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兩兩走過幾個打傘的女生,一說:「你們聽說過青蛙王子的故事嗎?就是公主的水晶球掉到井裡面,青蛙剛好在井裡面,公主要他幫忙撿球,他說撿球可以,但是要公主嫁給他。」

二說:「對啊,真是好笑,最後公主喜歡上青蛙的原因居然是青蛙變成王子,哎,真是那個啥,青蛙王子要是普通的一隻青蛙那豈不是慘了。」

三說:「咦,這是什麼?」

她拿起地上的東西,像是破布一樣的東西,髒兮兮的,有點像是皮革,也有點像是布料。

一說:「好噁心啊,好臟啊,快扔掉它!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三立刻嫌棄的扔掉那髒東西,幾人誇張的用紙巾擦手,然後大踏步踩在那髒東西上離開。

三踩上去的時候,腳一抖,道:「我,我怎麼感覺那髒東西會動啊?我剛才踩上去的時候它好像動了一下。」

二說:「怎麼可能,肯定是你感覺錯了,我們快走吧。」

三人快速離開。

後方,那髒東西慢慢移到路邊。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雨過天晴,夜色降臨。

經過一場小雨,空氣格外清新,還帶著淡淡的花草香味。

靜謐的夜色彷彿有著烏紗般薄脆質地,飄渺的清香好像深海中搖曳的光,隱約指示著方向。

月色朦朧,煩躁的知了此刻也沒了聲音。

香氣的源頭是一簇花叢,鮮艷如血的紅色玫瑰怒放著,花瓣上還有未乾的雨水,在月光下悄然盛開。

緊促的花叢中似乎有個人影在靜靜安眠,我走過去,接著朦朧的月光一看,不是人,是一張布?!

應該是布?

可是摸上去卻有皮革的質感?!

我拿出來仔細一看,好像是塊皮,不太像狗皮,倒像是牛皮之類的。

也許是人丟棄的,也許是人遺忘在這兒的。

因為下了雨的緣故,它髒兮兮的,應該沒人要了,它似乎是一張整皮,總之很大。

顏直高說:「這牛皮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我點頭表示同意,沒錯,因為這牛皮上面全是妖氣!

林晉楓冷冷道:「讓開,我要收妖。」

我感覺手中的牛皮一抖,似乎做好了逃命的準備……

我乾咳一聲,道:「又沒有人付工資給你,不如不收。」

半晌,我才轉頭,問他們三個:「你們瞅瞅,這是啥怪物?有攻擊性嗎?」

林靜怡盯著我手裡的牛皮看了一會兒,擠出三個字:「……不知道!」

我道:「……我相信。」

我絕對相信林靜怡不知道這是啥玩意兒……

因為林靜怡這貨其實很菜很菜……

林晉楓說出自己的猜測:「這怪物也許是後天形成的,既像妖怪也像精怪。」

妖怪指的是動物成精,精怪指的是沒有生命的東西成精,比如西遊記裡面的鞋子精等等。

顏直高戳戳這塊皮,道:「記得牛郎織女的神話里,也有一張牛皮,那牛生前會開口說話,死後牛郎披著它的皮可以飛天,這塊牛皮不會就是這塊吧?」 實驗室裏,一個滿頭污垢的人影,正在緊張的忙碌着,提取,配置,融合一個個工序完美無缺,彷彿重複了數十萬次一樣。

那是柳塵,正在配置藥劑!

