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慘叫傳來,又有一個人被尹悅抓到,下一刻就被吸乾了陽元,變成了一具乾屍。

“操!左立堂,你……你發什麼傻,還不快去幫忙!”

一邊的呂掌門,看着自己呂丹派的人一個個死在尹悅的手裏,頓時氣得跳腳,整個人都急得發瘋了。

這時,又一聲慘叫,又一位五尺道行的呂丹派長老,再次被尹悅逮住,拼命的掙扎着。

不過,沒掙扎幾個呼吸,就雙腿一撐,沒了動靜。

“我……我要殺了你!”

武神至尊 呂掌門見到五個呂丹派門人,全數死了個精光,整個人都瘋了,怒不可揭的吼了一聲,一道七尺道行的伏魔印再次對着我轟了過來……

尹悅轉頭一看,立即扔下手中的那具乾屍,準備再次飛竄回來救我。

不過,這次不知道爲什麼,她纔剛準備挪動步子過來,卻突然一僵,接着渾身顫了起來。

是的,全身顫抖,就像是着了魔一樣,一動不動的站在了原地。

看到這裏,我真是嚇壞了,一邊趕緊打出兩道陰司罰惡令,快速融合爲一個令字,朝七尺伏魔印轟過去,同時一邊趕緊對尹悅喊道:“尹悅,你……你怎麼了?”

“…………”

尹悅沒有回答我,此時的她就好像根本聽不見我的聲音似的,依舊僵立在那裏,一動不動,就像變成了石頭一樣。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她會突然中了邪一樣?

不過,我根本來不及多想,此時對方的伏魔印撞碎陰司罰惡令後,就直接轟在了我的身上。

“嘭!”

我就感覺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貨車撞了一記似的,腦袋“嗡”的一聲,人便倒飛起來……

是的,胸口一痛,人還在空中,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呃……”

幾秒之後,我砸落在地,半個身子已經在擂臺的邊緣外了,只差沒直接摔下擂臺。我想說話,可是渾身刺痛,嘴裏不斷吐血,硬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肋骨都可能斷了好幾根吧。當然,更擔心的是,要是內臟被震壞了,估計今天真是沒得活了。

見我滿口是血,連爬都一時難以爬起來,所有人都擔憂的望向了我。張玄和封帥欲跑上臺來幫我,不過卻見無崖子和張道長微微搖頭,二人也只得作罷。

其實,我心裏非常清楚,今天陰陽道家其它門派沒有摻合進來聯繫對付我,就已經是全靠無崖子幫忙力挺我了,要不然就憑尹悅是鐵板鬼這一條,就足夠讓所有陰陽道家之人聯手誅殺。

所以,無崖子他們不允許封帥和張玄出手幫忙,我一點也不怪他們。畢竟如今呂丹派死了四五個人了,左家也死了一個左豐境,此時誰要是敢站出來幫我,就真的完全和呂丹派及左家對立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見到左立堂撲向了尹悅,拿着桃木劍猛地朝尹悅砍了過去。

一劍劍的劈砍,尹悅頓時渾身是傷。

尹悅依舊毫無動靜,就這樣僵立在那裏,任左立堂劈砍,眨眼之間便全身傷痕累累。

一道道焦黑的劍痕,入目可見。每一劍劈砍下去,都帶着一道火花,每一劍都讓尹悅狠狠的一顫……

“尹……尹悅……”

我想大聲喊她,可是聲音都很小,稍一用力,全身巨痛無比。

“尹悅,你怎麼了?”

我口中念道,十分的擔心她。

這樣下去,我知道尹悅也只有死路一條了,這不就是活靶子了嗎?

“我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這妖孽!”

左立堂一邊怒罵着,一邊朝着尹悅一劍劍揮砍下去。雖然她是鐵板鬼,每一劍下去無法將尹悅洞穿身體,但是卻使得尹悅皮肉盡翻,

見砍不死尹悅,左立掌便棄劍用符,一道道靈符往尹悅身上拍過去。

每一道靈符拍過去,都會把尹悅震得倒飛而起,砸在地上,靈符的陽火直接在她身上燒出一大塊黑焦。

“我看你死不死!死不死!”

