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白光,從十二仙尊的破天陣內發出,將那黑色的噬仙封印映的雪白,就向是清水中滴入一滴黑墨,整杯水都會變黑一樣,此時那黑色的球就被那道白光給映成了白色。

www⊕Tтkд n⊕¢O

“這……怎麼可能……”見到這一幕,血帝更加驚訝萬分。

“金仙紫月,破天除魔—解!”十二仙尊突然齊聲大喝,然後破天陣上方的七彩流光一時之間全變成了金色,在噬仙封印的上空,破天陣的金光全都向下面的白色球落去。

下一刻,白色球的光芒巨增,然後爆炸開來。此時所有的人都被白色光芒刺得睜不開眼。天河百里之內,竟然全都變爲了白色。

當漫天白光慢慢散去,雲天的施法卻還沒有停止,此時的雲天看上去顯得格外嚇人。雙手、臉那些暴露的皮膚一眼看去,全都是透明的,裏面的根根經脈骨骼看的一清二楚。那雙眼睛,不斷的冒着血色紅光。

十二仙尊已經停止了施法,不過他們還是坐在原地恢復法力,因爲施展破天陣消耗他們太多法力,此時不得不坐在原地恢復。而那噬仙封印早已消失不見,此時的天牢內,站了上百人,正確的的說,應該是上百仙家,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人有獸。

十二仙尊在稍微休息了會後,都相繼張開雙眼站了起來,同時朝上百仙家中一位身着白色綢緞長袍,頭戴金冠,留着一臉的長鬚,頭髮烏黑的中年男子走了過去。來到男子面前後,男子沒有開口,只是微笑的看着十二人,可十二仙尊卻同時下跪參拜:“十二仙尊拜見天帝!”

“十二位仙家不必多禮,快快起身。”男子很謙和的上前一一扶起十二仙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哼,一衆仙家,卻需要一個凡人用自己的生命來解救你們,簡直是無用之輩!”血帝的聲音從天牢上空傳來。


“嗯……聖血……”天帝看了看上空,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

“聖血,你這無恥之輩,竟聯合妖魔兩界偷襲仙界,看我不將你打爛。”一全身冒着火焰的壯漢,一見到聖血,就準備衝上去與他決鬥,看得出他對聖血是恨之入骨。

“璃焰,不得莽撞!”見到壯漢如此衝動,血帝連忙制止。


“啊,這血靈之氣……”衆仙家中,一人突然驚呼道。其餘人聞言後,纔有所察覺,一時間上百仙家中就如炸鍋的螞蟻,你一句我一句討論開來。墓絕等十二人,臉上也是帶着一絲疑惑之色。

“啊,你們看那裏……”隨着一人的驚呼,所有人都轉頭望向了雲天! “墓茫,此人是?”見到全身異樣的雲天後,天帝轉頭看向了十二仙尊之首墓茫,想要從他那得到答案。

“此人乃是凡間之人,名喚雲天,擁有克天命格,並且已經轉換爲了天格轉靈之體。”墓茫解釋道。

“什麼,克天命格?還已經轉換爲了天格轉靈之體?”天帝顯得很震驚。

“沒錯,不過此人雖身懷異樣命格,人卻是心正意明,能救出天帝,全憑了他爲我們護法。”墓絕也在一旁解釋。

“可是這血靈之氣,不是非神魔之體才能施展出來的嗎?他區區一介凡人,怎麼能施展出如此強的血靈之氣呢?”天帝感到不解,再次向墓茫追問。

墓茫看了看雲天,全身透明,雙眼冒着血色紅光,臉上蕩起一絲不安之色,而後才轉頭向天帝解釋道:“此人身上有一把異樣武器,那武器能吸收六界之氣轉爲靈力爲他體內傳輸。他已經跟魔族有過大戰,所以早已憑藉天格轉靈之軀吸收了魔氣,而在仙界,又與那上古仙獸青龍打鬥,吸收了仙獸體內的神息之氣,所以此時他其實已經憑着自身的天格轉靈之體,練就了神魔之軀。”

