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想什麼呢!他是不會欺負方芳的!他稀罕她還來不及!

即便跟封華站在一起,方芳的模樣也不會失色,妥妥的大美女一個。是他長這麼大,見過的第二漂亮的女人了。

而且經過相處就會發現,方芳更溫柔更親和,更好相處。

不會像封華一樣,多看兩眼就有些心虛氣短的感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因爲他的精神力比正常人高一些,敏銳一些,也就能感受到來自封華精神力的壓迫。

總之,蘇哲是真喜歡方芳,幾乎到了非她不娶的地步,因爲別的人已經入不了他的眼了。

如果錯過了方法,他這輩子都會遺憾。 918

“而且你也不用擔心,你哥不久的將來肯定是高幹的,咱們家將來也是豪門,不比任何人差。”封華說道。

在部隊,大校就相當於行政級別13級的高幹了。方遠現在是大尉,估計不久就會是少校,跨過這個門檻,大校也就不遠了。

誰讓他已經是上面掛了名被重點培養的人呢,出任務的機會何其多,想不升職都難。

屋子裏正跟張家人聊天的方遠突然微笑一下,朝窗外看了一眼。爲了小丫頭這句話,他也得努力啊。

其實65年的時候,部隊就已經取消了軍銜制,沒有什麼尉官校官將官了,統一跟地方幹部實行1-27級行政級別。


1級最大,27級最小。

大家只稱呼職務,排長連長營長什麼的,不稱呼軍銜。

但是這樣實在不方便,所以外面雖然取消了,但是部隊內部還是習慣這麼叫,嘴上不叫心裏也叫。

直到23年後,1988年,這股力量終於讓部隊恢復了軍銜制。

……

“嗯!我等着你和三哥給我撐腰!”方芳開心道,說完猶豫兩秒,小聲問道:“你說他是怎麼回事?怎麼忽冷忽熱的?到底看上我沒有?”

蘇哲總是忍不住靠近方芳,想跟她說話,想對她好,就表現的熱情些,轉頭又怕自己孟浪了,又趕緊冷淡些,可不是忽冷忽熱讓人疑惑了。

那邊的蘇哲已經急的一腦門汗,這個他可以解釋啊!

封華實在忍不住,看着他哈哈笑了起來。

“你自己去問他吧,我不知道。”封華說道。她可以推一把,加把火,但是“我喜歡你”這幾個字,還是他們親自對對方說比較好。

方芳突然回頭,看見了滿頭大汗臉色通紅的蘇哲,愣了一下:“他這是怎麼了?….他聽見了?!”距離那麼遠呢!

“不知道,你去問他。”封華說完扔下方芳去廚房忙活去了。

方芳傻眼般站在原地,也是面臉通紅,急出了汗。她現在該怎麼辦?是離開還是….

封華一走,蘇哲就跑了過來,謝謝嫂子給他創造的機會!

他能聽見這麼遠距離的對話,方遠的師妹肯定也能,也知道。這是故意說給他聽呢!

謝謝嫂子!真是他親嫂子!

“方芳,我有件事對你說!”蘇哲跑到方芳面前,紅着臉大聲道。

瞬間吸引過來好幾道目光。

他有些緊張,音量沒控制好。

方芳臉更紅了,着急地跺跺腳:“那麼大聲幹什麼!”說完轉身跑了。

蘇哲趕緊追了過去。

院子裏的人都善意地笑了笑,除了當事的兩個人,誰都發現了兩人之間流淌的情愫。

方遠從屋子裏出來,從封華手裏接過菜刀,幫着她剁大骨頭。

他家小丫頭白淨如玉的小手應該用來繡花,做好看的衣服…而不是拎着菜刀碎骨。

怎麼看怎麼不和諧….



