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

上官博趕緊改變方向,向着樓上跑去。

不到二十秒鐘,上官博已經跑到了四樓,馬上要到五樓了。

低頭往下看看,一頂頂保安的大檐帽順着樓梯衝了上來,上官博粗略一數,足有三十多頂。

上官博慌了,繼續再往上跑,衝進了五樓。

一進五樓,立馬有幾個男工作人員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誰?這是剪輯室,不能隨便進!”

上官博一怔,馬上歪着嘴微笑起來,然後從懷裏掏出那個假工作證,遞到了那幾個人的面前,另一隻手則趁他們不注意,伸到了黃軍包裏:“我是來實習的,嘿嘿……這是我的工作證。”

幾個男人都把臉湊了過去,都想把工作證上的名字看清楚。

上官博把工作證往回一抽,另一手握成拳頭就伸到了他們面前,自己則趕快將頭扭向一邊,並用手捂住口鼻,屏住呼吸。

手上一用力,“哧”,一陣濃濃的白色煙霧馬上以拳頭爲中心四散開來。

幾個男人不防備,一下子吸入了大量的煙霧,兩秒鐘不到,就軟綿綿地躺倒了一片。

還有一個男人沒有受到煙霧的侵襲,傻傻地站在那裏,上官博掄起拳頭就砸了過去,還未落到他的臉上,這個男人就坐倒在地上了,用手捂住臉無助地求饒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啊……”

上官博不屑地收起拳頭,一步從男人身邊繞了過去,跑向電梯那邊。

剛把電梯門打開一道縫,安全通道的門就被一幫保安給撞開了。

地上捂臉的男人一下看到了求命稻草,伸手就抱住了一個保安的大腿:“他去電梯了,快追呀……”

上官博全身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大罵一聲:“我擦!”

等到電梯門快要關閉的時候,上官博才一步邁了進去。

就在電梯將要關閉的時候,一隻手伸了進來,緊接着,七八根橡膠棒也伸了進來,電梯再次開啓。

上官博飛起一腳將第一個衝到門前的保安踢了回去,一下砸倒兩三個,其餘的保安,又衝了上來,上官博兩腳不停地踹出,把他們一個個都踹飛回去。

上官博的腳法不錯,每踹出一腳,就有一個保安飛快地向後飛着,而且一落地就再也起不來了,捂着被踹的地方,痛苦地啕叫着。

電梯門一點一點關上了,站着的保安沒人再敢衝上來了,只是向電梯內扔起了橡膠棒,幾根砸到了上官博頭上,把他砸得一陣發懵,電梯門終於關閉了,上官博伸手按下了24層的按鈕。

電梯開始上升了,上官博退後一步,用腳蹬在牆上,一個前衝,然後腳一伸,蹬住電梯內的扶手,身體馬上騰空起來。

伸手一拳,正打在電梯間裏的監控探頭上,一陣火花爆散開來,這個監控探頭需要提前檢修了。

看着電梯中顯示的數字一個一個往上蹦着,心情也急躁起來,現在的情況已經跟他的逃跑計劃相悖甚遠了。

電梯已經過了第十層了,上官博又隨便按了十層往上的幾個按鈕。 14層到了,電梯門打開了,上官博探頭看了看,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上官博不敢出去,害怕保安們設下了埋伏。

關上電梯門,繼續往上升着,上官博心想:不能再往上走了,越往上,逃跑的可能性越小,到了高層,自己的出路就完全被堵死了。

想到這裏,上官博打開黃軍包,從裏面拿出一幅手套,一幅護膝樣的東西,穿戴完畢,一下將手按到牆上,順着光滑的金屬牆面,攀爬起來。

原來,手套和護膝上都是強力的吸盤,可以輔助使用的人爬上光滑的牆面。

攀爬的過程中,電梯又分別在16樓和18樓各停了一次。

沒用多少時間,上官博已經能夠摸到電梯間的頂了,伸手向中央的一個按鈕摸去,使勁一拍,電梯間的頂部立馬打開一個大洞,那塊金屬頂像下水道井蓋一樣挪開了一道縫。

上官博再向上爬了幾步,用手頂開金屬蓋子,雙手用力抓住大洞的邊緣,雙臂使勁一曲,整個身體懸空起來,腰部挺着一用力,就爬上了電梯間頂部。

站在電梯包廂的上面,上官博重新將金屬蓋子扣好,然後擡頭往上面看去。

電梯的升降倉內安裝有用來維修照明的小燈,光線雖然昏暗,但能夠看清裏面的結構。

從上到下,直直拉着幾大根粗粗的鋼索,旁邊還有較細一點的電纜,升降倉內還有一排豎梯,緊靠在電梯門的左側,但是電梯一直在上下移動着,根本沒有空隙可以藉助豎梯逃走。

這時,電梯停住了,上官博估算了一下,應該是停在了自己所按下的20樓,只聽得電梯間裏一陣腳步聲,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上官博屏住呼吸,趴到了電梯間上面,仔細傾聽着。

