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緊張的盯着光團,不敢有一絲的鬆懈,光團漸漸變成透明,三人手中出現一根木棍,都不用去比較,一眼就可以看出紫薷宸的比任何人的都短。何厚澤擦了擦眼睛,這可和預期的不一樣啊!不過他也沒有深究可能是自己記錯了。

“桀桀!第一次中獎的是我們傳說中的紫大將軍的女兒,你說做點什麼好呢?”

何厚澤陰森森的看着紫薷宸,紫薷宸感覺就像被一條毒蛇盯着,後背出了一身冷汗。

“哈哈,那個女娃,你說你是張家的人吧!就你了,一路上就你話最多,你去把那個張家的女娃嘴巴撕爛。”

聽到何厚澤要讓自己撕爛張旭的嘴,紫薷宸只能默默的說一句對不起,“張旭,對不起,我不能讓小狸受傷,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太痛苦的。”

說着一道靈力划向張旭,靈力過後,張旭的嘴角血肉模糊。張旭詫異的看向紫薷宸,眼神中有些不可思議,

紫薷宸歉意的對她笑了笑,“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沒有辦法,小狸對我來說很重要,我見不得她受傷。”

張旭無可奈何的點點頭,本想出聲說話,卻發現沒動一下,臉都疼的要死,只能朝紫薷宸遞過去一個沒事,我都懂的眼神。

雖說沒怎麼看清紫薷宸是如何動的手,但是看到張旭血肉模糊的嘴角,何厚澤還是很滿意的。他讚許的看了看紫薷宸,這傢伙還是個可造之材,遇事處變不驚,下起手來卻絲毫不拖泥帶水,狠辣之處就連辛普拉都比不上。要不是處在對立面,他都動了愛才之心,想將紫薷宸收入門下。

“不錯,不錯!我們繼續,那個張家的女娃,你不要記恨她,很快我就會給你報仇的機會。還有你個賈丫頭,不要以爲沒你事,就在那裏幸災樂禍,我可是會重點照顧你的。”

何厚澤嘴角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容,他是鐵定了心不叫她們好過,未知的恐懼是最可怕的,誰也不知道誰是下一個行刑者,誰又會是被施暴者。他就是要用這種方式折磨她們,讓她們在恐懼中自相殘殺。

遊戲繼續,紫薷宸三個人都很配合的拿起光團,這一次依舊是紫薷宸。何厚澤心底納悶怎麼又是這個小崽子!這個自己的想法完全不同啊,難道是她作弊?可是自己明明確定過沒問題啊!出於對自己的信任,何厚澤還是選擇相信紫薷宸可能運氣比別人好一些。

何厚澤尖銳的笑聲在山谷中迴盪,“桀桀桀!賈丫頭,我就說會讓你們雨露均沾的嘛,這麼快就輪到你了!”

“給我打,使勁打!不要用靈力,就用蠻力,給我把她的腿打斷!她不是愛到處亂跑嗎!腿給她打斷了我看她還怎麼跑!”何厚澤盯着賈文的腿,眼中露出些許惱怒,惡狠狠的說道。

賈文面色蒼白,現在人爲刀俎,我爲魚肉,今日必然是無路可逃,所以在深吸一口氣後,她的神色,反而是漸漸的平靜下來,眼中浮現出一抹決然,“真是個記仇的老傢伙,不就我母親打斷過你的腿嗎!我告訴你,今天你不要讓我活着,不然我所受苦我一定十倍百倍償還與你!”

何厚澤得意忘形,眼底的殘忍一點點放大,“我就讓你再嘚瑟一會,等下你一定會和我求饒的!那個姓紫的,你還愣着幹嘛!趕緊給我打!”

紫薷宸並沒有做任何反抗,只是乖乖的用靈力幻化出一根棍子,向賈文敲去。棍子落在賈文腿上,“砰”地一聲,賈文還來不及喊疼,何厚澤就一臉不耐煩的說道,“你糊弄誰呢,那棍子打在那丫頭片子腿上,她一聲都不叫,明顯是你下手輕了!給我重重的打,我要聽到她痛苦的**!”

賈文無辜的看着紫薷宸,本想張口說話,卻被紫薷宸捷足先登,“賈文妹妹,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疼的話你就喊出來,喊出來會好很多的,你不要忍着。”

賈文眼睛裏噙着淚水,委屈的說道,“好姐姐,你這一棍子下去疼的我都來不及叫,好姐姐,你打慢一點,我也要有個反應時間啊。”

紫薷宸心領神會,“哎,對不住了,你就忍着點吧!”

