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金光閃爍,橫空而來,三頭紅毛瞬間被轟碎當場,頓時一些碎肉,暗紅的鮮血濺了魅清依一身!緊接著,黎天雙手一揮,淡金色的肉身聖光將魅清依籠罩其中,數十隻紅毛乘著這個空檔全都席捲而來。

黎天壓力大增,一個愣神之間,一隻紅毛的利爪,朝著黎天肩膀抓去,頓時撕下一大塊肉!

黎天的身體強度竟然不能抵擋住,紅毛的利爪!黎天感覺到在紅毛的爪子抓向自己的瞬間,紅色的光芒將自己的肉身聖光消減乾淨,隨即紅毛專職之間爆發大熾的紅芒,不斷的腐蝕自己的肉身於是乎,一抓之下,自己肩膀的血肉直接被撕下一大塊!

傷口之中,不斷冒出黑煙,紫色的鮮血不斷的流淌下來,黎天運轉肉身聖光竟然不能將這個傷口閉合,傷口之上瀰漫著一層淡淡地的紅芒,而且這些紅毛之中有莫名的符文之力的流轉,抵消黎天肉身聖光的功效,而且這些紅芒不斷的朝著肉身血肉之中浸透。

黎天大驚,立即調動更多的聖光封鎖傷口,阻礙這些邪異的紅芒的滲透。

「黎天!你怎麼了?你受傷了!都怪我…嗚嗚嗚…都怪我…」魅清依看到黎天手上之後方寸大亂,竟然直接將黎天的真名直呼出來。

小妖祖眉頭一皺,黎天?可是現在小妖祖關心這裡天的傷勢,沒有過於糾結,將這個疑問深埋在心底,一個身位晃動,小妖祖擋在黎天魅清依來年個人身前,擔當著所有的紅毛怪物。

小妖祖的修為境界,還有實戰經驗都是三人之中最豐富的,太古時期小妖祖可是驚艷了,整整一個時代,將一世的天驕全都壓制在自己之下,這一世出世之後,修為已經恢復到了化神天境。

加上上一次出世的修行經驗,小妖祖立即將掌握關於化神天境的種種神通,戰力是三人之中最高的,她的出馬頓時將黎天的壓力消減大半,黎天這時候才有功夫,查看自己的傷勢。

此時的傷口在聖光之下已經得到控制,那些紅芒在聖光的消減之下,已漸漸稀薄,纏繞在傷口之上的符文之力,也消散大半,黎天漸漸心安,原來這些紅芒的剋星是神聖之力,帶著神聖屬性,亦或者正當,至陽屬性的力量都能剋制這些紅芒。

可是相對而言,這些紅芒反過來也是至陽力量的剋星,能夠不斷的腐蝕至陽之力。


就在黎天思索之時,異變發生了!

散亂地面的眼珠全然飛上虛空之中,而且爆發這熾烈的紅色光芒,猶如最深邃的血光一般,將整個虛空都瀰漫,喪命黎天三人之手的,紅毛怪物不下於上千,而這些眼珠的數量同樣接近萬餘。

如此眾多的眼珠,將整個虛空映襯得十分血紅邪異,猶如阿鼻地獄降臨人世間一般,每一個懸浮半空之上的,眼珠猶如一顆顆,血色的星辰,不斷的旋轉,閃爍。

每一次閃爍旋轉之間,帶動出一條條血色的痕迹,形成類似於星辰軌道一般的血色光線,這些血色的光想不斷的組織,構建。形成網路,將這片地域籠罩其中,形成一個特殊的域場。

「黎…帝夕。我身上脈力全部消失了!」魅清依大驚,驚呼出聲。

小妖祖也檢測一下自己的情況,頓時臉色大變,果然如此,自己的脈力也全然消失了!

能量抵消!紅色的域場之中散發無盡的血色紅芒,不斷的滲透進入肉身之中,於是乎脈力被紅色的光芒抵消,而且就算脈力能夠運轉出來,還未曾施展,域場之中的紅芒直接就將脈力全部抵消乾淨!