“呼叫總檯,呼叫總檯,我們在20樓查看過了,電梯已經空了,電梯已經空了……是……是,我們馬上開始搜查,是……是……”

電梯又開始向上升了,按照上官博按下的按鈕,電梯還要在22樓和23樓各停一次。

上官博打開黃軍包,翻看了一番,趁這段時間,將謝思雨的黑皮裙子拿了出來,摸到那真片狀硬物的位置,雙手一使勁,襯裏就被撒爛了。

一塊散發着金色光輝的磁卡樣物體露了出來,上官博一把扯了下來,拿在手裏看着。

卡上並沒有數字標記,只有幾個立體感很強的大大的英文字母,分別是:C、Z、W、J,在另一面還有一些小圓洞,豎立的圓柱體等東西。

上官博粗略看了一眼,馬上收了起來,還想再查看其它謝思雨的遺物時,電梯到達了24樓。

上官博仔細查看一下,並沒有發現出口,上官博一下抓住豎梯,整個身體貼在了牆面上。

不一會兒工夫,電梯開始下降了,等到電梯降到大約15樓以下了,上官博纔開始往下爬,爬到24樓的電梯門前,上官博一步邁了過去。

一腳勾在豎梯上,一腳橫着站在電梯門凸出的那塊地方,兩手扒住電梯門縫,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想把電梯門拉開。

可這部電梯門的重量太大了,憑藉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拉動分毫。

將身體縮回豎梯上,一隻手從黃軍包的揹帶裏抽出一根細長條狀的金屬片,拿出黑皮裙,包住一端,用手握住,又往上爬了幾步,將金屬片一下子伸進了電梯門上方的縫裏。

用手使勁往右邊一揮,金屬片貼着門縫蕩了過去。

“嗞啪嚓”

一陣電火花射了出來,上官博趕緊用手遮住自己的臉,不讓電火花傷到,電梯門應聲開啓了。

那根金屬片前端已經黑了,上官博來不及將金屬片和黑皮裙子收回包裏,一腳踏進了電梯門。

這時,處在下面的電梯頂蓋再次打開了,幾束強光手電射出的光線照了過來,只過了一秒鐘,一束光線就停在了24層大開的電梯門那裏,因爲,電梯門還沒來得及關閉,樓內的燈光照到了電梯升降倉的對面牆上,所以,從電梯間裏往上看,一眼就能發現異常。

校園公子 剩下的幾束光線也快速地集中過來,這時,電梯門關上了。

電梯間裏傳來了聲音:“他去24樓了,我們堵住他,趕快報警……”

上官博隔着電梯門,隱約聽了幾句,眉頭緊皺了起來,如果警察到了這裏,自己肯定會被發現,到時候,就更跑不了了。

趕快跑向了24樓的天台,他期望在天台上能找到逃跑的路線。

一進天台門,上官博就開始不停地翻滾着,邊翻滾着,邊把四周的情況摸清了,這一層,並沒有人在,看來,那些保安還沒能到達。

跑到天台的邊緣,向下看去,上官博眩暈得趕緊閉起了眼睛。

如此高的樓層,根本沒有可以逃生的地方,就算有幾根排水管道,上官博也沒把握能利用管道下到地面,而且,一旦攀在排水管道上,對於保安的抓捕根本沒有能力還擊了。

上官博包裏倒是有繩子,但是電視臺大樓的周圍沒有相鄰的建築,幾座高一點的大廈都離得特別遠。

一種絕望感佔滿了上官博的腦袋:“難道老天要讓我栽一回?不……絕對不能被抓住,自己被抓事小,但是,謝思雨留下的線索不能被他們得到,一旦出現紕漏,就前功盡棄了!”