“哦,竟有如此神奇武器,能吸收六界之器轉爲靈力?”天帝此時被那神奇的武器吸引了。


“那武器名爲龍鳴劍,原本是一位千年前的凡人所用佩劍。但後來因爲機緣巧合,與一位妖靈女子一起,得以吸收天地精華,再被那妖靈之氣所染,竟讓那平凡之劍內塑造出劍靈。而這劍靈,正是那龍鳴劍內吸收六界之氣轉化靈氣的奇特之物。”墓茫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天帝。

“哼,一羣鼠輩,竟要靠一個凡人來庇護你們,我到要看他能撐多久。”血帝早以有意發動攻擊,不過無奈有云天的血靈吸魂結界存在,不得不繼續在等待着。

“聖血,都幾千年了,爲何你還是不肯放下呢?”墓茫大聲說道。

“哼,你這叛徒,虧我一直對你如此信任,沒想到你最後還是背叛我。”血帝怒吼,似乎對墓茫的背叛感到很氣憤。

“眼下那暗夜魔尊巫妖王的甦醒之日越來越近,六界之中只能靠這克天命格的少年其餘五界纔有一線生機,可你卻執意要殺害這少年。你這等做法,讓我怎麼不背叛你,三千年前你聯合妖魔兩界襲擊仙界,三千年後你還想繼續爲虎作倀幫助魔界,試問你是何居心?”墓茫越說越氣憤,雙眼中甚至露出殺意。

“哼,那有如何,只要能保住仙界之主的位置,與魔界合作又有何不可?”


“住口……”琴樂一聲怒吼,讓得意的血帝硬生生的將原本要繼續說的話咽回了肚中。

“仙父,夠了……”雙眼中帶着怒意,帶着失望,還有淚珠。琴樂慢慢的向前走了幾步,雙眼直直的望着血帝,慢慢開口說道:“夠了……你已經錯過一次,爲什麼還要一錯再錯呢?”

“琴樂,你身爲我聖血的女兒,處處跟我作對也就算了,可是現在你還執迷不悟,背叛與我,根本不配做我女兒。”說完這句話,血帝沒有半點痛惜,反而顯得很愜意。

“什麼……我不配做你的女兒?”眼淚滑過琴樂的臉頰,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啊…………”雲天一聲大吼再次將所有人的眼球吸引了過去。

“啊,雲天……”慕雪驚呼一聲,快步向雲天跑去。

“哈哈哈……終於還是支撐不住了,衆天兵聽令,緝拿叛亂之衆。”血帝大笑,見到血靈吸魂結界消失,立即下令天兵展開攻擊。

此時的雲天已經虛弱的毫無半點力氣,聖血見到又怎麼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兩道紅色光柱以極快的速度飛向了雲天。慕雪已經極力的加快自己的速度,可是那兩道光的速度卻遠遠超過了慕雪,眼看馬上就要擊中雲天。十二仙尊都大驚失色,可是此時出手相救卻早已來不及。

就在兩道紅光離雲天還有一步之遙時,一個人的身形擋在了雲天身前,慕雪施展了疾行術,終於還是趕上了。

紅光沒有落到雲天身上,因爲有慕雪擋住了,那些血紅色的光柱似乎沒有衝擊力,一落到慕雪身上,就開始散開,將慕雪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

“啊,破魂訣!”墓茫驚訝萬分。

將慕雪包裹的紅光就像火焰般,在慕雪身上流動着,雲天早以因爲法力消耗過量而倒地昏迷,而站在他面前的慕雪此時卻正在慢慢閉上雙眼,嘴角,還帶着一絲微笑。

李月見狀,立即嚮慕雪飛去,可是還未動身,就已經招到霸古偷襲,霸古趁李月慌亂之際,發動仙法攻擊,正好擊中李月。李月一時被擊飛,暈倒在地,不省人事。

“吼……”一聲怒吼,一道白色閃電朝聖血飛去。

“哼,就憑你也想與本帝抗衡。”血帝隨手一揮,一道紅色光牆在他身前展開,而後光牆內竟不斷有氣柱流出,向飛向他的白色閃電射去。

那些氣柱就像箭雨般,朝白色閃電射去,而白色閃電速度雖快,但遇到衆多的氣柱攻擊,身形不免緩慢了下來。又是一聲怒吼,白色閃電向下落了下來。當落到地上後,衆人才看清那是隸虎,此時隸虎嘴邊,正掛着淡淡的金色血液,顯然是被血帝的法術所傷。

