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劇痛穿透哈利的頭部,這是他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就好像他的傷疤突然著了火一般,他視線模糊、踉踉蹌蹌地後退,痛呼出聲。

「啊啊啊啊!」

道門鬼差 ,瞄準了那個怪物,可是在聽到哈利的慘叫之後,他也顧不得那個怪物,連忙轉過頭看向哈利。


那戴著兜帽的身影抬起頭,獨角獸的血滴落在它胸前。他向著哈利這邊看了一眼,發出一陣猶如鑰匙刮過玻璃窗的刺耳又難聽的笑聲,接著便如同蝙蝠一樣貼著地面漸漸飛遠。

「嗖!」

突然空中傳來一聲尖嘯,那個身影像是斷翅的蜻蜓自空中墜落,掉落在下面的灌木叢中,一陣搖晃之後恢復平靜。

「哈利,你沒事吧?」

納威的聲音自遠方傳來,哈利用力搖了搖頭,一隻手捂著額頭上的那塊傷疤,那裡已經不再灼痛,就像方才只是錯覺一般。

可哈利知道,那並不是錯覺。 這隊刑雲峰弟子大約三十來人,修為從武魂境後期到紫府境中期不等,得到四位紫府境巔峰弟子的命令,立即向狄嘯雲等人出手。

其中全部的十一位武魂境後期武者殺向雷龍連,對付這二十四個垃圾,十一個刑雲峰的同階弟子應當足矣!

可這十一人剛剛開沖,就被雷龍連的飛刀將一人射成重傷。

狄嘯雲卻急對他們大喝道:「刀都往哪兒射呢,直接將人給我殺了,重傷的都不要!」

於是又一柄飛刀射來,直接刺穿了這剛剛被射成重傷的刑雲峰弟子的咽喉!

「大膽!」一位紫府境巔峰強者見到雷龍連真敢殺人,立即朝全場刑雲峰弟子大喝道:「將那二十四個丹雲峰的垃圾全部宰了,狄嘯雲一干人若敢反抗,也格殺勿論!」

剩餘十名刑雲峰武魂境後期弟子迅速將抓人的鐵鏈收回,換上了殺人用的刑刀,沖向雷龍連二十四人。可當他們真正衝到雷龍連近前時,又已有四人被飛刀射殺,倒在了半路上!

「殺!」六位刑雲峰武魂境後期弟子大喝,這些丹雲峰的垃圾剛才只是逞了遠攻兵器之利,現在被他們殺到近前,還能如何反抗?

這六人剛衝過來,二十四位雷龍連戰士迅速擺起了大陣,於是這六人便驚奇地發現,自己剛剛衝過來,還未與雷龍連交手,突然就被他們包在了一個奇怪的陣形里。

緊接著,突然一隻碗形的光幕倒扣在了他們頭頂,然後漸漸縮小!

「快打出去!」這六位刑雲峰武魂境後期弟子這才意識到事情的不妙,紛紛使出渾身泄數攻擊光幕,但這光幕乃是由雷龍連十二位武魂境第八層強者、十二位武魂境第九層強者合力發出的,豈是他們區區六位武魂境後期武者能捍動得了的?

結果,這六人還未將光幕傷到一點皮毛,就已全部被飛刀射殺!

「快進宗門,到丹雲峰去請我師尊過來!」狄嘯雲正在與一名紫府境第二層刑雲峰弟子激戰,看到雷龍連以迅雷之勢全滅了對手,立即朝他們大喝道。

一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也立即朝剩餘的刑雲峰紫府境前中期弟子大喝道:「快去攔住那二十四個丹雲峰的垃圾,順便派人到刑雲峰內稟報,就說狄嘯雲、狄嘯天已背叛了天雲宗,正夥同神拳宗蒼霸在攻打山門,已殺我刑雲峰看守山門的弟子數十人!」

剩餘的十幾名紫府境前中期刑雲峰弟子,立即分出了一半往宗門內沖,蒼霸迅速一記刀斬劈出,便將這一半人又削死了一半!

「蒼霸,你好大狗膽,今日休想活著離開天雲宗了!」一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怒聲喝道,左手鐵鏈飛出,尤如毒蛇般往蒼霸身上纏去,右手刑刀迅速上前,沿著鐵鏈縫隙刺向蒼霸心臟。

「滾開!」蒼霸大喝一聲,一刀劈在鐵鏈上,將一圈圈鐵鏈劈碎滿地,又一刀,逆著這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的刑刀朝他身上砍去。

咔!

