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修羅眉頭直皺,對於耶芬娜公主泄露龍族秘法的做法很是不滿,但卻也明白在神魔學院之內,自己可沒有多少話語權,好在他說的不是自己修羅族,修羅青年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大師兄,我們要不要出手?」跟在莫離身後的一名女子開口說道。這名女子相貌並不如何出彩,雖然也算得上美女,但是和神女竹文箐這樣的絕色一比,就普通了很多。再加上其穿著保守,沉默寡言,看起來極為低調。

「千手,不要著急,事情應該沒有咱們想象的糟糕。而且你可知道閉關洞府之中的人是誰?」莫離臉上絲毫不著急,也沒有絲毫增援出手的意思。

名為千手的女子木然的看向他,默然等待著他的答案。

莫離有些無語,知道千手師妹的姓格,一開始就不應該賣什麼關子,直接說就好了。

「此人是外院乘風院長選擇之人,當然,目前聽說還只是候選人。這樣的人你以為是好對付的嗎?」

「是他?今年入院的外院魁首?可是比咱們的小師弟名頭還要大!」千手瞭然的點點頭,果然沒有再出手的意思,不知道是對李麟的信任還是對諸葛乘風眼光的信任。

就在此時,敖無空本體已經衝到了李麟閉關的洞府前。看著洞口瀰漫的淡淡青光,敖無空臉色大變,因為那是青龍龍元的力量。從其稀薄程度來看,龍元本體應該是被徹底消化了。

「不,龍元是我的!」敖無空一聲咆哮,整個人化身十丈長的金色神龍,龐大的龍身轟然沖入李麟洞府。

啊——!

瞬息間,一聲驚恐的咆哮,青龍縮小到一丈多長,雙眸滿是恐懼的從洞府之中衝出來。與此同時,一條金色鎖鏈如同有靈一般從洞府之中延伸出來,以無可抵擋之勢捆縛住青龍的七寸之地。

龍和蛇一樣,七寸都是其弱點,唯一不同的是龍在七寸處有一片堅固超過龍角的逆鱗保護,蛇類則沒有什麼保護。

嘩啦啦——!

鎖鏈無限延伸,竟然在瞬息間將青龍捆縛的如同粽子一般,然後青龍身後一股巨力傳來,青龍的身軀被一點點的向著洞府之中拖。

「嗷吼!所有力量回歸!」

青龍敖無空大聲吼道,三聲瘋狂的龍吟傳來,被宇文留仙、閉關眾人、神女攔截的三條長龍突然仰天長吼起來,緊接著青色龍驅轟然爆炸,在將對手炸退的那一霎那,三滴大小不一的鮮紅色精血瞬息間閃過眾人的視線,並從敖無空的口中沒入其體內。

嗷吼——!

一聲龍吟響起,敖無空的力量瞬間漲大十倍,縮小為一丈的龍軀開始暴漲。

「哼!」一聲冷哼傳來,敖無空龍軀一個戰慄,竟然再也無法放大一寸,並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未完待續。) 「嗷吼,你是什麼人,為何會有我族祖龍的氣息,不可能,祖龍的氣息怎麼可能還活生生的存在於現世。」敖無空大聲咆哮道。在金色鎖鏈束縛下,他連重新化為人形都做不到。整個人看著黑森森的洞府不可置信的吼道。

嘩啦啦——!

鎖鏈移動,一點一點的向著洞府中拖去,除了之前那一聲冷哼,再也沒有其他氣息傳來。

「不對,那小子好像出了點意外!」莫離臉色一變,神色變得頗為驚訝。

「不錯,洞中的氣息極為不穩定,一會兒不過是六品武皇,一會兒卻又不弱於八品武皇。難道此人突破的時候走火入魔了?導致體內氣息大亂?」千手臉色凝重的開口道。

「不!如果他走火入魔了,體內的真氣不會如此波動不定,更何況他還如此簡單的就收拾了敖無空,那條色龍雖然龍品不怎麼樣,但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莫離臉色凝重的說道。眾人都在神識關注洞府之中,因為洞府禁制的原因,眾人並不能清楚把握李麟目前的狀態。至於如同死狗一般被拖入洞府的敖無空,眾人根本就未曾在意。

隨著敖無空被拖入洞府,整個洞府的氣息更加詭異,彷彿內部不是人類盤踞,而是一頭魔物蹲守。

桀桀——!