左立堂整個人都瘋狂了起來,像個瘋子似的,一會兒咬牙切齒,一會兒癲狂的大笑。手中靈符,一下也沒停歇。

“啪啪啪……”

一連數道靈符,再次往尹悅身上砸了過去。

“嘭”的一聲炸響,尹悅整個人都被陽火裹身,人震飛而起。

“咔嚓……”

一聲異響,自尹悅身上傳來,大家趕緊朝尹悅身上望去,接着所有人都驚呆了!

只見隨着這一聲異響,完全被燒焦了的尹悅,身上的皮膚突然爆裂,現出一道裂紋。

是的,就像是一塊鏽黑了的鐵管,爆裂了一樣。

“尹悅!”

我大吼一聲,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相比於自己身上的巨痛,尹悅的變故更加的讓我心痛。

我驚恐的望着她,望着她身上的裂紋越來越多。心中滿是絕望,心想難道今天我們倆都要死在這裏了麼?

此時,我真的有點後悔了,後悔帶尹悅出來外面,如果讓她跟着陳二狗,或許她就不會出事了。

“咔嚓……咔嚓……”

隨着聲音越來越密集,尹悅身上的裂紋頓時佈滿全身。原本就被桃木劍和靈符陽火燒成焦黑的身體,就像是乾枯的樹皮脫落一樣,開始一塊塊脫落下來。

“嘭!”

一聲巨響,尹悅身上的焦黑皮膚一下炸裂了開來,那些焦黑的皮膚,就像是一塊塊的繡鐵一樣,橫飛四濺,飛濺在地上,火星四濺,叮叮噹噹作響。

是的,那是鐵。鐵板鬼身上的煉出來的鐵板,全爆裂炸飛了。

臺下的一些人,甚至都被鐵片射中,鮮血直流。

就在大家還沒來得及恐慌的時候,突然一聲驚叫:“你們快看,七……七尺道行了!”

衆人趕緊朝尹悅望去,頓時全場譁然……

因爲大家見到此時的尹悅,之前身上燒焦了的皮膚炸裂之後,此時全身已變成了白銀之色。亮晃晃的,就像是全身被鍍了一層白銀一樣。

而且,此時她的道行,更是直達七尺。

“銀……銀板鬼! 農女當家 我的天啊,她……她變成銀板鬼了!”

“啊?銀板鬼!”

一聽這話,全場駭然!

全場頓時寂靜一片,所有人都驚呆了!

PS:寬帶依舊沒有等來維修人員,中國移動,真讓人無語。這兩章,跑親戚家裏來更新的。 許少寵妻入骨 不僅大家驚呆了,就連我都驚呆了!

銀板鬼?尹悅變成銀板鬼了!難道說,之前她突然一動不動,其實是在突破。

修成人形後的野鬼因爲身如鐵硬,稱之爲板鬼,根據能力的大小又分爲鐵板鬼、銅板鬼、銀板鬼、金板鬼、不化骨,再然後就是飛昇成魔成仙。

板鬼每提升一個等級,能力自然也就提升了一大截,比如鐵板鬼就不能和銀板鬼相提並論了,不僅是身體的強硬程度不是一個等級,就連道行也是直接提高了不少。

看到尹悅通體猶如鍍了一層白銀,亮晃晃的,可不就是變成了銀板鬼麼。也就是說,她直接躍過了銅板鬼,一下突破到了銀板鬼的等級了。

這真的讓我十分的驚詫,原本我還十分的擔心她,沒想到她竟然是在突破。

不過想想也並不奇怪,因爲她剛纔連續吸了五六個人的陽元,而且這些被她吸掉陽元的幾個人,通通都是五尺道行和六尺道行的人,她自然道行大增,想不突破都難。

“銀板鬼!這下真是再也沒有人能收拾得了她了!”

