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巨大的山嶽浮現,山嶽神光璀璨,上面古木參天,宮殿樓闕成群,浩瀚蒼茫的氣息威壓四方,最為恐怖的是,整座山嶽居然凝聚成實質,宛如真正的山嶽一般。

神通——燕山印。

燕破軍手中的這枚符寶竟然蘊藏通玄境大能一式神通,燕家稱雄於世的神通——燕山印。

「咿呀!」紫色小獸看到龐大的燕山,掉頭就跑,回到葉風肩上,露出一副『我好害怕』的樣子。

葉風想不到燕破軍竟然如此果斷,沒有說一句話,雙方一相遇,立刻就使用了符寶。面色凝重地看著前方的山嶽,葉風同樣取出一枚符寶,迅速捏碎。 轟!

一根血色巨指橫貫天際,巨指血氣瀰漫,通天徹地,遙指對面的巨大山嶽。

泣血指!

得自於血神子的符寶,同樣是通玄級寶物,威能無窮,和燕破軍使用的符寶不遑多讓。

這是上古血魔宗大能煉製的符寶,時間過去百萬年,威能並沒有消磨絲毫,仍然蘊含著可怕的神能。

燕休和燕彪兩人此時已經顧不得心疼失去符寶,站在燕破軍身後,駭然看著半空中的燕山印和通天血指。

通玄境大能領悟法則,舉手投足間都有法則之力浩蕩,擁有毀天滅地的威能。高空上的血指和山嶽神光綻放,法則符文閃爍,浩瀚的氣息不斷傳盪開去。

轟隆隆!

終於,通天血指和巍峨山嶽碰撞在一起,發出天崩地裂的巨響,神光璀璨奪目,天地靈氣如潮汐澎湃,衝天而起。

法則之力蕩漾,有氣吞山河之勢,似可覆滅山川大地,毀滅眾生,光是這種氣勢就壓得人顫抖,幾乎要頂禮膜拜。

整片天地都在顫抖,威勢駭人心神,數不清的參天古樹斷裂倒伏,飛沙走石,恐怖至極。

威能散盡,硝煙仍然瀰漫。

葉風冷冷的看著燕破軍三人,伸手接過紫色小獸搶過來的符寶,聲音非常平靜:「真的好大手筆,三件通玄級符寶,看來燕家殺我之心非常堅決啊。不過可惜,被我反搶過來兩件,讓你們失望了。」


燕破軍面色陰沉得似要滴出水來,惱怒的看了燕休和燕彪一眼,說道:「所有人都低估了你,以為你是劍宗絕世天才,實力極強,也擁有符寶,卻沒想到你還擁有非常強大的靈獸。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就是它引走了兩位長老,先前發出吼叫聲,令我們從半空摔下來,也是你的靈獸,對嗎?」

「你說對了一半,你們燕家兩位長老不是被引走,而是已經死了。」葉風淡然道。

「不可能!」燕休聞言叫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你們不是說了嗎,我有符寶,還有強大的靈獸,怎麼就殺不了他們?」葉風哂笑。

燕破軍、燕休和燕彪臉色頓時煞白,難以置信,兩位長老都死了,燕休和燕彪的符寶也失去,他們已經沒有了底牌。而葉風手中有搶來的兩件符寶,還有一頭強大的靈獸在身畔,想要殺他們易如反掌,這是必死之局。

想到那頭紫色小獸只是一聲吼叫,就令十幾頭凝神圓滿靈禽失去反抗之力,從高空跌落,心中就發秫。哪怕他們身為凝神圓滿境,面對如此強大的靈獸,心中也升不起絲毫戰意。

葉風看著三人,將符寶收入空間戒指,平淡的說道:「放心,殺你們還用不到符寶,如此寶物,不值得浪費在你們身上。也不會依靠靈獸戰鬥,那是欺負你們。你們唯一的機會,就是擊敗我,贏了我,就可以走,否則,就將命留在這裡。」

「你說的是真的?」燕破軍三人眼睛一亮。

「我說話算話,從不反悔。」葉風淡然道。

「好!那就讓我們見識劍宗的絕世天才究竟多麼強,竟然敢同時面對我們三人,不得不說,你真的很狂妄。」燕破軍冷聲道。雖然葉風的選擇對他們有利,但心中仍然無比憤怒,以先天境挑戰三位凝神圓滿,這是在蔑視他們。

自上古以來,從未發生過這種事。先天境和凝神境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天驕人物的確可以越階殺敵,但也絕無可能無視等級差距。

「狂妄嗎?你們等會就知道。」葉風揮手讓紫色小獸離開,取出承鈞劍,直面燕破軍三人。

雖然知道葉風一劍擊殺凝神後期的燕虎子,擁有可怕的戰力,但燕家三人心中仍然輕視葉風。凝神圓滿和凝神後期看似只相隔一個小境界,實力卻相差甚遠,前者元神大成,接下來只需肉身涅槃重塑,就能突破蛻凡境。所以,燕破軍三人有絕對的信心擊敗葉風,乃至擊殺。