陰森的怪笑傳來,無邊黑色氣息從洞府之中涌動而出,瞬息間籠罩整個洞府。

「魔氣,好精純的魔氣。這是怎麼回事?」不要說莫離,就算煞氣衝天的修羅族青年高手也一陣脊背發麻。龍族血統,人族本體,現在還加上本源魔氣。這個洞府中的人類怎麼如此詭異。要是他知道這個傢伙就是自己挑戰之人,恐怕臉色會更加精彩。

踏踏——!

一陣腳步聲伴隨著一個堅定的身影,神女竹文箐一步一步向著洞府之中走去。

「等等,文箐,你不能去!」仙公子突然攔住了神女的去路,高傲的臉上閃過一抹擔憂。


「我有把握幫他鎮壓魔心!」竹文箐自信的說道。她對李麟觀感不錯,不想他被魔氣控制心神,成為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不行,被魔氣侵襲之人是沒有理智的,而且我感覺到了危險,你不能去,要去還是我去吧!」仙公子沉聲說道。

「不需要,他怎麼說也是我們外院之人,我有能力解決!」竹文箐搖搖頭,絲毫不領情。

「文箐,你……」仙公子臉色一僵,眼底閃過一抹黯然。高傲的仙公子卻偏偏愛上了更加高傲的神女,這不得不說是仙公子的悲哀。

嘭!嘭……

隨著一陣震動之聲,一個雄壯的身影從無邊黑洞中走出來,其上半身的武士裝已經碎裂了大半,露出古銅色的健壯身軀。滿頭黑髮隨意的披散著,黑髮之間的臉上滿是茫然。

「李……麟!」竹文箐藍色一愣,試探姓的問道。

「是我,我感覺到了天劫的氣息,你立刻退開這裡!」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

竹文箐仔細打量著李麟成熟了幾分的臉,然後收起氣勢,點點頭退了出去。

而仙公子卻轉身看著李麟,臉上閃過一抹厭惡之色,但卻沒有多說什麼,畢竟這裡有外族人在場,仙公子可不想因為一場內鬥讓外族看了笑話。

嗖——!

一道飄渺若仙的身影驟然出現在李麟面前,神色凝重的打量著面前變化巨大的李麟。

「魔胎覺醒,沒想到你竟然獲得了部分神魔決的功法,還成功凝聚了魔胎!真不知道說是你的幸運還是你的不幸!」諸葛乘風開口說道,臉上的神色多了幾分惋惜。

「曾僥倖獲得一柄魔兵,被魔氣侵蝕,為了保命不得已而為之。卻沒沒想到院長大人您提供的丹藥竟然連魔氣都能夠增長。」李麟臉色苦笑的說道。

「魔氣也是天地元氣的一種,自然可以增長。只是神魔決在上古就已經殘缺,如果沒有後續的功法,對於之後的修鍊大為不易。或許老夫可以幫你現在打碎魔胎,重新將其逼出你的體外。」諸葛乘風沉聲說道。

李麟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意動的神色,但是很快,這抹意動轉化為自信之色。

「不必了,我有信心鎮壓魔心,保持本心。」李麟滿臉堅定地說道。

諸葛乘風定定的看著他,最終默然點頭,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同時,高空之上傳來滾滾雷聲,無邊黑雲籠罩了大片天空。