黎天強壓制心中的震撼,嘗試著,將肉身異象激發出來!可是聖光卻未曾顯現出來!這還是黎天在掌握聖光之後,第一次未曾將肉身誕生的聖光激發出來!黎天感覺自己肉身異象依舊存在,而且自己還能感應,所有唯一的解釋就是,肉身異象還未曾在虛空之中成型,立即就被紅芒中和了!

此時眼珠依舊不斷的旋轉著,漸漸的,眼珠的輪廓形狀在旋轉之中,失去準確的描述,肉眼之中只剩下忽閃忽滅的光源!

原來這些眼珠的作用竟然是這樣的,竟然可以形成特殊的場域,將人封鎖其中。抵消封印者的有生力量,如此恐怖的功效驚駭!

緊接著,黎天感應都愛不斷有身影沖入域場之中,黎天凝神一看!好傢夥,竟然是那些紅毛怪物!

無數的紅毛怪物不斷的進入場域之中,而且黎天豁然的發現,這些紅魔啊怪物在這個特殊的域場之中,如魚得水,如虎添翼,身形速度等等大大的加幅,甚至能夠逃脫黎天的靈識鎖定,一個晃神之間,就失去了紅毛的身影,彷彿隱身一般!

這下黎天終於知道情形的危機了,原本三頭紅毛相當於,通靈九脈的普通的修者,而在這個特殊場域的加成作用之下,威力更是見長!而且黎天還發現隨著三頭紅毛怪物一起進入特殊場域之中的還有那些一直隱藏在紅潮之中的幾頭紅毛怪物!

這才是真正的殺手!

「轟!」

一聲巨響!黎天和領域之中一隻紅毛硬碰了一次!再說回去聖光護體的情況之下,黎天強勁的一擊竟然沒有將其徹底轟碎當場,僅僅只是將其震開而已!黎天將魅清依,小妖祖兩人緊緊地守護在身後了因為在失去脈力的情況之下,魅清依的肉身強度以及體術根本不能抗衡這些紅毛。

而小妖祖雖說繼承了,妖祖大人強悍的肉身,能夠稍稍抵抗,可是小妖祖昔日過於注重法術等,對於體術的修行甚少,而黎天在天尊衛之中不知道收到了多少孤傲與體術方面的訓練。

紅娘,夜裡的刺殺,已經每次與土狗,毛豬等等交鋒,再加上與刀疤的此次碰撞,黎天的體術十分驚人,儘管失去聖光護體的加作用,可是在體術的運用之下,黎天還是十分有信心與之抗衡。


黎天將速度以及身體素質發揚到了極致,聲東擊西,敲山震虎,打草驚蛇,隔山打牛等等所有的戰術全都應用到了。

緊緊片刻的時間就有數十隻紅毛喪命在黎天的手上。而且黎天這一次在爆裂紅毛怪物的時候講那些眼珠全都收回自己手中,一一捏碎!

黎天打的酣暢淋漓,這算得上黎天在離開天尊衛第一次權利施展體術,昔日所學一一精彩紛呈,數不盡紅毛在黎天的拳頭之下化作碎肉。

黎天,氣勢如虹,精氣神達到頂峰,大開大合,如神龍出淵,無敵之勢大成!一隻只後來出現的兩頭紅毛,三頭紅毛不是黎天一合之敵,一拳即隨,那爆碎濺起的碎骨,腐肉漫天都是。

黎天氣力不竭,拳勢天成,虎虎生威,行龍漫步之間,蘊含莫名道運,一隻只紅毛爆碎當場。黎天主動出擊,萬軍之中所向披靡,一時間紅毛怪物以極快的速度損失破滅。興緻正盛,黎天虎嘯一聲,聲音如九天驚雷煞是氣派。

興緻所致,黎天頓時招式大變,無比的猛烈,甚至可以說無比的猖狂,一身沒有任何的防禦,根本不抵抗紅毛的攻擊,完全將注意力放在攻擊之上,一時間,大開大合,氣勢滔天,一拳下去,打碎數只紅毛怪物,而且衝力不減,暴飛出去的紅毛怪物將後面的緊隨而至的紅毛撞飛。一時間,以黎天為中心方圓幾丈的地方就變成空地。

黎天恐怖的肉身戰力,發揮到了極致!

