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一道青色光芒憑空出現,直照的整間教室亮堂堂的。

看着突然出現的一團閃耀青色光芒的物體,在教室中不斷移動,就像黑夜中跳動的精靈。衆人都是一驚。

疑惑的看着它飛到吳浩炎身旁。下一刻,吳浩炎伸出手拿住了它。頃刻間,光芒減弱,定睛一看,衆人才發現是一把刃。 看着顯現出原本樣子的青色光團。畢曉楓原本的一點疑惑,也就消失了,因爲他知道,這肯定就是那晚吳浩炎和自己說過的,從他父親那裏繼承的武器。不過,這裏看去,還真是酷啊。

緩緩拿起刃,吳浩炎手往邊上一伸,斜拿着刀在邊上。冷冷的看着還呆在原地的黑成“既然你說,有實力就有資格殺人,那我就按你的話做。”


快速的擡起手,吳浩炎猛的一刀揮去,口中道:“炫靈斬”

下一刻,在三道青色刀氣,呼嘯着向還**的黑成擊去。

當夜靈刃出現時,黑成就感覺到了那力量的強大,至少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是強大的僅僅剛出現時,由於力量波動產生的壓力,都已經快讓自己透不過氣來。

突地反應過來,黑成立馬散出黑霧,化成一道屏,擋在了自己面前。

請妻再婚 啊!”

一聲慘叫傳過,明顯黑霧並沒有起到任何防禦作用,刀氣輕而易舉的穿過了黑霧,直直的擊在了黑成身上。

猶 如脫了線的風箏,黑成筆直的向後倒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身上明顯有三處,因爲受到刀氣的攻擊,而深深的凹陷了進去。

冷冷的看着被擊在地的黑成,吳浩炎眼裏滿是不屑,手上的夜靈刃,也不知是因爲長久沒戰鬥,難得一戰興奮了,還不知道是因爲被在場的環境刺激,不斷的發出吟嘯聲,刀刃處的波紋,也不斷的盪漾開來,就像活物一般。

痛苦的趴在地上,黑成知道,如今眼前拿刃的男子自己是很難打贏了,不提他自己的實力,就他手上那把刃,自己就夠嗆。所以現在自己只有試着從後面站起來的小鬼動手,畢竟他手上沒有武器,況且好像實力也弱於那拿刃的小子,認真的做了個決定。

下一刻,黑成大手一揮,一股黑霧朝吳浩炎噴去,整個人卻直直的飛向了畢曉楓。沒有管霧氣的涌來,吳浩炎微笑的看着一切,黑成的這一步他早已猜到,只不過黑成的如意算盤就打錯了,以畢曉楓的力量,對付他絕對綽綽有餘。

生怕黑霧會有什麼害處的幾個死靈,剛想提醒吳浩炎,卻見吳浩炎手上的夜靈刃,忽然光芒一放,就這樣輕易的把黑霧消散了。

看着飛速向自己衝來的黑成,畢曉楓則假裝因驚恐而發呆着盯着黑成,一動不動。

看着一臉驚恐盯着自己的男子,黑成內心非常興奮,飛的更加賣力了,看樣子自己賭對了。

就在黑成快要接近畢曉楓的剎那,原本一臉驚恐的畢曉楓,突然臉上露出了微笑。這使得黑成不由一驚本能的放下力想停下來,卻由於慣性停不下來。

下一刻,黃光一盛,將畢曉楓和黑成全部埋入了其中。

正不知道情況如何,下一刻,一陣慘叫傳出,黑成從黃光中直直的飛出了數米。倒在了地上。

看着黃光漸漸散去,露出了一臉微笑的畢曉楓,所有死靈和路平不由一驚。沒想到,眼前的兩人如此厲害,黑成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看了看此時身上已經千瘡百孔的黑成,吳浩炎緩緩擡起手,準備一刀斬去。

“等等。”

