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掀開紅色布匹,一個黑色的捲軸便是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老人拿起紅色捲軸,旋即便是轉頭望向拍賣場內,笑眯眯的道:「低價二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金幣,諸位請出價吧。」

「身法武技么?」望著老人手中的捲軸,周天喃喃了一聲,不過他卻是沒有多大的興趣,雖然他目前手中有十七萬金幣,比起周家一年的收入也不會少多少,但他今天的目標是極陰法寶和純陽丹藥,而據蛟說,這些一般都不是普通的貨色,而且周天現在修鍊的武技玄玉手和玄武印都是玄階的,戒指里也還有倆部地階武技,老實說,現在周天眼界比起以前可是提高了不少,這黃階高級的武技他還真看不上了。

當然,周天對這卷黃階高級的身法武技沒有興趣,卻並不代表其他人對它不感興趣,對於一些中小型的家族而言,這武技可以說是絕對的好東西,因此,隨著老人話音的落下,拍賣場內頓時競拍聲不斷。

這第一次拍賣,在持續了將近五分鐘的競價后,被一位頗為高大的中年人以三萬七千金幣競拍成功。

在第一次拍賣成功之後,接下來拍賣台之上,便是出現了種種黃階的武技,功法,丹藥,甚至連玄階低級的武技都是出現過三四次,當然也有不少中品法器,藥材等,令人眼花繚亂。

周天坐在柔軟的椅子上,淡淡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耐心的等待著能讓蛟心動之物。

「接下來拍賣第八十四件物品,諸位請注意了,接下來的物品可是有點不一般哦。」

老人故意說的很大聲,見吸引了場內眾人的注意力后,才滿臉微笑的掀開藍色布匹,然後,拿出倆個玉瓶,微微傾斜,各自滾出一顆翠綠的丹藥。

「此丹名為化元丹,想必有不少人聽過他的名頭,能化真氣為真元,換言之,此丹能夠幫助處於淬鍊境巔峰的人突破到凝脈境。」老人指著手中的丹藥,笑吟吟的道。

拍賣師話音剛剛落下,拍賣場中便是掀起一陣陣騷動,無數人眼神火熱的望著老人手中的玉瓶,這種能助人打破階級屏障的丹藥,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雖然淬鍊境巔峰與凝脈境只有一步之遙,但卻是質的跨越,這是真元與真氣的區別,正如有真氣和沒有真氣的差別一樣,只有真正的踏入凝脈境,方才能夠真正的稱得上在修鍊一途中,登堂入室了。

故此,此丹一處,就連前排咸豐城四大勢力的高層都是有著濃厚的興趣,畢竟一枚化元丹便能培養出一名凝脈境,而只要是稍微有些理智的家族,都會把這化元丹用於培養天才小輩,因為只有天賦極好的小輩才能把這丹藥的價值發揮到最大,將來成長為真正強者的機會也會更大,從長遠來看,這筆買賣,絕對划算!

望著下面那一雙雙火熱的目光,老人的笑容更甚了,旋即揮一揮手道:「拍賣底價:五萬金幣!第一顆化元丹拍賣開始。」

「五萬五千金幣。」老人話音剛剛落下,一位坐在中間的人便是高聲競拍道。

「五萬六千金幣。」加價的聲音,緊跟其後。

……

場內的價格不斷的翻騰,只是片刻之間,便是漲到了六萬三千金幣的高度。

這般爭搶再次持續了片刻,終於是弱了下來,而與此同時,最前排,一位滿臉胡叉,長相兇狠的中年人出聲道:「八萬金幣。」

見狀,周天也是微微抬頭,頗為詫異的的望向最前排的那位滿臉胡叉的中年人,片刻之後,他的嘴角微微掛起,竟是有著一抹笑意浮現,心中暗自道:「蛟虎幫的幫主蠻虎,凝脈境十門的實力,四大勢力還是忍不住要出手了嗎。不過,也好,你們現在就狠狠地的爭吧,等到後面真正的好東西出現了,我的優勢就更大了。」