蒼霸手中寬背刀一往無前,直接將那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的刑刀劈成兩截,然後刀鋒繼續砍在其身,將他上半身給截了下來!

蒼霸的寬背刀,乃是神拳宗唯有的幾件鎮宗人階上品兵器之一,絕非這刑雲峰弟子的人階中品刑刀可比!

「蒼霸,你要死,你今天一定要死,逃到天崖海角都會死!」另三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見到同伴慘死,登時又驚又怒,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紛紛拼盡全力出手,誓要將蒼霸剁於刀下!

即使是在天雲第一宗,紫府境巔峰強者也是極其稀少的,他們刑雲峰的此階強者也不過十幾人,每一個都彌足珍貴,都有可能是未來的丹元境長老!

然而,這個低賤的來自神拳宗這等弱小宗派的弟子,竟然如此膽大妄為,殺了他們天雲第一宗的刑雲峰的紫府境巔峰強者,這實在是不可饒恕,實在是該死之極!

咔!

三人憤怒朝蒼霸殺來,但在不久之後,又被斬殺一人!

一名刑雲峰紫府境第六層弟子正在與狄嘯天激戰,火麒麟的威名他聽說過,可他自己雖然不算武道天才,但也自認為不是很差,比火麒麟的修為高出三層時,還幹不了他?

可這一開打,他便遭到狄嘯天的強烈壓制,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嘴角劇烈抽搐著,甚至有了些懷疑,自己是否是一枚武道廢物,居然連低了三層的對手都勝不了!

當另一邊雷龍連戰士開撤,一半刑雲峰弟子衝去截殺之時,狄嘯天渾身元氣突然暴漲,大刀之上火焰猛噴出一丈來高,一刀劈落,便在空中留下一片火海!

熾熱恐怖的火焰,一瞬間將這位刑雲峰紫府境第六層強者全身覆蓋,更將其五觀六識全部遮蔽於高溫火光之中!

噗!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眼神中滿是不甘與不信!

他堂堂一名正宗的天雲宗刑雲峰弟子,竟然敵不過一名修為低了他三層的武者,這得有多廢物!

然而他卻不知,狄嘯天最恐怖的地方在於,他能夠發揮出遠超過自身實力的攻擊,對付實力相近,甚至是超過自己一點的對手,他都從來是一刀斬之,碰上強敵時才會與對手打上許多招。這位刑雲峰紫府境第六層強者在與狄嘯天戰了二十多招后才被斬,實則其實力是遠在狄嘯天之上的!

但實力的高下並非是決定一場戰鬥勝負的絕對因素,還有許多其他因素會影響到戰鬥的結果,一些天賦異稟的武者,就是能最有效地藉助這些其他因素,以弱勝強!

狄嘯天,便是其中狡狡者!

斬殺這名刑雲峰紫府境第六層強者之後,狄嘯雲立馬衝去截殺那些趕去阻攔雷龍連的刑雲峰弟子,大刀幾個起落,斬殺數名紫府境前期武者,隨後才被數名紫府境中期強者聯手阻攔下來。

於是,趕去追殺雷龍連的紫府境前中期刑雲峰弟子,一部分死於狄嘯天刀下,另一部分則被狄嘯天纏住,雷龍連再無阻攔,順利衝進了天雲宗山門。

但還有另幾名本來就準備回刑雲峰報信的刑雲峰弟子,也順利衝進了天雲宗內。

宗門前的大戰尤在繼續,狄嘯雲、孤劍雲、鹿岳三人站在一起,對抗著數名刑雲峰紫府境前期弟子的聯手攻擊。狄嘯天一人硬戰數名紫府境中期強者,直將一片天地打得火光四射、火焰漫天,時不時就有一人慘死於他火焰刀下!

噗!

第三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被蒼霸一刀梟首,只剩了最後一人,再不敢戰,倉皇逃回宗門。蒼霸有狄嘯雲稱腰,悍然追殺入天雲宗內!

但當蒼霸剛剛追上那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時,突然自天雲宗內湧出一批紫府境中後期強者來。龍獸水土武靈刑,七峰弟子其中皆有!