接着紫薷宸一棍接着一棍,賈文疼的哇哇亂叫,何厚澤剛開始還聽的津津有味,久了也煩躁了不少。運氣一道靈力揮向賈文,“啪”的一聲脆響,賈文的左臉瞬間鼓起了五道指印。“叫!叫!叫!叫的老子心煩,你再叫一聲,老子直接廢了你另一條腿。” 一百四十三章死亡遊戲(下)

本來哇哇大叫的賈文聽到這句立刻止住了喊聲,變成小聲悶哼。

何厚澤滿意的看了看賈文,這丫頭聽話的時候還是不錯的,他伸了個懶腰,揉了揉太陽穴,看着賈文的腿已經露出參差不齊的骨碴,擺了擺手,“行了,行了,不用打了!我們繼續吧,紫家丫頭,我不相信你這次還這麼好運!”

紫薷宸收起木棍,扶起賈文,讓她靠在自己身上,安安靜靜的等待着。不過這一次結果還是一樣,最短的還是紫薷宸,這就讓何厚澤鬱悶了。

“不算,不算,我們重來!”何厚澤認爲一定是哪裏出了問題。

重新做好木棍,仔細的用靈力包裹起來,再三確認別人看不到後,纔將光團送入結界。紫薷宸面色平靜,隨意拿起靠近自己的一個光團,打開,依舊是最短的。

何厚澤看着這個結果,面色微變,不應該是這樣啊?可是明明自己再三確定沒問題,一到結界裏就是這樣?難道真的是紫薷宸運氣好到爆?何厚澤搖搖頭,雖說這個結果他不是很滿意,但是也沒有可能再說重來。

何厚澤也沒有了折磨她們的快感,隨意讓紫薷宸打折了賈文的胳膊就進行下一輪抽籤了。


紫薷宸依舊面無表情的選擇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光團,這一次卻被何厚澤攔住了,“等一下,紫家丫頭,你最後一個選!我就不信還是你!”

紫薷宸攤攤手,表示無所謂,自覺的退到一旁,等着張旭和賈文都選擇完了,纔拿起最後一個光團。

何厚澤目不轉睛的盯着紫薷宸,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他一定要看看紫薷宸到底有沒有在他面前耍手段。

光團同時打開,依舊是紫薷宸最短,何厚澤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對於這樣的結果,他完全不能接受!但是他一直盯着紫薷宸,完全沒問題,他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看錯了,可是那根自己做了特殊記號的木棍安安靜靜的躺在紫薷宸手中,就和紫薷宸的表情一樣,波瀾不驚。

何厚澤再淡定也是坐不住了,如果這時候他還認爲是紫薷宸運氣好,那他就真的是老糊塗了。他氣急敗壞的大叫,“好小子,竟敢在我面前耍花招,看來我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這是我們羅剎門的獨門絕技,啖骨噬肉!”

說着運起周身靈力,一團團黑色的煙霧憑空升起,然後匯聚成一隻黑色的蜘蛛向紫薷宸侵襲而去。蜘蛛所掠過之處,草木失去了蹤影,彷彿不曾存在過。待到跟前,紫薷宸這才發現這隻蜘蛛竟是由無數只小蜘蛛凝聚而成,怪不得所及之處寸草不留。

賈文眼中流露出一絲恐懼,“這可是羅剎門中最爲陰毒的招式,千萬只蜘蛛啃噬你的身體,你還保留有意識,想想都覺得很恐怖。一般只有對付最爲難纏,嫉妒怨恨的人才會用這種招式,看來何厚澤是被紫薷宸給逼急了。”

說完,賈文拉着張旭就像後跑去,邊跑還從懷裏拿出一張符紙,運起靈力想激活它。可是因爲緊張,賈文的手一直顫顫巍巍的,怎麼也激活不了。看的張旭一把搶過靈符,用自己所剩無幾的靈力激活了符紙。符紙激活的瞬間,賈文和張旭身前靈光四射,一道五彩斑斕的光幕將二人緊緊圍住。何厚澤的小蜘蛛在碰到這道光幕時,光幕流光一閃,蜘蛛便失去了生機。

何厚澤看着身手敏捷的賈文,眼中的憤怒更加嚴重了,原來他一直就被騙了!再看紫薷宸,還是一幅波瀾不驚的模樣,站在那裏,任憑因爲靈力席捲,就連眼角都沒有露出一絲驚慌的神情來。

何厚澤還在思考這丫頭爲何能這般處變不驚,後心就傳來一陣被灼燒一般的疼痛,回過頭去就見小狸一改之前溫順乖巧的模樣,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嘴角還殘留着一絲火焰的味道。

“原來是你這隻畜生,還會偷襲,看我怎麼收拾你!”