喊價一落,拍賣場的聲音便是安靜了下來,一些人望著滿臉胡叉的蠻虎,只得無奈的搖搖頭,旋即有些沮喪的坐下,他們可沒有實力和蛟虎幫爭。

「八萬二千金幣。」安靜了片刻后的拍賣場,又是一道聲音陡然響起,聞言,所有人都是驚愕的順著來音望去,只見的,最前排,一位中年人正面帶微笑,望著拍賣師手中的玉瓶。

「張拓,你什麼意思?」蠻虎扭過頭,面色陰沉的道。

「蠻虎,不要忘了,這裡是拍賣會,不是你家。」張拓依然一臉微笑著道。

「他就是張家的現任家主,有著笑面虎之稱的張拓。」望著一直保持著微笑的中年人,周天喃喃道,據周天所知,咸豐城裡雖然有著四大勢力並存,但是他們的關係並不和睦,周家和謝家是世仇,而蛟虎幫和張家也是糾紛不斷。

「既然張家主這麼說了,那我也競個價吧,畢竟我那不爭氣的兒子謝麥正處於淬鍊境十重,很是需要這顆化元丹。」依然是最前排,一個很是壯實的中年人笑眯眯的開口道:「八萬五千金幣。」


「既然你們都競價了,那我周家自然不會落後。」最前排,周堉賢對於蠻虎那蔭翳的目光視如未見,淡淡的道:「九萬九千金幣。」

周堉賢話音剛落,大廳內嘎然一靜,旋即所有的目光都是齊刷刷的看向周堉賢,就連張拓,蠻虎和謝家家主謝厲,都是被他突如其來的高價震了震。

「看來周族長對著化元丹是勢在必得啊!」片刻之後,張拓依舊一臉微笑著道。

周堉賢瞥了一眼三人,淡淡的道:「誰想要這顆化元丹,出價便是,我們周家是絕對不會再跟了。」

聞言,張托,蠻虎和謝歷三人都是一怔,旋即思索了起來,片刻之後,張拓還是笑著道:「我們張家就不跟了。」

而謝厲和蠻虎見狀,都是狠狠地的看了眼周堉賢,旋即緩緩地的搖了搖頭,他們的目標是後面的東西,在這顆化元丹上花太多的錢,並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周族長出九萬九千金幣,還有人加價嗎?」望著平靜的拍賣場,老人微笑著道。

「既然無人加價,那這顆化元丹,就拍賣給周族長。」片刻之後,老人見無人加價,便在桌上輕輕的敲了一下,宣佈道。 「接下來拍賣另一顆化元丹,這顆化元丹和之前周族長拍賣的化元丹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而品質和效果自然也是一般無二,好了,我也不再廢話了,現在拍賣另一顆化元丹,拍賣底價依然是五萬金幣。」望著下面平靜的有些詭異的拍賣場,老人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又想到了什麼,便是笑眯眯的道。

「八萬金幣。」隨著老人話音的落下,滿臉胡叉的蠻虎便是立即開口道。

拍賣場中一些準備競拍的人,聽到蠻虎叫價,面色也是一黯,有些沮喪的坐下的,頓時,拍賣場再次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十萬金幣。」

望著本應叫價不斷現在卻安靜的拍賣場,拍賣師瞥了眼蠻虎,眉頭不著痕迹的皺了皺,就在拍賣師正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一道溫和的聲音陡然響起。