疑惑的看着突然說話的路平,吳浩炎心裏滿是詫異。

慢慢站起身,路平看着吳浩炎道:“他是我放出來的,是我當年自己種下的果,所以最後可不可以讓我來解決。”雖然表情還是那麼的冷淡,但吳浩炎明顯看到了,路平眼裏的一絲請求之情。

點了點頭,吳浩炎緩緩放下手,退到了一邊。夜靈刃也在自己的意念下,收了回去。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感覺到不對勁,黑成立時放出了一大堆黑霧將自己籠罩在了其中。

緩緩站起身,路平雙手飛快的舞動了起來,一個個複雜的印訣迅速的交替着,嘴裏呢喃道:“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 三界內外。惟道獨尊。符有金光。罩護吾身。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羣生。 受持一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 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內有霹靂。雷聲隱鳴。通慧交徹。五氣騰騰。 金光速現。覆護真人。急急如律令。”

下一刻,路平全身金光大放,手上一張符紙捏於兩手之間,直向黑成衝去。

在路平衝進去的剎那,金光迅速的融入了黑霧之中。下一刻,兩光交錯,路平直直的像後飛出了數米。緊張的看着這一切,吳浩炎迅速的跑向倒在地上的路平。

“哈哈。白癡,當我會和你正面交鋒嗎?”一陣狂笑,黑成冷冷的看着所有人,眼神極度怨毒。表情因爲憤恨,有些扭曲。“這是你們逼我的。”

下一刻,黑成飛到空中,全身霧氣大放吼道:“嗜魂靈.”

話音剛落,下一刻,黑成周圍出現了,一大堆剛纔吃掉女死靈的靈體。紛紛向所有人衝去。

冷冷的瞥了一眼,黑成,吳浩炎沒有停下向路平走去的腳步,冷冷的道“畢曉楓,交給你了。”

高興的點點頭,畢曉楓臉上滿是興奮,終於可以在出手了,剛纔那一下可一點都不過癮啊!

下一刻,畢曉楓全身金黃色氣流不斷圍繞周身旋轉。整個人在金黃色的光芒下,猶如一個金色戰神。

一臉嚴肅的望着黑成與大堆的死靈,手指微動間,畢曉楓向前一跨步,雙手猛的向前一伸吼道“龍——天羽”

話音落下,下一刻,畢曉楓全身光芒大盛,將整個教室籠罩其中。發射出的黃色光芒,在逐漸包圍全教室時,突地化成了許多鋒利的針片,似鱗似羽。皆像有靈性一般,向黑成和那些黑成所釋放的靈體攻去。

下一刻,在所有金針的攻擊下,慘叫聲不斷在教室裏,起伏着,一個個靈體,全部在金針攻擊下,化爲屢屢輕煙消失了。整間教室,一時變的有點混亂不堪。


隨着,靈體的漸漸減少。猛然間,所有金針一聚,合併一起,直直的穿過了,黑成的身體,無法置信的睜着雙眼,黑成緩緩化成黑霧消散了。

緊張的看着眼前無法置信的一切,幾個死靈彷彿不相信眼前這一幕,好像就是做夢一般。

蹲下身,緩緩伸過手將趴在地上的路平轉過身抱起,吳浩炎手突地觸碰到了一團柔軟的事物,心中一蕩,不由一驚,向路平的臉上看去,卻看見路平臉上一朵朵紅雲升騰,完全忽略了手上身體的柔軟,絕對不是一個男人所應該有的。這是路平?不可能啊?可明明這隻有這幾個人啊,而且她身上穿的是路平的衣服啊。難道是幻覺?