燕破軍、燕休、燕彪各自取出兵器,冷然看著葉風,氣勢如山嶽,往葉風鎮壓而去。

這是高明的戰略,不管雙方實力相差如何,先在氣勢上壓迫,令葉風一身實力無法全部發揮,此消彼長,自然勝算在握。

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葉風好像絲毫不受影響,如不動神山,風輕雲淡的站在那裡,連頭髮都紋絲不舞。

燕破軍三人頓時面色開始變得凝重,收起心中的輕視,難怪葉風無畏他們,實力的確超乎常人想象。即使是凝神後期在這種氣勢壓迫之下,也要受到影響,甚至是受傷,不可能像葉風這般無動於衷。

「殺!」

三人同時暴喝,身影變得模糊起來,手中神兵斬劈,靈光乍現,大地都在震動。

葉風帶著笑意,不慌不忙,腳下踏著象步,瞬間就沖入三人的包圍圈,長劍揮動,劍氣橫空,朦朦朧朧,輕飄飄的卻又快得不可思議。

浮光掠影劍法。

「叮叮叮!」

一連串急促的碰撞聲響起,如雨打芭蕉,珠落玉盤,每一劍都擊在燕破軍、燕休和燕彪的神兵上。

燕破軍三人心中震驚無比,臉色駭然,只感到從葉風劍上傳來一股恐怖的力量,厚重如山,沛然不可阻擋。

「咻!」

葉風微笑,一劍劃出,如一道驚鴻,直取燕破軍,劍氣發出「嗚嗚」聲,仿若一尊魔神撲了出去,聲勢浩大。

「嘩!」

燕破軍眼中冷芒乍現,狹長的戰刀斬出,整片空間都扭曲了,巨大的刀光劃破天穹,如雷霆般直斬葉風。

「當!」

劍氣刀光相擊,炸開無數的光雨,宛如璀璨的煙火。

「轟!」

燕休手持長棍,猛地劈出,攜著破碎山河的威勢;燕彪的攻擊也同時到來,大戟斜斬,連山嶽也可以斬為兩半。

葉風黑髮狂舞,長劍一斬,劍氣浩蕩,如亂石穿空,卷向燕休。左拳猛地轟出,帶著無敵的氣勢,砸在燕彪的戰戟上。

「嘭!嘭!」

四人分開,燕破軍、燕休和燕彪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風,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久久不息。葉風竟然真的能夠抗衡他們,絲毫不落下風,太妖孽了!

尤其是燕彪,膛目結舌,圓眼暴瞪,看著葉風的拳頭,竟然沒有絲毫破損,這是在讓他難以置信。以拳頭硬撼法器,不受一絲傷害,這要多麼強悍的肉身啊。

簡直就是一宗人形異寶。

葉風身材修長,此時卻霸氣凜然,如戰神臨世,眼眸似電,亂飛漆黑如墨,戰意沖霄,氣勢攝人心魄。

「轟!」

一步踏出,虛空顫動,殺氣逼人,讓人心旌搖動,周圍無盡大山都彷彿在震動,天穹好像要墜落下來。

無窮無盡的劍氣瀰漫,擠滿了整個天空,碾壓而過,似要毀滅一切,將燕破軍三人絞成粉碎。

「啊!」

燕破軍怒吼,戰刀連綿不斷地斬出,燕休和燕彪神兵狂舞,體內的靈力狂暴湧出,四周的天地靈氣也是洶湧而至,各種神光乍現,充斥著這片天地。

葉風丹田中元氣澎湃,無窮無盡,如不見盡頭大海,永不枯竭。劍氣縱橫,雜亂無章,如水中魚兒肆意遊動,不斷沖刷向燕家三人。

大地震動,一條條裂縫蜿蜒,古樹倒斷,被劍氣和神芒絞成粉碎。

這是一片末日來臨的景象,讓人心駭。所有捲入戰鬥中心的東西,盡皆被毀滅,無可倖免。

這片天地,仿若粉碎了,到處都是能量風暴,到處都是劍氣和神芒,天地靈氣和元氣暴動,紊亂無比,如岩漿沸騰,要毀滅一切有形之物。 最後,煙消雲散,無盡光華沖霄。

當一切平靜下來的時候,四周滿目蒼夷,殘枝、亂石到處都是。

燕破軍、燕休、燕彪身形有些狼狽,駭然看著葉風,目光驚恐,有著一絲懼意。

他們三人都是燕家天才,雖非天驕人物,也要比同境界的其他人強上一籌,不然的話,也不會被燕舞陽等人選為擊殺葉風的種子,賜予符寶。

可而今,面對葉風,他們卻有種無能為力的挫敗感,甚至開始懷疑自己這些年的修鍊道路是否有錯。很顯然,燕破軍三人的武道之心已然蒙塵。

另一邊,葉風心中也是有些震動,凝神圓滿果然不可小覷,在不動用本源神通、龍族逆天戰技和三大劍技的時候,想要殺死三人的確很難。不過,葉風也不是沒有手段,只是這些手段都是他的底牌,還不到顯露的時候。