聽到突如其來的叫價聲,讓拍賣場的所有人都是把詫異的目光投向前排的張拓,而面對眾人的注視,張拓依然是面不改色,保持著他那一貫的微笑。

「張拓,你這隻小狐狸,真要和我作對?」猛地站起來,一臉憤怒的蠻虎,盯著不遠處的張拓,惡狠狠的道。

「蠻虎,我之前不就說過了嘛,這裡是拍賣會,你想要台上的東西,可以啊!只要你出的價格是最高的。」並未因為火蛟的話而表露出任何怒意,張拓的笑容反而更加燦爛了。

「張拓,難道你張家真要和我蛟虎幫開戰不成?」目光陰狠的盯著淡笑的張拓,蠻虎沉聲道。

「我張家從來都不怕事,只要你蛟虎幫敢開戰,我張家便奉陪到底。」張拓平淡的聲音,夾雜著捨我其誰的氣勢,響徹場內。

隨著張拓話音的落下,拍賣場內頓時一陣嘩然,正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張家和蛟虎幫這倆尊大神要是真的開戰的話,那整個咸豐城都要受到波及,對咸豐城裡的勢力將會是一次大清洗。

「你…」正要發怒的蠻虎,眼睛不經意間瞥了眼不遠處的謝家家主謝厲,當看見謝厲對著他搖了搖頭后,蠻虎眼瞳一陣閃爍,片刻后,才咬了咬牙,狠狠的甩了甩衣袖,厲聲道:「算你狠。」

似乎對於蠻虎的反應早有所料一般,張拓只是淡然一笑。

望著偃旗息鼓的二人,場內眾人都是鬆了口氣,還好,沒有真的打起來。

「可還有人要競拍這化元丹。」老人望著平靜的拍賣場,出聲道,片刻之後,見無人再出價,便是拿起木錘,敲了下桌面,宣佈道:「這顆化元丹,張家家主競拍成功。」

「呵呵,接下來拍賣的東西,我想在座的諸位一定會感興趣的,因為這是一件極品法器。」白髮拍賣師從侍女手中去過一個銀盤,然後小心翼翼的掀開銀盤之上的紅色絲綢,頓時,一條金光閃爍的繩子,便是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什麼!極品!法器!」瞧得那上面布滿符文的繩子,拍賣場內寂靜了一會兒后,頓時發出滿場的喧嘩之聲。無數人望著老人手中的繩子,眼神頓時變得極度的火熱起來,他們都知道「極品法器」這四個字,在咸豐城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最高級別的法寶,意味著神兵利器。

「蛟,這法器……」

當這法器一出現,周天便是急忙用心神問道,但周天的問話還沒說完,右手臂便是傳出一陣抖動,打斷了他的話,蛟那激動的聲音便是在周天的腦海中響起,道:「周天,這極品法器正是極陰法寶,雖然損壞了,但我只需要法寶中的極陰之氣,所以這件法寶對於我來說,卻是和真正的極品法器沒有任何區別,你一定要拍賣下來啊!」

「我知道了。」聞言,周天不著痕迹的點點頭,而且細細一瞧,果然發現那布滿符文的繩子,有著不少裂痕宛如蜘蛛網一般的蔓延開來。

「當然,這極品法器有所破損,但即便是破損的極品法器,那般威力也是極為不凡啊!」拍賣師笑了笑,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他並沒有將這極品法器的破損程度說的太清楚,僅僅模糊的一句帶過,便是揮揮手道:「拍賣底價,十萬金幣。」

「十一萬金幣。」拍賣師話音落下片刻后,前排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便是高聲叫價道。


惡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十一萬兩千金幣。」顯然對這極品法器感興趣的還不少,就在那人叫價后,又有人加價道。

聽著四周此起彼伏的叫價聲,周天眼神微閃的盯著那布滿符文的繩子,雙手忍不住的緊握起來,深吸了口氣,強行壓下在心中蕩漾的激動,理智告訴他,現在還不是出價的最好時機,在他的眼中,此次拍買的最大阻礙是蛟虎幫等四大勢力,而現在四大勢力一個都還沒有表態。

