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下來除了磅礴的魂力倒是並沒有發現什麼,只是這魂體之內的空間有些太大了點吧,以前自己並沒有進入過自己的魂體,現在見識到別人的魂體,竟是驚歎不已。

然而,就在林毅準備就此返回之時,這魂體卻是突然一陣震動,剛剛被林毅帶進來的魂力卻是轉瞬便是如同蒸汽一般消失。

“嗯?晉級了?”

看着魂體內的狀況,林毅當然是知道怎麼回事了,這樣大量消耗魂力,只有晉級這一個原因可以解釋,然而現在的葉尹洛還處在昏迷之中,要讓她自行吸收魂力顯然是做不到。

而看着眼前變化的林毅卻是再次焦慮起來,這晉級可是關鍵時刻,要是因爲魂力不夠而導致了失敗,恐怕這葉尹洛今後想要再次取得進步,比登天還要難了。

“誒,算了,幫人幫到底,誰叫遇上你這麼個小妖精了呢!”

看着眼前的變化,林毅卻是暗自嘲笑一番,說起來,能幫到這葉尹洛好像還是自己的運氣。

不敢再懈怠,當務之急還是要給這葉尹洛找到足夠的魂力纔是,而對於這魂力,林毅自己的識海之內卻是多的用不完。

沒有絲毫的猶豫,林毅直接躍出葉尹洛的魂體,立即帶着磅礴的魂力再次返回。

說來也是奇怪,這一次帶着魂力的林毅完全沒有受到那魂體的阻攔,而自己帶來的魂力也就是轉瞬之間便是被吸食的一乾二淨。

“嗯,還不夠?”


看着轉瞬便是消失了的魂力,林毅頓時傻眼了,這可是那噬魂者體內三分之一的魂力啊,現在就這麼一眨眼就消失了,這葉尹洛的晉級也太誇張了一點吧,難道是要晉級到噬魂境界了?

不管這葉尹洛要到達什麼樣的層次,林毅都只能繼續返回爲這葉尹洛帶來魂力。

一來二去,林毅是足足跑了三趟,卻是發現這葉尹洛的晉級依然是沒有結束。

“不管了,今天老子就不信灌不飽你了。”

看着多次之後依然是無效的現狀,林毅突然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要是將自己的識海暫時引入這葉尹洛的體內,那豈不是一舉兩得,也免得自己這樣跑來跑去,讓意識這樣工作可是積累的。

說幹就幹,這次林毅直接控制這自己的識海衝入這葉尹洛的腦海之內,不到半刻鐘便是將所有的工作都完成。

看着自己的傑作,一時不禁有些自豪,這樣做果然是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然而,還未等林毅高興結束,卻是發現自己的識海竟是不受控制地朝着那葉尹洛的識海衝去。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

見此情景,林毅已是無能爲力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兩人的識海就這樣慢慢地融合在一起。

“唉,這小子,自己造的孽,只有你自己承受了。”

同樣是看着這一切變化的噬魂,卻是再次嘆息一聲。

不明所以的林毅就這樣如此眼睜睜地看着兩人的識海如此結合在了一塊。

突然之間,一股玄妙的感覺卻是傳至自己的大腦,這種感覺完全是讓自己欲罷不能。

“這是?”

隨着這種感覺的到來,林毅的腦海之中卻是出現那葉尹洛的不少虛幻的影子,還有不少的影子是其修煉魂技之時,除此之外竟然是有着這葉尹洛從小到達的所有畫面。

看着這些畫面,林毅當然是一絲都不會放過,當即便是講那麼些畫面一一記在腦海之中。尤其是這些魂技的演練,這可是對自己今後的修煉有着莫大的裨益的。

努力剋制這那股奇異的感覺,現在的林毅卻是發現自己的一生已是在那葉尹洛的腦海之中如出一轍的出現,自己當然還是什麼也不明白。

沒過多久,那股奇異的感覺更盛,林毅已是對其根本無法招架,最終還是進入某種玄妙的狀態,知道最後失去了意識。

……

待得林毅醒來,卻是發現周身無比的舒暢,而旁邊的葉尹洛也是一臉的泛紅,雖然還沒有醒過來,但可以看出現在已是完全脫離了危險。

沒由來的突然感覺心中的一股一樣,剛剛昏迷之中好似做夢一般,現在林毅的心裏依然是突突作響,難道真的發生了那種事情了?