感覺自己身體有被人抱着,緩緩睜開眼,路平不由一驚,看到吳浩炎呆怔的看着自己,臉上夾着複雜的感情。路平突地掙脫了吳浩炎,狠狠的在吳浩炎腰間,掐了一把,低着頭飛速的向教室外跑去。

看着路平消失的背影,吳浩炎反應過來正不知道怎麼回事,下一刻,吳浩炎摸着被路平掐的地方,正低頭髮着呆,卻在路平躺的地方看見了一張符紙,“咦,這是什麼符紙?怎麼如此的奇怪?”吳浩炎悄悄將符紙放到了袋裏,準備讓小風看看。

“喂,路平幹嘛了?”畢曉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吳浩炎的身後了。

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啊。”吳浩炎滿臉的鬱悶,什麼事都不知道就無故被狠掐了下,心中卻滿是疑惑。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剛趁他昏迷,對他做了不軌之事。沒想到你還真有特殊嗜好啊?”

看着一臉自戀的畢曉楓,吳浩炎沒有搭理他,他已經習慣了畢曉楓的特殊理論。對他的解釋,他根本不想聽,也不相信。

緩緩站起身,吳浩炎走到仍然呆愣着看着自己和畢曉楓的幾個死靈面前道:“幾位學哥學姐,對不起,我沒能救那一對學哥學姐。”

只見那幾個死靈搖了搖頭,一位男死靈擔憂的道:“我們知道,你肯定也有你的難處,現在黑成已經死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轉世投胎啊。”

“恩,我現在也沒辦法,不過如果幾位學哥學姐,相信我,那可以先跟着我,我會想辦法讓你們去轉世投胎的。”

聽到,吳浩炎的話,幾死靈互相望了望,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繼續嘀咕了幾句後,幾死靈,立時化作了幾股深顏色輕煙,緩緩飄進了吳浩炎的戒指之中,安心的等待將來的命運。

緩緩轉過身,畢曉楓搭着吳浩炎的肩膀向教室外走去,一臉笑意的離開了舊教學樓。 “咦,奇怪了,兩天都沒見到路平,他到哪裏去了?好像上次自己一個人跑掉後就沒有在見到他過了呢?”畢曉楓一臉的疑惑。

沒有理會畢曉楓,吳浩炎一臉的無奈,這兩天是禮拜六、禮拜天,人家通校生不來學校很正常啊。

拍了拍吳浩炎肩膀,畢曉楓一臉笑意“怎麼,你還在想小風的話啊!”


低着頭,吳浩炎的思緒非常的凌亂,是啊。昨天將那張符紙拿給小風,小風卻也不清楚符紙的來歷,只告訴自己,這符紙好像有着可以讓人產生幻覺,就像張開結界一樣,把使用符紙的人包裹起來,使得外面的人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圖像。不過,它卻只對一些普通人和低級別靈體有效。

而當自己問及,爲什麼自己冥眼打開,看路平是模糊時,小風拋了一個大大的衛生球,很不給面子的說‘那是因爲你太弱了,冥眼的力量還沒真正發揮。如果是以前的你,這種符紙在多一千道,也在你的冥眼下,顯於無形。’

全球退化 ,真的好無奈啊!吳浩炎內心不斷的感慨道。看樣子自己的力量真的太弱了。

“怎麼了,你是不是昨天被小風打擊到了?”畢曉楓看吳浩炎低着個頭不說話,滿臉詫異。

擡着頭一臉激動的看着畢曉楓,吳浩炎眼裏閃出了淚花。

“咋了?我臉上有東西,還是怎麼了?”畢曉楓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並沒有什麼異樣,沒腫沒發熱,那吳浩炎這麼激動的看着我幹嘛。

下一刻,吳浩炎道:“哥們,你終於說對了一句話,天啊,這簡直就是世界第八大奇蹟啊。”

“靠~!”

正想發飆,下一刻。李東氣喘吁吁的從不遠處跑了過來。

看着跑到自己身邊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的李東,吳浩炎好奇的問:“胖子,你幹嘛啊,這麼興奮?”

“我告訴你們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看着李東神祕的表情,畢曉楓好奇道:“啥?說!”