在他的四周,一個個機器人正按照他的吩咐,嚴格的執行着一個個提煉工序,做到完美。

一開始柳塵還自己提取材料物質,但最後直接讓機器人來補助完成,提取成分並不複雜,機器人足以勝任。

這就大大的加快了他配置藥劑的速度,每一個環節都做到完美,快速,有效的配置成功。

就這樣,他廢寢忘食,關在實驗室裏面整整一個月時間,期間,只有機器人去倉庫取來一堆堆原材料加工提取。

這一過程很漫長,一個月的配置藥劑,不停不休,就算是柳塵目前的身體狀況都感覺有些吃不消。

那不僅僅是體力上的消耗,身體素質強大,體力根本沒問題,最關鍵是精神和心力的消耗。

配置藥劑需要集中精神,甚至佩戴全息儀器來補助完成,耗費的心力是極其巨大的。

還好柳塵心靈之力足夠強大,消耗雖然嚴重,但還在承受範圍,足足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

整個實驗室裏面,堆積滿了各種原料廢料,毫無價值,密密麻麻的被機器人清理出去。

可想而知,這一個月來他耗費了多少原材料,提取了多少原料成分,藥劑成分出來。

總之,一個月裏,柳塵配置出來的藥劑數量簡直驚人。

“大人,您已經連續工作了一個月時間,爲了您的身心健康,請您務必及時休息。”

正要繼續,忽然聽見一個機器人禮貌的提醒一句,讓柳塵動作一頓,愣在了那裏。

“一個月了?”柳塵呆了呆,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全身心投入配置藥劑之中,完全忽略了時間,根本不記得自己到底忙碌了多上時間了。

甚至他還以爲只是兩三天而已,可沒想到竟然過去了一個月了,心裏有些感慨萬千,真的廢寢忘食了。

一個月,不吃不喝,也就是他的身體素質足夠強大,否則還真的可能直接累死在了實驗室裏面。

怪不得無數科學家,在做研究的時候,都是廢寢忘食,甚至忘記了時間,那是一種入魔的體現。

柳塵就是這樣,一旦進入了狀態,整個人腦子裏只有藥劑,沒有任何的其他東西,忘記了時間很正常。

而且源源不斷的原材料帶過來,彷彿無窮無盡,根本沒有停止過哪怕一刻,足足持續了一個月時間。

“呼,沒想到一忙就一個月,真的是…”柳塵露出一絲苦笑,放下了手裏的工具。

他看了看四周,正好看見幾個機器人搬運着一些廢料出去處理,而整個實驗室裏面,擺滿了密密麻麻無數試管。

這些試管裏面,裝載着各種成品藥劑,被機器人整齊的整理,分類,一一擺放好。

“我去,這麼多?”柳塵愣了下,終於反應過來,這一個月自己到底鼓搗了多少藥劑出來了。

一眼望去,根本數不清楚多少份藥劑了,讓他頭皮發麻,這個真的是自己配置出來的?

“告訴我,一個月來,我總共配置了多少藥劑?”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柳塵有些不確定,開口問了一旁的機器人。

這個仿真機器人語氣很平靜,說道:“大人,您在這一個月時間內,總共配置出10萬份藥劑,還有121份半成品還未成型。”

這話一出,柳塵都驚呆了,10萬份藥劑?

那是什麼概念,一個月足足配置了十萬份各類藥劑出來,簡直嚇死人不償命了。

“10萬份藥劑啊!”柳塵喃喃自語,深吸一口氣。

他冷靜的打量着實驗室裏,擺放整整齊齊的藥劑,各種藥劑都有,突變藥劑,重組藥劑,觀想藥劑,解封藥劑,覺醒藥劑,甚至古代藥劑都有不少。

這是他一個月來不間斷的工作,創造的驚人成績,一個月配置了整整10萬份藥劑。

若是傳出去,整個聯邦無數藥劑師都要沸騰,震撼,甚至不敢相信這是一個人做的。

要知道,任何藥劑師配置藥劑,無一不是小心翼翼,精益求精,甚至配置一份藥劑都要花費大半天時間才成功。

可是柳塵倒好,簡直就是流水線一樣,彷彿源自於本能的一種操作,將一份份藥劑完美配置出來。

這就是差距,天賦,柳塵,有着驚人的藥劑天賦,更有着深厚龐大的藥劑學知識傳承。

“你們,將這些藥劑,盡數送去給烏凌將軍。”柳塵冷靜的說了句,對二十個機器人下了命令。

“是,大人!”

