可是在中間,人才1米65,水有3米深度,不被拉一把的話,是肯定要大喝好多口水,甚至還有安全危險。

“語氣裝得真像!”鄧姍姍根本還是不相信,沒理會之,明顯知道的是比她自己要落後了,遊得更起勁了,好這次拿個第一的好成績。

“什麼情況?看樣子真抽筋了!”在池邊的肖雄可是在黃麗一喊話時,就看到她的表情不對,本也以爲是戰術來着,還抱着看戲的表情在好奇着,見到她在說了這句話後,身子在池面大動着,動了沒幾下,已經迅速往水中沉,臉色蒼白,眼睛沒點神采,力度也在速度減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