這些人,卻是之前那名被蒼霸追殺入天雲宗的刑雲峰紫府境後期弟子帶來的,他們便是此次針對狄嘯雲的追殺事件背後的合謀者。

「蒼霸,你好大狗膽,竟敢來我天雲宗內殺人,找死!」七峰中幾位紫府境巔峰強者一聲大喝,同時朝蒼霸殺去。

蒼霸看到他們人多勢眾,不可力敵,便立即棄了追殺那名刑雲峰紫府境巔峰弟子,又退出天雲宗外。

到了宗門外,蒼霸立即使出一套遠攻七段武技,將圍攻在狄嘯天周圍的幾名紫府境中期刑雲峰弟子傾刻間斬殺乾淨。

「蒼霸,住手!你竟敢當著我們的面斬殺我天雲宗弟子,實在罪無可恕,今日若叫你活著離開天雲宗,我便不姓洪!」這夥人中最大的頭目出現了,龍雲峰少峰主洪蛟,天雲七大公子第三人!

「你姓紅還是姓綠關老子屁事!」蒼霸不屑冷笑,又一刀劈出, 天價婚約:總裁勾妻上癮


「南宮兄,你刑雲峰的弟兄可是被這幫暴徒殺了不少啊!」一位武雲峰紫府境巔峰強者掃了眼滿地的刑雲峰弟子屍體,撇過頭來淡淡地看著南宮林道。

刑雲峰少峰主南宮林眼神微挑,漠然冷笑道:「殺了人,那就償命吧。按天雲宗律,狄嘯雲、狄嘯天等天雲宗的叛逆和神拳宗的蒼霸,全都要處死正法!」

土雲峰一位紫府境巔峰強者出聲道:「南宮兄,那可要有勞你刑雲峰將他們拿下了,要不要兄弟們幫個忙?」

南宮林點點頭道:「這幾個暴徒實力有些棘手,急需諸位師兄的幫忙!」

「好!」洪蛟頭一個朝蒼霸衝去,「這個大塊頭交給我,其他幾個小人物交給你們了!」

「蒼霸,我給你個活命的機會,同我決戰吧,你若勝我,我可做主讓你安然離開天雲宗!」洪蛟對蒼霸冷聲喝道。

蒼霸不屑回道:「不必了,我若勝你,必殺你!你死了還怎麼做主?」

「哼,狂妄!」洪蛟冷聲道:「蒼霸,你真以為天雲七大公子中你排在第二位就很強了嗎?你排位在我之上,不過是因為雙系武魂罷了,咱倆卻沒打過,今日我倒要看看,你的雙系武魂,是否強得過我的蛟龍武魂!」

蒼霸淡淡回道:「天雲第二公子,一個虛位罷了,你要就給你!他們排名天雲七大公子之時,將老子的姓名編排了進去,還沒經過老子同意呢!」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 「大言不慚!蒼霸,天雲七大公子乃我天雲宗眾長老所排,最早的一屆已有近萬年歷史,你能名列其中,還不知是幾輩子攢下的榮幸,還敢在此大放厥詞!」

「它有幾萬年的歷史關老子屁事?排了老子的名,卻沒點兒實質性的好處,實在無聊至極,老子幾輩子的榮幸若真就換了這麼個東西出來,還不如直接拿去餵了狗!」

「蒼霸,你胡言亂語什麼,你是在侮辱我天雲宗眾長老嗎?」

「老子沒侮辱他們,只是實在看不慣他們排出的天雲七大公子這個虛名而已!」

轟!

沒說幾句話,蒼霸與洪蛟兩人已轟然對撞到一起,二人一瞬間便打出了真火!蒼霸一方,金藍二色元氣或交替,或重合,施展出一招招炫爛武技,洪蛟一方,則木系元氣滾滾如雷,雷聲又似龍吟!

蛟龍本為水系妖獸,但其中有極少的一部分在後來逐漸適應了山林中的生活,轉化為了木系妖獸。木系蛟龍十分稀少,但其在陸地上的戰力是要強過水系蛟龍的。人族武者多在陸上戰鬥,因而洪蛟這頭木系蛟龍武魂,在蛟龍武魂中也是屬於較強的一列。

蒼霸持寬背刀大戰,已使出一門七段刀法,洪蛟則戴著一副人階中品的鋼爪,使出了龍雲峰最擅長的爪法,當然也是一門七段武技。

兩人不斷攻殺,直打得一方地域天崩地裂一般,方圓數百丈範圍內的地面,被兩人的武技攻擊不斷破壞,直布滿了一條條巨大的溝壑,一團團巨大的土坑!

咔!