「天劫,沒想到這個李麟竟然在武皇級就引來了天劫,他到底是什麼實力?武皇後期還是武皇中期?」千手拿捏不定的問道。

「我也不知,從武道境界來看,他確實是六品武皇巔峰,但是其身上卻隱隱散發著領域的氣息,真是詭異。」莫離搖搖頭,有些拿捏不定李麟的真實情況。

「我記得大師兄引來天罰的時候正是領悟領域突破七品武皇的時候,竹文箐也大致是在那個時候,難道這個李麟竟然比你們天賦還要出眾?」站在莫離另外一側的青年高手開口說道。

「天賦比我還要出眾嗎?也許吧,畢竟蒼龍大陸無比遼闊,總有一些人的天賦出乎所有人意料。」莫離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彷彿絲毫沒有因為李麟可能比他出色而嫉妒。

就在此時,一股悚然的危機感襲上觀戰之人的心頭,

「速退!」莫離一聲大喝,猛然揮動真氣籠罩眾人,一個前沖衝到千丈之外,直到此時,那種被鎖定的危險感覺才漸漸消失。

「好險,差一點被天劫鎖定!娘的,要是無端被雷劈,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他。」有人跳腳大罵。

一般情況下天劫來臨只會選擇應劫之人,但也有某些天賦不凡之輩,雷劫認為其危害極大,會讓其身邊之人也被作為攻擊對象,彷彿要斬草除根一般。因此眾人之前並不認為李麟會引來那種恐怖的天劫,因此一直默默在近處觀看。畢竟天劫對於修士來說都是難以爭奪的。唯一不同的是,大多數必將經歷的是壽命雷劫,和這種進階的天地雷劫完全不同。

先天之上的武者壽元雖然比一般人要悠長很多,但想要幾百年上千年的活下去根本不容易,當年齡到了命數盡頭,先天武者體內依然擁有濃郁的生命力,此時他們就會遭受雷劫考驗,度過去,命數壽命增加,度不過身死道消回歸天地。蒼龍大陸傳承無數年,高階修士沒有蔓延的根本原因就是這種壽命雷劫。實力越深兩次雷劫之間的間隔越久。王座武者的壽命雷劫間隔為一年,武皇級武者間隔為十年,武尊級武者壽命間隔是百年,武神級武者壽命雷劫間隔為千年,武聖級武者間隔為萬年,傳說中的大帝境界壽命間將將達到恐怖的十萬年,傳說突破武帝,將獲得萬古不朽的生命,和天地同壽,曰月同輝。

「娘的,如此說此人豈不是天賦驚人的妖孽,而且是咱們外院之人,這下子諸葛院長可要揚眉吐氣了。」有人看著內院一干絕世高手,幸災樂禍的說道。


「現在看還未知,其體內孕育著魔胎,那可是一個定時炸彈,一旦這個小子鎮壓不住,則會徹底化為荼毒天下的魔王,到時候恐怕會是一樁天大的麻煩。」有人忍不住嘆息。畢竟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保持著樂觀的心態。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檔口,高空之上的雷劫猛然劈了下來。

李麟雙眸望天,連動都沒有動,雷劫順著他的頭頂沒入他的體內。

遠處眾人一片嘩然,蒼龍大陸傳承無數年,還從來沒有如此對抗雷劫的,畢竟雷劫之中充滿了破壞之力,就算是金剛之體也經不住雷劫的煅燒。就算是以肉身力量著稱的蠻獸,在雷劫之下也要小心應對。 大尊主 ,簡直是送死的行徑。

雷電閃過,李麟渾身化為焦黑,上半身衣服徹底碎裂,如果不是李麟用真氣護住了下半身的衣服,恐怕這一擊,李麟就有光溜溜的離開了。

「這就是天劫之力,果然如同我預料的一般,在無盡的破壞之力后蘊含著最本源的生之力量。」李麟焦黑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白森森的牙齒給人陰森森的感覺。眾人一陣無語,紛紛認為李麟肯定是被雷劫劈傻了,哪有被雷劈還笑得出來的。