一羣機器人齊齊行動,將一份份藥劑裝箱,密封,而後帶着一隻只箱子直接帶去給烏凌這位總教官了。

此時,烏凌正帶着基地內的所有官兵,在基地艦港裏面迎接兩位大人物到來,一個是第十集團軍元首閣下,一個是公主殿下。

“歡迎元首,公主!”

“敬禮!”

太空艦港,密密麻麻的無數戰士整齊劃一,紛紛敬禮,望着一艘大型戰艦上面走下來的一羣人。

爲首的,正是一男一女,正並排走下來。

男的,是一位面目威嚴,身材魁偉,氣息強大的中年男子,他就是第十集團軍,最高統帥-元首,狄耿。

至於身邊那位,身穿一套銀色戰甲,美麗動人,英姿颯爽,她就是聯邦大總統,大元首獨女,公主殿下-伏月。

“有勞將軍和諸位將士,大家辛苦了!”

伏月公主面帶笑容,對着在場所有將士微微頷首,敬了一個禮。

她隨着狄耿元首一道走下戰艦,在烏凌的帶領下走入基地的最高接待區的一套貴賓會議室。

“將軍,我們的英雄戰隊呢?”

路上,公主殿下輕聲詢問,讓一旁的烏凌面帶一絲尷尬,引起了元首的注意,忍不住蹙眉。

“怎麼,難道出了意外?”伏月峨眉輕蹙,看着烏凌,讓他壓力巨大。

烏凌立刻迴應,解釋道:“殿下,是這樣的,深淵戰隊的所有成員,因爲一個個超負荷訓練,導致受傷正在基因療養室裏面恢復,所以未能出來迎接。”

“哦?”伏月驚訝道:“竟然超負荷訓練,難道你沒有阻止他們這樣有損自己的訓練嗎?”

她語氣明顯帶着一絲不滿了,深淵戰隊,可是從蜂巢裏面將她成功救出來的英雄隊伍。

現在竟然聽說他們在超負荷訓練,若是損傷了根基,那簡直就是一種打臉的行爲,她還沒來頒獎呢,若是出點意外怎麼交代?

烏凌一臉的冷汗,苦笑道:“殿下,您不知道,深淵小隊一個個倔得很,根本不聽勸,而且一個個瘋狂的訓練,不要命一樣,我無法阻止,只能儘可能幫助他們修復損傷。”

“不過他們這一個月的超負荷訓練,效果特別明顯,實力有着驚人的進步和提升,只是每次都昏迷。”烏凌說這有些尷尬,低着頭。

伏月默默的沉思,一旁的狄耿,這位第十集團軍的元首閣下,可是一位超級裂變強者。

“烏凌,去將深淵戰隊叫來,我們這次前來時間不是很充裕,等會召集整個基地戰士,進行嘉獎典禮。”

狄耿聲音洪亮,透着一股鏗鏘殺伐之音,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烏凌都感覺道無盡的壓力。

“是!”烏凌領命,但尷尬道:“元首閣下,深淵戰隊的隊長,目前,似乎正在實驗室裏面配藥,已經一個月沒出現了。”

“什麼?”

這話一出,現場所有人大吃一驚,伏月公主,元首閣下臉色微變,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差點嚇得烏凌渾身哆嗦。

被狄耿眼睛一瞪,烏凌差點喘不過氣來,太沉重了,那股壓迫真的讓他難以呼吸。

“說,怎麼回事?”元首一臉嚴厲的看着他。

烏凌擦了擦汗,解釋道:“元首閣下,柳塵就是一位藥劑師,而且能夠配置覺醒藥劑,藥效比其他覺醒藥劑效果要強大很多。”

“所以,我將基地倉庫材料交給他,讓他配置藥劑。”

說完,烏凌靜靜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目不斜視,心裏則十分忐忑,真害怕元首發怒。

“報告!”