洪蛟再以雙爪抓向蒼霸,蒼霸則再以寬背刀對砍,結果這次洪蛟的人階中品鋼爪再難承受,轟然崩碎。

卻在此時,洪蛟腰間寒光一閃,一條匕首閃電般飛出,自下而上,直刺向蒼霸胸口!

「哼,好個卑鄙小人!」蒼霸剛剛朝洪蛟攻出一刀,此刻絕難抽刀回防,只見他胸前瞬間出現一枚巴掌般大小的金樽,擋在那匕首之前。

然後這隻金樽被匕首碰到,卻是轟然暴碎!

原來,洪蛟射出的這支匕首,竟是一件人階上品兵器!這可是丹元境強者用的兵器,紫府境巔峰武者的武魂是很難抵擋的。

匕首刺破金樽之後,繼續向前,最終扎進了蒼霸的胸膛!

「哈哈,生死戰場,手段盡出,何來卑鄙之說!」洪蛟張狂大笑,一掌拍開了蒼霸的大刀,隨後一步前沖,伸手要將匕首拔下。

只要這匕首一拔出來,天雲第二公子、金水雙系武者蒼霸,從此就要消失在這世間了!而他洪蛟,將成為新的天雲第二公子!

咔!

突然,就在洪蛟的手剛剛碰到插在蒼霸胸口的匕首,正準備拔出之時,蒼霸手中大刀突然一個迴轉,直接將洪蛟齊腰斬成兩截,然後又飛出一腳,將他上半身踢飛,下半身則被蒼霸迅速收入到儲物戒指中。

「怎麼回事?你不是已被我的匕首刺穿心臟了么?」倒飛途中的洪蛟,一雙眼瞪得如銅鈴般大小,完全無法相信已經發生的事實!

本來不是他用偷襲手段,刺穿了蒼霸心臟,將其擊殺的嗎?怎麼現在變成了他被蒼霸攔腰斬斷了?

但此刻,那柄匕首還插在蒼霸胸前,豎立不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的匕首,太無力了!」蒼霸突然一把抓住匕首柄,將其拔了出來,洪蛟預料中的噴血場景並未發生,只是在匕首尖端,沾著一點殷紅血跡。但這點血跡,卻並非來自蒼霸的心臟!

這把匕首確實刺入了蒼霸的身體,但並未刺入太深,只剛剛刺穿了幾層皮膚便停了下來。這是因為金樽武魂雖未能完全擋住這柄匕首,但也在很大程度上減緩了其速度,而在蒼霸上身,還穿著一件人階上品的寶甲。同階寶甲並不能完全擋得住同階利器,但也絕不會被同階利器輕易穿透!

於是,在武魂與人階上品寶甲的雙重阻礙作用下,洪蛟這隻準備已久的偷襲匕首,就只在蒼霸體內刺入了一點,根本連重傷都沒造成!


天雲第二公子、天雲國第一天才、神拳宗少宗主、神拳宗宗主義子蒼霸,在神拳宗自然是受到了全宗的傾力培養,神拳宗宗主將宗內的好東西都給他備了一份,蒼霸的一身裝備,甚至比龍雲峰少峰主洪蛟還要豪華得多!

因而洪蛟做夢都沒想到,他花費十幾年功夫,才從功勞殿兌換得到了一件人階上品的兵器,而這來自小宗門的蒼霸身上,除了一件人階上品的寬背刀外,居然還有另一件人階上品兵器,而且還是一件寶甲!

要知道,寶甲因為所需材料多,工藝又複雜,其市價往往是同階利器的雙倍以上!蛟龍幫的幫主洪蛟,也不過穿著一件人階中器的寶甲!

蒼霸拔下這柄人階上器匕首,直接便將之收入到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這樣,他身上的人階上品兵器已有三件!

但洪蛟雖然偷襲失敗,又被蒼霸利用其偷襲成功后的鬆懈反殺一刀,被攔腰斬斷了身體,但並未喪命。在洪蛟腹下被刀砍出的截面上,一隻青色蛟龍正盤旋於此,止住了血液和內髒的下落,同時,洪蛟的肉身在這條木系蛟龍的滋養下,正在快速生長著。


這便是木系武者的強大之處,他們擁有最頑強的生命力,無需寶丹也擁有極強的恢復能力,在戰鬥之中很難被殺死。像攔腰被斬這種大傷,其他系武者的存活率估計不到一成,但木系武者卻有極大的可能挺過去,並在短短數天內將肉身恢復如初。

當然,木系武者只是難殺,並非是不死的!蒼霸收了洪蛟的匕首,便又迅速持刀朝其殺去,只要將他腦袋砍了,木系武者也得死!