主席臺上,無崖子苦笑了一下。

幾位掌門也都有些臉色發白,嘴脣發乾的舔了舔嘴脣,顯然也是被尹悅的突變給驚駭的不行了。

“幸好,幸好咱們沒有出手,要不然咱們幾個今天恐怕誰都別想活着回去……”

武當派掌門一臉後怕的感嘆道。

衆位掌門全都點點頭:“是啊,她還是鐵板鬼的時候,尚且六人圍攻死得只剩一人了,這下變成了銀板鬼,還不是誰上誰死麼?”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只剩苦笑。就連無崖子都一時無言,因爲此時連他都恐怖對付不了尹悅了。

主席臺和臺下衆人都驚呼連連,與此同時,左立堂也是驚得瞠目結舌,臉都綠了。心中更加焦急,然後趕緊舉起桃木劍朝尹悅猛地劈了過去……

此時的他顯然也明白,如果再不趕緊殺死尹悅,最後沒命的就將會是他。

不過,之前還是鐵板鬼的時候,他的桃木劍就對尹悅的殺傷力有限,如今尹悅突破到了銀板鬼,就更是對尹悅毫無威脅了。

只見左立堂一劍砍了下去,“當”的一聲脆響,尹悅身上連劍痕都沒有留下,而左立堂自己手中的桃木劍卻頓時斷成了兩截!

“什麼?”

左立堂握着一柄斷劍,直接驚呆,完全傻了眼,嘴巴張大的都能塞進一隻鴨蛋了。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左立堂完全傻了,望着手中的斷劍,滿臉的不敢置信。

不僅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一樣被再次驚呆了。

如果說,之前看到尹悅變成了銀板鬼,只是覺得道行增長了,那麼這一次,就是真正的明白了銀板鬼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了。

左立堂是六尺道行,一位六尺道行的人,竟然一劍劈砍在銀板鬼身上,銀板鬼一點事都沒有,而劍卻斷了,這得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呀?

那不就是等於,七尺道行以下的人,一旦遇到銀板鬼,基本上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祈求銀板鬼不要傷害你。

尹悅的強悍程度,已經是讓所有人心知肚明瞭。

我對面的呂掌門,也是震驚的頓時面如死灰,知道自己今天是死定了,於是對着我就再次一道伏魔印轟了出來。同時吼道:“史記,你也別想活着!”

“轟隆隆……”

一道七尺伏魔印快速的飛速射了過來……

尹悅一看,眉頭一皺,就準備過來保護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左立堂估計也是知道今天死定了,所以也是豁出去了,直接不要命了,朝着尹悅撲了過去,一把將尹悅死死抱住,同時手中一枚銀針,對着自己的天靈蓋上就紮了進去!

“爆陽!”

臺下衆人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

是的,這一招在陰陽行當裏稱之爲爆陽,就是將自身的陽氣瞬間爆發。 邪魔之牛x仙妃 當然,這也是一種同歸於盡的手段,如果不是逼到絕境,是沒有人會這麼幹的。

因爲爆陽,有很大的機率自己的命也直接葬送掉。

“嘭!”

一聲炸響,只見左立堂身上頓時暴發出一股無匹的陽氣,震盪了開來。這股無匹暴戾的陽氣,炸開之外,甚至都讓周圍的空氣現出了漣漪,攪得周圍的天地元氣一動翻滾,發出天破的悶雷之聲。

在爆陽的瞬間,左立堂的衣服直接震得稀碎,一蓬鮮紅的血霧迸發了出來!

是的,這血霧,就是從他全身汗毛裏爆發出來的,然後經過爆陽的勁力,迸發在空氣中,形成的血霧。

“嘭!”

這股爆陽產生的無匹陽氣,直接將尹悅震得倒飛了起來,直接震退到了五米開外,這才停了下來。

而這時的尹悅,渾身也迸射的滿身是血霧,看上去有些慘。不過大家都知道,這血霧,是左立堂的血。

再看左立堂,此時的他全身的衣服褲子已經炸成了碎布條,披頭散髮,渾身是血,真的成了一個血人,他一動不動的立在原地……

寂靜!