正在此時,門外走來一羣機器人,一個個扛着金屬箱子到來,立刻吸引了元首和伏月公主的注意。

兩人望去,就見二十名機器人,一人扛着兩個巨大金屬箱子到來,放在了他們的面前。

“這是什麼?”烏凌有些蹙眉。

只見其中一個機器人一五一十彙報:“大人,這是柳塵上士這一個月來配置出來的成品藥劑。”

“各類藥劑,總共10萬份。”

說完,那個機器人將一份資料遞給了烏凌,接着一個個轉身離開,繼續去搬運剩下的藥劑去了。

留下烏凌一臉呆滯,懵逼,傻在了那裏。

“那機器人剛剛說了什麼?”

Www• TтkΛ n• C〇

“十萬份藥劑?”

伏月公主呆住了,被這一組數據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還以爲是自己聽錯了呢。

“一個人,一個月時間,配置了十萬份各類藥劑?”

元首狄耿面帶一絲震驚,從容淡定的他,這一刻都忍不住變了顏色,顯示出他此刻內心的震撼。

“打開,我看看!”

很快,狄耿清醒過來,立刻上前,打開了一個個密封的金屬箱子,看到了裏面一排排整齊的藥劑。

真的是藥劑,一箱箱的成品基因藥劑! 徐福掀開石門上的藤蔓仔細的看著那些刻在石門上的圖案,第一副圖案上刻的是一個三頭六臂的怪人正在捕殺四處逃離的人群,而那怪人的身後則是屍橫遍野。

而第二副圖案上面刻著的則是:一群鬼面山魈在那個三頭六臂的怪人指揮下,攻擊著一艘火光衝天,破爛不堪的船,船上的人則不停地抵抗,海水裡漂浮著無數鬼面山魈和人類的屍體,鮮血已經染紅了整個海面。

第三副圖案上刻的是:一群拿著武器的人通過一個山洞進入了蓬萊島,那個三頭六臂的怪人正站在鎖龍潭上方的山頂上,正用惡毒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進入蓬萊島上的人,它的身後則是大群的鬼面山魈。

石門底部的第四副圖案上刻的是:那群進入蓬萊島的人已經和三頭六臂的怪人大戰在一起,地上是大片大片的鬼面山魈的屍體。三頭六臂的怪人力戰群雄,卻絲毫不落下分。山洞裡此時又走出幾個赤身的人,赤手空拳朝那個三頭六臂怪人沖了過去,瞬間就把那怪人的一頭兩臂斬了下來。怪人飛起準備逃跑,卻沒有想到空中已經被一個結界封鎖起來。怪人雖然本事高強,但因為和那些人打了好長時間,體力不支,又身受重傷。眼看逃不掉了,只能又俯衝下來繼續和那群人大戰。

第五副圖案上刻的是:熊熊大火中,那群人已經死傷慘重,怪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三頭六臂也變成了一頭三臂,此刻正躺在地上惡狠狠的盯著那群人。

第六副圖案上刻著:一具巨大的石棺里,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盤腿坐在石棺里,那老者的身上也是千瘡百孔。其他人向他點了點頭然後蓋上了棺蓋,然後又在棺蓋上插上了一把巨劍,徐福看到圖案上的老者手裡就拿著赤離劍和盤龍印,而那個怪人卻沒有出現在圖案上。

看完這些圖案,徐福恍然大悟:「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圖案上的那個三頭六臂怪人就是妖王了。他應該是被某種陣法鎮壓起來了,而這具石棺有可能是陣法的陣眼。」

說到這裡,徐福渾身顫抖的看著老白:「糟了,這石棺乃是鎮壓妖王陣法的陣眼,而我們已經拖動了石棺,陣法已經破了。我們趕緊進去吧!希望現在應該還來得及。」說完急忙往洞里跑去,老白和徐福的弟子也急忙跑了進去。

此時,之前擺放石棺的位置正在不停地冒出汩汩黑氣,這些黑氣全部湧向對面的石壁。那石壁上已經顯出來一個三頭六臂的輪廓,看來妖王就是被鎮壓在這石壁裡面了。

徐福舉起赤離劍準備衝過去,忽然聽到一聲慘叫。原來是站在徐福前面的那個弟子被石壁內傳出的力量吸了過去,只見他整個人都貼在石壁上掙扎。然後只見他渾身的血液都被石壁吸的乾乾淨淨,那具乾屍掉落在地。徐福大怒:「我不管你是妖王還是什麼,今日一定要除掉你。說完往赤離劍上貼了一張符咒,然後將赤離劍扔向石壁。