言語間左手已經凝聚起靈力,手掌翻騰間,一隻半人高的銀狼出現在衆人面前,銀狼周身閃爍着星辰之光,踱着步子,圍着小狸轉圈,兩隻眼睛裏發出狠厲的兇光,不停的搖着尾巴,等待何厚澤發號施令。

坐在光幕裏的賈文看到何厚澤幻化出的銀狼,面色凝重,又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給張旭解釋,“我的乖乖,這何厚澤爲了對付紫薷宸可真是下了血本。這大黑狼叫奎木狼,是何厚澤拼了命從一處古墓裏帶出來的孤本。聽說叫“蒼狼變”,修煉者將靈力幻化做狼,最初級的就是普通的灰狼,能號令方圓百里之內的狼羣爲自己作戰。然後是黑狼,據說能號令萬頭狼王,接着是白狼,這就能號令萬獸了,只要是靈獸都能爲他而戰。而這銀狼可就厲害了,他能號令周天星辰,爲所欲爲,以星辰之力加持自身,攻無不克。”

聽了賈文的解釋,張旭不禁擔心起紫薷宸來,這麼厲害,紫薷宸一個人對付得了嗎?“我們兩個難道就這樣袖手旁觀?這何厚澤這麼多花樣,我們就不去幫幫紫薷宸?”

賈文搖了搖頭,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好,“你看我兩的修爲,去幫倒忙還差不多,還不如踏踏實實的坐在這裏,紫薷宸贏了固然是好。她要是輸了,我們也跑不了。所以你就安心坐在這裏看她們打吧。”

不得不承認賈文說的是事實,她們兩個真沒多大用處,不過就讓她們在這裏看着,她又覺得不太合適。當她看到依在一旁神色萎靡的辛普拉時,眼珠一轉,拉着賈文說起了悄悄話。


“奎木狼大人,這隻狐狸就是我奉獻給您的食物,您盡情的享用吧!”

奎木狼早就按耐不住了,小狸身上有一股能量,讓他十分渴求,如果能吸收了小狸身上的能量,他的修爲一定能精進不少。

奎木狼仰起脖子,朝着西方仰天長嘯,嘯聲過後,七道星芒從天際射下,砸在小狸身上。小狸躲閃不及,每一道星芒落在小狸身上,就是一個碗口大的灼燒過的痕跡,然後一種烈火灼燒的感覺如跗骨之蛆纏繞着全身,那種深入骨髓的痛,讓小狸感覺自己的骨頭隨時都會化爲齏粉。

小狸看着奎木狼,心中的恨意就像烈火熊熊燃燒着,她的父母就是死於白狼爪下,對於狼她有一種本能的仇恨。她顧不得身體上的疼痛,變成和奎木狼一樣大小,朝着奎木狼憤怒的吼着。

小狸後腿微屈,前腿向前伸出,擺出一副向下俯衝的架勢,兩隻眼睛裏發出幽幽的兇光,隨時準備着向奎木狼發動進攻。

何厚澤看着突然變樣的小狸,眼神中有些不可思議,在他眼裏普普通通的一隻靈獸,甚至都入不得他的眼,怎麼能承受了七道星辰之力後,還能和奎木狼分庭抗禮。

“這狐狸究竟是個什麼品種,怪不得那紫家丫頭無論如何都不讓我傷害它呢!可惜了,要不是把她做了祭品貢獻給奎木狼,把這狐狸帶回去養着,有朝一日也是一大助力。”

他喃喃自語着,這纔想起紫薷宸,不知道噬骨蛛有沒有解決了紫薷宸,他轉身向後看去,卻見賈文和張旭悠哉哉的坐在一到保護罩中,紫薷宸早已不見了蹤影。


“難道噬骨蛛將那丫頭啃的連渣都不剩了?”

其實他召喚出奎木狼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這麼短的功夫,不可能一點渣都不剩的。還沒等他想明白,一道劍光直奔他面門而來,他連忙擡起手臂阻擋。他心想自己少說也是個築體高手,身體早已像銅牆鐵壁一般,普通的兵器自然是傷不到自己。可是事實總是出乎意料,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金鐵碰撞之聲傳來,反而是“噗”的一聲皮肉裂開的聲音,緊接着就是一股熱流噴涌而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受傷了?他眼中閃過一絲迷茫,多久沒有受過傷了?

“什麼人!”

雖說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他就恢復了應有的冷靜,攻擊他的人身手不凡,就連武器都是上品。

“是我!”紫薷宸手持短劍從陰影處走出,本以爲一擊即中的,卻還是被他發現了。紫薷宸心裏有些許失望,自己還是太弱了!