這時候,域場之中,摸個隱秘的角落出現一隻眼珠,一隻與之前那些散亂一地的眼珠完全一樣,可是冥冥之中卻又一股說不出的異樣的感覺……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小妖祖你注意一下身邊是否有什麼詭異的地方,為什麼我感覺自己彷彿被什麼頂上了一樣!」

黎天打的酣暢淋漓的時候,感覺自己全身上下似乎被什麼籠罩一下,脖子忽然發涼,對著小妖祖呼喊道。隨即黎天隨手抓住一隻三頭紅毛,胡亂而掄著,就像抓住一根大棒一樣,不斷砸向周身的紅毛。

一個跳躍,黎天深入大軍之中,因為這時候小妖祖,魅清依身邊的紅毛怪物已經被,黎天清洗乾淨。黎天猶如碾壓機,一般不斷的橫推,將所有的紅毛披碎,頓時這方域場變得猶如人間地獄一般,到處都是血肉,碎肉,暗紅色的鮮血流了一地,但是這一次黎天沒有將一個眼珠放過,全部攥在手上捏碎!

此時黎天終於看見了隱藏在紅潮之中的九頭紅毛怪物!

黎天緊隨著一隻九頭紅毛怪物,而此時這一隻紅毛怪物愣在當場,是在想不到黎天竟然想一個炮彈一樣,直搗中軍,黎天的拳頭直接轟來,這時候九頭紅毛怪物才意識到了,急沖沖的朝著一側躲開。

可是黎天拳勢已成,豈能容得了,其躲開!

「轟!」黎天的拳頭直接打在九頭紅毛的一隻頭顱之上,頓時紅芒大盛,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將黎天推開,黎天爆退數十步才堪堪穩住身形,在地面之上形成一條深長的軌跡。

而定睛一看,黎天全力一擊之下,九頭紅毛的那個被攻擊的頭顱僅僅只是裂開而已,未曾完全爆裂!對於紅毛這種強悍的生物來說,這只是皮肉傷而已。

黎天心中大震,自己全力之下的一拳的威力究竟如何,那可是化神天境的修者都不能完全穩穩地接下的,可是偷襲之下,這個紅毛竟然未曾造成巨大的損傷!足以見得這個九頭紅毛怪物的強悍。這裡面一個原因是黎天的拳勢之下,已經不再有肉身聖象的加成作用,另一個方面,紅毛在這個特殊的領域之中反而得到巨大的提升,這一增,一減之下,更是造成此種巨大的落差。

而遭受黎天一擊的機頭紅毛怪物暴怒,已經失去了理智,不再是躲在幕後指揮著戰鬥,直接朝著黎天轟擊過來!

九頭紅毛怪物九個頭顱之上的眼珠,全都閃爍著,血色的光芒。紅毛形成射線,朝著黎天籠罩,黎天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肉身被禁錮一般,果然不是動彈不得,但是行動已經收到一定的限制。

而紅毛在這個時機之下,數十隻手臂,全都揮動起來,每一次的揮動都帶動著這個特殊域場之中的能量的變動,領域在九頭紅毛的才控制下徹底的活了,紅色的光芒流轉,形成一道道血色的刀刃,橫掃黎天。

黎天縱身一躍,必過血色的刀刃,可是這時候,九頭紅毛數只手臂捏成的拳頭已經近身而來,黎天避無可避,只好,全神貫注之下,將肉身之力爆發到了極致,準備硬撼這一攻。

極速,黎天將體術之中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天下武功為快不攻,速度即使一切攻擊的依仗。儘管只有雙手,俗話說雙手難敵四拳,可是在速遞之下,黎天硬撼了數只拳頭,而且暴力之下,將這些拳頭全都挫敗,將紅毛怪物虎口爆裂。

隨即,黎天乘機而上,在紅毛怪物慘叫之際,身形數次換位,幾個跳步之下,直接出現在就一頭紅毛怪物的背後,隨即朝著紅毛怪物的脖子部位狠狠地一腳飛去!腿部力量比手臂力量大,於是乎黎天的一腳之下,果然建樹!