血帝並沒有停止攻擊,他再次發出兩道紅色光柱,朝雲天射去。慕雪已經倒下,雲天也毫無力氣,小七和琴樂此時離雲天都比較遠,離得最近的是龍雲。血帝的攻擊速度之快所有人都看到了,此時能救的了雲天的,只有龍雲。

龍雲也是不加思考,飛身到雲天前面,接着雙手合十向前一推,一道青藍色氣流呈扇形飛出。嘭……巨大的爆炸聲在半空中響起,那是兩道法力相撞產生的氣流。可是龍雲的法力只將血帝的一道光柱抵消,而另一道光柱,卻已經來不及還擊了,爲了保護雲天,龍雲選擇了用自己的身形抵擋。

跟慕雪一樣,紅光一落到身上就散開,將龍雲包裹。龍雲本是仙靈之體,那些紅色光芒將他籠罩後,腿部就開始慢慢消失。

“龍雲將軍……”小七見到這般情形,無比驚訝,快步向龍雲飛去。

那些紅色光芒就像是硫酸般,正在慢慢腐蝕着龍雲的身軀。小七來到龍雲身前,可她此時卻束手無策,將眼光轉向天帝和十二仙尊,回給她的卻只有無奈神色。

“龍雲將軍……不要,不要啊……”小七哭泣着,吶喊着,可是這阻止不了龍雲慢慢的消失。

“小七……其實我一直都是……深愛着你……”此時龍雲只剩下了上半身,那些紅光不斷在腐蝕者他的身軀,在最後一刻,他終於將自己內心埋藏幾千年的話說了出來。

“不,不要,龍雲將軍……”小七不斷的哭泣吶喊,可是龍雲將軍卻就這麼在她眼前消失。

血帝冷笑一聲,再次發動攻擊,又是兩道紅光朝雲天飛去,他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至雲天與死地。此時天帝早已有所防備,就在血帝動手之時,天帝也是將右手一揮,一道白光飛出。又是一聲爆炸聲在天河上空響起,可是跟龍雲一樣,一對二的情況下,還有一道紅光阻攔不了,直直向雲天飛去。

小七失去了龍雲,她最愛的龍雲將軍,因爲血帝的攻擊,就這麼消失在了自己面前,此時她心裏充滿了恨,她只有一個想法,殺了血帝爲龍雲報仇,不管自己的實力與血帝有沒有的一拼都不重要了,報仇,恨意,填滿了小七的內心。

紅光眼看就要飛到雲天那,小七飛快的擋住了雲天的身體,仰天怒吼:“啊………………………………”她的聲音裏充滿了恨意,她的吶喊又充滿了悲涼。千年的等待好不容易相聚,可才這麼短的時間裏,自己最愛的人,就這麼消失在了自己面前,她怎麼能不悲哀。

小七吶喊之時,全身泛起一層金光,那道紅光如擊中慕雪和龍雲一樣,再次擊中了小七。可是這次的紅光卻沒有一擊中小七就立即將她包裹,而是如彈力球一樣的被彈了回去,紅光就這麼從小七的身軀上彈射了回去。

“啊,這是怎麼回事,血帝……啊……救我……啊……”機緣巧合,那道彈射回去的紅光不偏不正,剛好落到了血帝身邊的霸古身上,他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立即被紅光包裹,然後全身露出痛苦神色,雙眼帶着乞求的神色向血帝求助,可是血帝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隨後,霸古就這麼向下落去,連吶喊之聲都不在有。

“剛纔那層金光是?”天帝若有所思的說道。

“有些像‘沐月金光靈’。”墓茫回道。

“沐月天陰之體,沐月金光靈,難道她們兩……”帶着疑惑的目光,洋洋的眼神不斷在倒地的慕雪和身上散發金光的小七之間來回觀望! “聖血,夠了。”看着前來幫助自己解救天帝的凡間之人一個一個倒下,墓絕心生怒意,向天怒吼。