不敢再做多想,林毅直接回到直接的營帳之內。

“噬魂,說說之前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現在的噬魂陷入了沉浸之中,但是林毅知道,這傢伙一定可以感知到外界的一切,爲今之計只能問問這個老不死的了。

“哼,你小子,現在得了便宜還賣乖?到時候可要看你怎麼跟那女娃娃交代。”

聽着林毅的問題,原本還是處在沉浸之中的噬魂現在竟然是直接蹦躂了出來,顯然是充滿責備。

“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呢?”

現在的林毅已是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了。

“你自己將兩人的識海融合在一起,還問本帝?識海相當於魂者的靈魂一般,你把自己的靈魂和它融合在一起,難道還埋怨會產生雙修這樣的事情麼?”

聽了噬魂的這一番解釋,林毅方纔是如同恍然大悟一般,實在是沒想到自己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而已,竟是會引來這麼大的麻煩,現在看來也只能等那葉尹洛醒來之後再跟她解釋清楚了。

左等右等之後,卻是並沒有等到那葉尹洛醒來的跡象,倒是夜晚出征的林莫瑤帶領着破軍回到了營中,很難想象這麼二十幾個人在那幾千鐵騎之中竟是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

“她怎麼樣?”

回到營帳之中的林莫瑤直接問道,不用說也是在問那葉尹洛了。

“現在已是沒有了危險。”

面對這個母夜叉一般的人物,林毅只能是悻悻地回答道,而至於那雙修之事一時之間也是不好說什麼。

跟着那林莫瑤進入葉尹洛的營帳之中,方纔是發現現在的葉尹洛不知何時已是睜開了雙眼,只是一直呆呆地凝視着營帳之內久久不語。

“怎麼樣?”

上前關切地問道,這林莫瑤顯然也是發現了葉尹洛此時不正常的表情。

站在兩人身後的林毅卻是早已經雙腿打顫,真不知道一時間,到底應該如何解釋。

“莫瑤姐姐,你暫且先先出去一下吧,我還有話要問林毅。”

過了許久,這葉尹洛方纔是說道。後者雖然一臉的疑惑,但還是點點頭出去。

兩人在營帳之中一時相對無言,如此壓抑的氣氛當真是讓林毅有些受不了。

“見過公主”

受不了這種壓抑氣氛林毅還是率先說道,之前在那識海結合之時便已是出現了這葉尹洛一生的畫面,令林毅怎麼也沒有沒想到這眼前看起來嬌滴滴的人兒居然會是這鏡月帝國的公主。


而隨着一聲稱呼,林毅也是單膝下跪。

“嗯,起來吧。”

看着跪下的林毅,那葉尹洛僅僅是淡淡地說道。

看着站起來的林毅卻是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雖然林毅心中並不懼這什麼所謂的公主,但自己此刻卻是佔着理虧,也不好說什麼。

“今日之事要是你林毅透露半個字出去,我葉尹洛定會舉全國兵力圍剿你。”

看着林毅許久,葉尹洛方纔是眼神狠劣地說道,後者也是微微點頭。

對於林毅來說,當然相信這女子有能力動用全國兵力來圍剿自己,如果真是那樣,恐怕自己今後的日子也是過到頭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在這件事上自己也沒有吃什麼虧。

“還有,這次東郡叛亂平定之後,你從哪裏來,便是回到哪裏去,永世不得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依然是點點頭,對於這第二個要求林毅當然也是無條件答應,本來自己就沒準備在這破軍之中長期待下去,而那青雲宗纔是自己的家。

“請公主放心,我林毅做事有做有當,要是公主那天覺得受到了不公,大可來取了林毅的性命便是了。”

對於這突然發生的事,其實兩人皆是明白只是意外而已,而對於林毅的這一番話,那葉尹洛顯然也是有些吃驚,沒想到林毅竟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會主動承擔錯誤。

“好了,你出去吧。”

不再多說什麼,林毅也是自覺地離開營帳,卻是正好遇上那守在帳外的林莫瑤。

兩人雙眼對視,卻是什麼話也沒說,林毅知道這女人現在的心裏在想什麼,可惜這種事情是萬萬不可能說出口的。


“這叫什麼事啊?”