一個沾滿鮮血的爛肉的,頭顱直接飛上半空之中!黎天一腳之下,竟然直接將紅魔怪物一顆頭顱踢爆了!

紅毛怪物頓時狂暴起來,手舞足蹈,胡亂的揮動拳頭,劇痛之下已然失去理智,無差別的攻擊,身上散發無盡的紅芒,猶如最鋒利的刀刃,將域場之中的一切都肆虐的慘不忍睹!

黎天身形不斷的錯位,躲開了數十次刀刃的攻擊,可是越是這樣黎天心中更是安然,九頭紅毛已經亂了心智,已經不足為慮了。乘機之下,黎天再一次在其不備之下,將另一顆頭顱一拳打爆!

兩頭頭顱的爆碎,九頭紅毛,劇痛難忍,身上已經遍布碎肉,鮮血淋漓,暗紅色的血,將其變得面目全非!

這時候,其他的九頭紅毛已經意識到了不妙,於是乎指揮著三頭紅毛怪物更加瘋狂的圍攻上來,數十頭紅毛怪物以及該突破原本黎天法封鎖,穿透進入,森然的張牙舞爪的,向著魅清依,小妖祖兩人。

而此時在這個特殊的域場之中,魅清依兩人脈力盡失,戰力大大受損,唯有小妖祖的肉身強度還算上驚人,可是僅僅也只能同時面對三到四隻紅毛怪物,而魅清依面對一直三頭紅毛怪物都十分的困難。

黎天想到這裡,頓時拋下幾乎快要將其斃命的九頭…額!應該是七頭紅毛怪物,朝著魅清依小妖祖那裡奔去,一拳一頭,將圍攻上了的三頭紅毛全部斃命。

黎天從袖裡乾坤之中,拿出噬魔刃!這是村長爺爺黎隨意給自己的法器,也是瘋煞狂魔的成名法器。噬魔刃在黎天手上跳躍,揮灑出幾個漂亮的刀花,在天尊衛之中,黎天得到了關於不少對於霧氣的使用,十八般武器都十分的熟練,對於噬魔刃更是好手。

這一切都是紅娘的功勞,在天尊衛之中,黎天每一個晚上都會遭受紅娘的刺殺,而紅娘最擅長的武器就是類似於噬魔刃一樣的短匕。而山雞講給黎天關於屍體的解剖,那把手術刀也是類似乎噬魔刃的法器。

一刀一隻,黎天交戰之時,已經對於這些紅毛怪物的身體構造十分的熟悉了,知道了其的命脈,命門,等一些致命的弱點。

噬魔刃猶如最陰狠的殺器,收割著一隻只紅毛的生命,而且因為手術刀式的殺傷,黎天消耗的力氣十分的小,而且那些紅毛的屍體看上去十分的完善,似乎根本不曾死亡,而是短暫的沉睡而已。

黎天將殺人已經發揚到了一種藝術的層次,若是山雞看到這時候黎天的表現一定十分的滿意吧,名師出高徒,一個出色的弟子,開始十分的賞心悅目的。可是魅清依,小妖祖兩人已經徹底的看呆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黎天,此時的黎天在其心中猶如殺人惡魔一般,竟然將殺人都殺的這般漂亮。