全場死靜,沒有一個人說話,全都驚恐的望着他,看他爆陽之後還是死是活。

這種死寂的氣氛也就持續了幾秒時間,接着就聽見“啪嗒”一聲,大家就見到左立堂的身子一晃,然後一頭栽了下去。

“嘭!”

左立堂倒在地上,就再也沒有了動靜,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大家全都看呆了,個個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此時的我,卻沒有時間去在乎左立堂是死是活,因爲呂掌門的伏魔印正朝我襲來。

此時的我,已是受了重傷,我知道這一下再被打中,肯定是必死無疑了。

而尹悅因爲左立堂的爆陽襲擊,已是來不及救我了。

怎麼辦?

怎麼辦?難道今天真的就要這樣死在這裏了嗎?

心中十分的絕望,也十分的不甘。

再用陰司罰惡令去擋?顯然是擋不住的。

可是,如今的我最厲害的絕招也就是陰司罰惡令了。

就在我無奈的時候,腦海裏突然想起了之前蔡付平對我說過的話,他說如果對方對我下狠手的話,就用《天道仙法》砸死他。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天道仙法》難道真的能用來砸死別人嗎?

PS:還有一章,稍後。 我心裏真的對此感到非常的質疑,這也是我一直沒有按照蔡付平所說的方法去做的原因。

他說要我腦海裏默唸《天道仙法》,然後就會出現天書,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這……可能嗎?

我心中迷茫,不過此時已無別的辦法,唯有信蔡付平一回了,反正這次都死定了,就不如死馬當作活馬醫,萬一真的出現了奇蹟呢?

想到這裏,於是我趁伏魔印未襲到我之前,口中趕緊急忙念道:“道生萬物,萬物之律爲天道。”

我念的是《天道仙法》裏的其中一段話,就在我念出‘道生萬物,萬物之律’的時候,腦袋就突然“嗡”的一聲響,接着我就看見自己的腦海中,出現了一本書。

是的,一本書泛黃的古書卷,這本書卷樣子和我的《天道仙法》極爲相似。

只不過,不同之處在於,這本書卷打開之後,裏面卻是空白的。突然之間,腦海中出現了一本書卷,這一幕着實嚇了我一大跳。

不過,我很快就驚喜的反應了過來,心想難不成這就是蔡付平口中所說的‘天書’?難道蔡付平真的不是在跟我開玩笑,他說的都是真的?

就在我一臉懵逼的時候,這個空白的書卷上,突然顯現了一行字:道行萬物,萬物之律……

是的,這行字就是我念的那一句,它竟然顯現在了我腦海中的這卷書卷中了。

說實話,這真的讓我又驚又奇,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會是真的。

“夫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

我又唸了一句,接着這一句也顯現在了書卷中。看到了這裏,我心裏知道,這是真的。只要我念了《天道仙法》裏的句子,它就會顯現在腦海裏的這卷書卷中。

我還想繼續再念下去,不過這個時候,我聽見尹悅一聲焦急的驚叫:“史記哥哥,小心!”

一聽這話,我猛地一看,也嚇了一跳,此時對方的伏魔印已經直衝我面門而來了。

看到這裏,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念《天道仙法》裏的句子了,按照蔡付平的說法,是要蓋上陰司罰惡令後,才能用這本書卷砸對方。

可是,這本書卷它在我的腦海中,而陰司罰惡令當初夜遊神寫在了我的手掌上,這可該怎麼用它蓋印呢?

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一道金光燦燦的“令”字也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中,它似一道流星一樣,直接落在了這本書卷上。接着,這本書卷上就蓋上了一枚金色的“令”字!

陰司罰惡令一蓋在書卷上,頓時整本書卷就泛起了金光。

Wшw●ttκǎ n●C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