叫價依舊持續著,短短三分鐘,那破損的極品法器的價格,便是漲到了十三萬金幣。

「孫老,你可否給我等說明一下,這極品法器究竟破損到什麼程度?也好讓我們心裡有個底啊!」終於,張拓一臉微笑,聲音溫和的對著拍賣台之上的老人道。

「對呀!您老應該把法器的破損到什麼程度,告訴給我們,也好我們出個合理的價格啊!」隨著張拓話音的落下,拍賣場內頓時響起一片附和之聲。

見此,老人的嘴角不著痕迹的抽了抽,但還是笑著道:「這件法器,經過我們重重鑒定,是晃金繩,破損后的威力應該堪比上品法器。」


「應該?上品發器嗎?」張拓聞言,低聲喃喃了一聲,便是笑著道:「那我出十四萬金幣。」

「哼,十四萬五千金幣。」張拓的話音剛落,蠻虎便是不屑的冷哼一聲,輕渺的看了眼張拓,便是朗聲開口道。

「十四萬六千金幣。」張拓的話音沒有任何波瀾,淡淡的道。

「十五萬金幣。」蠻虎似乎不假思索的叫價道,擺出一副你出多少我就跟多少的架勢,不過他的眼中卻是閃過一抹狡黠,暗自道:張拓啊張拓!你張家不是有錢嗎?你不是足智多謀嗎?你不是想要坑我嗎?那你就跟吧。看我們誰坑誰。

「你贏了。」然而張拓並未如蠻虎想象的一般,跟著加價,而是微微一笑,說了句讓眾人大跌眼鏡的話。

聞言,蠻虎臉皮一抖,五指緊握,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燒,他明白他又被耍了,十五萬金幣買一件上品法器雖然不算貴,但他的目標是後面的東西,如果買下這件破損的極品法器的話,那他就失去了和其他三家競爭的資格了。

「蠻虎幫主出價十五萬金幣競拍,可還有出價者。」被叫做孫老的拍賣師聽到這個價格,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是對於這個價格並不滿意,片刻之後,他眼神不悅的瞥了眼火蛟后,便道:「十五萬,第一次。」

「十五萬,第二次。」又過了一小會,望著依舊寂靜的拍賣場,拍賣師雖然不滿於這個價格,當還是朗聲道。

而此時蠻虎也是眉頭緊鎖,顯然他不想買這件法器,而一些小家族雖然很中意這件法器,但是他們沒有這麼多金幣,就算有,他們也不敢從蛟虎幫手裡槍東西啊!

望著拍賣師和火蛟的表情,周天卻是在心裡一笑,看來這四大勢力都沒有怎麼中意這件法器啊!畢竟他們手裡至少都還有一件上品法器不是,那我就省事多了。

「十五萬五千金幣。」

就在拍賣師準備敲下手中的鎚子時,蛟的聲音經過周天的嘴,響徹整個大廳。 「這傢伙是誰?居然敢競拍蛟虎幫競價過的東西?」

蛟那雄渾的聲音,經過周天的嘴,打破了場內的安靜,頓時,一道道驚愕的目光順著來音望去,不少人的低聲嘟囔之聲,響了起來。

拍賣台之上的老人,聽到周天的叫價聲,也是微微一怔,旋即一臉詫異的望著經過改裝易容的周天。

不僅是拍賣師,就連四大勢力的人都是將那頗為詫異的目光投向周天,當看見叫價之人,竟然是一個全身裹著一件碩大的黑色袍子,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時,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這傢伙,是誰啊?能出的起十五萬五千金幣的人,應該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啊!可這個傢伙,怎麼會不認識呢?