“別說那麼多了,大家一起上。“衆仙家裏,不知何人怒吼。


“沒錯,一起上。”聽聞此句,立即有人附和,現在就只等着天帝下令了。

“哼,就憑你們幾個,我就不信你們幾個能與我五萬天兵抗衡。”血帝得意大笑,右手一揮,一塊血紅色令牌出現在了他手中。

“啊,那是聖血令。”墓茫眼中帶着一絲不安。

“聖血令?”天帝顯然不知其中緣由。

“仙界天兵全都在聖血初掌仙界時,施展了控魂咒,而那聖血令,就是控魂之物。現在仙界的所有天兵,都只會見那令牌行事。”墓茫在一旁解釋。

“那豈不是這些天兵如同他的傀儡?”

“沒錯,天帝。”墓茫說道。

“衆天兵聽令,緝拿叛亂之衆。”血帝將聖血令向下一揮,立即有大批天兵朝天帝等人衝來。

天兵法力雖然不高,可是雙拳難敵四手,人多了,力量自然也就大,才一小會功夫,天牢中的天兵和衆仙家就已經戰成一團,混亂不堪。

此時小七心裏還是想着報仇,她只想殺了那血帝,可是無奈之下被天兵層層圍困,無法脫身,琴樂也是雙眼含淚,失望萬分,因爲自己的父親,根本就不顧自己的安危,此時自己也是身陷重圍。

小七好幾次都準備衝出重圍去擊殺血帝,可是每次一衝出一道包圍圈,馬上就會有第二道將她圍住,天帝身後的幾百仙家此時也已經被衆多天兵衝散,眼下只能各顧各。

突然,一段優美的笛聲在天河響起,定睛一看,原來是琴樂正在拿着一根玉笛在十二仙尊的保護圈內吹奏。

也不知爲何,那些天兵就向不怕疼一樣,不管多強大的法力攻擊上去,倒地後立即就會重新撲上來,這樣一來,衆多仙家也只能無奈,此時天兵已經明顯處於優勢,有好幾個仙界上仙,都已經深受重傷。

“吼……”一聲響徹雲霄的長嘯從天河遠處傳來,聽到吼聲,正在吹奏玉笛的琴樂臉上露出一絲喜意。不過血帝的臉上,卻因爲這聲長嘯而變得震驚無比。

“啊,牟月青龍獸。”正在打鬥中的一位仙家看到遠處飛來的一條巨龍,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青龍獸飛到混亂的戰場後,並未飛身參加這場混戰,而是飛到了天河更高的上空,張開大口,嘴裏不斷有白色雨霧落下。那些雨霧因爲觸點高,所以落下後擴散的範圍也光,此時整個戰場的所有人,都被這落下的雨霧所淋溼。

血帝不知爲何,見到青龍獸此舉後,似乎非常恐懼,他不再理會戰場,而是直直向青龍獸飛去。琴樂還是在不停吹奏着玉笛,其餘人還是在與天兵苦苦糾纏。

在飛到離青龍獸相隔不遠的半空後,血帝發動了攻擊,他對的,是青龍獸。此時血帝雙手全都被紅色光包裹,然後雙手合十,一個紅色的光球慢慢在他的雙手之間聚集,慢慢變大。

一道白色影子,衝過了天兵的重重包圍,此時那白影的速度之快,堪稱光速,因爲你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白色影子移動時拖動的倒影。不到一秒,白色影子就飛到了血帝身後,大吼一聲,兩道白色利爪直直的抓中血帝背後。那原本聚集的紅色光球,因爲被身後白影偷襲,立即消散。

“哼,找死……”轉身一看,原來是隸虎襲擊,血帝怒意頓生,雙手向上一指,一道黑色霧氣立即出現在他手裏,然後向隸虎一揮,那些如毒煙般的黑色霧氣快速向隸虎飛去。

隸虎原本就是以身法快而着稱,哪裏那麼容易被血帝的霧氣擊中,身形一閃,隸虎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卻已經是在青龍獸身旁。