“你快別忙了,趕緊回家去看看吧。”蔡老太太從屋裏走出來,攔住他。

方遠回來之後都沒進家門呢,先到他這裏來了,雖然她很高興,但是這可不是一個孝順兒子該乾的事。

老方家人知道了不知道怎麼挑理呢。

“還有你,也跟着方遠一塊回去。”蔡老太太對着封華道。

方遠不在家,她一年也不進次方家大門就算了…方遠回來了,就算看在方遠的面子上,也該裝裝樣子。

是這個道理,封華痛快地點點頭:“這就去,拿上東西。”說完找出一隻麻袋,肉啊面啊,什麼好吃的裝什麼。


爲了讓方遠開心嗎,這點東西不算什麼。

反正一年也就這麼一回。

方遠微笑一下,兩人告別屋裏衆人,回了方家。

方家人也得到消息,封華回來了。村子就這麼大,從這頭望見那頭,有個什麼事,喊一嗓子全村都能聽見那種。

消息傳得特別快。

方老太太正在家跟老頭子商量到底要不要去找封華買鴨子。

封大貴去年夏天又發了財了,靠着正常的白市價,光明正大地發財了。

村裏人個個眼紅,包括方家。

“要我說,趁早別去,封華就是給別人,也不帶給我們的。”方立的媳婦說道。

自己家人當初怎麼得罪封華的她可是知道,什麼臉色都甩了,什麼難聽的話都說了,封華又是個記仇的人,從這麼多年輕易不上門就知道了。

“我覺得我們從封大貴那邊買,都比從封華手裏買容易些。”方國的媳婦道。

方家的男人可能都是好脾氣,媳婦都有話語權,還不小。像買雞鴨鵝這種小事,媳婦說了就算了。

“反了她了,我可是她太婆婆,這可是她婆婆。”方老太太嘀咕道。不過她也只敢嘀咕了,其他不敢說。

“聽說這回又開了卡車回來,也不知道哪來的車,拉沒啦什麼東西。”方國的媳婦道。

她年紀小,私心最重,眼皮子最淺。

“有啥也沒我們的份。”方立的媳婦白了她一眼。

“都別吵吵了,讓方芳去問,方芳說話,比我們好使。”方老頭突然說道。

兩個妯娌對視一眼,她們就等着這句話呢!家裏的弟弟妹妹跟封華的關係那麼好,他們說話肯定好使。

只不過不能總替他們出面提要求,就像人情不能總用一樣,不然不但不好使了,還得罪封華。

不過每年幾千塊的收入,打動了方家人,動用方芳的時候終於到了。

“爸媽!爺爺奶奶,我回來了!”方遠在院子外喊道。

除了家人當初對封華的態度讓他傷心之外,方家人對他還是沒話說得,就是慈父慈母,慈祥可親的爺爺奶奶。

多年不見,有些想念。

不過到底是當年的事情讓他留下了心結,如果是以前,他肯定飛奔進屋了,現在卻是帶着封華,一步一步走進院子,微笑地看着迎出來的衆人。

“遠啊?真是我小遠!”方全看到方遠最激動,趕緊跑過來拍拍方遠的肩:“長大了!長壯了!”

“都二十好幾的人了,當然長大了。”方遠跟父親開玩笑。他都25週歲了,別人家孩子都能打醬油了,而他的孩子,也不遠了…..

方遠餘光看了一樣身旁的小丫頭。 方家人歡喜地圍着方遠,又說又笑,實際上都分了一半的眼睛給封華,和地上的麻袋。

但是出於多年的習慣,沒有人跟封華說話。好幾年沒說過話了,一時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這卻讓方遠誤會了,覺得他們當着他的面就排斥封華,那他不在的時候他們是什麼態度?

方遠的笑容淡了些。

封華笑了一下,這就有些冤枉方家人了,他們巴結她還來不及呢,只不過她一直沒給機會。

“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哥哥嫂子。”封華挨個叫了一圈,主動打個招呼。

“哎!”方家人愣了一下,接着不自然加歡喜地應了。

封華竟然主動跟他們打招呼,態度還這麼好,真是太驚喜了!

不過女人的心就敏感些,或者矯情些,方老太太和趙紅英心裏都不怎麼得勁。

這是看見方遠回來了,在他面前裝好人呢!有本事繼續給他們甩臉子看啊!

兩個人心裏都在考慮着一會要不要在方遠面前告一狀,訴說一下這些年封華是怎麼不孝的。

不說平時,就是逢年過節都不上門看看他們!孝敬什麼的更是沒有,他們想要個什麼都得想方設法…

封華突然看向她們,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

方老太太和趙紅英心裏一頓…..算了算了,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就不要提這些小事了…

而她們勉強的笑容又讓方遠誤會了~

封華心裏攤攤手,這樣她就無奈嘍。

衆人進到屋裏,方遠在屋裏陪着父親爺爺聊天,封華就來到廚房幫着打下手。

氣氛有些尷尬。

封華此時的穿着和氣勢,跟這廚房簡直格格不入。

趙紅英張了幾次嘴,到底也沒敢指使封華乾點什麼。

幹什麼都覺得不合適。

封華最後還是自己拎起菜刀,幫她們剁骨頭。

乾站着她也覺得尷尬。

殊不知自己沉默無聲、手起刀落時的冷酷表情,有多麼嚇人….

看着在自己手裏需要斧子劈好幾下才能劈開的豬腿骨在封華手裏,輕輕鬆鬆就用菜刀切成了整齊的小塊。

廚房裏的女人都不自覺地往後躲了躲。

這力量,這速度,這技術,這是練過啊!

太可怕了…..她一個正正經經上了高中上大學的女孩子,又不是屠夫,怎麼有機會練這個?她在外面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不能深想啊!

要什麼鴨子要鴨子!還是有多遠躲多遠吧!

一根豬大腿剁完,封華就發現方家女人的態度,第一次恭敬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