不知道在黎天手上葬送了多少生命。

可是這冤枉黎天了,黎天對於如此嫻熟的殺人藝術,其實都是建立在,對於人體構造之上,山雞每一次都要黎天從亂葬崗,背會無數的屍體,無論種族,無論腐爛,只要是屍體黎天都會被其指使,挖人祖墳,刨人墳墓,所以在那三年之中,亂葬崗幾乎不再有一具屍體,只要亂葬崗之中出現新的屍體,黎天就會偷偷背回來,在一手解剖,而這一切都是隱瞞這魅清依的,因為如此喪心病狂,慘無人道的事情,黎天實在是見得不光。不想自己光輝的形象在魅清依心中徹底的被抹黑。

而就是對於無數的種族的屍體的解刨黎天產生了一種,對於種族身體構造近乎變︶態的敏感,而且最變︶態的就是,額米一次黎天看到一個人,第一感覺不是這個人長得怎麼樣,是不是大美女,亦或者大帥哥,是不是修為功力驚人,亦或者種族如何逆天。而是——一條條血管,一個個內臟,血肉的輪廓分佈,骨骼的位置所在等等!

如此變︶態的一幕,生生的發生在黎天身上。黎天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態了,而且這個很大程度,將黎天對於美女的感官之中的敏感喪失了,因為不會有那個男人對於一根根骨頭,一條條血管,一些散亂的肌肉組織感性趣!

而如此變︶態之下,給黎天帶來難以想象的好處——一眼之下,黎天就能初步掌握自己眼中對手的生理結構,身體構造。

就像這一次,儘管從未見過類似乎,紅毛怪物的生物,可是僅僅只是數次交手,黎緹娜已然對於這個奇異的生物就掌握了,這就是為什麼黎天沒有在,第一次交鋒之時,就使用噬魔刃,如此省事省力的法器。

而就是為了徹底熟稔掌握其生理構造,噬魔刃在黎天手上才徹底發威了!

片刻之間,黎天三人面前已經遍是屍體,而這些屍體詭異的十分的完善,一眼看上去根本不能發現這些紅毛已經死亡,彷彿沉睡一般,而且未曾濺起一點血液,不見一點的傷口!如此瞬間之下,已經堆積而成一座屍山肉峰!

這就是黎天類似於手術刀一般的殺人藝術!

如此爆發之下的黎天,比之之前,紅毛類似於收割者更加的恐怖,紅毛怪物只是將一切在其面前的存在都吞噬,泯滅。而黎天彷彿是世界上最吝嗇的小氣鬼,貪婪的憐惜每一份氣力,就連殺人都不願意浪費更多的力氣。

大殺器,這就是大殺器。

如此顯眼的表現,暗中那個存在已改坐不住了吧,黎天猜想!


原來黎天所走的一切都是威力引出那個暗中的存在!那可是與天魔同級的存在,可是黎天竟然想要將其引出來!

其實這不是,黎天如何的大膽,而是黎天早就知道,躲不過這一劫,不如今早的面對,這樣才會有一線生機,而不是葬送在那些無窮無盡的紅毛怪物之手。

可是黎天將自己的額感官發揮到了極致,依舊未曾發現疑似蛛絲馬跡,甚至原本還能微微感應那個冥冥之中的存在,此時竟然完全失去了感應。

此時黎天感應到,這個特殊的域場在緩緩的發生變化,黎天冷笑,看來不是沒有一絲的無動於衷嗎,還是坐不住開始主宰了。

數十隻九頭紅毛怪物漸漸的出現在三頭紅毛怪物大軍之中,看來真正的戰鬥才剛剛開始,這才是自己等人應該面對的對手!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發號施令,九頭紅毛瞬間開始攻勢……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血染的天幕,不見一絲光彩,唯有血色與黑暗成為永恆唯一的存在。天地彷彿被塞進數個大氣壓,空氣沉重的喘不過氣,彷彿吸入的不再是空氣,而是蒸騰空氣中的鐵水。