石壁上忽然白光一閃,飛向石壁的赤離劍直接斷成幾截掉落了下來。徐福大驚:「難道這妖王已經恢復了元氣了嗎?」老白搖了搖頭:「這個還不清楚,你先讓開一下,讓我來會會這個妖王。你在這裡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啊!」說完朝那石壁沖了過去,又是一下白光閃過,老白也消失在石壁裡面。

接著石壁裂開了,老白也被拋了出來。徐福扶起老白問道:「你沒事吧?」老白身上此時已經千瘡百孔。老白張嘴準備說話的時候,一股血液從嘴角溢了出來。徐福看著老白大喊:「老白,你一定要堅持住啊!」老白苦笑一聲搖了搖頭:「沒想到…那…妖王已經…徹底恢復了。我的…千年道行…對付不了…它了…。你不是…有幫手嗎?趕緊…請出來吧!咳…咳…咳」老白劇烈的咳嗽起來,更多的血液從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徐福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雖然和老白認識不久,但是在相處的這段時間裡,老白所做的一切卻比任何人都要多。如果沒有老白相助,別說來蓬萊島了,就連能不能走出東海都是一個問題。

老白伸手擦去徐福臉上的淚水笑了笑:「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妖王…暫時被我…困在裡面出不來。你…如果害怕的話,現在走…還來得及」徐福搖了搖頭:「我不會走的,走山派的人看到妖物肆虐人間,肯定不會不管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先斗一斗這妖王。」

老白點了點頭:「好樣的,你先扶我坐起來休息一下,你不是有通靈香嗎?可以點上了,請不來援兵的話,我們兩個都會死在這裡的。」徐福急忙扶老白到一邊坐下。

然後掏出那支通靈香點了起來,頓時,一股白色的煙霧夾雜著淡淡的清香味,直直的往天空飄去。徐福跪倒在通靈香前面念念有詞:「大帝曾有令,二帥是吾神。大黑天神,黑霧大神,苟畢二帥,來到壇庭。興車倒岳,擒捉妖精。聲如雷電,白捉振驚。誅魔伐惡,變雨化晴。拖天拽地,轟雷聞霆。上天至金闕,下地入幽冥。陽間並水府,役使幾曾停。汝乃天之精,吾乃地之靈。以吾之真炁,合汝之真精。交姤丙壬,顛山倒岳,覆地翻天。聞吾呼召,火急降臨。吞魔食鬼,掃蕩妖氛。三官救,五帝行。天煞神,地煞神,天同地煞捉鬼神。仗金錘,霹靂飛。游三界,鬼神悲。吾今宣召雷門將,疾速神威現真形,速捉天下不正神。急急如律令。」

咒語已經念完了,卻沒有任何反應。而石壁上的裂口越來越大,裡面的妖王眼看就要出來了。 林靜怡道:「對,就是那頭會說話的牛,讓牛郎偷織女洗澡的衣服,讓織女回不了天宮成為牛郎妻子的。那頭牛死了還不允許織女回娘家。可憐的織女明明是個白富美,衣服被偷了回不了家,還成為牛郎的妻子,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自願生下那兩個孩子的,這一出活脫脫是賣進大山的女人啊……」

我去!!

中國傳統浪漫神話居然被你解讀成這樣!!

牛郎從一個憨厚淳樸的勞動人民被你說成一個趁人家洗澡偷人家衣服的猥瑣男?!等等,牛郎好像的確是趁織女洗澡偷人家衣服的……

還有織女,你居然覺得她像是被拐賣的少女……

憨厚的老牛居然成了一個會出餿主意的傢伙……

細思極恐啊……

浪漫神話細思極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