上官博想了想,將自己的黑牛仔褲脫下來,搭在比較顯眼的天台一邊的欄杆上,把自己的鞋脫下一支,扔在牛仔褲下面的地上。

跑到相對的另一邊,掏出繩子,連打了七八個死扣,把這些死扣都使勁別到欄杆之間的縫隙中,緊緊拽了幾下,讓這些扣都擠在縫隙中,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這裏還有繩子。

上官博製造了一個假像,讓那些保安們以爲自己從牛仔褲那邊想辦法逃脫了,其實,自己從對面已經順着繩子下到了底下的樓層,只要自己能躲過這一波追擊並且下到樓層裏面找地方藏起來,逃脫就容易多了。

做完這些,將繩子一甩,上官博抓着繩子翻身跳出了天台。

下降的時候儘量躲避着窗戶,以免被樓層中搜查的保安看到。

幸好今天風不大,要不然,上官博就會在繩子上盪來盪去,肯定會被樓層中搜查的保安發現,那可就麻煩了。

下到18層樓的時候,氣喘噓噓的上官博停住了,調整一下氣息,把頭探向一邊的窗戶,房間裏關着燈,應該是沒有人,透過窗戶向房間外的走廊看去,也沒發現保安。

上官博朝着牆面蹬了一腳,讓身子微微蕩着,然後擡起那隻穿着鞋的腳,一下子將玻璃踹爛了,然後將身子又藏在牆後面,聽着裏面的動靜。

等了一會,並沒有聲音傳出,上官博再次伸頭瞧了瞧,確認沒有危險,用手把窗框上的碎玻璃清理一下,先伸出一隻腳,然後整個身體一下子鑽了進去。

進入以後,蹲在地上半天沒有動作,眼睛卻不停地向四周看着。

再次確認沒有人後,上官博爲了防止掛在外牆上的繩子,被風吹起時會被發現,所以,將一直緊抓在手裏的繩子找了個地方拴緊。

把黃軍包往身後背了背,貓着腰,向房間門處走去。

走到門邊蹲了下來,從黃軍包裏抽出一根細長的黑色膠皮電線樣的東西,把一端從門底縫伸了出去,另一端則接上一塊小小的液晶屏幕,轉動一下黑膠皮線,屏幕上傳來了外面走廊上的影像,並沒有看到保安的身影。

輕輕地打開門,彎着腰,小心地走了出去。

看來,這一樓層的人都撤光了,上官博回憶着,很快就想起了這層樓的資料圖裏監控的位置。

貼着牆,小心地繞過監控探頭,又來到了電梯附近的電路集線盒邊,掏出那塊“手掌遊戲機”,換了塊電池,再次接上了監控器的信號傳輸線。

等到“手掌遊戲機”開始工作了,上官博又拿出了那根發黑的金屬絲和黑皮裙子。

還是老辦法,用金屬絲將電梯門開啓以後,上官博一閃身,又躲進了電梯升降倉。 上官博用黑皮裙子纏在懸吊電梯間的鋼索上,兩手緊緊抓住,向下滑了起來。

看來,爲了防止他這個色狼逃跑,保安早已經把電梯給停了下來,現在電梯間停在了12樓。

離電梯間還有一米多遠的時候,上官博停了下來,抱緊了鋼纜,靜靜聽了一會兒,電梯間方向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悄悄滑到電梯間頂部,不敢拍打身上的塵土,怕弄出動靜,躡手躡腳地將黑皮裙子收起,趴在敞開的那個洞邊,伸出半個腦袋,向電梯間內觀察着。

只見電梯間的外面,有兩個保安正提着橡膠棒,面對面的聊着天,談論的對象正是自己。

保安甲遞給保安乙一支菸,爲其點上:“來,抽一根兒吧,平常大樓裏不讓吸菸,現在沒人管了,嘿嘿,你說,這個小子是怎麼混進來的?”

保安乙悠閒在吸了一口,吐出一個大大的菸圈:“我又沒看監控,我怎麼知道?”

甲露出了神往的表情:“唉,真有豔福啊,竟然能混進女更衣室,我來一年多了,還沒進去過呢!”

乙垂下了眼皮,眼睛看向遠處:“別說你了,我來四年了,連6樓都沒去過……”

甲向乙跟前湊了湊:“剛剛那幾個女記者說,那小子在裏面的時候,她們還有人在洗澡呢,而且,他還男扮女妝來着,嘿嘿,說不定……”

乙擡起頭,推了甲一把:“說不定什麼,你是想說他看到了什麼?還是說他跟那些美女們有姦情?”

山溝知萬界 甲點了點頭,一臉的壞笑:“不管哪一樣,都夠爽的啦,嘿嘿……”

乙使勁地搖着頭:“頂多是看了幾眼,通姦……不太可能,現在哪還找不到一個地方親密啊,非得到女更衣室裏去,你不知道,電視臺這幫人,平常打扮得人五人六的,就算是偷情,也得講情調……”

“我覺得那女更衣室就挺有情調的,嘿嘿,一個男人,這麼多美女,眼睛肯定不夠用的吧,嘿嘿,就算不偷情,這樣的衆香芳澤,上哪找啊……”

乙拿起橡膠棍,在空中使勁揮了一下:“哼,可惜,讓他給跑了,要是早點報警,說不定,我們還能進女更衣室去逮他,那可就……呵呵!”