轟隆隆,高天之中雷鳴更像,彷彿因為李麟這般接受憤怒了一般。一道電蛇閃過,比之之前壯大一倍的雷電再次劈到李麟的身上,這一次李麟不再一絲不動,他舉起了右手,將天劫之力從右手引導到體內。

轟隆,李麟體表的肌膚在恐怖的雷電之下紛紛裂開縫隙,滴滴血珠從裂縫中湧現出來。

「龍化!」

李麟淡然說道,一片紫色鱗片從其體內長出來,瞬息間化為最密集嚴實的鱗甲部隊。就連臉上也不例外,除了明亮的雙眸還盯著外面之外、其他都被龍鱗掩蓋。一個人形暴龍出現在眾人面前。

「好精純的龍族本源力量,這個李麟難道之前曾經吞噬了一條上古祖龍不成。」有人忍不住說道,說完自己就先笑了。祖龍是什麼樣的存在,豈是被一個年輕小子吞噬掉。(未完待續。) 天雷咆哮,彷彿被下方的李麟徹底激怒。無邊雷霆如同暴雨一般傾瀉而下。那毀滅的氣機讓圍觀之人臉色大變。

「大師兄,這般恐怖的氣息應該算是三九天劫的範疇了吧!」跟在莫離後方的千手神色凝重的問道。

「不,這不是三九天劫。不過卻也極為接近了。這個李麟不簡單,不是大境界的突破就引來了如此雷霆,簡直是個遭老天記恨的變態。」莫離笑眯眯的說道。

「是啊,沒有領悟領域就有如此恐怖的雷劫,如果他真的領悟領域,還真的很有可能將三九天劫招來!」開口之人同為內院超級高手之一,臉上的神色雖然凝重,眼底卻有一絲不以為然。

「看看再說吧!」莫離說道。李麟給他的感覺極為的詭異,祖龍血脈和無量魔氣都不是普通人可能擁有的,莫離很難說清李麟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兼修神魔之力的神魔決他自然聽說過,不過這種功法早就在上古時期就已經失傳,而且隨著魔族被鎮封無量魔域,魔修也被從世間掃除,神魔決雖然是正道功法,但卻需要凝聚魔胎,鑄就魔體,看起來比真正的魔還要像魔王,因此被正統武學所排斥。但是無人否認其強大,在有限的典籍記載中,當年那位創立神魔決的人族強者實力恐怖的一塌糊塗,就連當時統治整個世界的神魔兩族超級高手都不願意招惹他。

另一邊,仙公子看著神女竹文箐,幾番猶豫還是開口問道:「文箐,他就是今年的入院魁首?」

「不錯!」竹文箐淡然的開口,一雙美眸卻好奇的看著雷暴中仰天咆哮,蠻橫衝擊雷海的李麟。

「實力也不怎麼樣嘛!」仙公子漠然開口道,話語中有一絲淡淡的醋意。想他仙公子,人中龍鳳,入院三年就成為內院數得上號的超級高手,現在更是打入神魔學院絕代天驕榜,並成為被所有人認可的神魔學院七大超級高手之一。就算如此出色的自己,都無法獲得神女竹文箐的關注和青睞,一個剛剛加入學院,連內院都沒有加入的小子又有什麼資格。

「如果你知道他在四個月前還只是三品武皇巔峰的武者,現在卻最差也有六品武皇巔峰的實力就不會這般說了。如果他能夠藉助這無邊雷霆之力領悟領域,沖入武皇後期,他的天賦就算是在天驕雲集的神魔學院歷史上也是屈指可數的天才。」神女冷淡的掃了他一眼,淡然開口道。

「絕對不可能,領域是那麼容易領悟的嗎?就算是絕世天才如你也花費了兩年的時間。更不要說他一個不知道來歷的野小子了。」仙公子搖搖頭,滿臉不屑的說道。

神女默然,也不知道是認可了宇文留仙的話還是根本就懶得回答。

嗷吼——!