打鬥之聲越來越小,慢慢的,那些黑壓壓一片的天兵竟然全都開始暈倒在地,而受傷的一衆仙家、李月、雲天等人,都快速恢復了,但慕雪,卻是怎麼也沒有站起來。看來這青龍獸嘴裏吐出的雨霧,具有療傷之神效。

“啊,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回事?”血帝見到自己的天兵全都暈倒在地,驚恐之色顯露與形。

“嗷……”青龍獸一聲長嘯,帶着隸虎一同向天帝等人飛去,而血帝此時的雙眼中充滿驚恐,直直望着那些暈倒在地的天兵,只覺不可思議。

“聖血,你想不到我們會讓青龍獸前往雨沽山還魂井內取得井水來將這些天兵魂魄補全吧。”墓茫帶着一絲得意之色,向血帝大聲說道。

“難怪他會將雨沽山還魂井封爲禁地,原來是不想讓這些被他控制的天兵恢復元神。”自言自語的隸虎此時恍然大悟,原來那救人用的還魂井被封爲禁地,真正原因竟是如此。

“哼,聖血,你還不束手就擒。”長空怒喝。

“哈哈哈哈……束手就擒,哈哈哈……笑話。”血帝此時竟毫無畏懼之意,笑聲中滿是狂妄。

“仙父,你別在錯下去了。”琴樂雖然一直很反對自己父親的做法,可是畢竟血濃於水,她又怎麼忍心看着自己的父親一錯再錯呢。

“天帝,總有一日,我會回來仙界,再奪仙界之主,哼……”血帝毫無回憶,雙眼瞪着天帝,在他說完這句話後,全身開始冒出紅黑色霧氣。

“啊,那是……”天帝見到聖血身上的異樣,瞪大了雙眼。

“魔煞之氣……”墓茫也看出了聖血身上的異樣。

“哈哈哈哈……今日我聖血論爲魔道,總有一日,我會再回仙界,重奪仙主。”聖血身上的紅黑色霧氣原來越多,慢慢將他包裹,而原來那青絲長髮,也在慢慢變爲紅色。

“不要,仙父……”琴樂見到這般情形,痛心疾首,馬上就要衝出去阻止,可是墓絕一把拉住了她:“丫頭,現在你衝上去已經於事無補,他身上的魔煞之氣誰碰到誰就會論入魔道,千萬別犯傻。”

“不,不……仙父,不要。”琴樂哭泣着吶喊,但也沒有任何辦法能阻止的了聖血論爲魔道之舉。

當聖血全身被紅黑色霧氣包裹後,一道綠光暴漲,之後,飛在半空中的聖血就憑空消失不見,只剩下一衆仙家瞪大雙眼,在那直直望着毫無一物的空中,琴樂也是萬分痛苦的哭泣着。

雲天醒過來後,就見到這一幕,他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地上全都是黑壓壓暈倒的一片天兵,所以也沒注意到自己身後的慕雪。但當他轉頭見到慕雪倒地不起,連忙上前將慕雪抱起時,可是不管自己如何呼喚,慕雪卻是沒有半點響應。

“天帝,那聖血竟然自己論爲魔道,如果就這麼讓他走了,人間又要掀起一股腥風血雨了。”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老者面帶焦急的看着聖血消失的天空,對天帝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天帝轉頭看了看十二仙尊,又看了看琴樂,見他們全都用堅定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後才無奈的長嘆了一聲,大聲說道:“天元之火,聖獸焚魔,仙界神獸何在,速速捉拿叛賊聖血。”說完,天帝又拿出一塊白色發光的小牌,朝天上舉,然後雙眼看向了舉牌所對之處。 天河上空的雲彩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變化着,先是淡紅,深紅,最後變成了火紅,整個天河上空,全都變成了火紅色。見到這般異象,衆仙家都是大感驚詫,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了天帝。

“衆仙家不必驚慌,此象乃爲仙界守護神獸‘焰火麒麟’出世之前兆。”天帝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