如果讓燕破軍三人得知他心中所想,不知會不會惱羞成怒,羞愧得去死。

此刻,戰鬥仍未結束,不是心神放鬆的時候。

前面能夠殺掉數十燕家精英弟子,主要因為紫色小獸突然襲擊,令他們從高空摔下,身受重傷,實力失去大半。而葉風既不願浪費時間,也擔心他們聚集一起,故以雷霆掃穴之勢,滅殺所有人。此時只剩下最後三人,無後顧之憂,自然要酣暢淋漓的戰過一場,磨礪己身。

葉風面無表情,沒有任何情緒變化,身體閃電般飛出去,承鈞劍揮動,攻勢連綿不絕,無盡劍氣籠罩向燕破軍三人,或清風般飄逸,或熔岩般狂暴,又似驚濤駭浪,卷石拍岸。

面對這恐怖攻擊,燕家三人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同時施展最強大的攻擊。

燕破軍的戰刀,燕休的長棍,燕彪的戰戟,從三方攻殺向葉風,兇猛無比,暴戾無比,神芒如閃電雷霆,光耀蒼穹。

敵首未梟,戰鬥不止!

四人都擁有戰甲,化為戰衣,穿在身上,劍氣神芒劈在身上,嗤嗤作響,火花飛濺。

燕州城,無數人在關注,等待戰鬥的最後結果。葉風他們動用符寶,異象衝天,威能撼天動地,無數人都看到了。可惜,除了君言,無人得知那裡的戰鬥詳情。

葉風身上有很多秘密,聞人離、君言、喻行舟他們隱隱有所猜測,正是因為這樣,在得知葉風大鬧燕州后,君言立刻降臨此地,威懾燕家。既避免燕家大能不顧身份,憤然出手擊殺葉風,也保護他的一些秘密不被泄露。

這片山林已經被徹底破壞,隨著四人的移動,山石崩塌,參天古樹倒伏,景象駭人之極。

葉風氣勢如虹,片刻之間,攻出百劍,千劍,整片天幕,都被劍氣籠罩,完全不見人影。


燕破軍、燕休、燕彪同樣不是吃素的,事關身家性命,一身實力沒有絲毫保留,各種功訣戰技從手中使出來,威力巨大,和劍氣交織在一起。

「轟!」「嘭!」「鏗鏘!」

各種聲響震天動地,無盡神光乍現,狂暴的能量一波又一波的震蕩、席捲,毀天滅地。

大戰的氣息彌散,遠遠傳開,附近許多荒獸都躲開了,不敢接近,生怕被波及到。

「轟!」

又是一聲巨響,四人分開,燕破軍、燕休、燕彪身上戰衣光華黯淡,多處破損,傷痕纍纍。

葉風的承鈞劍論及品級質量,的確比不上三人身上的戰衣,不過他肉身之力太恐怖,簡直就是無敵。偉岸的神力轟擊在燕破軍他們的戰衣上,直接破壞裡面的陣紋,起到連鎖反應,令戰衣受損,本人也遭受創傷。

「你明明只有半步凝神的境界,怎麼擁有如此強大的戰力,這不可能?」燕破軍難以置信,這顛覆他以往的觀念。

「沒有什麼不可能。別人做不到的事,不代表我不行;你不知道的事情,也不代表不存在。」葉風冷然道。

他如今勝券在握,燕破軍三人已經受傷,精神意志被他擊潰,再無威脅。經過這一戰的印證,他已經清楚自己的實力,凝神境再無敵手,當然像劍一這類存在不在此列。那些天驕人物都身伴大氣運,獲得各種傳承,擁有無數威力巨大的寶物和種種不可思議的神奇手段,實力不能以常理揣度。

像劍一,實力深不可測,擁有無敵之姿。葉風相信,劍一絕對有斬殺蛻凡境的實力,並且無需任何寶物。

這是一種純粹的感覺,一種很神奇的預感,冥冥之中自然而然的就產生了。

「哼!即使你劍法通神,肉身強悍又如何?境界不行,仍然只是弱者,凝神圓滿的手段,豈是你能明白的。殺你,其實很簡單!」燕休陰冷的道。

「是嗎?有什麼神奇手段,儘管使出來,讓我也好長長見識。」葉風帶著不屑,哂笑道。

憤怒,憋屈,這是燕家三人的感受。


燕破軍、燕休和燕彪相視一眼,微微點頭,眼睛中殺機流轉,森然望著葉風,氣氛頓時變得更加凝重。

「刷!」

三道龐大的神念以狂風驟雨,席捲山河的氣勢,兇猛的向葉風衝擊去。

「神念!呵呵。」葉風微微一笑,一道恐怖凝練無比的精神力湧出,迎頭撞上燕家三人的神念。