「滴答。」

異常的安靜,詭異的寂靜。只有黎天頭上汗水低落下來的聲音,顯得如此的突兀。

「噗通。」

心跳聲,呼吸聲,成為此時唯一的寫照。暴風雨來臨前夕的寂靜,風雨欲來時候的安靜,此時映襯的非凡。

九頭紅毛已經不再會龜縮與紅潮大軍裡面,而是緩緩的在紅潮大軍之中走出來,紅毛怪物十分的邪異,怪異。全身上下都是濃密的而紅色的毛髮,體型大小各異,但是卻沒有一頭紅毛怪物的體型小於一丈高低。

而且這些紅毛長著數顆頭顱,其中兩頭三頭紅毛的數量較多。一頭的紅毛確實不曾存在一般,方正黎天滅殺的無數的紅毛怪物,其中炮灰的存在就是兩頭紅毛,而三頭紅毛的戰力絲毫不低於通靈九脈的修者。

其次就是這些存在紅潮之中的九頭紅毛了。

似乎這些紅毛的向上人頭,只有二,三,九。這三個數字,如此詭異奇怪,就如其長相一樣沒有絲毫的根據,頭顱之上沒有任何的身體器官,而是無數的眼珠,就連最起碼的嘴巴,鼻子,耳朵都沒有。

整個頭顱之上都是眼珠,嘴巴鼻子也是被大大小小的眼珠代替,十分的詭異。

眼珠沒有任何情感色彩,而是永恆的血色,就猶如沒有升級似的血珠,一般,宛若一些怪異的血寶石鑲砌在頭顱之中一樣,可是黎天卻已經知道這些眼珠的一個十分怪異的功能,就是構成如今這個特殊的域場。

這僅僅只是黎天發現的唯一一個血色眼珠的功能,其次就是這些眼珠的強度十分恐怖,不低於日月之器,比之紅毛怪物的身體強度都要雷利幾分。

紅潮源源不斷,此時卻已經不再打算繼續消耗黎天的餘生力量了,可能是黎天,後來表現的殺人藝術實在是恐怖,三頭紅毛在黎天手上宛若一些蘿蔔白菜一樣,噬魔刃揮灑之餘,全都隕滅。

虛空之中那個存在已經坐不住了,再多的紅毛怪物在黎天手上都不過是一合之敵,對於黎天來說根本就是伸手的事情。這樣的消耗計劃,於是乎在黎天噬魔刃之下,徹底的泡湯了。

九頭紅毛冥冥之中似乎受到召喚,竟然全都紅潮之中顯化,身形三到五丈之高,十八個手臂,九個種族不一的頭顱,其中有類似於貓頭,狗頭,雞頭,牛頭,馬頭,虎,獅,蛇…等等各個種族的頭顱都能夠在其中顯現出來。

如此的詭異,宛若這些紅毛怪物都是利用不同的種族的身體拼湊出來的一般,而且儘管這些頭顱形狀類似於不同的種族,但是臉上依舊只有眼珠而沒有任何面部器官!

此時無數的眼珠都怔怔的瞪著黎天,場面極為的恐怖詭異,血色的眸子光幾乎將黎天籠罩湮沒其中。

黎天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抓著噬魔刃的手不由的緊了緊,因為那隻手已經滿是汗水,而且黎天雙腿不斷的顫抖,甚至都有站不住的趨勢,臉色也十分的難看,幾乎看不到一絲的血色,嘴唇乾燥蒼白。

這不代表黎天心中畏懼,而是這是正常的神力效應,數量眾多的九頭紅毛怪物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著屬於化神天境的氣勢,而黎天在的修為按道理依舊只是通靈六脈之境。

高位者的威壓不能避免的產生效果,而且現在還是同時的面對如此眾多的高位者。黎天面對的威壓可見一斑,於是乎身體自然產生效應。

而這一幕也已然落在魅清依,小妖祖兩女的眼中。

「帝夕,你不會是怕了吧?」小妖祖鄙夷道,一個大男人竟然會害怕,這算什麼男人,修者在買入修行的瞬間就已經將恐懼丟棄了,修行本事逆天之舉,一步一劫步步驚心。隨時都會面臨著各種劫難,怎麼會應為如此而害怕。