「呂兄、唐兄!快來助我,我被蒼霸這小人施手暗算了!」只剩了上半截的洪蛟立即朝另兩名紫府境巔峰強者大聲求援,其中一人名呂崇,乃是土雲峰峰主座下大弟子,另一人名唐青,乃是武雲峰峰主之子,武雲峰少峰主。

土武兩峰峰主不久前夥同火雲峰高焱到丹雲峰殺狄嘯雲,結果卻被丹雲峰峰主盛宏明廢了雙臂,至今仍未恢復,再加上之前的一些恩怨,這兩峰與狄嘯雲的仇恨最大!

而土系武者呂崇與戰武魂唐青,也是洪蛟一伙人中較強的兩人,聯手頂住蒼霸應當沒有問題。

「洪蛟,受死!」蒼霸大喝一聲,看到呂崇與唐青朝他衝來,立即使出了八段武技天神霸刀,要在遠距離擊殺洪蛟。

「大膽!蒼霸,你還敢出手!」呂崇縱身躍起,手持一面直徑有他半個身體長的圓盾,圓盾上流轉一層棕黃-色的土系元氣,架住了蒼霸這一刀。

以防禦著稱的土系元氣,厚重結實,就像一面土牆般,不斷瓦解著天神霸刀中的攻擊力量,但金系元氣本就擅長破防,又有水系元氣不斷加持,最終,呂崇加持在盾上的元氣被攻破,天神霸刀武技直接砍在其盾上,將呂崇連人帶盾重重砸進了土中。

咻!

唐青趁蒼霸與呂崇對抗之際,趁機衝到他身前,一指點出!

唐青的武魂正是一根手指,他專修指法,更是將一件人階上品的指套,在剛剛出爐之時仍然高溫之際,直接套在了右手食指上,融血化骨,將指套與其手指以此殘酷手段永遠結合在了一起!

但他沒料到,蒼霸攻破呂崇的防禦,實在太快了,他這一指攻擊距離蒼霸尚有一寸遠時,蒼霸便已將呂崇劈落,然後迅速收回神來應付他。


蒼霸一側身躲過呂崇的一指,然後便迅速一刀劈向他小腹,唐青以指彈蒼霸刀鋒,他指上力道卻是奇大無比,小小的一指,竟是蒼霸大刀彈得一滯,而後他迅速移身,離開蒼霸刀鋒所向,又從他處一指攻向蒼霸!

蒼霸再接招,瞬間與唐青大打到一起。這唐青絕非泛泛之輩,現今的天雲七大公子之中雖無他姓名,但在十年前,唐青可是位列天雲七大公子第四位!他下榜不過是因為年齡過了五十而已,雖至今尚未突破到丹元境,但十年的修為鞏固,其戰力更要超越當年位列天雲七大公子之時!

但可惜,他寶刀雖未老,新刀卻更鋒,他碰上了金水雙系武者,蒼霸!

蒼霸使出一套七段刀法,手中一柄大刀舞得霸氣四射,金水雙系元氣,相織相纏,鋒利而緊韌,短短十幾招后,將唐青完全壓制。

唐青為一名水系武者,其全身精力盡在右手食指之上,一根手指上元氣積聚之多,已然堅硬如冰,但在硬接了蒼霸幾刀之後,卻已疼得彷彿要斷裂一般,無奈之下,唐青甚至在這根手指上悄然動用了武魂的力量,這才勉強支撐下來。

幸好不久之後,被蒼霸一刀劈落在地的呂崇趕過來支援,大大分散了唐青的壓力。

十年之前,土雲峰呂崇同樣位列天雲七大公子之中,雖然只是第七末名,但其實力也絕不容小覷!

呂崇、唐青聯手,漸漸與蒼霸戰平。

「哈哈,痛快!」蒼霸突然狂喝一聲,大刀猛劈,彷彿戰到了某種狂暴境界,戰力暴漲一截,迅速又將呂崇唐青兩人反壓了下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 呂崇加入戰圈之後,抵擋蒼霸大刀的活便交給了他,因為唐青的手指實在劇痛難忍,只得收了回來,在蒼霸周身環繞,肆機出手偷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