回到營帳之內,林毅卻是怒火中燒,怎麼也沒想明白爲何會發生這等事情。 接下來的日子,雖然衆多的破軍將士並不知道那一晚葉尹洛的傷勢到底是怎麼好的,但衆人都明白,這八成也是林毅的所爲,現在不少的將士已是對林毅刮目相看了。

而對於林毅和葉尹洛兩人,卻是什麼也沒有解釋,反倒是兩人整天都是窩在各自的營帳之內,避免着一切撞見的可能。

“公子,這是你的魂石。”

這些時日以來,幾乎是每隔兩天便有將士爲林毅送來魂石,以給予修煉之用,這也難怪破軍的實力會如此之強。

當日糧草大營一戰,破軍憑藉着區區二十餘人,硬是將鄘城敵軍的鐵騎斬首近千人,要不是天亮,敵軍不好再進攻,恐怕還將死上更多的兵力,而再看看破軍,一夜的戰鬥,除了葉尹洛不幸撞上那噬魂者,整個破軍竟是無一傷亡。

“哼,給我足夠的資源,我也能創造出橫掃整片大陸的軍隊來。”

心中默默嘀咕一番,林毅還是將那魂石收下,畢竟跟誰過不去都不能跟寶貝過不去嘛。

“公子,隊長決定三日之後組織一次對抗賽,到時候可能會剔除五名破軍將士出局,還希望你能準備一下。”

那帶着魂石進來的將士極爲恭敬地說道。

“嗯,知道了。”

對於這破軍之內的對抗賽,林毅還是早有耳聞的,每隔五日便會組織全體破軍成員進行一次對抗訓練,到時候凡是在排名最後的五名將會永遠剔除整個破軍的行列,出去重新作爲一名普通的將士。

這樣的規矩,無非就是一種激勵將士不斷上進的手法而已,林毅自然是知道其中的緣由的,只是這當着衆人的面活生生地被剔除出局,無論是誰,面子上也是擱不下去的,林毅自然也是不願意就這樣輸在這場比賽之上的。

“看來接下來的日子還要想辦法突破一下才是啊,畢竟這破軍之內的將士也不是什麼吃素的啊。”

好在在這破軍之中是從來不用爲什麼資源缺乏而感到頭疼的,只要你需要什麼,破軍後面的寄養部隊便是會想方設法地爲你搞到手。

打定主意的林毅端坐而下,三天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在這裏有着如此充裕的魂石做奠基,再加上之前幾次大戰的積累,林毅相信,想要再取得突破完全是有可能的。

當即收回思緒,將那一塊塊的魂石逐漸的吸收進入體內。

……

與此同時,在林莫瑤的營帳之內,葉尹洛也是走了進來。

“公主”

看着進來之人,那林莫瑤一改之前的嚴肅表情,對着葉尹洛恭敬地說道。

“嗯,在外面,我只是你的部下,這些禮節就不用了。”

想來這葉尹洛也沒有什麼公主的架子,對着那林莫瑤揮揮手便是獨自坐下。

“公主這一次前來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吧?”

這林莫瑤雖然是一介女流,但能夠做到今天破軍隊長的這個位置,倒也是精明,自打那葉尹洛一進來便是知道來人今天定是有什麼事情。

“嗯,三日之後就是整個破軍比試的日子了,我想要你辦件事。”

聽着那林莫瑤的問題,葉尹洛也只能是點點頭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公主儘管說,只要能做到,微臣一定想辦法解決。”

這林莫瑤果然沒有猜錯,看着那葉尹洛緊皺的眉頭便是知道這個丫頭現在是遇上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