“嗯哼,你們聽着。壞消息就是,路平轉學了。”

“什麼?路平轉學了?真的假的?”無法置信的看着李東,顯然,兩人都無法相信,前天還與自己奮戰的路平,現在突然轉學了。

“當然,這是絕對可靠的消息,他東西都已經拿走了。”李東非常確信的道。

“什麼?他來過了?”吳浩炎和畢曉楓齊聲問道。

搖了搖頭,李東沉默了。

看着半天不說話的李東,吳浩炎和畢曉楓急了,捏着手,陰笑道:“你說不說?”

‘驚恐’的看着兩人,李東傻笑道:“嘿嘿,我說,我說還不行啊,你們可別打我啊,像我這麼可愛的男孩,被你們打傷了,班裏的那些妹妹,會心疼的。”

鬱悶的看着李東,兩人一臉黑線。

“是路平家人來幫他拿的,他自己沒來。好像已經轉在另一個學校了。”

“你知不知道路平爲什麼轉校?”吳浩炎滿臉疑惑。有些事,現在更加弄不清了。

伸了伸手,李東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沒人說,消息也打探不到。”

摸着下巴,吳浩炎滿是好奇,這路平到底在做什麼?

“好消息呢,就是我們班轉來個新同學。”

“新同學?”畢曉楓好奇的看着李東。

點了點頭,李東**的笑了笑“是啊,新同學,而且是個很漂亮的美女哦,我剛看見了,她在那裏辦手續,哇,那簡直就是美女啊!那個皮膚,那個身材,那臉蛋。”

“真的嗎?哇,那我就期待啦。”畢曉楓笑道。

沒有理,滿臉***表情的兩人,吳浩炎依舊在苦思路平轉學的原因。

一個晚自習過去,吳浩炎腦子仍舊在不斷想着,可是還是想不出什麼。而反觀畢曉楓,則是一臉的興奮與期待,似乎因爲李東口中的美女,而把路平爲何轉學的原因早已拋的遠遠的了。

一個禮拜又這樣過去了。

大清早,吳浩炎和畢曉楓來到班裏,吳浩炎一臉的鬱悶,而畢曉楓則一臉的興奮。

一臉興奮的坐在後面,畢曉楓臉上滿是期待之色。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班主任突然走了進來。做了個手勢,示意大家靜下來。

感覺到四周的安靜,吳浩炎也不由和全班同學一樣,向班主任看去。

微笑着看了看所有人,班主任道:“昨天我們班轉走了一個同學,今天我們班又轉來了一個新同學,讓我們歡迎我們的新同學。”

下一刻,一個女孩輕輕地從門口走到了講臺邊,站到了蔣健勇身邊。看着走進來的女孩,所有人不由一呆,清秀的臉龐,長長的睫毛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宛若雕飾過身材,無處不體現出魔鬼二字的直白。在紫色與黑色相間格子短裙的包裹下,鼓鼓的屁屁衝着身後白牆藐視着,若隱若現,細長的雙腿,猶如一道白光,直直的刺進男生們狼眼。胸前一對物事,與年齡不符的傲視着,在印有**小熊的黃色無袖緊身T恤包裹下,彷彿隨時準備着,呼之欲出。

豬哥般的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李東和畢曉楓一臉狗屎般的無良表情,二人喉結上下聳動,暗自心中大發感慨道“要死了、要死了,這簡直是人間尤物啊!嘿嘿……”


微笑着鞠了個躬,女孩甜甜的笑道:“大家好,我叫鍾萍,希望以後大家能多多照顧,能與大家開心的相處。”

不知道是誰帶頭拍了掌,下一刻,全班掌聲雷動。

做了幾次示意停的手勢,卻見沒有絲毫反應,沉聲道:“大家靜一靜。”

感覺到班主任臉色的不對,全班迅速的靜了下來。

下一刻,蔣健勇轉身道:“鍾萍同學,班裏有幾個空位,你自己先選個位置坐吧!以後在定坐哪裏。”

微笑的點了點頭,鍾萍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離開講臺開始尋找座位。特別是旁邊空的男生則更是一臉期望的看着鍾萍,希望鍾萍能最自己身邊。

只是吳浩炎依舊低下頭若有所思,沒有理會新來同學的找的位置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