蛟虎幫的幫主蠻虎也是偏過頭來,微眯著眸子,盯著周天的那張四十多歲的臉龐,眼神一陣閃爍,沉吟了片刻,他忽然露出一抹笑容,然後便是在眾人愣鄂的目光下,端正身子,閉目眼神起來。

「嘿嘿,這個傢伙,真以為有錢就能隨便競拍嗎?永遠都不要忘了,這是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沒有實力,卻暴露自己的財富,那不是競拍東西,而是在自掘墳墓。」

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是幸災樂禍的低聲笑道,顯然他們都認為蠻虎現在放棄競拍,是準備等到拍賣會結束后,再找周天秋後算賬。

「可惜了。看來最後的競拍,還是少不了蛟虎幫這個對手啊!」

望著閉目養神的蠻虎,張家家主張拓卻是搖了搖頭,頗為惋惜的道,隨即看了眼周天,也是端正身子,閉目養神起來。

「這位先生出價十五萬五千金幣,可還有要加價的?」片刻之後,拍賣師看了眼閉目養神的火蛟,然後望著周天所在的地方,笑道。

聽到拍賣師的話,當下無數人翻起了白眼,你真當這個世界白痴有這麼多啊!不說超過十五萬五千的金幣不是一般的人能出的起,單是還未表態的蛟虎幫,也使得沒有人敢再競拍。

「十五萬五千金幣,第一次…」

拍賣師似乎也明白這話是白問,訕笑一聲后,便是敲下了手中的木錘,道。

「這位先生以十五萬五千金幣,競拍這件極品法器晃金繩,成功。」隨著老人手中的鎚子第三次砸下,老人的聲音也是響徹全場。

「呼…」

聽到拍賣的一錘定音,周天才長長的鬆了口氣,直到這一刻,他一直緊繃的心神才放鬆下來。

「蛟,這下你滿意了吧。」周天深吸口氣,強行壓下心中那翻滾的激動,旋即便用心神聯繫蛟道。

「哈哈,周天這次你乾的真的不錯,我的實力又能恢復一些了。」蛟大笑道,心情顯得相當的不錯。

聞言,周天心中一動,便是問道:「那你吸收了這件極品法器的極陰之氣后,你的實力能恢復到什麼地步?」

「嗯…大概能恢復到淬凝脈境十門左右的實力。」沉吟了片刻,蛟才開口道。

「凝脈境十門!還真是…」真是什麼,周天並未說下去,當然,從他的語氣中,不難聽出他心中的羨慕嫉妒恨。

「這有什麼,要是有足夠的極陰之氣,我的實力能一直增長到混沌境巔峰,而且只要我的實力恢復到修真境,就能發揮出部分陰陽龍鳳圖的威力了,嘿嘿,到那個時候,你才會知道什麼叫做仙器。」蛟頗為驕傲和自豪的道。

聞言,周天只能無奈的撇撇嘴,你現在才凝脈境就要花那麼多錢,真不知道,要把它恢復到修真境,混沌境,還要花多少錢呢!

而就在周天和蛟談話之際,周天的身子卻是一動不動的,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台上已經換過了幾件拍賣物品了,不過這些都沒有引起周天的興趣。

拍賣依舊在無數人的期待下進行著,而此時的周天卻是有些意興闌珊起來,無所事事的縮在椅子中,忽然他的目光被拍賣台上拍賣師取出的一株藥材給吸引了過去。

這株藥材通體雪白,宛如冰晶雕刻而成,整體約有一個巴掌大小,一眼望去,宛如一株蓮花,這株藥材一出現,頓時,一股股清香便是蔓延而出,讓得拍賣台附近的人都是精神一振。

「呵呵,想必在座的諸位都是看出了此物的不凡。這株藥材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奇葯,名為雪蓮花,這雪蓮花只生存於極其寒冷的雪山之巔,吸收嚴寒之氣和冰雪之力而成,常人想要採集,極為困難,而且雪山之巔的那種地方,就算是一些修真境強者,那也是不敢輕易闖進的。」

小心的拿起雪蓮花,拍賣師望著拍賣場的詳細的解說道:「這血蓮花不僅罕見,而且還是一株療傷聖葯,對於人體受損的經脈有著奇效,當然了,如果是煉藥師用來煉製丹藥的話,嘿嘿,那療傷的效果將會更好。」

在拍賣師這般詳細的講解下,場內的反應也還不錯,不少人的雙眼都是變得炙熱起來,顯然很多人都對這株血蓮花有些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