當然這只是書面上的表達,修者亦是人,而害怕乃是人之常情,也是身體自然會產生的效應。但是對於像黎天這樣的不世天驕來說,根本不會產生注入害怕畏懼這樣的情緒,因為小妖祖知道黎天就是屬於自己一類人,心存天道,意達武道,已經將身心交付到武道巔峰了,怎麼可能在追求武道的途中有所動搖,儘管會畏懼一些詭異的不可控的異變,但是卻不會像黎天一樣發生如此異常的表現。

身為修者,在藏體之境就已經可以掌控自己的身體了,何為藏體,藏體就是打開身體的寶藏就潛藏在肉身之中的潛能爆發出來。而走位三千州的修者,在藏體之境都會無限的歷練自己的肉身,達到對自己的身體的掌控。

黎天苦笑道:「姑奶奶,你要是行你上啊,為什麼一直躲在俺身後,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對不起,帝夕都是我不好不能幫到你,還一直都拖累你,對不起。」魅清也,泫然欲泣,戚戚然。魅清依十分自責因為在進入絕域之中,一直都依附著黎天,而且一次次陷入險境,都是黎天一手解決的,之前那次九曲斷頭路也是這樣的,要不是黎天自己等人就不會從騰老的手上逃離。

而這一次,自己的一直都是躲在黎天身後卻不能幫忙,而且現在這些詭異的九頭紅毛怪物,更是實力駭然,自己初入化神天境根本不是這些九頭紅毛的對手,正是太沒用了,自己。

黎天向前幾步,將魅清依攬入懷中,輪廓完美的下巴,輕輕的放在魅清依柔順的長發之上,安慰道:「清依,你知道嗎,男人這輩子最自豪的事情是什麼嗎?就是能夠在尾箱來臨之際當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沒一個男人都有一個英雄救美的美夢,而我更是幸運,竟然享受了如此之多的美夢。我應該謝謝你才是,清依是你才能完成我屬於男人這個美夢,是你能夠子啊每一次危險之中都陪伴在我的身邊。

我無數次都想要詢問上天,我黎天究竟是多麼的幸運竟然能夠擁有你這樣的佳人,我黎天何德何能,竟然能夠與清依你相擁…」

「不!」魅清依美眸含淚,緊緊地看著黎天,用自己白皙的玉手擋住黎天的嘴,不讓黎天繼續說下去。

感動!

魅清依不知道究竟怎樣組織自己的情感,魅清依覺得自己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在崩塌,在溶解,一股來自心底的暖流不斷的衝擊自己情感的堤壩,自己大腦都暈乎乎的,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淚腺,眼淚不由自主的下落。

「黎天,不!是我如此的幸運才能和你在一起,是我應該謝謝你,讓我感受到了這世界上最美妙的感情,是你讓我能夠無所顧忌的在人世間自由自在的生活著,你知道嗎,在知道我是絕魅妖體的瞬間我的生活究竟變化曾什麼樣了嗎,我不再是我了,而是一個傀儡,是一個木偶,是一個禍害。家族之中的親人看我的變輕已經不再是對待自己的親人那般,而是畏懼恐懼!害怕!彷彿我不再是一個魅族的族人可是這世間最恐怖的魔頭一樣。你知道我是多麼的無助孤獨嗎。

可是就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你,在我人生之中最美麗的時候我遇到了你,遇到了不一樣的你。你無恥,你下流,你卑鄙,你流︶氓,你沒節操,沒下限,你猥瑣…都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不要臉的人了。」

魅清依破涕為笑,向著往日與黎天相處的點點滴滴,不由心情愉悅起來,心中溫馨,暖流瞬間衝擊之的心田,讓自己有種飛仙的趕腳。

黎天摸摸鼻子有點無奈,這…這怎麼不敢劇本出牌啊。原本就是一出溫馨的劇目,原本應該兩人相對而視,無言情緒膠著,電花愛意流轉,甚至會忍不住直接找一個酒店開房什麼的,高不會愛意來了忍不住,直接打野,可是現在這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