見到是紫薷宸,何厚澤的嘴臉露出一抹貪婪的微笑,這丫頭可是全身都是寶貝啊,那隻狐狸且不說,就是這把短劍都價值不菲啊。等殺了她,她的寶貝就是自己的了,還有那個賈家的丫頭,肯定也有不少寶貝。先解決了紫薷宸,剩下的兩個人就是待宰的羔羊了。何厚澤此時已經再做發財的美夢了,全然不把紫薷宸當做對手,殊不知就是這份輕敵讓他再也沒有機會看到明天的太陽了。 “我死了?”

緩慢恢復意識的林隕,睜開了明亮清澈的雙眼。

林隕是一名資深優秀的外科醫生,在失去意識之前,他依稀記得自己本來是在給病人做手術的。結果一陣天搖地動的劇烈震動突如其來,天花板整個都塌了下來,他就徹底沒了意識。

這一醒來,林隕只覺得自己渾身痠痛無力,甚至連從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他艱難地用雙臂支撐着,才能勉強地坐起身來。

環顧四周,陽光透過有些陳舊的窗櫺,映射在佈置着文房四寶的破舊木桌之上。那木桌其中的一腳,似乎因爲不平衡,還特地找了個塊石頭墊着。

凹凸不平的地磚,即將耗盡燈油的一盞油燈。甚至就連林隕身上蓋着的被子都是打着一些補丁,整個房間內充斥着一種貧窮的氣息。

“這是什麼地方?”

看着這房間內古韻味十足,卻是破舊不堪的風格,林隕瞪大了雙眼。

他的視線忽然掃到了一面模糊不清的青銅古鏡,鏡子裏映射出一個消瘦清秀,五官端正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十八九歲的樣子。只是臉色看上去着實有些憔悴和蒼白,隔着鏡子都能看出那份虛弱無力。

“這是我嗎?”

看着這張陌生的臉,林隕不禁開始懷疑起人生。

啪嗒。

這時,一聲東西掉落在地的響聲傳來,只見在那門口處竟是站着一名年約十四五歲,身穿破舊麻衣的少女,正驚喜地看着自己。

“姑爺,你終於醒了!”

麻衣少女連忙跑了過來,眼眸含淚地道:“小夢還以爲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姑爺你千萬不要丟下小夢一個人走啊……”

“姑爺?”

林隕直到現在還是一臉的莫名其妙,但是當這名麻衣少女湊近的時候,他纔看清對方的長相。這是個身材瘦弱的小姑娘,那參差不齊有些發黃的長髮,足可以看出她的營養不良。

最讓人心悸的是,這小姑娘的左臉上居然有一塊巴掌大的黑色胎記,看上去頗爲嚇人。

這是一個面相醜陋的小丫頭。

但也不知爲什麼,林隕看着這醜丫頭的臉,心裏卻平白生出一份安心和親切感。

“系統檢測到宿主甦醒,現在進行綁定。”

下一刻,一個近乎機械般的電子聲在林隕腦海中響起,緊接着他便是感受到一股強烈無比的電流竄過全身!剎那間,他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地獄一般,渾身上下每一處地方皆是疼痛難忍。

尤其是他的腦袋,更是差點要裂開一樣。

“啊!”

林隕痛苦地慘叫了出來。

“姑爺,姑爺!你怎麼了?”

侍女小夢頓時被嚇到了,連忙呼喊道。

“融合記憶,系統綁定完成。”

片刻後,林隕身上的疼痛緩緩消失,與此同時,他更是感覺到自己腦子裏多出了一份並不屬於他自己的記憶。當他再次看向侍女小夢的時候,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溫和的微笑:“小夢乖,姑爺沒事的,你先出去吧。”


侍女小夢起初並不放心,但在林隕那堅定的眼神下,還是隻能乖乖地出去,留下林隕一人待在房間裏。

譁。

小夢走後,林隕的目光一直盯着眼前的空氣,在他的視線裏,眼前卻是出現了一道類似3D投影的熒屏,上面顯示着“屬性欄”。

宿主:林隕


稱號:無

精神力:1.3

可煉丹藥:無

積分:100(初始積分)

權限:丹心殿(洗髓丹、青靈丹、鍛骨丹……)

“溫馨提示:丹心殿內可學習各種丹藥的煉製方法,系統將根據丹藥的不同扣除相應積分。”

“這是……系統?!”

林隕瞳孔驟然一縮,傳說中的金手指——系統屬性面板?

沒錯,他穿越了,並且在剛纔還完美地繼承了這具身體原主人的所有記憶。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這具身體的原主人的名字也叫做林隕。

跟他林隕不同的是,這個“林隕”的身份經歷並沒有表面看上去地那麼簡單。這個“林隕”原本是小涼村的一介書生,寒窗苦讀十年卻是連個最簡單的功名考不到,一直鬱郁不得志。可是從一年前的某一天開始,他的命運就徹底改變了,他陰差陽錯地成爲了方圓五百里內勢力最大的門派——玄月宗宗主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