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從他們身邊走過,轉過頭看了看,也沒有什麼興趣了。

易有希一下去,就開始找吳准和張柏優的影子。

還好張柏麗比她倆高一點,很快就看到了他們。

「在那兒!」張柏麗踮起腳,指了指不遠處的他們。

他們此時正坐在池塘邊上的一把椅子上,而他們的周圍正站著許多女生。

他倆就像是兩個男明星似的,只能任由旁邊的女生對著他們隱隱萌動,而他們自己坐在中間異常不適。

看著旁邊女生激動的樣子,她們想上前跟吳准他們搭話,但是礙於張柏優性子急,又加上平日里吳准都冷著一張臉,不愛說話,她們也不敢上前。

張柏麗一看,有人覬覦她以前喜歡的男人,二話不說就連忙走了過去,一屁股坐在了倆人的中間,順便還給了周圍的女生一記眼殺。

站在旁邊觀望的女生們都有些望而卻步了,她們紛紛用一種疑惑的眼神在三人身上來回掃。

還說喜歡人家,怕是連張柏麗和張柏優是兄妹這事都不知道吧,還有這偌大的度假山莊是吳准家的,也不知道吧。

可能他們都認識吳志偉,但不知道吳準是吳志偉的兒子。

隨後又不知從哪兒又走出了幾個女生,為首走著的是王小蘭。

她趾高氣揚的走在前面,穿著她最喜歡的藍色絲絨套裙,如果不看她平日的作風和她的性格方面,她其實也算得上正兒八經的小美女了。

她本來是沒有準備過去的,但是她身邊一個小姐妹,說是看上了吳准,想要過去要個電話號碼。

她也沒想到會在這兒看到張柏麗。

王小蘭走到一半,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繼續向前走。

最後停在吳準的面前。

她雙手環胸,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看著他們,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要來打架呢。

隨後只見她露出一點得意的笑容,轉過頭對身後的那個女生看了眼。

「小哥哥,能給下你的電話嗎?」

她極力將自己的嗓子壓的低了些,但是誰不知道她經常都是大嗓門說話。

張柏麗坐在那兒,瞬間惱了,她騰的站起身來:「你沒錢買嗎?要別人電話?」

王小蘭本來就不想當著那麼多人跟她吵,就怕她站起來,沒想到她直接站起來了,沒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她看了看周圍站著的女生,似乎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著她們,一開始她並沒有真的跟她吵。

「怎麼了啊?劉雪喜歡吳准,我幫她搭個線不行啊?」

王小蘭瞪了張柏麗一眼,身後的劉雪有點不好意思的對著吳准笑了笑。

而一旁的張柏優只是坐在那兒看好戲,自己的妹妹自己知道,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勸不住。

索性由她去了。

吳准坐在那兒,面無表情的表情看著她們爭鋒相對的樣子,其實他自己也不想給啊。

他垂下眸子,轉過頭看了一眼站的遠遠的易有希,她正跟辛歡站在一邊看戲呢,看著她略帶笑意的眼睛。

不過說實話,他覺得那笑容怎麼看起來有點怪怪的。

「行個屁啊?你以為你誰啊?你要就給嗎?」

「你在這兒跳個什麼腳啊,又不是找你要,怎麼?是你被拒絕了,所以你心裡不平衡,怕劉雪比你更深得吳準的心吧。」

「我看你在放屁!有本事,單挑啊?」

王小蘭一聽她說要單挑,瞬間有點怯場了,她不是沒跟張柏麗單挑過,但是她每次都輸。

也不知道張柏麗哪兒來的那麼大的力氣,她愣了一下,明顯對於她說的單挑並沒有很想。

但是劉雪突然湊到她的耳邊說了點什麼,王小蘭那有些顧忌的模樣就變了。

她先是掃了一眼張柏優,看他一副沒想管的樣子,自然也就放心了。

畢竟第一次他們單挑,張柏優聞聲跑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張柏麗打趴下了。

「好啊,單就單,不過不是在這兒,我們回去那天,我們約個地方。」

張柏麗瞬間笑了,打她還要挑日子?

「隨便你,反正你也會被我打的屁滾尿流。」

「你!」王小蘭瞪著她,看著張柏麗那個意氣風發的樣子,她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索性也不再去跟她吵了。

直接將目光看向一邊的冰山俊男吳準的身上。

「小哥哥,你就給一下吧。」

劉雪示意,連忙上前,纖細的手指在他的衣服上來回摩擦,語氣溫柔。

劉雪就跟她的名字一樣,長的很白,也很漂亮,也很瘦,五官清晰,在學校里也挺多人喜歡她的。

不過上星期還跟學校里的誰在一起來著。

「吳准,你可看好了,這女的可不是什麼好貨色啊。」

張柏麗坐下來,湊到吳準的耳邊說著,聲音不大不小,全都落到周圍人的耳里。

吳准自然不知道這些,畢竟也不關心,他也不想給。

但是如果他給了……想到這裡,他轉過頭看了一眼還遠遠站著的易有希,原本冷漠的眼神多了點玩味。

隨後他抬起頭,眼神堅定的看著她們。

然後他的手伸向自己放手機的口袋,慢慢的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

看到這一畫面,周圍的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畢竟這已經到了高潮部分。

就在所有人以為這事會在吳准給了電話號碼之後了結的時候,我們的女主角上場了。

吳准看著自己手上的那隻熟悉的手,暗自的彎了彎嘴角。

張柏麗似乎也有了靠山似的,站起身來,跟易有希和辛歡站在了一起。

「沒有我的允許,誰要你的電話?」

易有希一把奪過他的手機,拿在自己的手裡,轉眼白了坐在那裡的吳准一眼。

她現在真的氣的心肝顫。

她站在一邊,就是覺得吳準是不會給她們電話號碼的,她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跳出來。