一聲龍吟聲響起,半截殘刀出現在李麟的身前,無邊雷霆之力竟然瞬間凝滯,彷彿遇上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緊接著無邊青光化為刀氣絞殺上空的雷霆。眨眼間將雷霆攪得亂七八糟。

轟隆隆!

雷雲翻滾,無邊雷霆竟然凝聚成了一個人形閃電,如同有生命一般凌空而立。

「閃電化人,三九天劫!」

眾人臉色大變,三九天劫乃是武者從武皇巔峰突破到武尊凝聚體內世界時才會經歷的劫難,像李麟這種武道境界,出現三九天劫的幾率比中彩票還小。而且之前李麟的天劫還只是普通雷劫的範疇,這半截殘刀一出現,天劫立刻升級,就算是傻瓜用屁股想也知道這柄殘刀是了不得的逆天戰寶。

「他龍媽……媽的,老子……看到了什麼?那……那是……蒼龍大人的……本體天刀?」早已經因為雷劫崩塌掉的洞府廢墟之下傳來一聲不可置信的嚎叫。其正是被李麟捆縛生生拖入洞府中的敖無空。以龍族強悍的體魄,再加上敖無空八品武皇的實力,如果沒有特殊原因,就算站著讓李麟砍都砍不傷。之所以在洞府崩塌的時候他沒有衝出來,不過是想要在李麟雷劫結束之後抓住他,好搞清楚其體內的祖龍血脈是如何來的。同時蒼龍大人的龍元也不能白白被其吞噬。

現在敖無空明白了,怪不得蒼龍大人的龍元會捨棄自己,沒想到被龍族找了無數年的蒼龍大人的本體天刀竟然被李麟獲得,而且天刀之中貌似還擁有部分殘缺的靈識,不說李麟體內的祖龍血脈,單單是這天刀本體就足以吸引龍元而來。

轟隆——!

一道雷霆從高空落下,直接劈在敖無空的腦袋上。

「我曰,這是怎麼回事?老子可沒有招惹你啊!」

敖無空全身焦黑,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被無窮電流電過的感覺真的很不爽。只是讓敖無空臉色大變的還在後面,無邊雷霆之力竟然在其頭頂匯聚,猛烈的雷霆像下雨一樣落下來。

「我¥……¥%……#……¥,老子怎麼這麼倒霉,該死的三九天劫,竟然已經鎖定了老子。等等,什麼時候這裡變成了三九天劫!」敖無空滿臉悲催,三九天劫他如何不知,只是打死他也想不到以李麟微末的實力竟然將三九天劫召喚而來。更倒霉的是,自己現在被金色鎖鏈束縛,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只能被動的接受雷劫的洗禮。

在另外一邊,全身龍鱗,化為龍戰士的李麟已經開始和人形閃電交手。對方明顯沒有意識,但卻可以控制高空中的無邊雷霆之力化為道道攻擊手段,和之前只是漫天落下的雷霆方式相比,有控制的雷霆殺傷力恐怖了無數倍。短短十分鐘,李麟周身紫色龍鱗盡碎,大片血肉外翻,鮮血灑的到處都是,青龍刀也黯淡了很多,被李麟收回丹田孕養。面對如此天地之力,破碎的青龍刀還是太過脆弱了。李麟沒有使用白虎劍,因為同樣破損的白虎劍也不可能戰勝這化為人形的雷霆。幸好人形雷霆只有一人,否則李麟真的要絕望了。

轟隆隆——!

無窮魔氣從李麟體內升起,魔胎覺醒代表著李麟體內無窮的魔氣徹底復甦,並為他所用。唯一和之前不同的是,李麟現在調動魔氣需要通過丹田中的魔胎,而不是直接調動。

在魔胎覺醒的那一霎那,魔胎自動從命門穴中沖入丹田。現在的李麟丹田極為廣闊,彷彿無窮無盡的乳白色海洋,而六芒星處于丹田最中央,如同一座藍色的浮島,而魔胎則是盤踞在六芒星之上。在其周圍,獸道天書,青龍刀,白虎劍,玄武鎧沉沉浮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