甲吸了口煙,滿臉的敬畏:“逮他? 一代傲嬌皇后 這小子那麼能跑啊,我們這麼多人,愣是沒攆上!上哪去逮啊?”

乙板起了臉,壓低了聲音:“攆上有個屁用,你看到受傷的幾個兄弟沒有,這是個練家子,十幾個人,到最後還有幾個站着啊?”

“眼睛捱了一下子那兩個,只是疼了半天,一點損傷都沒有,”

“被踢的那幾個笨蛋,一個個疼得都爬不起來,可一檢查,根本沒傷到骨頭,也只是被踢叉了氣。”

甲非常同意乙的話:“嗯嗯,還是守在這裏好,讓他們去拼命吧!哎? 鐵拳諸天行 剛剛不是說嘛,樓頂發現他的褲子和一隻鞋,我覺得,那小子差不多已經逃了。”

乙將身子靠在牆上,用腳尖點着地:“嗯,也許吧……希望他早跑了,我們也能歇一會兒,要不,等過會警察到了,咱們有得累了,那幫穿警服的傢伙,可沒那麼勤快,累活都是咱們的,他們只知道事後調查……”

甲也靠在牆上,將抽完的菸頭彈進了垃圾桶裏:“唉,我只盼着別讓咱碰到他就行,就咱倆這工夫,肯定不夠他熱身的……”

兩個保安還在繼續瞎侃着,他們把腦袋想得死幾億腦細胞也不會知道,就在離他們不遠的電梯間裏,那個工夫了得的色狼,正趴在電梯間頂上,偷聽着他們聊天。

因爲保安們已經發現了24樓電梯門被弄開了,而且,這個時間,應該已經發現了上官博在天台留下的牛仔褲和那隻紅色旅遊鞋,按照常理來看,色狼應該是躲在什麼地方,就算是往樓下逃的話,也應該一層一層下。

誰能料到,這個採花大盜,竟然返回了電梯間。

上官博聽了保安的談話,並沒有因爲警察要來而感到緊張,因爲,做爲刑警隊長的他,太清楚警察的辦案作風了,像這樣的色狼事件,沒丟東西,雖然傷了幾個人,但都傷得不嚴重,公安局指揮總部,頂多會調當地派出所來走一趟,那些普通的民警,對自己根本構不成威脅。

再說了,憑藉自己在公安局當了幾年刑警隊長,地方上的同志們基本都認識,等他們到了,自己找機會偷偷跟他們說在查案,也許,他們就睜一隻眼閉一眼讓自己過去了。

上官博越想越悠閒起來,不管怎麼考慮,自己是一點危險都沒有,嘿嘿,這次行動,雖然逃得狼狽了點,但收穫也不小,得到了謝思雨留下的東西不說,還看到了一大幫美女,其中還有幾個肉肉的內衣美女哦……

黃樑美夢做起來,很容易讓人進入忘我的狀態,一旦進入狀態,所有的感官靈敏度都會下降不少,就連一向警惕性特別高的上官博也一樣,他,已經忘我地不知道自己還處在圍捕中了。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他完全不顧忌就在下面的兩個保安,竟然蹲在電梯間的頂部,將謝思雨的衣物重新拿了出來,開始仔細地翻看起來。

特別是那條黑皮裙子,上官博更是看了一遍又一遍,裙子上飄來的陣陣香風,使得上官博緊繃的神經,在一瞬間就鬆馳下來。

黑皮裙子上沒有什麼發現了,上官博開始檢查那件羽絨服,裏外查看好幾遍,並沒有發現藏有什麼東西,隨即,將羽絨服扔到了一邊。

拿起皮本子,只翻看了幾頁,上官博就確定,這是謝思雨的工作日記,本來就對文字特別煩感的他,對這本日記,一點看下去的心緒都沒有。

放下皮本子,又拿起那張金屬卡,上官博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實在看不出這張金屬卡有什麼作用,長方形的邊框,裏面不規則地排列着一個個小小的圓洞,在沒有圓洞的地方,還豎着幾根凸起的圓柱體。

將卡橫在眼前,上官博發現,圓柱體和圓洞的排列,就像是把一張紙,畫好格子,其中一些剪成圓洞,而另一些粘上圓柱子一樣,雖然排列不規則,但圓柱體和圓洞橫豎都在一條直線上,實在想不通爲什麼設計成這樣,有什麼作用。