此時被白了一眼的中心人物,似乎並沒有因為那一眼有什麼不好的情緒,反而還有點暗喜。

王小蘭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跟國民偶像林力合拍的那個女生,在場好多人都認出來了。

但是很奇怪,她們今天看微博熱搜上沒有一點動靜。

「你誰啊?一個十八線藝人也要管我們的事?」

其他人有些嘩然,雖說她現在不出名,但是吳流國際承認的藝人,怕是以後不想火都難,只要攀上吳流國際,就沒有十八線藝人這一說吧。

說完,王小蘭也有些後悔了。

「你以為我跟你說著玩呢?你管我是誰,反正這事我管定了!我很不爽!」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當老大當久了之後,她的一舉一動在別人看來都有一種衝勁兒,說實話,這讓王小蘭一行人還真的有點怯場。

張柏優張柏麗平時就很高調,吳准很低調,但看著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看他細皮嫩肉的,後面來的這個易有希,那個氣勢也讓人有點不敢上前。

可能就只有一旁不說話的辛歡看起來比較好說話吧。

「不給就不給吧,一個男人而已,真是不知好歹,校花要電話,都不知道給,以後有你後悔的。」

說著,王小蘭帶著身後的人直接離開了。

個個都趾高氣揚的。

「校花?我看是個笑話吧,誰給她的帽子啊,也敢戴!」張柏麗朝著她們的背影罵了幾句。

現在周圍的人吃完瓜也開始散開去。

以前一直以為張柏麗是他的女朋友,看來他的女朋友另有其人啊。

他們也沒想到,吳准就穿了一次正裝,別人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喏,校園紅人,您的手機。」

易有希將他的手機遞給他,不忘還說點酸酸的話。 第二百三十六章今天晚上,我去找你

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在乎一個人,這麼想要跟他比肩而立,這麼想要和他他談天說地,想要長時間呆在他的身邊,想要得到他的關注。

一直到悶在被子裏喘不上氣后,她才做起了身子,下意識的朝劉浩哲做過的位子掃去,眼神中還帶着些許的躲閃,看到這一幕的雋酥重重的嘆著氣「他已經出去了!」

「什麼?」

劉小藝一轉身,掃向了四周,整個場地里,除了雋酥再無一人。

劉浩哲一擦完口紅,就出去了。

「小藝,你晚上來一趟我房間!」

雋酥覺得非常有必要和劉小藝談一下了,儘管男女主角再現實中的事她無權干預,但她還是有義務疏通男女主的感情糾葛的,至少……也要讓她分清楚什麼是演戲,什麼是現實。

她害怕如果繼續下去,劉小藝入戲過深的話,會對她的未來產生影響。

這是一個不錯的苗子,雋酥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毀了她……女演員的心思永遠都比男演員細緻。

「好的,雋導!」

劉小藝用雙手捂著自己那張『發燒』的臉,她不太好意思看雋酥,雋酥且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什麼的,這種事我見太多了!」

「真的會沒事嗎?」

劉小藝猛地抬起了頭,雋酥微微一笑「是啊,你這都不算什麼的!」

「我以前還見過女演員主動去男演員房間的呢,當然……也有男演員去女演員房間的,呵呵,還都拿對台詞來當幌子!」

「……」

雋酥的話就像是給劉小藝打開了個新世界的大門似的。

她本以為自己這樣都夠過火的了,沒想到……

難道說……沒拍一場戲,男女主角都會發生些什麼嗎?可上一不《天龍八部》裏,她怎麼什麼感覺都沒有?

一時間,劉小藝有點迷惘。

……

和劉小藝一樣的還有方榮。

看到劉浩哲頂着一臉的紅印子出來,她身為女人又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就在她打算要揶揄下劉浩哲的時候,劉浩哲脫口而出的話,差點沒讓她跌過去。

「我竟然被強吻了?」

「……」

方榮看着劉浩哲那略顯鬱悶的臉,自然不懷疑這件事的真偽了。

「愣著幹什麼,把紙給我啊!」

劉浩哲非常無奈的撇著嘴,方榮這才回過神來,林萱已經拿出紙遞了過去,劉浩哲細細的擦著臉,就連手指也一遍一遍的擦著,劉小藝今天的妝容畫的有點濃。

因為是成親的戲份,所以必須要畫濃妝。

林萱一臉八卦的看着劉浩哲,方榮也雙手抱在胸前,樂不可支的問著「哲哥,什麼情況啊?你不說說?」

劉浩哲擦乾淨臉上后,林萱急忙接過了臟紙巾。

「哈哈……」

方榮笑得開心不已,她饒有興趣的湊到劉浩哲的耳邊「被十八歲的神仙姐姐強吻,刺激不?」

「你去試試不就知道了!」

劉浩哲一句話度的劉方榮沒話說了,過了好一陣后,她才無所謂的說:「可惜啊,人家不喜歡我……人家就喜歡帥哥,還是那種又酷又帥的型男!」

雖然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可她話里還是冒着酸氣,接着她朝劉浩哲試了個眼色「後面,人過來了!」

「嘖,你還別說啊,小姑娘就是漂亮,如果我是個男的肯定拒絕不了!」

突然間,方榮覺得自家男人耐性是真可以。

不過……也是真夠木頭的,小姑娘都做到這一步了,他竟然還能這麼若無其事的和自己說着這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