把金屬卡翻過來,研究着那四個字母,上官博更加的沒有一點頭緒了。

將金屬卡放在嘴裏咬一下了,硌得牙生疼,拿出來一看,卡上一點痕跡都沒有,只有一點點口水,上官博用手捂着後槽牙的地方,心想:

這是什麼材料?說金不金,說銀不銀的?幹什麼用的啊?房卡、銀行磁卡、俱樂部貴賓卡、購物卡……都不像。

謝思雨是從哪搞得這麼古怪的東西,她該不會是外星人吧?

上官博一下子想到了看過的科幻電影《黑衣人》,這難道是開啓外星飛船的鑰匙?要麼是激光武器的能量源泉?

就在上官博還在異想天開地極力發揮着自己豐富的想像力時,手機震動了起來,上官博爲了防止在行動中手機響起而專門設成了震動。

但是,下面的兩個保安已經停止了聊天,附近又沒有能夠發出聲響的東西,所以,上官博手機震動的聲音在這時就顯得格外明顯。

保安甲:“哎哎哎?你聽到了嗎?什麼動靜?”

保安乙:“我聽着像是從電梯間裏發出來的,是不是電梯故障了?”

保安甲一下子將眼睛睜到了最大,露出了一排暗黃色的牙齒:“該不會鬧鬼了吧?你聽那聲音,是不是鬼在笑啊?”

保安乙將耳朵小心地探進了電梯間:“我聽着不像……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啊?以前在哪聽過?”

保安乙從腰間抽出手電,壯着膽子走進電梯間,往烏黑的頂洞裏照了起來。

上官博還在腦海裏演繹着外星人的世界,一道強光從面前照射向了升降倉上方。

他被晃了一下,直到這時,上官博才聽到自己手機因爲震動所發出的嗡嗡聲,趕緊挪動身體往後面的牆上靠了靠,生怕被手電強光照到。 上官博的幻想被打破了,身體各項機能還處於鬆馳的狀態,被強光柱一嚇,身體靠向牆面的時候,腳卻打滑了,一不小心,將那張金屬卡通過電梯間頂部的洞踢了進去。

上官博心裏一急,趕緊伸手去抓,可是卻慢了一步,金屬卡在空中翻轉着跌落下去。

兩個保安正繃緊了神經,站在頂部的黑洞下面,用手電照射着那個可能有鬼的地方,專注的眼睛都盯得有點發花了,當金屬卡掉下來時,兩人的眼睛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pia”

金屬卡正落在保安乙的臉上,一下子遮住了他的右眼。

“啊……”尖叫聲隨之響起。

保安甲本來就害怕那些靈異的事情,看到金屬卡落下來,就已經將腦子裏那根弦拉到了最緊,再聽到保安乙這麼一叫,也跟着尖叫了起來。

從金屬卡落下,到兩人尖叫,只是一瞬間的事兒。

上官博在這一瞬間裏,只是急切地想伸手將金屬卡抓回來,一下子抓空了,可手卻伸不回來了,連半個身子都探了過去。

就在保安尖叫的同時,上官博的半截身子加上一隻伸向前的髒兮兮的手,一下子填滿了電梯間頂部的整個黑洞。

保安乙正伸手往下摘金屬卡,眼睛暫時閉了起來,而保安甲卻目睹瞭如此詭異的場景:

一個半截身子的鬼,使勁往下探着身子,還伸手想抓自己,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猙獰,眼睛帶着血紅的輻射狀細絲,馬上就要掉出來了,鼻孔粗粗大大的,自己彷彿都能感覺到噴出來的陰氣,嘴大大的咧着,兩排慘白的牙齒滴着口水,正衝着自己的臉撲了過來……

“啊!”

一聲急促的驚叫聲,嚇得上官博都打了一個寒戰。

保安甲兩隻眼睛往上一翻,一下子癱軟在地上,渾身抽搐起來,嘴裏“咕嚕”幾聲,一股股白沫順着嘴角翻涌到了地面上。

膽子略大一點的保安乙也沒好到哪去,剛把金屬卡從自己的眼睛上拿開,上官博的手已經到了,保安乙纔看清晰的視線中一下子出現一隻黑白相間髒兮兮的手,嚇得他單膝跪到了地上。

шшш● тт kán● c o

上官博的大半截身子都已經衝出了電梯間頂部的黑洞,身體的重心完全地不受控制了,臉跟保安乙的臉一下子貼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